[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狗圈里的杀戮

时间:2018-04-27 12: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秩名

  1

  一个暮色浓重的傍晚,秀珠昏倒在新京(长春)一条空空荡荡的老街。

  就在三天前,秀珠四岁的儿子槐豆失踪了。这几个月满城里闹哄哄都在传有"拍花"的专门拍小孩儿,传的很邪乎,说是坏人把一条香手帕在孩子们的囟门上拍一下,孩子就会自动跟着人走了。秀珠二十岁守寡,槐豆是遗腹子,这个打击对她绝对是灭顶之灾。这三天里她跑遍了全城,早已经心力交瘁。

  秀珠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挂一挂雪白的灵幡,密密麻麻的包围着她,让她骨头都冷了。一个低沉压抑、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开了腔:"你来鬼街干嘛?"

  鬼街?鬼街是什么地方?秀珠来不及分辨,挣扎起来跪在地上哭诉着自己的遭遇,说到伤心处一阵呛咳,一大口血喷了出来。暗处走出来一个吧嗒吧嗒吸着烟袋的老太太,她满脸皱纹,面无表情。过了很久才冷冷地问:"你儿子叫槐豆?我帮你查查。"

  秀珠的心里一跳,查?查什么?难道真是到了阴曹地府?秀珠瘫坐在地上。老太太自顾转到一条条灵幡后面,很快,她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大毛、张小平、兰子……没有槐豆。"

  秀珠大气都不敢喘,终于,老太太的头从灵幡后探了进来,说:"你的槐豆还活着呢。唉,这样吧,只要你能守口如瓶,我指给你一条路。"

  秀珠惊骇之下如同濒死的人抓到了一线生机一样,几步跪爬过去抱住了老太太的脚,耳朵里是她更加神秘和低沉的声音:"三天以后是初一,子时一到,你去念慈庵前的十字路口,等着一个全身黑衣的女人出现,把你的事告诉她,或许槐豆还有一线生机。记住,千万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否则我有灭门之祸。"

  抓在手里的脚是温热的,秀珠放了点儿心,这不是一个死人,自己也还活着,可这到底是哪儿呢?

  老太太的声音更冷了:"这儿,是鬼街。"

  鬼街,是新京(长春)城里最有名的一条老街,街上所有的店铺都只经营丧葬用品,住户也清一色是做丧事行的。这里大白天也阴风惨惨,一到夜晚,街上更是空无一人了。

  三天过后就是初一,秀珠早早藏身在念慈庵附近,人定了,夜深了,终于,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女人携着一个大包袱出现了,包袱很大,却似乎很轻。女人来到十字路口,解开包袱,窸窸窣窣地掏出里面的东西,点燃了,映照出一张娇艳如花的脸来。她跪下去,嘴里在念念有词:"兰子,大毛,张小平,快来拿衣服吧……"

  秀珠来不及多想,一下子蹿出去,跪在女人的面前哭喊着:"恩人,求求你救救我的槐豆!求求你了!"女人大吃了一惊,转身就走,秀珠爬起来追过去,可女人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匹大马,女人骑上去,很快就跑得不见人影了。

  这一次功亏一篑,可秀珠不死心,她凭一个女人的直觉断定,这黑衣女人知道槐豆的下落。她决定,以后每天夜里都到念慈庵的十字路口蹲守,万一那女人再来呢?

  2

  就这样,白天秀珠依然到处找儿子,夜里就到念慈庵蹲守。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后的一个月圆之夜,女人再次出现了。还是那件黑色斗篷,还是一个大包袱,焚烧的似乎都是纸糊的小孩子的衣服。秀珠耐心地等着,决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出去,求她发善心帮自己。

  火光熊熊,秀珠正要站出来,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黑衣女人大吃一惊,急忙站起来,用脚胡乱地踩着燃烧的火苗。那些马来得好快,转瞬之间,已经包围住了女人,带头的高头大马上端坐的,是一个白皙英俊的年轻男人。

  秀珠吓得大气都不敢喘,那女人瘫软在火堆旁,带着哭音说:"司令!司令别生气,我,我是为了给您祈福呀……"

  那英俊的司令冷笑一声,手里的马鞭子虚空劈了一下,女人吓得缩成了一团不敢动。司令拨转马头跑了,另一匹马上跳下来一个军人,横抱起女人上了马,一挥手,众马匹风一样消失在暗夜里。

  过了很久,秀珠才慢慢走出来,回味着他们的对话。司令?这城里有谁是这个头衔的?她一直住在山里,因为男人死了,这才在几个月前带着槐豆来城里讨生活,这城里除了日本军人,邻居们说又成立个什么安国军,司令姓金,不男不女的,难道是他们?

  安国军金司令府邸在繁华的大经路上,原本是一个富户的私家花园,被强行征用的。秀珠在府邸附近观望了几天,府里的人出出进进,从没看到那个黑衣女人,全副武装的金司令倒是每天迎来送往,忙得很。

  秀珠想方设法结识了买菜的厨子,拿出陪嫁的金戒指,送给了管家,谋了一个喂狼狗的差事。

  司令府邸里有个占地很大的狼狗营,养着二十几条大狼狗,据说都很值钱。秀珠小心翼翼地熬过了三天试用期,被正式留用。可她却根本没机会到内院去,更别说见黑衣女人了。

  秀珠思念槐豆,夜里经常失眠。这一晚她正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狼狗圈那边似乎传来几声孩子的啼哭,可很快就被狼狗的齐声狂吠压住了。

  秀珠噌地跳下了床,披上一件外衣跑了出去,正看到管家从狗圈出来,问她干什么去。秀珠支支吾吾地说:"我好像听到小孩哭,去看看。"

  管家笑嘻嘻地说:"哪有什么小孩哭。你是睡孤单了,出来找伴儿的吧?"说完在秀珠的胸脯捏了一把。秀珠脸上一热,赶紧跑回房去了,身后还传来管家放肆的笑声。

  第二天一大早,秀珠打扫狼狗圈的时候留心观察,可所有地方都清洗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异常。夜里的小孩哭声,也许是想槐豆太狠了,听邪了耳朵。

  这是个艳阳天,上午,秀珠正在给几条小狗崽洗澡,耳边传来一阵娇滴滴的女人说笑声。她抬头一看,走过来的正是金司令,他旁边是几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妇人!

  一个眉目如画的年轻太太走在正中间,一脸的旁若无人,连金司令都毕恭毕敬地随侍在一旁。

  秀珠退在一旁弯腰垂头,听那金司令指着狗崽说:"皇后,这些都是小妹的宝贝,这几条西班牙牧羊犬的小崽儿这几天就断奶了,送你一条,在宫里也没趣,养着玩。"

  皇后!秀珠大吃一惊,立刻清楚了眼前这年轻太太的身份。她是被日本人扶持建立的"满洲国"的皇后——婉容!而金司令自称小妹,肯定是女儿身了,难怪总觉得她举止怪异呢!

  婉容皇后笑着点头,看小狗崽毛茸茸的很可爱,忍不住蹲下去摸了一下。没想到狗崽虽小,却很凶悍,冲着婉容龇牙低吼。婉容吓了一跳,秀珠急忙跑过去拖走狗崽,那婉容已经吓白了脸。

  金司令脸色一沉,喝到:"你们这些奴才,怎么伺候的?差点伤了皇后的凤体!给我掌嘴!"

  立刻有下人过来抓住了秀珠,要拖下去掌嘴。秀珠急切之下喊了一句:"皇后救我!我也是达斡尔啊!"

  这一句话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婉容正是达斡尔族的贵族出身!

  金司令手一挥,示意放人,婉容和颜悦色地问秀珠:"你真是达斡尔的姑娘?"

  秀珠满眼含泪,她多想求婉容帮自己找到儿子,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说了没准自己的小命都不保了。她强压下眼泪,开口说道:"给皇后请安。我叫秀珠,在家时老听家里老人们提起您家,是咱达斡尔的荣耀呢。"

  婉容的脸色更加和悦,主动拉住了秀珠的手,可还没等说话,已经有下人来请进餐了。秀珠只好送别了婉容,心里十分遗憾。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zhentan/2630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