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离婚协议

时间:2018-12-04 10: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希区柯克

  机票的时间是第二天上午,可朱迪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她早已把行李准备齐全,随时等待出发。她应该等哈里回来才出发的,因为先前她答应过哈里。可现在,她好像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等下去。

  就在前天,哈里飞往北部的缅因州之前,曾跟她说,只去几天,回来以后,就签字离婚。可等不及哈里回来,她就飞往那个迷人的海滩找他去了。和哈里离婚是迟早的事,她何必如此着急呢?

  第二杯咖啡喝完后,她顺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一只手上夹着刚刚点燃的香烟。离婚,对她来说,根本不用急,该急的人应该是哈里,他想要跟玛丽结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什么都会答应她的,哪怕失去一切。

  看完报纸之后,她又研究起貂皮和钻石方面的广告来,那是深受女士喜爱的两样东西,可哈里早已不买给她了。她看中了一些耳环,它们和她颈上的珍珠项链很般配。就在想要把它们撕下来以便保存时,她又习惯性地看了看反面,背面只是一个讣告栏。她有点失望,用手抖了抖报纸准备翻页,就在这时,讣告栏里一个名字跳了出来。她赶紧拿好报纸,仔仔细细地看个究竟。那则讣告内容是这样的:汉孟德城,玛丽女士,享年四十五岁,将于本周一上午十一点在惠普尔殡仪馆举行追悼会。

  她揉了揉眼睛,又拿着报纸看了好几遍,这才确信,她刚刚所看到的是事实。“可怜的玛丽,这场戏才刚刚开始,你就不在了,可真够惨的。哦,还有哈里,老天也真会跟他开玩笑。”她自言自语,脸上露出了令人很难察觉的笑,一种胜利者的笑。她小心翼翼地把那则讣告撕了下来,放进她的皮夹里。

  或许我应该把这则讣告给哈里寄去,跟他开一个玩笑。一想到这个,朱迪忍不住快要大笑起来。可是,突然一个想法跃入她的脑子里,让她再也笑不出来了。玛丽死了,哈里就可能重新跟她商量离婚的条件。要真是这样,她的处境就不容乐观了。她不但很难得到更多的财产,也许到了最后她什么也得不到。

  现在,她能做的只有一件事——让哈里在得知玛丽的死讯前,跟她签好离婚协议,这是她最后的一点希望。只要哈里一回到家,就会马上知道这件事的,就算他还不知道,也保不准会有人打电话告诉他,即使都没有,哈里自己也会给玛丽打电话。到那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好在哈里现在还在缅因州的小木屋里待着,此刻他也许正在木屋里做着防御工作,收拾过冬的装备呢。木屋里没有安装电话,这个她很清楚。她还有些时间。

  一想到这里,她立即往皮包里装好文件,披上外套,抓过汽车钥匙,奔向屋外的汽车库。

  车子正开往缅因州的方向,她有点兴奋,又有些忐忑。她庆幸自己还算聪明,及时意识到事情的变化,同时她也有些担心,因为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跟哈里解释她的突然来临。哈里所在的地方到了,那是一个产业区。她直接把车开进了产业区里,停靠在哈里的车旁。这个产业区是哈里老叔叔的,老叔叔和他一样,都喜欢养鸟、赏鸟。老叔叔死后,哈里从他那里继承了遗产。

  停好了车,朱迪向小木屋走去。一阵阵寒风袭过来,冷得她浑身发抖。她打开门,进屋去了。屋里面很暖和。她这才记起屋里是有取暖设备的,哈里先前跟她提过。其实哈里并不怕冷,他自己就像一个暖炉,不管有多冷,他身上总是热乎乎的。哈里此刻不在屋里,于是,朱迪索性脱下了外套,坐在一把已经发霉的椅子上等他回来。

  朱迪点燃了一根烟,想起心事来。但愿他能快点回来,早点把这事给解决了。烟已燃到了尽头,朱迪拿起烟盒,这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停车加油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买一包呢?她暗暗抱怨。打开皮包仔细翻看,希望能找出一支烟来,只要一支就好。可是,什么也没找到。

  朱迪快要按捺不住心里的焦躁了。她起身踱起步来。一想到在签离婚协议之前,哈里可能会得知玛丽去世的消息,协议的条件可能会重新商量,她就再也坐不住了,禁不住想抽支烟,就算是哈里抽的那种薄荷烟也好,但是连这个也没有。门前,挂了一件哈里的旧皮夹克,她翻开口袋,还是没有烟。然而,在胸前的口袋中,装着哈里的皮夹子。这个皮夹子,哈里一向都带在身边的。她打开皮夹子细细地翻查起来。皮夹子里,并没有什么异常,装的都是像信用卡和钱等一些平常的东西。她又仔细地看了看,发现他还留着他们的结婚照片。可当她抽出照片时,忍不住尖叫起来。

  她那张美丽的脸庞,被哈里用钢笔画了一嘴吸血鬼才有的尖牙,那双优雅的眼睛也被两个大大的“钱”盖住。

  她端详着照片,试图把她所了解的哈里和具有这方面个性的哈里联系起来。他一定很轻视自己!她想。哈里平时是一个温文尔雅,连只苍蝇都不会打的人,可他竟把自己的妻子画成那样!

  看来他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在被画得不成样子的结婚照的旁边,是一张他和玛丽的合影。他们温情脉脉地对望着。照片的底部整齐地写着一行字:

  哈里,我的爱永远爱你的玛丽

  看到这些,她简直愤怒到了极点。她拿起火柴,把自己那张已经画得不像样子的照片点着了。接着,她从自己的皮夹子里取出玛丽的讣告,把它放进哈里的夹子。她放得很有技巧:用讣告包着他们两人的合影,然后用两张五元钞票把照片夹在中间,接着将这些一起塞回放钞票的夹层。只要哈里一打开钱包,就肯定能看到。她动作迅速地把皮夹子放回原处,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哈里走进屋来,他穿着羊毛格子衬衫,望远镜悬在胸前,烟斗从他的衬衫口袋里凸显了出来。“我看见外面的汽车了。”哈里摘下眼镜,揉揉疲倦的眼睛说道。接着,他盯着朱迪疑惑地说:“能不能告诉我,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她解释说:“哈里,这个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在旅行社报了名,准备出去旅行,可旅行社今天早上打电话说,他们的计划有点变动,船要等到明天中午才出发。因为时间还来得及,加上已经答应你,在家等你签字,所以,我就想干脆在出发前,找你把字给签了。”

  哈里的眼睛里充满了怀疑,问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吗?”

  顿时,朱迪的脉搏加速了,跳个不停,为了掩饰心虚,她故作生气地反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如果是我猜错了的话,请你原谅。可我有点弄不明白,你一向是不太赞成离婚的。”

  “你到底还要不要签字?”朱迪把文件从皮包中拿了出来,又拿出一支笔,一起递给哈里。

  哈里在一式两份的文件上签了字。朱迪把自己的一份放进皮包,剩余的一份则由哈里放进自己的皮夹克口袋。那个口袋里装着哈里的钱夹。

  “好了,办妥了。”他的语气很轻快。

  “办完离婚手续,你就会和玛丽结婚吗?”朱迪问。

  “是的,当然,我是要跟她结婚。”哈里回答。

  她微笑着回应他。哈里看到朱迪的笑,松了一口气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了,或许,你不介意我搭你的便车回去吧,气象台预计明天会有一场暴风雪,我担心因为这个,会赶不上明天的飞机。”

  “不,哈里,我可不想因为你要搭便车,在这里待上一夜。”朱迪抗议。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就能出发。我们开两部车下山,然后我把车寄放到飞机场。”哈里解释说,“不过,我得先喂完鸟才行。”哈里从柜子里取出一袋杂粮,那是专门给鸟准备的。“然后,我需要去一趟‘瓦拉布’,在那我预订了一些东西,我得取回来。”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取皮夹克,还没等朱迪表示同意,就推开门出去了。

  现在,对于朱迪来说,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哈里一起回家。哈里刚从屋后的林子里消逝,她就想驱车赶路。

  可是,这会儿,她急需一根烟。烟会放在什么地方呢?她的脑子转了起来。眼睛也开始上上下下打量起整个房间。突然,她的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一张写字台上,这应该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了。

  写字台最上层的抽屉被打开了,她找到一支手电筒、蜡烛和火柴,但就是没有烟。下一个抽屉是放着知识性的说明书,上面介绍的全是像如何关闭壁炉的节气闸、如何点燃煤油灯、如何关掉水管里的水等一类的问题。

  她把这些说明书推到一旁,试图拉开第三个抽屉。在这只抽屉里,放了一个金属保险箱,箱子上着锁。找到这里,她似乎已经不再奢望找到什么香烟了。不过,有了皮夹子的前车之鉴,她决定把那个箱子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她可能很感兴趣的东西。她研究了一下箱子上的锁。这种锁,结构不太复杂,只要使用适当的工具,想要打开也不是什么难事。哈里看到之后,肯定知道是她干的,但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他知道,又能怎样呢?他们已经离婚了,再无瓜葛。

  她急匆匆地进了厨房,拿了一把小刀出来。她握着刀柄,将刀尖塞进钥匙孔,然后用刀上下左右地来回扭动,扭了几圈之后,只听微微“咔嚓”一声,锁被打开了。

  掀开箱盖,她看到箱子里面有一沓信封。她随手捡起一个信封,从中抽出信,噢,那不是信,那是一张有着哈里笔迹的纸,上面留的日期是昨天。朱迪草草地扫了几眼,只见上面罗列了数百股股票,里面有将军股、国际商务机械股等各式各样的股票,后面还都标注了时价。她把纸装了回去,拿起了第二只信封袋。打开以后,她发现里面竟是一份哈里叔叔的遗嘱副本!她开始读了起来,这一读让她吃惊不小,这才明白了哈里购买股票的资金来源。在赡养费上,她被蒙骗了。如果这份遗嘱真实,那哈里现在应该是个大富翁。

  朱迪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她没有继续再往下看。极度的愤怒和怀疑,让她觉得手有些发抖,几乎握不住那份遗嘱。她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一些后,把遗嘱按原样放回箱子,接着又锁好保险箱,把它放回抽屉的最底层。是的,现在事实再清楚不过了,哈里向她隐瞒了他的财富。可现在,事情已成定局了。她记得律师的话,记得清楚极了。她一旦签字,即使再上法庭,也没有机会再增加赡养费了。

  “我必须把那份已经签好的协议书弄回来!不过,哈里也不是个傻瓜,他肯定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她想着,同时用脚踢了一下抽屉,把它合上,“如果真是那样,我是不会介意去参加他的葬礼的,不就是当寡妇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哈里的确该死。他那样对她,就算是死,也罪有应得。现在,得有个十全十美的机会让她变成寡妇才行。当然,她也可以跟他一起先回家,可那样的话,就会夜长梦多,她不能保证自己会稳操胜券。看来,她真得好好合计一下了,让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一个意外。她抬起手臂看了一下时间。哈里说过,他喂完鸟之后,会去“瓦拉布”,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回来。

  还有些时间,她可以仔细地思考一下。可是不抽烟,她怎么能想得清楚呢?

  哈里回来了,老远就听见了他的脚步声。他拿着空袋子走进木屋,朱迪连忙去迎接他。

  “哈里,我想抽烟。”她从脸上挤出一个微笑,对哈利说道。

  哈里掏出烟包,把里面仅有的一支烟递给了她。

  她把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说:“就一支?”

  哈里点点头说:“如果你还需要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买。”

  “我……还是你自己去吧!”她支支吾吾地回答。

  “那好,我会买一条,不过,”他说,“我得先去把水管里的水放干净,这样,等我一回来,我们就能直接出发了。”说着,他走向了地下室的楼梯。

  “噢,先等一下,”她看了看梯子,顿了一下说,“先不要关水,也许我还得用。”

  “说的也是,”他没有反对,“好吧,那等我回来再关吧。”

  汽车行驶的声音响起后,她随即走向了地下室,并打开了灯。

  梯子没有扶手,一道石阶直通底部。哈里已经是轻车熟路,即便不开灯,数着台阶也能走下去。也许可以在灯泡上动个手脚,那样的话,他就得去换灯泡。正想着,一个新的主意从她的脑袋里跳了出来。对,珍珠项链,早该想到这个的。她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她取下项链,数了数,一共是四十三颗。在灯光下,颗颗都闪着光。她切断了穿珠的线,手里攥着散开的珠子,走回石梯。一股脑把珠子全散在第一个石阶上后,她站起身,伸手取下了头顶的灯泡。她把灯泡拿在手里,用力地来回摇晃,灯丝终于断了。

  她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担心即便这样也无法让哈里立即毙命。灯泡安回到灯头上了,就在这时她拿定了主意,她决定在必要时在哈里头上多加几道伤疤,然后再捡回珍珠,取走离婚协议书。

  可哈里还有一只手电筒!想起这个,她走到了书桌跟前,从抽屉里把它拿了出来。抠出的电池被浸泡到了盐水里。一段时间过去了,她捞出电池,擦干水装进了电筒。她把电筒按原样摆在那儿。哈里看不了那么仔细的。他的视力不是很好。就算有蜡烛,他也很难注意到珠子。

  她的烟瘾又来了,可是香烟已经抽完了。也许这会儿只能拿睡觉来打发时间。可是现在她睡不着。哈里还得半小时才能回来,她是该睡个午觉。一会儿她还有长途的车要开,而且明天还得赶去佛罗里达。

  她进了卧室,准备休息一下。床上只有一张垫子,什么也没有铺,光秃秃的。她打开壁橱,没有找到可以铺的东西。反正就一会儿的工夫,何必在意这个呢?她索性用大衣裹着身子,在光秃秃的床垫上躺下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很黑了。房间里冷极了。她的脸颊被冻得生疼,鼻子也好像快要失去知觉。她穿好大衣坐起身来,撩起窗帘,几片雪花从已经结了霜的玻璃窗里,钻了进来。

  外面的风似乎很大,窗外的松树被吹得一直摇晃着。

  哈里哪去了?她看看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天已经黑透了。看到这种情况,她随口一句咒骂。下床穿好鞋后,走出了卧室。她长出了一口气,哈出的气瞬间变成了白色的雾状。

  太冷了!她哆嗦着点亮蜡烛,来到了壁炉跟前。炉里只剩两根已经烧焦的半截木棍了。她点着了报纸,试图将这仅有的两根细棍引燃,可是没有点着。她站起身来,确定节气阀的开关是打开的。她抓起一本哈里的杂志,点燃了投进壁炉。在一本接一本的杂志被投进壁炉后,木棍终于燃烧了起来。火炉旁,她搓着已经冻得惨白的手,对哈里的迟归和电力公司的中途断电有着一肚子的抱怨。也许,此刻停电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吧。这样一来,哈里去关水阀时,视线就会更差了。

  木棍很快就着完了。短暂的温暖后,木屋恢复了已有的冰冷。

  哈里该回来了。他的汽车质量很好,而且装有防雪胎,应付这样的雪根本不是问题。再过一会儿,要是雪在路面结上冰,那可就糟了。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没必要去冒这风险。

  除非,她想到了一个她很不愿意的结果——哈里发现了讣告,故意耍她。若是情况跟她想的一样,等他回来的这段时间,就得挨冻了!她可不想受冻。她拎起了餐厅的一把樱木椅子,使劲地在壁炉上拍打,椅子碎成几片。她动作利索地捡起碎木,丢进壁炉。接着,她采取同样的办法,又分解了三把椅子。壁炉里火着得很旺。这时,有杯咖啡就好了!她心想。炉子打开了,可怎么也点不着火,她这才记起已经停电了。显然是失望极了,她奋力将水壶摔了下去,水花四溅出来,弄得她满脸都是冰水。

  真想把这屋子也点着了!朱迪有些恼怒。可她知道,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那样的话,她的计划就全都泡汤了。她想起先前翻看的说明书上说,这儿有煤油灯。可哈里把它放哪里了呢?

  她拿着蜡烛走向壁橱。这里没有油灯。就剩地下室没找了。可那儿太黑了,而且……她有点犹豫。她开始考虑发动汽车,到车里继续等哈里。在来这儿的路上,她只加了一回油。还有很远的路程要走,在这儿把汽油耗光可不是明智之举。想到这里,她打消了念头,继续去找油灯。

  地下室的入口,她小心翼翼地探出脚,避开第一个台阶,一格一格地数着走下梯子。终于到达了地面。烛苗颤微微地抖动着,她踌躇了一下,像是有点不适应这闪烁的光圈。天冷得出奇,她不由自主地竖起衣领,也许那样能稍微感觉暖和一点?

  油灯放在梯子下面的一个小凹室里。她取出灯,按照先前看过的说明开始查看刻度。还好,灯里还剩有一些油。她用臂弯夹起油灯,腾出一只手拿住蜡烛,摸索着顺着墙角往上走。

  快到梯顶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把油灯先放在梯顶,然后加点小心,一步跨过了最后的台阶。

  经过这次地下室之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计划还有漏洞——把珠子全放在一个台阶上,也许很难一招致命。哈里很有可能因为急着关水,一次跨下两个台阶,恰好空过撒有珠子的那一阶。

  她想也许是该多放置几个台阶。伸手取暖的时候,她的烟瘾又犯了。这会儿,即便是有烟,恐怕也来不及抽了。哈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回来,也许马上呢。来不及了,得抓紧时间才行。

  她急忙走回地下室的门口,甚至连煤油灯都顾不上点。蜡烛正放在梯子中央,她蹲下身去,捻起一把珍珠,装进了外套的口袋。

  她站起来,撇开第一个台阶,一阶接着一阶地走下去。

  她选中第四个台阶坐下了,故意分得很开的双脚踏在下一个台阶上。接着,她从口袋里随机掏出一些珍珠来,将珠子撒在双脚之间。同样的姿势,她重复地做了一次。珠子撒完了。

  看着自己的杰作,朱迪心里一阵得意。就在她伸出胳膊放松一下,准备转身上楼时,意外发生了。蜡烛被她的手不小心打翻了。她弯腰准备去扶蜡烛时,身体失去了平衡。

  她大叫起来,慌乱地挣扎着,想恢复原来的身体重心。也许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慌张之中的挣扎给她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她的手扫落了最上层的珠子,珠子顺着楼梯恰好滚到了她原本就没有站稳的脚边。一个趔趄,她摔在了楼梯上。她的身体顺着台阶往下翻滚,她的的肋骨、肩膀还有膝盖似乎成了滚动的支点,一次次地被撞击在冷硬的阶梯上。等滚落到地下室的时候,她已经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恢复了知觉。她弯起手臂试图支撑着站起来,可她发现疼痛已经浸透她的全身,让她怎么也动弹不得。她哭了,眼泪在冰冷的脸颊上冻住了。应该是哈里躺在这儿的,可现在却换成了她!哈里要是在此刻发现了她,情况只能更糟吧。哈里完全可以想办法来扭转原本为他准备的死亡计划。

  ……

  “病人好像已经睡下了,医生。”

  “嗯,这是个好兆头。”带着金边眼镜的医生看了一下表说,“刚把他送过来那会儿,我们忙了好大一会儿。他连自己心脏病犯了都不知道,也真够可怜的。李小姐,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外地人。住在离这儿二十里的地方。因为那是乡下,所以他的屋里没有装电话。”

  “他还有没有说些别的?”医生又问。

  “他一直在叫玛丽的名字,也许那是他的太太。”

  医生一边在图表上做着记载,一边接着说:“他的手上带有结婚戒指。如果他是和太太在一起住的话,我们应该尽快通知他的太太。她一定在担心,他出了什么事呢?”

  “恐怕是没法通知了,他太太去世了。有人发现他时,他已经晕迷了。手里正拿着他妻子的照片和讣告。”护士说着,拿出皮夹子里的照片和剪报递给医生。

  “他需要安静,我们必须想办法让他冷静一点,不要胡思乱想。给他打一剂镇静吧。”

  “好的,医生。我今晚值特别班。一个护士小姐刚打来电话请假。因为天气太冷,汽车门被冻上了。”

  “这也难怪。零下三十几度,想想就觉得够戗。风好像能从墙里吹进来。”医生回答说。接着他摇摇头说,“这样的晚上,我真想放弃一切,到南部的佛罗里达待着。”

Tags: 协议 机票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zhentan/1528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