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律师太太

时间:2018-12-04 10:1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希区柯克

  他的妻子要离开他了,原因并不是第三者插足。

  “我受够了做家庭主妇的日子!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前的时代了。也许我们还会有碰面的一天吧。”说完这些,她就走了,搬去了位于城边的一个单身公寓。

  为此他懊恼极了。她竟这样潇洒地走了。更让他丧气的是后来的事情:不管他去怎么央求,她都不为所动,他甚至跪下来乞求,但也毫无用处。看来,她真的是铁了心要走。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香蕉皮,就这样被她随手丢弃了。

  他开始慢慢地由爱生恨。他会因此而去报复她吗?答案谁也不知道。他一直是个缺乏信心的人,做事优柔寡断,对于生活缺乏积极性。在很大程度上,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开他的。

  他每天都生活在白日梦里,根本就弄不清自己到底应该怎样对她。由于没日没夜地盘算他心里的那一点计划,他更难睡一个好觉了。

  一到晚上,他就辗转难眠,就算睡着了,也会时常被噩梦惊醒。

  凌晨三点,他从睡梦里醒来。感觉脖子上凉凉的,有一支枪顶在上面。这不再是一个梦。

  “站起来,去把灯打开。”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两腿发软,身子跟着顶着下巴的枪站了起来。

  “快进去,让我仔细看看。”男人一把将他推进起居室里,扭亮电灯,随即把他推向沙发。

  他浑身打着哆嗦,大气都不敢出。借着灯光,他看见枪管上安着消音器,表明这确实是一把货真价实的手枪。

  “瞧你那可怜样!汗水都能滴满整个游泳池了!”男人嘲笑。

  此刻,他的冷汗已经打湿了整个睡袍。“你究竟是谁?”他颤巍巍的声音就连自己也差点没听出来。

  “一个等了很长时间的人。”

  来人个子高大,脸色苍白,眼睛淡黄,头发乌黑,长得很长的络腮胡子被修剪得歪歪斜斜,像是两柄锋利的剑。

  来人的口气有一种很强烈的恨,可这究竟什么原因呢?

  “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他的声音大了起来。

  “哼!误会?”来人面目狰狞地笑了起来,然后从腰部解下一条尼龙绳子,用力地捆紧他的手腕。绳子勒破了皮,深深地陷进肉里。

  “假如你想大叫的话,那就悉听尊便!”来人又说。

  在这个时候,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是没有一点作用的。他的家位于郊区,四邻八境并没有人烟。

  接着,他的脚踝也被来人捆上了。

  “来吧,快点,想下手的话就痛快一点!”他突然冒出电影里常见的台词来。

  “那太便宜你了!”来人恶声恶气地说,“你不会死得不明不白,但你想痛痛快快地就死,那不可能!”

  他的手脚已经全都被捆上了,没有反抗的余地。其实,就算不被捆上,他也压根儿没想过反抗。不仅是因为他惧怕来人手里的枪,也因为他生性胆小怯懦。

  他甚至连自己的妻子都不如。

  来人走到了沙发上,正面朝着他,顺手把手枪搁在扶手上,跷起了二郎腿。

  “嗯,这沙发还不错!看来你活得一定很滋润。你家是在郊区,枫树街一零六二四号。克莱尔,我是在电话本上找到这里儿的。你尽管放心,我进来的时候根本没人看见,待会儿走的时候也肯定不会有人看见。现在,让我来看看你痛不欲生的样子,让你像我当初一样,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五年了,为了这一天,我整整等了五年!”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绝对是场误会!”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五年是在哪儿过的。”来人来回摸索着锃亮的手枪说。

  一下子,他觉得不太紧张了。他除了投降,还能怎样?

  一切任由处置吧。大不了是在脑袋上挨一枪,也许他还没有感觉到痛苦就已经死掉了。反正活着已经这么痛苦了。

  “我俩素昧平生,我确实不清楚你的情况。”

  来人气得直咬牙:“又是这该死的鬼话。这五年来,我一直都在牢里。就关在河上游的那座监狱里。我的罪名是持枪抢劫。”

  “我还是不大懂你在说什么。”他说。

  来人气极而笑,接过话说:“当时,你无法想象我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阴冷恶臭的监狱,我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可有一个希望支撑着我挺了下来,我以为外面那个好女人会一直等着我。可是后来,玛丽来了一封信,说有一个名叫克莱尔的律师,已经替她出面,并帮她打赢了离婚官司。看完信,我顿时感觉自己的脑袋炸开了花。还好,我马上找到了一个新的支柱,那就是亲眼看着你的脑袋开花。”

  “所以你从电话簿上来寻找布莱尔。”

  “没错,律师先生。我想你还是省省力气,不要在我面前展示你那该死的口才了。你帮助玛丽和我离婚以后,她又结婚了,可她竟与第二任丈夫一起因车祸而没了命。你倒是说说,我现在活着干吗?”

  来人不再抚摸手枪,而是一下子抓住了枪柄:“你说,我们怎么会是素昧平生?”

  “可是,我也刚刚失去老婆。”他说。

  “听起来,还真叫人感到遗憾。”来人的语气充满了讽刺,同时,慢慢地将手枪举起。

  “我也很想报仇,她一直讥笑我、羞辱我,甚至还让我跪在地上,朝我吐口水,最后她还是离开了我。”他说。

  “被人抛弃的滋味一定很不错吧!”来人的手枪直冲他的两眼之间。

  “她的名字叫克莱尔!”

  手枪缓缓地垂下去,指着他的胸口,来人满脸狐疑。

  “这个不难理解。克莱尔是我妻子的名字。这些年来,她一直不把我当人看,我们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妻子与丈夫,而是主人与奴隶。她甚至连接电话的自由都不给我,所以电话本上的克莱尔律师,是她的名字,跟我根本扯不上关系。”

  手枪彻底地放了下去。

  “是我妻子为你们打的离婚官司,我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我叫克里特,是靠写小说谋生的。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看看我的身份证,那个可以为我作证。”他说。

  四肢被捆,他根本就动弹不得。抵不过手枪顶头的威胁,他乖乖地就范了,说出了克莱尔现在的地址。

  听完,来人迅速地离去,那速度就像是丛林里正在捕食的黑豹。哪一天我能有这么矫健的体魄啊!他心想。是的,要是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快一点移动过去,进入厨房,找到利器割断尼龙绳了。从那人离开到现在也快有三十分钟了吧?

  突然,他又觉得应该先移动到电话机旁,那样做似乎更妥当一些。因为,虽说被捆得很紧,但他被捆着的双手还是完全可以把电话摘下来,尽快打电话通知克莱尔的。

  然而,就在他向电话机那边挪动的时候,他又犹豫起来,觉得还是应该先把绳子割断,这样的话,打电话似乎要快一些。一时间,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了,他得抓紧时间好好想。真希望自己能变得有主见起来。

  而克莱尔,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彻底失望,决定离开他的。

  在这儿,得补充说明一点:驱车去克莱尔公寓大约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

Tags: 律师 噩梦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zhentan/15287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