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原创故事 > 

相爱着分手

时间:2014-07-27 22:33来源:作者投搞 作者: 戒心

  安妮最后一次赴雨尘的约。在赴这个约之前,她考虑了很长时间,一度她认为没有再去的必要。既然雨尘提出向她分手,那么就意味着从此分道扬镳,不想再与他有什么瓜葛。但她是爱着雨尘的,那么深深的爱着,没有人能替代雨尘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更清楚,雨尘也是爱着她的,虽然是雨尘先提出分手,但她心里却一点也不怪她。 
  安妮又来到了老地方,北街的“好心情”咖啡厅。雨尘早已坐在靠窗的一个位子上等她。安妮来了,就坐在他的对面,他朝她笑了笑。从他打电话约安妮的那刻起,就料到她一定会来。安妮对她的爱,不会因为他伤害了她而改变。这一点,他非常的自信。 
  “好心情”咖啡厅是他俩以前谈恋爱常来的地方,他和她经常坐在这个靠窗的位置,透着玻璃窗,感受着这个美丽的南方小城。虽然是分手的日子,但窗外并没有下雨,反而天空显的很蓝,偶有几朵白云飘过。 
  他和她开始沉默,同一时刻,两人的目光看向窗外,几分钟后,又不约而同的侧回来。就在这一刻,他和她的目光对峙了。短暂的尴尬后,雨尘对着安妮又微笑了一下,安妮也勉强的回笑着。他和她,心里是痛苦的,但依然坚强的支撑着内心仅有的固执与自尊。 
  雨尘喝了一口咖啡,有点苦,他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他又点燃了一支烟,他从不抽烟,香烟是他约安妮时买的。雨尘被烟味重重的呛了一口,安妮没有说他什么。她默默的看着他,似乎有些反常的表现。 
  “雨尘,不要折磨自己了,说吧,约我出来有什么事?” 安妮打破了沉默。 
  “安妮,你怪我吗?说真的,我也好舍不得离开你,可是,唉,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永远的在一起呢?”雨尘说的有些语无伦次。他的心在隐隐作痛。 
  “雨尘,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怪你。如果怪你,我此刻就不会坐在你的对面。当爱不再继续时,我不想把她变成恨。我爱你,就希望你幸福快乐,有自己真正的追求。”雨尘说的很从容。 
  “谢谢你安妮,我也一样,我爱你,也希望你幸福快乐,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记得我生命中爱过的那个女孩。”雨尘也不知自己怎么搞的,平时坚强的他,此刻眼泪却在眼眶里转圈。 
  安妮递给他一张手帕。这张手帕是雨尘三年前在这儿送给她的,她一直带在身边。雨尘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他有些吃惊:“这是我三年前送你的?”安妮点了点头说:“怎么,你不记得了吗?”雨尘说:“我以为你早丢了呢?”“怎么会呢?以后,每当看到这手帕,我就会想起你。”安妮主动冲雨尘笑了笑。 
  他和她,又忆起了他们美好的初恋,令许多人羡慕的初恋。 
  雨尘和安妮相识在大二。安妮是当时出了名的美女才女,身边有一大堆的白马王子在追她。但她的心却一直没有为谁动过。大二情人节,在许多的玫瑰与代表爱意的礼物中,她发现了一束野花。这束野花,在市面上的花店里是买不到的,正淡淡的散发着幽香。她记下了花瓣中留下的名字:雨尘。 
  雨尘和安妮同系不同班,他对她产生爱慕之情已经很久了。他来自内蒙古大草原,是个充满个性阳光豪爽的男孩。过完春节,他从草原上特意采了些野花,坐火车穿越几千里,情人节那天送给安妮。他想,安妮一定会喜欢。 
  安妮约雨尘在“好心情”咖啡厅见了面。一开始,她就被眼前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孩吸引住了。安妮问:“雨尘,你说你来自大草原,怎么取了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带柔性。”雨尘笑笑说:“有什么不好吗?雨尘,烟雨红尘的意思,这不,红尘中遇上你了。”第一次,两人就聊的很投机。 
  他来自北方,她来自南方,他俩相爱了。雨尘说爱安妮的时候,安妮问他理由呢?雨尘说:“喜欢一个人是有理由的,而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他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刻意恭维,他只想用简单的方式爱她。就如他一开始就送她一束野花一样。安妮听惯了一些男孩子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反而觉得雨尘的爱更真实,更自在,更有安全感。她也没有理由的爱上了她。 
  他和她简单的爱着,没有秘密。当大学里流行为性而爱,同居情侣时,他俩只简单的拉拉手。雨尘对安妮说:“爱,就要负责任。真心爱一个人,就不会去伤害对方,会用心的呵护对方,希望对方过的幸福快乐。”安妮有时撒娇的问雨尘:“你会爱我一辈子吗?”他很坦诚的说:“如果可以,我愿意爱你一辈子。万一分手,我希望分手快乐。”安妮虽然有点不满意他的回答,但对他的爱却更深了。 
  “看你的眼睛,写着诗句……没有负担秘密,干净又透明……”谁说不可以水晶般的爱着呢?他和她就水晶般的爱着,爱的晶莹透剔。 
  然而,爱情是甜蜜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无耐的。 
  毕业了,他要回北方,回大草原上去,去草原上放飞他的梦想。她爱她,却不能跟着她一起去北方,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是农民。她一走,意味着父母就无依无靠。她痛苦的悄悄流着泪。雨尘没有怪她,并早她一步先说出分手。他提出分手,多少让安妮对她有些想法,好早点忘了她。 
  打完分手电话,刚悍的雨尘流泪了。他多想留下来陪安妮,和她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可是他的阿爸阿妈都在草原,他的根在草原,他的梦想在草原。他想带安妮走,可那样不是害了她吗?安妮走了,她的爸妈咋办,她过惯了南方的生活,在北方生活的惯吗?爱是自私的,但因为自私而毁掉了对方的幸福,那就不叫爱了。 
  雨尘流着泪说:“安妮,你说人真的有下辈子吗?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选择和你相爱。” 
  安妮也流着泪,但不是痛苦的泪,她觉的自己很幸福。虽然最终她不能和雨尘生活在一起,但她真心爱过他,他也真心爱过她,那就够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北上的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站台上刮来几缕微微的风,轻轻撩起安妮额前的几缕秀发。雨尘将安妮紧紧的依偎在怀里,心里一阵幸福一阵痛。他用送她的手帕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也抹干自己的泪。站在风中,他朝她笑了笑,轻轻说:“安妮,如果你找到了幸福,一定要告诉我,我会为你祝福祈祷的。”  
  列车启动了,安妮的手招了又招,直到看不见雨尘的影子。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yuanchuang/1025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随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