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小张和小丽

时间:2018-03-05 20:34来源:百度贴吧 作者: 开开550

  本文转自百度贴吧帝吧,作者半真半假的写了这篇中篇小说,记得在很久之前的某个下午,无聊中点了《小张和小丽》,乍看题目感觉这太水了,可是还是慢慢看了下去,文章写的很平淡真实,婉婉道来,那种青春荷尔蒙的散发,男女间微妙的感应,仿佛让我回到了高中时代,恍惚间,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男主人公,和小丽在出租屋的时光让我感觉到快乐,小丽去上班时又感觉到沮丧和无能为力,最后小丽离开时我在内心多么希望男主角能够摈弃一切束缚去选择这段真挚感情,我在想,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如何抉择?我会选择小丽。即使现在看来,我仍然会这么选择,很多时候,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拥有。

  下文是《小张和小丽》第一部,还有《第二部 青春》和《番外篇 张美丽》,查看这里

  《小张和小丽》全文阅读(第一部)

  文/开开550

  第一次见到小张,是相亲时。我妈跟我说她多好多好,某某名校毕业,多少男生跑断了腿,配我这个职专生绰绰有余,后来才知道不过是三本分校而已。

  小张有点圆脸,长发飘飘的,坐在那里知书达理,对长辈抱有耐心的笑,偶尔和我有个眼神接触,也是转瞬即逝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并没有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连来电都没有。大人让我送她回家,我们并肩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尴尬的难以置信。走着走着我就想,难道真的要和这样一个陌生人过完下半辈子吗?

  于是我就不争气的开始想小丽。

  吃散伙饭时,都喝多了,大家乱哄哄凑钱去搞成人礼。有人满嘴仁义道德,可见大伙儿来真的,两百大圆比谁放的都快,还强辩"我只是陪你们去,我又不玩那个。"后来那个人做了机关领导,令人不可思议。

  小丽推门进来,穿一件很薄的衣服,倚着门框问我,"可以吗?"

  我必须故作老练,被不然被失足看扁了多丢脸,很久以后才知道失足的眼才是阅遍天下,谁也逃不过。是人是狗,一丝不挂躺那儿,一目了然。

  我说,"就你吧,赶紧的。"

  她就笑,带上门,唤我起来,铺了一层塑料单子的东西在床上,轻道,"你看你,那么急往上躺,你也不知道等我上来,多脏呀。"

  我一愣,"很脏吗?"

  她就笑了,"第一次来吧?那么小,不学好。"

  我脸刷一下就红了,想狡辩,又怕再被一语戳穿,到时更丢脸,于是转移话题,"你也不大啊!"

  她铺好床,把我放上面,"比你大多了,你得喊我姐姐。"

  我更觉得丢脸,"少来了你。"

  她很认真的盯着我看,说,"你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大你五岁。"停了停,笑道,"叫阿姨我会生气的。"

  她说很好听的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她解我浴袍,我下意识躲了一下,她也一愣,随即想到什么,"那你自己来好了。"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时突然恨不得我们并不是在做这种交易,或者是在校外遇上个心仪的人,或者是在网吧碰见个有感觉的女生。

  "你叫什么?"我问她。

  她脸上又有了惊讶的表情,估计来这里的雏子并不多,会问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的人也不常见,但她还是很快的回答,"丽丽。"

  "一听就知道是假名字。"我说。

  她忽然就把那薄纱给脱了,吓得我有点窒息,"你只有一个钟的时间哦。"说着把我按到了。

  房间的灯幽黄幽黄的,像山中的柴房。冷气开的十足,小丽的皮肤如水一般凉。

  我摸她,像冷藏的脂肪。几分钟,我就交了枪。

  她用薄荷味的湿巾给我擦身体,我跟老年痴呆的病人一样,死鱼般躺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期间几次想打个岔说点什么,可是发现连脑细胞这会儿好像都射了出去。

  她穿好衣服,把她携带东西的小篮子拿起来准备走,我始终没发一言。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我,我俩对视了几秒钟,她噗嗤笑了。

  "看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被鬼附体了似的。干嘛,不爽啊?"

  我也恼了,"你看过西游记没?"

  "看过啊!"

  "猪八戒吃人参果知道不?"

  "知道啊!"

  我想说我跟二师兄一样委屈,没尝出什么味儿的人参果就吃下去了,突然觉得这样好欲求不满的样子,话到喉咙又生生止住了。

  "然后呢?"她站在门边,好奇的问。

  "没了,你走吧。"我泄了气,觉得这两百好不值,突然开始心疼钱了,我真没种。

  小丽看了我几秒,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再做要加钱的。"

  "谁要做了!"我切一声,没好气催她,"你快走吧,我歇一会儿也走了。"

  "真,的,吗?"她坏笑着,一个字一个字的点在我的敏感词上,手指好像甘露柳枝,洒在那枯萎的人参果树上,片刻又拔地而起了。

  "我,我不做了,同学,哦不是,朋友还在等我呢!"我捂着那不争气的人参果树,羞红了脸。

  她爬将过来,一手攥住人参树,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叫我一声姐,我免费送你一个钟。"

  "我才不要……"

  她手下力气重了点,我撑不住,

  "姐……"

  见我出来晚了,他们几个就问,"怎么了小祥,不会被保安抓了吧?""这么久啊,迷路了么?"

  我觉得酒劲上来了,自豪道,"做了两次!"

  他们对视一眼,喜闻乐见道,"意淫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傻逼,吹牛逼也得动动脑子啊,你当这里是超市啊,还买一赠一!""临走还送你个打火机?"

  然后大家大快人心的在街边狂笑不止。

  我有点累了,懒得争辩。脑中都是小丽乌黑的毛发,以及她背后幽黄的灯光,像一出京戏,在我的人生中拉开了短暂的帷幕。

  相亲完了我就没再联系过小张,我妈不断催我,"多好的姑娘啊!你也上上心,别整天下了班就窝家里打游戏!我跟你爸这么大年纪了,就差你这么个心事儿没办完了。"

  我一分神,空血的蛮王忘了开大,死在乱刀之下。

  "知道了知道了,催催催,媳妇儿迷!"

  媳妇儿迷是我小时候我爸常拿来笑话我的。那时候家里来了客人,就有人喜欢逗我,"你将来娶了媳妇儿,是跟你媳妇儿过,还是跟你爸妈过啊!"

  我说,"跟媳妇儿过啊!"

  他们就一起笑话我,"媳妇儿迷啊媳妇儿迷!"

  这个笑话一直到我长大了也没理解,这些长辈结婚后不也是和媳妇儿过的吗?也没见谁带着自己老爹老娘一起过的啊,怎么着就我自己是媳妇儿迷了?

  我给小张发短信,"等你有时间,一起看个电影吧!"然后继续带兵线,拆塔时,手机响了,对面过来两个英雄,我扭头就跑,躲进草丛,回了城,身上的钱刚好出一把红叉。

  "你是谁啊?"

  我啪啪回过去,"小祥。"然后拖着我饥渴难耐的大刀,传送去了没人防守的下路。带过去兵线,拆了塔,又绕过去,打了龙,手机才姗姗来迟的响了起来。

  "呵呵,这个周六下午吧!"

  "好。"

  那次之后,我就养成了攒钱的好习惯。我爸见了,夸奖道,"媳妇儿迷学会存钱了啊,还没上班就寻思着娶媳妇呐!"

  我嘿嘿讪笑,心里磕了一万个头。对不起爸爸,我悉心攒钱是为了护失足的。我不是媳妇儿迷。

  再去那地方,从一开始的陌生感,夹杂着隐约的恐怖感,竟然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我问吧台,"小丽在不?"

  吧台冷冷道,"这里只售公共浴场套票。"

  上次是同学交的钱,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个环节,匆匆交了个通票钱,潦草的冲了个澡,便上了三楼。门童唱,"三楼贵宾一位——"

  立马有个勤快的服务生跑过来,年纪和我约莫大,热情道,"先生有指定没?"

  我觉得三楼和一楼这么一对比,的确有天上和人间的区别。

  "小丽,比我大几岁那个。"我比划道。

  服务生做了难,"先生,咱们这儿叫小丽的有好几个呢,而且好像都在上钟,您知道她的牌号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要不您先到房间等着,一会儿小丽下了钟,我让她去找您。"

  "也行。"

  "不过您进了房间就要开始算钟了,45分钟到了您就得出来了,要不您换个试试?"

  "不了,我就等等吧,你尽快。"

  "好好!先生里边儿请。"

  

温馨提示:如果大家在阅读中发现章节错误,重复,遗漏的地方,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我们会尽快修正。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xiaoshuo/2613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倚阑
2018-05-16 11:49:36
小张像是离开小祥之后回乡的小丽,都曾因为身份或者其他的因素而未能与所爱之人相守,但心里放不下,在爱上变得被动和理性,但也慢慢与另外一个不错的人谈婚论嫁。最后婚礼一段,用笔太精彩了,那种表面平静下的波澜、隐忍和无奈,恰恰最能触动人心!打破世俗有决绝的悲壮,终究畅快;但束缚于世俗的挣扎,却显得悲哀落寞!!!
昵称: 验证码: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