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故事]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亲情故事 > 
  • 母亲的画像

      他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母亲生他时难产,送到医院已昏迷不醒,医生告诉父亲,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当父亲艰难地说出保大人时,母亲突然醒了,用尽全身力气乞求医生和丈夫:“保孩子!”这是母亲最后说出的三个字。
      他刚懂事时,也曾哭喊着要母亲,可看着奶奶流眼泪,父... [查看全文]

  • 雪中母亲

      我在报社做主编时,筹划招聘一位美编。凭我的经验,选美编,学历是次要的,主要是看他的作品有没有创意。
      那天下着鹅毛大雪,飘飘洒洒,整个城市洁白晶莹一片。我刚到办公室,前台值班的小梅就跑来告诉我,有人找,是来应聘的。
      待她进来,见是一位中年大妈,穿着短装皮袄,满头华发。见... [查看全文]

  • 勇敢的密码

      母爱会全面提升一个女人的生命,会让她忘记自我,忘记生命里所有的恐惧。
      我生下来就十分胆小,一条蠕动的小虫,邻家窜出的小猫,蹲在路边吐着舌头的花狗,或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并不剧烈的声响,都会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严重时甚至还会旁若无人地哇哇直哭。
      同时我也非常怕疼,在别... [查看全文]

  • 母亲都是一个奇迹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文娱活动。有一次,母亲来看我们演出的大头舞《庆丰收》。演出结束后,我问母亲:“你知道哪个大头娃娃是我吗?”“从左边数第6个。”母亲说道。
      我惊讶地看着母亲,大惑不解。参加演出的大头娃娃有好几十个,个头儿... [查看全文]

  • 谁谁谁,你妈来了

      当学生的,特别怕自己的“亲友团”到学校来慰问自己。这种怕,不敢与人谈起,怕人家说“没良心”。但这种怕,是发自内心,出自肺腑,有来头,有缘由的。
      范都都的妈妈最喜欢到学校来,且每次的服饰都花样翻新,有成熟型、天真型、歌女型。一次,她戴着一顶水晶镶钻的... [查看全文]

  • 母亲的牢狱

      8年牢狱之苦终于熬过去了。来松林走出监狱大门,没有回农村老家,而是迫不及待地直奔南方那座城市……谢天谢地,他当年隐藏在一个秘密地方的存款单,居然完好无损。这里面可是有8万元存款啊,正是这张存款单,让他在监狱服刑期间,一次次为之焦虑、兴奋,为之魂牵梦萦。
      ... [查看全文]

  • 那个眼神触动了我

      三月,仍有冬的料峭,但柳丝已经绽出新绿,拨动着赏春人的心弦。
      下午,父亲骑着那辆哐当作响的三轮车送我上学。
      父亲是个小生意人,每日骑着三轮车送货。父亲从小立志要赚大钱,至今却仍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给岁月留下了一圈又一圈布满灰尘的沧桑。
      父亲一直很忙,这个星期... [查看全文]

  • 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继父在我八岁那年来到了我的身边。从那以后,他就像一棵大树一样扎根在我生命的土壤里,为我遮挡人生的风风雨雨。
      我的亲生父亲在我六岁那年因公殉职。在我的记忆中,亲生父亲的印象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这些碎片无法拼接出一幅完整的图画。而在我心里永远扎根的,永远顶天... [查看全文]

  • 父爱在,奇迹在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意外毫无征兆地发生了——一辆小汽车从后面冲了过来,自行车被压扁了,她飞了出去。那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却让她和她的家人铭记终生——她和她家人的幸福生活在那一天被彻底改变了。
      她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昏迷... [查看全文]

  • 天使的翅膀

      做了两个多月的“孩子王”之后,我格外喜欢上班里那个叫点点的孩子。
      点点是个三岁半的小姑娘,苹果脸,大眼睛,卷卷的发,洋娃娃一般可爱。我喜欢她却并不是因为她有这样可爱的面容,现在的小孩子,个个看上去都是可爱漂亮的。点点打动我的,是一个小孩子的纯真善良。
     ... [查看全文]

  • 我要坚强给你看

      儿子年幼时,父亲总喜欢用他的大手牵着儿子的小手。那时,父亲在儿子眼里,魁伟而坚强。
      儿子5岁那年,父亲下岗了。坚强的父亲远赴沿海城市打工。父亲已四十多岁,什么都做,省吃俭用,寄回来的钱比原来拿的工资还多。
      8岁时,厄运降临。对儿子无比疼爱的母亲因患胃癌去世。生离... [查看全文]

  • 歌声中的父爱(一)

      一
      我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费、住宿费、伙食费,家里的负担一下子重了起来。母亲整天愁容满面的,奇怪的是,父亲居然开始喜欢上了唱歌……
      父亲的身体不好,年轻的时候,在乡办木材加工厂里抬大松木的时候,因为失手,左腿严重受过伤,没有好彻底,走路有点拐。
      离我... [查看全文]

  • 欠父亲一个幸福

      16岁那年夏天,父亲用从没有过的、略带羞涩的神态,结结巴巴地对我说,小蔷,我明天中午和朋友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我不屑一顾地甩甩头,说饭有什么好吃的,我不去了。想想不对,父亲很少出去交际应酬,他的生活中差不多只有我,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么秘密隐瞒我。
      我忍不住... [查看全文]

  • 最后的礼物

      真的很快,一眨眼,老爸走了一年。三百多天,一切历历在目,真的就像昨天发生的事。
      我记得,最后一次跟他聊天,他躺在病床上,胸腔积水,呼吸困难,问他:“等病好了你想去哪儿啊?”他说:“回家。”
      最后还是没能回家,从医院直接去的殡仪馆。火化的时候我也没敢去,... [查看全文]

  • 父亲的守望

      父亲在说这一切的时候,显得非常平静,平静得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我回头的瞬间,看到母亲在门后抹着泪。
      也许,生活中总有遗憾。有些爱,只能一生去守望。
      我的父亲是位儒雅的知识分子,母亲则是传统的家庭妇女,但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不禁开始琢磨:爸... [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苹果熟了

    苹果熟了,彤红的果实挂满了枝头,在绿色的树叶掩映中。远看点点的红色在片片的墨绿中闪闪

  • 逆转大师

    车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后面的车已堆积如山。掉车的念头也算是被彻底打消,在等待的时间里,我

  • 中关村职骗

    北京中关村的电子卖场曾是汇集了创业、骗局、机会、盗版诸多标签的庞然大物。鼎盛时期

  • 抢劫六百亿

    蓝老三痛得龇牙咧嘴,冲着小猢狲弹出了眼珠:"你、你扎的镖?"说着一咬牙,拔下左手腕上的钢镖

  • 不用还的债

    日军在中国节节胜利,没想到却在张镇这个小地方遭遇了一场惨重的失败。在眼睁睁看着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