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故事 > 

“外婆”变“妈妈”,她给了一个脑瘫孩子未来

时间:2018-06-10 15: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春寒料峭的3月,她照例骑着自行车往邮局赶。工作人员已经认识她:“韦阿姨,这次又要寄什么?”她拿出一双粉红色的婴儿鞋,笑着说:“这双小鞋子不错吧,这个季节涵涵正好可以穿。”她填写的收件地址是北京的一家医院,涵涵是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一个脑瘫孩子……大家都很诧异她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给孩子寄东西,就像个“妈妈”照顾自己的孩子。

美好的“宝贝计划”,一家四口

韦海燕45岁,她和这个远在北京的孩子有一段很特殊的缘分。

23年前,结婚不久的韦海燕生下一个女儿,因为老公是广汉的大户人家,他们对海燕生女很不满意,加之她因身体原因无法再生育,所以总对她横眉冷对,百般挑剔。“与其被扫地出门,不如及早离婚,和女儿相依为命。”韦海燕对自己的选择没有后悔,为了女儿茜茜,此后她没有再嫁,专心养育女儿。可是天不遂人愿,2年后,茜茜被检查出患上了地中海贫血症,这是一种很严重的血液病,医生跟韦海燕说,这病不容易治,要做好思想准备。韦海燕不放弃,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女儿看好病。东奔西走了很多年,又是借债,又是卖房,茜茜终于在16岁那年,病情得到了稳定,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不能干重体力活之外,茜茜和普通人没两样。

转眼,茜茜20多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此时的她,也渴望爱情。跟女儿相依为命这么多年,韦海燕也希望有个好男人能走进女儿的生活,给这个家庭带来生机。上天再一次伸出仁慈之手,给韦海燕和她漂亮的女儿带来了幸运。2009年初,茜茜和一个名叫胡跃鹏的男孩恋爱。胡跃鹏来自农村,为人老实,家里比较贫困,愿意做上门女婿。

婚后,韦海燕母女俩并没有告诉胡跃鹏关于生病的事,直到几个月后茜茜怀孕了,她们的内心越来越不安。茜茜很想要这个小孩,胡跃鹏也沉浸在即将做父亲的欢乐中,韦海燕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女儿能顺利过掉生孩子这关。

然而,奇迹没有再次出现。有天,茜茜突然昏倒在地,恰巧胡跃鹏上班不在家,韦海燕一见这样就知道大事不妙,赶紧叫120救护车把女儿送到了医院。医生了解了茜茜的身体情况后,就责怪说:“你们太不重视了,得了这种病最好不要怀孕。”

一番抢救后,茜茜转危为安,孩子也引产了。真相随之水落石出,韦海燕拿出家里仅有的20000元给女婿:“跃鹏,请原谅我们隐瞒事实,你拿这些钱回去吧,新安个家!”胡跃鹏含着泪说:“妈妈,不管茜茜遇到什么,我都要跟你们在一起。”韦海燕听了泪如雨下,她也舍不得女婿走。

回家后,胡跃鹏提议:“既然茜茜不能生孩子,我们可以收养一个孩子。”韦海燕母女俩听女婿这么说,自然高兴。三个人兴致勃勃地商议起他们的“宝贝计划”。

2009年7月的一天,韦海燕接到成都一个亲戚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个刚刚出生的女婴没人要,“重七斤一两,你们要不要?”韦海燕立即接口说:“要,当然要!”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女儿女婿,然后就叫了辆出租车赶到成都。

在成都青羊区妇幼保健院的育婴房里,韦海燕见到了这个才出生几天的宝宝,她像个小精灵在推车里摆动手脚,因为穿得不多,嘴唇上有点乌青,海燕心疼地将孩子裹在随身带来的毛毯里。

孩子的生母名叫高霞,30多岁,也不像个没钱人,为什么要将孩子送人呢?韦海燕一再追问才知缘由。高霞早已离婚,并有一个10岁的男孩。这个女婴是她跟一个有妇之夫生的私生女,男方至今杳无音讯,她又没能力抚养……两个女人商量了一阵,在病房里签了一份草拟的“协议”,若孩子有先天性疾病,将予以退还。韦海燕留了一份高霞的身份证复印件,支付了高霞12000元医疗和营养费后,就带孩子离开了成都。这种收养并不合法,韦海燕他们不懂法律,以为孩子亲妈同意了,就可以达成“交易”,没想到日后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韦海燕给孩子取名胡梦菡,对外声称她是女儿茜茜所生。梦菡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莫大的喜悦,亲友们络绎不绝,买来尿片、衣服、奶粉、推车等,胡跃鹏的母亲也兴冲冲从几十公里外的家里赶来,给孩子带了2000元钱。韦海燕逢人便说:“我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晚上可以睡了个踏实觉、做个好梦了。”

亲母养母激烈争执,恩怨难了

梦菡挺爱折腾人,晚上爱哭,要韦海燕抱到凌晨三四点钟才肯入睡,海燕不在乎这些。梦菡的五官和身体发育得很好,眼睛清清亮亮,就像会说话似的,半年后孩子学会了认人,对韦海燕很依赖,只有当韦海燕把她抱在身边时,她才不哭闹。

韦海燕一直教孩子喊自己“婆婆”,毕竟这小孩是给女儿领养的,可是,梦菡偏偏不听,她用会说话的眼睛盯着海燕,微微笑着,嘴角在蠕动,然后轻轻张开,露出一个玉兰花瓣似的嘴型……“她叫妈妈呢!”根据孩子的嘴型,韦海燕立即意会到,她将孩子搂在怀里,脚步轻盈地在原地打转,一边自言自语:“菡菡,我是你婆婆,你怎么叫妈妈呢?妈妈也好,妈妈也好!”

出生11个月后,韦海燕渐渐发觉小梦菡的不对劲,她比别的孩子爱哭,而且不会抓东西,教她走路也很困难,她的双腿好像站不直。带着种种疑问,韦海燕带孩子去了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后,医生不无遗憾地说:“这孩子是脑瘫。”韦海燕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病花钱是个无底洞!”那天,她的心情很低落,边哭边抱着孩子下楼。

梦菡仿佛看懂了韦海燕的表情,乖乖地蜷在韦海燕的怀里,时不时地笑两下,露出两个小酒窝,像要对“妈妈”说什么。韦海燕又看到那个熟悉的“妈妈”嘴型,这是多么甜美的小孩!韦海燕的心碎了。

回家后,韦海燕和女儿女婿商量了一番,决定将梦涵送还给高霞。此时,他们怀疑高霞当初的动机:故意瞒报孩子的病情。韦海燕起初很舍不得孩子,因为这一年多来,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梦涵拉扯大,她就是梦涵口中的“妈妈”。现实摆在面前,脑瘫这个病是治不好的,他们这个贫困的家庭根本负担不了孩子的医药费,何况茜茜的病随时可能复发,她还得担心女儿。韦海燕隐约记得在抱养孩子时,听说高霞的经济条件不错,她父母在成都有几套房产,若将孩子送还她,或许能让梦涵及时得到治疗……

几天后,韦海燕带着梦涵来到成都,她按照高霞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一个居民区,但是小区已经拆迁了,一幢正在修建的建筑物矗立在她的眼前。韦海燕茫然不知所措,抱着梦涵在街边默默流泪。一个擦皮鞋的大姐同情她,过来安慰说:“妹妹,别伤心,我看能不能帮上你。”热心大姐问明事由后,带韦海燕到附近的派出所,在民警的帮助下,韦海燕获得了小区拆迁后的地址。

经过一番周折,韦海燕最后通过物业找到了高霞父亲的电话,又通过高霞的父亲要到高霞的联系方式。拨通电话时,韦海燕的心情十分复杂,两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通过声音完全听不出彼此的身份。韦海燕提醒高霞:“你还记得1年多前曾送过一个孩子吗?”高霞这才想起来:“哦,原来是你!”“孩子有病,我要将她还给你……”还没等韦海燕说完,高霞就紧张起来:“这孩子跟我没有关系了,随便你们怎么处置,我不想知道这一切。”说完她就立刻挂了电话,韦海燕再拨的时候,高霞就一直不接电话。韦海燕怒从中来,索性发了条短信:你再不接电话,我就报案。过了一会,或许是高霞害怕了,她打来了电话,和韦海燕约定了一个见面的地点。

当韦海燕抱着梦涵出现在高霞面前的时候,高霞盯着裹在毛毯里的孩子的脸看了半天,露出母性的关切眼神,但很快又被一脸冷漠和害怕的表情掩盖。“孩子你抱走的时候好好的,现在得了病就要退回来,这算什么意思?”高霞一口咬定梦涵的病是韦海燕疏于照顾而造成的。韦海燕无奈之下,用请求的口吻说:“我但凡有能力带孩子去看病,就不会来找你。我们全家都很爱她,你呢?她是你的孩子,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你好歹也得想想办法……”高霞听了不为所动,甚至放出狠话:“我就是坐牢,也不会要这个孩子。”一个执意要退,一个坚决不收,双方僵持不下,路人越聚越多,不解、质疑、指责声不绝于耳,梦涵被这个场面吓得又哭又叫。

有人建议韦海燕和高霞去医院给孩子做个鉴定,让医生给他们做个结论。于是,两个女人一起来到医院。通过医生的询问和鉴定,最终得出孩子脑瘫的原因:高霞在怀孕6个月时,打算堕胎,服用了药物,但没有成功,梦涵依然顽强地降生了,但是脑部造成了永久的伤害。医生还指出,高霞这种没有经过孩子生父允许,就把孩子送掉的行为已经属于违法。高霞低下了头,对此供认不讳。一段不道德的男女关系殃及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韦海燕听了连连摇头,心疼不已。

迫于压力加上自知理亏,高霞从韦海燕的手里接过孩子,刚刚睡醒的梦涵一离开韦海燕的怀抱就大声哭起来,韦海燕见状很心疼,赶紧把孩子再接过来。梦涵到了韦海燕怀里,马上不哭了,嘴里含含糊糊地喊着:“妈妈,妈妈。”看着孩子甜美的微笑,韦海燕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就像将亲生女儿送人一样自责和难受。她抱着梦菡跟随高霞来到她租住的屋子,哄孩子入睡之后,她又特意去买了梦涵常吃的奶粉,并且掏出600元钱给高霞,让她一定要好好照顾孩子。

走上大街,行人熙熙攘攘,韦海燕的心里空荡荡的,一场激烈的争端终于解决了,可她的内心丝毫没有轻松。高霞会对孩子好吗?会带孩子去看病吗?韦海燕不断想着这些问题。

爱心芬芳,照亮孩子的未来

回到家里,女儿女婿的眼睛红红的,失去梦涵对他们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他们将孩子用过的东西一一打包然后藏起来,免得睹物伤情。那天晚上,韦海燕彻夜难眠,她总觉得梦涵就在自己身边,几次回头看身边的小床,空空的让她很伤感。凌晨六点,韦海燕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是高霞打来的。“大姐,这孩子我没法带,她哭了一整夜,到处在找你……你听,现在还在哭呢。”听到话筒里传来的梦菡的哭声,韦海燕肝肠寸断,她不停地对着电话说:“菡菡不哭,乖孩子,我就来看你!”

挂了电话,韦海燕顾不着洗漱就出门了,一个半小时后,她见到梦涵,此刻,所有的不安、焦虑、担心全卸掉了,梦涵也高兴得不得了,张开双臂要韦海燕抱。

把梦涵安顿好之后,韦海燕又到楼下菜场去买了很多猪骨头,她对高霞说:“孩子的脚一直软得很,炖点骨头汤,补补钙,对她的病情会有帮助。”半个小时后,电饭煲里的骨头汤开始沸腾,香味在整个屋子里弥漫开来。高霞被韦海燕的举动所感动。

高霞的父母并不接受梦涵,他们觉得女儿在外面养了个私生女是件很丢脸的事,所以根本不让高霞回家,更别提拿钱出来给梦涵看病的事。为了照顾梦菡,高霞辞职呆在家里,韦海燕则时不时地过来帮助她,给她带来一些食物和金钱。两个女人的心里形成了一个默契,梦涵是她们共同的孩子。

有一次,韦海燕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报道,湖北有个脑瘫的孩子在他父母1年多的精心照顾下基本恢复了正常,节目中的专家说,脑瘫孩子越早治疗效果越好,康复并不是没有可能。这个消息令韦海燕欣喜若狂。她先是告诉了女儿女婿,希望他们能够一起帮梦涵治疗,却遭到他们泼来的冷水,“我们家的钱已全用在孩子身上了,以后怎么治疗,这是很现实的问题!”韦海燕陷入了沉思,她家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该怎么救孩子呢?夜很深了,一家三口,还对一个本不属于他们的孩子伤透了脑筋。

第二天,韦海燕来到成都,再次就给孩子治病的事跟高霞商量。高霞听了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看病看到现在,她早就已经无计可施了。

不久,梦菡的事被正在做社区调查的志愿者小汪得知,小汪详细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联系到成都的一家电视台。编导把韦海燕和高霞母女一起请到直播室。梦菡一直缩在韦海燕的怀中,不哭不闹,只用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时而露出天真的笑容。现场的所有人都被韦海燕的精神所感动,节目嘉宾李承鹏当即给孩子捐出5万元,另一位嘉宾陈岚承诺牵线搭桥,联系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提供援助,并答应在北京治疗期间,她每月给高霞母女支付500元生活费。

一个个好消息让韦海燕喜极而泣……因为好心人的参与,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多年后能在草地上活蹦乱跳的梦涵。落实了这一切资金来源后,韦海燕要回到广汉去工作了。那天,当她坐在车上看着窗口外的高霞母女时,眼泪刷刷地流下来。梦涵一次次地想要挣脱高霞的怀抱,朝韦海燕扑过来,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韦海燕对高霞说:“孩子那么小,就知道感恩,你好好照顾她,她将来也会记得回报你。”高霞点点头说:“大姐,我听你的。”

1个月后,北京一家医院在给梦菡做了全身检查后,作出了治疗的方案。梦涵的问题在于粗大运动和精细动作的不协调,智力水平和正常孩子是相当的,如果能在孩子小的时候就进行康复治疗,还是会有很明显改善的。听到这个消息后,韦海燕很高兴,每天和高霞电话联系,了解梦涵的治疗情况。

2011年4月,菡菡的病情恢复得很快,那天当韦海燕再次给高霞母女俩打电话时,就听到梦涵在电话里喊:“妈妈,妈妈……”韦海燕感动得眼眶泛红,虽然不知道孩子是在叫高霞,还是在叫她,但是她知道无论未来怎样,梦涵这一生都有两个爱她疼她的妈妈。韦海燕和女儿女婿也讨论过,今后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他们也将一直关爱着梦涵的成长。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qinqing/515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