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亲情故事 > 

木棉花下生死盟约,30载“替代儿子”冲锋道德高地

时间:2018-06-10 15: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2014年5月,方海鹰家庭荣获全国“最美家庭”称号,作为安徽省唯一当选代表应邀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100个“最美家庭”颁奖仪式。这个特殊的家庭缘于上世纪80年代南疆前线一场惨烈战斗前夜,两位同乡战友在木棉树下立下血誓:谁能活着回去,谁就负责奉养对方父母!战友壮烈牺牲后,为兑现誓言,方海鹰放弃提干军校深造机会,拜别亲生父母,落户农村悉心照料战友病弱双亲和妹妹。后来,战友的妹妹成了他妻子,战友父母真的成为他的爸妈……

  战友跳崖化作彩虹

  1983年底,18岁的方海鹰和19岁的老乡胡兴龙一同加入了解放军某师侦察连一班当战士。在部队军事技能训练中,方海鹰与胡兴龙互相切磋,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战友。

  1985年2月8日晚,胡兴龙和方海鹰所部接到上级命令准备执行一项重大军事行动前,一向活泼开朗的胡兴龙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他拉着方海鹰来到营地一个小山坡上。胡兴龙严肃庄重地说:“兄弟,这次战斗你我随时可能一腔热血洒边陲,我有个建议,谁若有幸活着回去,谁就去牺牲者的家做儿子,伺候老人一辈子!”“你的想法我完全赞成!” 胡兴龙摘下自己的手表紧握住方海鹰的手说:“如果我光荣了请把这块表交给我父母,我大姐已出嫁,只是小妹桂兰初中还没毕业,我把她也托负给你,务请多关照。”“放心,军人自然一诺千金!”随后两人咬破食指写下血色遗书完成相互庄严的托付。次日上午,侦察连奉命执行任务时遭遇千余越军,突围激战中,胡兴龙和班长身负重伤仍顽强作战毙敌十余名。当退至一悬崖旁时弹药告罄,面对蜂拥越军,胡兴龙和班长临危不惧砸掉武器,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投向敌人后,两人悲壮地纵身跳下了悬崖……

  从战场上凯旋的方海鹰在此次战役中表现勇猛顽强荣立三等功。当得知最亲爱的战友牺牲后,方海鹰悲痛欲绝。不久他所在的部队撤出前线休整。鉴于方海鹰在此次战斗中的出色表现,部队决定送他去军校深造。方海鹰知道,如果接受提干他将无法回老家兑现自己的生死诺言。经过痛苦的抉择后,铮铮铁血男儿委婉向部队表达了自己退伍的意愿,得到了首长的理解和肯定。

  昆明军区司令部直属政治部追认胡兴龙烈士为中共党员,追记一等功,安徽省人民政府授予其“人民功臣”称号。南疆前线的血雨腥风和炮火硝烟还未散尽,在数千里之外的安徽铜陵,胡兴龙的父母正翘首盼望儿子凯旋。以前,儿子每隔15天总会邮来一封报平安的家书,可是自2月下旬以来,数十天里儿子音讯全无,胡绍栋和妻子的心底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妙。

  1985年3月5日,部队把胡兴龙烈士阵亡通知书邮寄到了乡民政所,无情证实了老人的猜测。胡家的天塌了,姐姐胡新兰和妹妹胡桂兰哭成了泪人,在巨大的打击中,45岁的老夫妻一度失去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中年丧子其痛彻骨,生活变得寡淡无味。在夫妇两生命最灰暗的日子里,每天总是呆坐在儿字睡过的床边,一遍遍抚摸着儿子的照片、信件和军功章挥泪度日。

  方海鹰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死誓言。方海鹰入伍后第一次探亲回到铜陵,一进家门就向父母说起他与胡兴龙大战前立下的生死约定。方海鹰父亲方永应是一位从部队转业到铜陵普济圩农场第一分场任党支部书记的老兵,尽管老人有四个儿子,考大学的考大学,进工厂的进工厂,方海鹰是唯一一个当兵的,老父亲把所有在部队深造的希望都寄托在方海鹰身上了。尽管老人很惋惜儿子的提干机会,但更深刻理解血与火交织的生死豪情与慷慨大义的分量,连赞儿子有军人风骨。妈妈钱志英却竭力阻拦,“孩子,你哪能为一句话就放弃自己前途?提干的好机遇是你拿命换来的啊,你以后多给他们经济上帮助,不也能履行诺言吗?”方海鹰双眼顿时涌出泪水来:“兴龙是家里独苗,二老心里永远的伤痛谁来安抚?妈妈,我活生生回来了毫发未损,您生养了我们兄弟四个,只当少养了我一个。”经过方海鹰苦口婆心的劝说,妈妈勉强答应了他去胡家做“替代儿子”的请求。

  兑现血誓尽孝萌爱

  胡兴龙的家位于铜陵县太平乡老兴村,离县城15公里。有邻居告诉正在地里干农活的胡绍栋,家里来了个年轻战士。胡绍栋和妻子赶到家,只见堂屋坐着位穿军装的小伙子,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瞬间夫妻就想起牺牲的儿子,泪雨滂沱。方海鹰一下跪到老人跟前,哭着说:“爸爸妈妈,我叫方海鹰,兴龙不在了,我就是二老的儿子,我来替兴龙尽孝守护你们一辈子……”对这个名字,胡绍栋并不陌生,以前兴龙在信中老提到这个战友,可胡绍栋却说:“孩子啊,你能来看我们就足够了,兴龙地下有灵也一定很欣慰,可做儿子我们实在担当不起啊!你是城里干部子弟,你把自己照顾好,我们有困难再找你吧!”方海鹰立即掏出兴龙的遗书声泪俱下:“这里有我跟兴龙在战前各自留下的遗书为证,如果是我牺牲了,他也是我爸妈的儿子啊!” 胡绍栋捧着儿子的遗书号啕大哭。方海鹰知道,自己要替代兴龙进入老人冰冷的心还有很长路要走……

  1985年底,方海鹰依然放弃了部队推荐他上军校的机会,退伍回乡后到铜陵发电厂上班。上班后,海鹰特地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一下班就骑车去胡家打理家务,晚上也住在胡家洗烧刷陪老人聊天。胡家3亩多责任田分散在6个山坡上,好年景年收入不到l000元。每年冬天,胡绍栋的老寒腿就痛得厉害,连上厕所都要人背,方海鹰就睡在老人旁边悉心照料。星期天和节假日,方海鹰一大早就下地赶农活,打猪草插秧犁地收割,哪样活重抢哪样。虽然一开始进入状态慢,可方海鹰勤快利索虚心向乡亲们请教,很快成了里外农活的好把式,还把这个杂乱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条、生机勃勃。方海鹰细致周到的照料让胡绍栋和妻子濒临枯竭的心慢慢滋润起来。尽管方海鹰的巨大付出让大妈更喜欢他,而胡大伯心里仍堵着,不接受他喊“爸”。大妈对方海鹰解释道:“兴龙走后,你大伯痛苦得失常,白天跟兴龙写信说话,夜里经常把我哭醒。孩子,你喊我妈我乐意,可千万别再喊他爸,越喊他越痛苦……”不久,部队来了一封电报:根据有关政策,胡兴龙的妹妹胡桂兰可以参军。刚烈大义的胡绍栋二话没说,决定让桂兰接过哥哥的钢枪。送走了桂兰,胡绍栋和妻子的心里又空落落的,经常对着装有儿子遗物的旧木箱发呆抹泪。

 1988年的冬天,方海鹰忙碌了一天刚睡下,突然听到隔壁房间穿来痛苦的呻吟声,大妈跑来告诉他,“老头子的胆囊炎又犯病了,疼得在床上打滚吐白沫子!”方海鹰一骨碌爬起,鞋子都没穿赤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背起老人,向2公里外的乡卫生院飞奔去!跑到医院,方海鹰已是汗流浃背,双脚被石头磨破得鲜血淋漓。在卫生院小楼下,面对狭窄陡峭的楼梯台阶,精疲力竭的方海鹰一捋袖子使出吃奶的劲咬紧牙背起胡绍栋,一步一踉跄地向2楼冲上去,几乎是脸贴着地爬上楼后,搀着胡绍栋一下子瘫软在急诊室。医生看见累得大汗淋漓的方海鹰,动情地对胡绍栋说:“你的儿子真孝顺,幸亏送得及时,否则若发生并发症后果不堪设想,但我们这里只能简单止痛,还要到市里大医院详细检查。”儿子,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称呼啊,胡绍栋感到一阵阵凄然又一阵阵幸福,这个孩子虽是别人家的可一样在床前尽孝啊。转院后,医生说要动手术,方海鹰二话没说把准备买房的钱全部送到医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方海鹰的努力没白费,他以实际行动打动了胡绍栋夫妇,成为他们家庭最重要的一员。

  桂兰每次从部队探亲回家,都看到汗水盈盈忙碌着的方海鹰。一次她看见方海鹰帮父母浇油菜时,料峭春寒中竟然光着膀子,两手各拎着40多斤重的水桶往返江边2里多路取水,多么踏实尽心的汉子啊。此刻,桂兰对这个重情重义大他四岁的男人油然产生了好感。回到部队后,桂兰给方海鹰写信致谢,日久天长,随着交流倾诉的加深,桂兰向方海鹰大胆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可是,尽管方海鹰对这个朴实率真的姑娘有好感,他却拒绝了这份感情:“我一直把你当作亲妹妹看待,我是来做儿子的,如果我接受你的感情成为胡家女婿,我会感到愧对英烈战友,会给我们的生死盟约蒙上层功利色彩,这样我的良知会不安的。”方海鹰的旷达大义,更使桂兰对他敬慕有加。此后,胡绍栋也从女儿来信中觉察到小女儿爱上了方海鹰,夫妻两又惊又喜,如果他们能结合那该是多好的事啊。他们看得出,其实方海鹰也非常喜欢桂兰,便有意撮合已经融入胡家的方海鹰。为了能让老人高兴踏实,方海鹰终于答应桂兰,他们恋爱了。

  走出阴影告慰英烈

  1990年10月,桂兰从部队退伍后,进入铜陵县农行工作。然而,方海鹰的亲爸亲妈没能看到儿子成家,相继离世。

  1995年5月1日,方海鹰和胡桂兰在电厂举行隆重婚礼。第二年底,他们的儿子小鹰出世了,小孙子的出世弥补了老人丧子之痛。小鹰长得特像兴龙童年的样子,虎头虎脑懂事又可爱,胡绍栋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为了能让老人安享天伦之乐,方海鹰和桂兰在铜陵县城买了套62平方米的二手房,虽然有些小,但小区里有集市有老人活动中心,适宜老人安度晚年。

  2006年4月5日中午,方海鹰下班回到家却不见两位老人身影,情急之下四处打探,小区门口百货店老板说他岳父和很多市民可能去笠帽山烈士塔扫墓了。对呀,今天是清明节。担心他们哭坏身子,方海鹰立即飞奔到距家不远的烈士塔。山坡上,只见数不清的人们在烈士塔前祭祀吊唁,而岳父岳母却坐在一位名叫崔跃勇的烈士墓碑前涕泪俱下。方海鹰上前拽拽岳父袖口,不料老人使劲挣脱后,全身颤抖手指着方海鹰鼻子说:“现在每天打开窗子,就能看到笠帽山烈士塔,我就想起我的儿。我一想兴龙,就来看崔跃勇。我一直不明白,跃勇是越战一等功臣,兴龙也是越战一等功臣;跃勇的墓碑在铜陵,他住在朝阳社区的父母能看到摸到,兴龙却远在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我天天想,夜夜盼。我年老体弱还能活多少年啊……”说着,老人瘫坐在崔跃勇墓碑前,像受委屈的孩子嚎啕大哭……原来,老人全家做梦都想去麻栗坡县烈士陵园内看看兴龙的衣冠冢。

  多少次在二老的泪光里方海鹰就读懂了他们的心愿,可是二老体弱多病数千里长途跋涉显然不可行,再者万一去了老人悲伤过度有个三长两短,他又如何向地下的英烈交代?老人每次询问兴龙牺牲细节和墓里埋葬物,方海鹰总是转移话题,担心越解释岳父越钻牛角尖刨根问底,怕他思念过度压垮身体失去生活信念。方海鹰明白,把兴龙的墓迁回笠帽山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搬家,远离笠帽山这个令老人伤心敏感的地方。虽然如此,方海鹰还是违心地说:“爸,给我点时间,我争取让兴龙回家。”

  2007年9月,海鹰看上了一套房,这里离笠帽山较远,可至少要贷款20万元。方海鹰他带岳父去看房,见岳父对环境非常满意,他趁机说:“交诚意金领号买房的人很多,晚了就没了,但物业说高档小区是精装修房,为方便管理不让把旧家具搬进来,否则人家不卖房。”这时,岳父突然对他说,桂兰的姐姐想到铜陵买房子陪读,要海鹰帮忙。海鹰顿感机会来了,“老房子正好让给大姐,但你的那些老物件怎么处理?”老人脱口说:“那旧木箱我不要了,你赶快把这房子买下来吧,孩子读书是大事。”为了不再让老人睹物思人,方海鹰进而开导岳父:“爸爸,兴龙壮烈为国捐躯,就是用生命保卫了像您这样千千万万个爸爸妈妈能生活平安幸福,如果你们老是在悲伤中度日既不利于身体也是兴龙不愿看到的,我们怀念英雄就要一切往前看乐观点提高生命质量,这样才能报慰英灵啊。”看岳父没出声,方海鹰趁热打铁:“爸爸,你守的那个旧箱子里有很多兴龙遗物,兴龙虽牺牲在云南边陲,你们要去看看完全可以理解,可你患过胆囊炎动过手术,我履行对兴龙的诺言,首先就得对你们的健康安全负责。依我看,哪里有他的遗物,哪里就有他的英灵。不要受地域所限,心诚则灵。我们不如在笠帽山建个墓立个碑,把他的遗物拿去烧掉,这也算给兴龙英灵在故乡安个家了,这样以后一想他,我们也方便去和他说说心里话。”岳父终于答应了他的建议。

  2008年清明节,细雨朦胧好似苍天悲戚群山呜咽。搬到新居前,方海鹰和岳父岳母来到笠帽山一座无名山坡上,在苍松翠柏间事先砌竖好的兴龙墓碑前,方海鹰恭敬虔诚地在墓碑前摆好鲜花、水果等祭品后,又取出一包香烟,20支全部点燃插在湿地上,袅袅青烟中他庄重地敬了个军礼。胡绍栋老泪纵横地取出兴龙少时用过的课本、家信和日记和衣服等物。点燃遗物之前,老人又有些不甘心,恳求方海鹰:“孩子啊,爸磨了你这么多年,让你受了不少委屈,爸的眼花了,这些信太久变黄了,自己写的字也模糊了,请你给爸最后再念一次……”方海鹰展开信,看着他们父子的生死两地书,禁不住热泪盈眶。“龙儿,你刚到部队半月一封家信很准时,可到了南疆,却两个月看不到你一个字。爸妈想你……”

  方海鹰擦掉泪水,对着墓碑激昂地说:“兴龙,我兑现了木棉树下的承诺,爸妈把我当女婿更把我当儿子了。我跟桂兰结婚这么多年从没红过脸,一直过得很幸福。兴龙,我的好兄弟,我们都在想你。我们现在过得很好,总有一天我会到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望你,到那时候我还有很多事跟你说。安息吧,我的好战友!”在隆隆的鞭炮声中,一双老人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2014年5月底,已升任铜陵皖能发电公司检修分公司国电项目部经理的方海鹰作为安徽省唯一当选代表应邀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100个“最美家庭”颁奖仪式。

  而今,已人到中年的方海鹰依然爱看战争题材电视剧,他说那炮火连天驰骋疆场的画面一次次让他回忆起当年南疆烽火岁月和令他魂牵梦绕的牺牲战友,一次次让他热血沸腾豪情激荡泪流满面,更会增强他的责任使命感,珍惜美好和平幸福生活里每分每秒。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qinqing/5156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