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川岛芳子偷运婉容皇后

时间:2018-06-10 13: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金蝉脱壳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派兵将溥仪赶出紫禁城。1925年3月5日,溥仪领着皇后婉容、皇妃文绣等人迁往天津,住进了原清朝两湖统制张彪的别墅,世人称其为张园,又名静园。静园位于日租界宫岛街,占地18亩。溥仪入住静园后,将园子的里里外外重新装修了一番,虽然看上去显得富丽堂皇,但怎么也不如北京的紫禁城好。

  1931年9月18日,早就对中国东北地区垂涎三尺的日本人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直接派兵占领东北。11月8日晚,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悄悄驱车来到静园。溥仪的总管张德顺将他迎接进客厅,随即拉上客厅窗户厚厚的窗帘。瘦削的溥仪早已坐在客厅的红木椅子上,等着土肥原贤二呢!

  两人见面后互致问候,土肥原贤二开门见山讲了此行目的。“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主张在东北“建立以宣统皇帝为盟主”的伪政权——满洲国。他这次来天津,就是想把溥仪弄到东北去。

  溥仪当即向土肥原贤二提出了几个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恢复大清帝制,如果只让他去当傀儡,他便不去。

  两个人的谈话不欢而散。临别时,土肥原贤二看着溥仪上楼的背影,“嘿嘿”冷笑道:“去不去东北,恐怕由不得你了!”

  接下来几天,静园就不太平了,不是日本浪人往院子里丢死猫死狗,就是楼窗玻璃被石头砸碎。到了第4天,皇后婉容一揭开桌上的果篮,里面竟然放着一枚沉甸甸的炸弹!

  溥仪寓居在日本人的租界,土肥原贤二算计他简直太容易了。溥仪看着那个威力巨大的日式炸弹,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当天下午,他写了一封信,派总管张德顺给土肥原贤二送去。溥仪在信中同意北上帮日军军部建立“满洲国”。

  土肥原贤二阅毕溥仪的信后,心中大喜。但是,要把溥仪弄到东北去又谈何容易?作为退位皇帝,由于身份特殊,溥仪和他家人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民国政府的严密监控。为此,土肥原贤二找到日本天津租界的领事藤田,经过秘密策划,一个送溥仪去东北的计划便诞生了。

  藤田以贺寿为名,向天津各界名人发出邀请,溥仪领着婉容应邀而来。酒席进行到一半时,溥仪以身体不适为由,悄悄退席,从天津饭店的后门溜出来,直接上了土肥原贤二的小汽车。就这样,溥仪和土肥原贤二一起从大沽港上船,直奔东北而去。

  宴席到了晚上10点才结束,婉容坐车回到静园,到溥仪卧室一看,哪里还有溥仪的影子?她找来张德顺一问,张嗫嚅了半天,才说道:“皇上跟着日本人到东北去了!”

  婉容这才明白过来,溥仪把自己留在天津饭店应酬,是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好实施金蝉脱壳之计。婉容气得抄起桌子上一个景泰蓝的花瓶“砰”地砸在地板上,大叫道:“皇上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也要去东北!”

  当天夜里,婉容收拾好东西,第二天下午换上便装,悄悄从静园后门溜了出去。仆人发现婉容失踪,已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

  20多个仆人分头去找,最后张德顺在天津城外的小树林里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婉容。原来她下午逃出静园后,雇了一辆马车,直奔大沽港,刚走到半路,就遇到了两个剪径的强盗。幸亏这两个强盗要钱不要命,不然婉容可就危险了!

  双层棺材

  婉容回到静园就病倒了,仆人们急忙去请天津卫的胡天麟。胡家祖传三代都是名医,胡天麟号称“胡神医”,看病的确有一些手段。

  胡天麟给婉容号完脉,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出来后,张德顺急问病情,他说:“从病人错乱的脉象来看,不单是惊吓伤神,外邪人体,而且患有不轻的癔症。”

  癔症,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精神病。张德顺一听,有些惊慌起来。皇帝不在天津卫,皇后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他送走胡天麟,赶紧提笔写了一封信,派专人送到东北交给溥仪。

  婉容的病时重时轻,轻时好人一般,重时又哭又闹。虽然吃了不少胡天麟开的中药,但癔症却在一天天加重。

  这天,张德顺正在为婉容的病发愁,守门的仆人进来禀报说外面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人说找婉容皇后有急事。

  张德顺急忙来到静园外,一看来人,顿时愣住了:面前站着的这个人西装革履,头上还戴着一顶礼帽,这不正是肃亲王的十四格格爱新觉罗·显珅吗?张德顺伺候溥仪多年,早就认识这个十四格格,还知道她在1912年被肃亲王送给日本人川岛浪速做养女,取名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当时在帮日本人做事,她来天津做什么?身后还跟着一个漂亮的日本女子。张德顺把两人让进静园,川岛芳子问道:“婉容皇后呢?”

  此时,婉容皇后正睡在卧室床上吸食鸦片。川岛芳子多年不见婉容,如今见她吞云吐雾,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不由得暗自皱眉。

  川岛芳子从怀中取出溥仪的亲笔信,递给婉容。婉容丢下烟枪,展信一看,惊喜地叫道:“去东北?好,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婉容穿鞋下地,看着女扮男装的川岛芳子,担心地问道:“现在兵荒马乱,劫匪横行,你能保护我安全到达东北吗?”

  川岛芳子撩开西服下摆,拍着腰带上的小手枪,炫耀说:“皇后放心吧,我一定把您安全送到目的地!”

  3天后,一切布置妥当。川岛芳子走进跟她一起来的那个“女子”的房间,其实那人并不是女人,而是经过化装的日本特务小林英。川岛芳子夸奖了小林英几句,然后从壁柜中取出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小林英,举杯说道:“为了此行顺利,干杯!”

  小林英一口喝下红酒,突然感觉腹痛如绞,这才知道阴险的川岛芳子是想要自己性命。他哆嗦着嘴唇,叫道:“你好毒……”

  川岛芳子阴冷地笑道:“我不习惯别人跟我抢功!”

  川岛芳子见小林英倒地咽气,便叫张德顺打开静园后门,一口双层棺材早已停在那里。

  婉容抱着一个装满金银细软的红木箱子躺进棺材底层,川岛芳子命人在中间放上两层隔板后,再将小林英的尸体放上去,然后合上棺材顶盖。

  川岛芳子假装护送同伴尸体回东北,一路上遇到两次检查,她都假装流泪,检查人员拉开棺材盖见到小林英的尸体,都连说晦气,摆手放行!

  送葬队伍走了3个多小时,天擦黑时来到天津城外的白河边。川岛芳子见四下无人,急忙叫随从打开棺材盖,把婉容从棺材内扶出来!

  棺材底层虽然留有通气孔,可空气并不流畅,再晚一会儿,身体本来就很衰弱的婉容可能就没命了。川岛芳子顾不上连连喘气的婉容,一摆手,随行人员就拿出工具开始挖坑,埋葬装着小林英尸体的棺材。

  此时,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川岛芳子在河边升起一堆篝火,火光腾起,信号发出。10多分钟后,一艘小汽艇从白河上游“突突突”地开过来接应川岛芳子。

  海口惊变

  婉容自小养尊处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登上小汽艇后,看到黑洞洞的船舱,突然尖叫起来:“我不进去,我要回静园!”

  婉容的癔症发作了。川岛芳子一咬牙,取出浸满了麻醉药的手帕,一边走近婉容,一边说“好,我们这就回静园”,猛地用手帕捂住婉容鼻子。婉容顿时身子一软,晕倒在川岛芳子怀里。川岛芳子叫人把婉容抬进船舱内,然后挥手命令小汽艇全速前进。

  小汽艇航行了两个小时左右,来到白河的出海口,还没来得及掉转船头直航大沽港,一艘亮着探照灯的炮艇就开了过来。天津市警卫厅在白河出海口设了一个检查站,十几个水警每天开着炮艇横冲直撞,检查过往船只。这天晚上,检查站的牛站长打麻将输了个精光,正领着人稽查走私船,想趁机捞点好处呢!

  川岛芳子一见水警的炮艇,急忙走出船舱,连喊自己是良民,然后将一沓法币隔空丢到了水警的炮艇上。牛站长掂量着那沓厚厚的法币,正要命令水警转舵回航,却听见川岛芳子乘坐的汽艇里传来一声尖叫:“救命呀!”

  原来,婉容的麻药劲过了,渐渐苏醒过来,张口就大叫。听到叫声,牛站长眼珠子一瞪,叫道:“赶快停船检查,不然老子就不客气了!”

  川岛芳子急忙命人捂住婉容的嘴,她则回舱内取来婉容的那个红木盒子。

  牛站长借着探照灯,瞧见了那只闪闪发光的红木盒子,大声叫道:“把东西给我丢过来!”

  川岛芳子“嗖”地一声,便把盛满了宝贝的红木盒子隔空丢上了炮艇。炮艇上的水警弯腰捡宝贝时,发现盒子下面正“嗤嗤”地冒着青烟。原来,川岛芳子在盒底藏了一枚手雷。她在扔红木盒子时,拉开了手雷导火索。炮艇上的水警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手雷便爆炸了。趁着炮艇上一片混乱之际,川岛芳子的小汽艇一路疾驶逃走了,半夜时分到了大沽口。随后,婉容一行搭乘日本商船“淡路丸”号出海,3日后到达营口市的满铁码头。

  由于川岛芳子巧施妙计,把皇后婉容平安地护送到东北的大连旅顺,让她跟溥仪团圆,为“满洲国”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日本关东军特别嘉奖她,授予陆军少佐军衔。

  1934年3月1日,溥仪龙袍加身,在长春就任“满洲国”皇帝。这个不得人心的伪政权苟延残喘了十几年,随着抗日战争结束,这个傀儡王朝也轰然倒地。

  婉容于1946年6月10日病逝于延吉,终年41岁。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lishi/zgls/4992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