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传奇故事 > 
  • 另类惩罚

    眼下,韩山虎摊上事儿了。他喝醉酒后抢了百姓王老实的西瓜,王老实上前理论,韩山虎竟动手打折了他的胳膊。这事引起了民愤,县商会会长亲自出面,说要是不严惩韩山虎,就不犒军,还要罢课、罢市。师部派王参谋来到团里,督察办理此案。... [查看全文]

  • 木匠寨主

    山寨虽然强盛,但汪守义却有担忧。自己年纪大了,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汪崇礼,这汪崇礼从小就不喜舞刀弄枪,整天除了读书,就是做木工。汪守义想把这寨主之位传给儿子,又怕大家不服。手下九大金刚个个虎狼一般,儿子一介书生,怎能压得住?如果他们拉帮结派,分裂山寨,甚至抢夺寨主之位,到时儿子小命难保也说不定。... [查看全文]

  • 李少爷的糖堆儿

    开春时,老爷子重病不起,临走前把家交给王管家,让他照顾好李治。办完丧事后,王管家劝李治找个事由,将来有口饭吃,可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坐吃山空。... [查看全文]

  • 意气投壶事,少年侧帽知

    远在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宴请宾客时,有一项礼仪是邀客人射箭,可有些文客不擅此道,于是人们便以投壶来替代射礼。《礼记》中说:"投壶之礼,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人执壶。"宾主双方需要轮流将无镞之矢投入壶中,多中者为胜,输家饮酒作罚。历朝历代都对投壶做了新的诠释,如魏晋之时,就定义了"贯耳""倒耳""连中""全壶"等花式名目。... [查看全文]

  • 刚正满宠有勇有谋

    满宠第一次出名,靠的是得罪人。曹操从弟曹洪手下的门客在许县违法乱纪,被时任许县县令的满宠抓了。曹洪写信给满宠说情,被无视,于是求曹操帮忙疏通。曹操找了负责此案的专员开茶话会,释放了宽免的信号。于是,满宠在曹操正式通知他放人之前,把曹洪的宾客给剁了。... [查看全文]

  • 唐刀魂

    战争再一次拉开序幕,刘锜立即下令八字军返回阵前,精锐步兵也身配重斧,蓄势待发。铁浮图凶悍无比,但在战马的关节之处并没有铁甲所护,于是八字军便专断马足,一匹马断足便无法前行,就会牵连一整队战马。趁此时机,八字军又用抛石机掷下大石块,待将金兵砸得鬼哭狼嚎、溃不成军时,八字军便出动,将金兵斩杀。... [查看全文]

  • 接骨奇术

    1 。街头露艺 南宋时,金兀术领兵侵犯中原,一路上势不可挡,短短时间就渡过黄河,占领了东京汴梁城。 这一天,金兀术闲来无事,身着便装,领着两个随从到大街上闲逛。他们正往前走着,忽然看到十字街口围着一群人,隐隐还能听到激烈争吵的声音。金兀术心生... [查看全文]

  • 喋血采风官

    01 线人密会 近来,何文的长官对他很不满意,因为何文负责的地区,接连几次贪官贪赃的事件,皆被民间的一些小报商人搜集到了,这边却没得到半点信息。堂堂大报对付不了江湖小报,让何文的长官备感压力,也因此受到上面的训斥。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这一笔账... [查看全文]

  • 剪花女

    一、婚庆场起风波 那是民国时期。黄家的黄夫人听了亲家母托媒人带来的口信,连声称是。这门儿女婚事,是两家男人生前定下的 娃娃亲 ,如今儿女长大,理当圆房成婚。便定下了黄道吉日,准备花轿上门,迎娶新娘。 黄夫人是个精明能干、治家有方的女人,丈夫死... [查看全文]

  • 奇卦

    1 。杀人逃命 我的祖父是私塾先生出身,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有一年,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日本鬼子刚投降那会儿,我的家乡有个叫熊三的地痞,是个地道的孬种。他的姐夫麻六是当地的大乡绅,有钱有势,依仗这层关系,熊三平日欺男霸女,横行乡里。 熊... [查看全文]

  • 锁魂影

    诈死遇救星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叫孙士举的南方秀才赴京求取功名,连续六年名落孙山。这年的考试结果出来后,得知自己依然榜上无名,他来到江边把身边的行李和书籍、纸张、笔砚一一抛落江中,随后自己也跳进了水里。 孙士举一步步向深水区走去,就在江水将要... [查看全文]

  • 中篇:牛王传奇

    1. 买走牛王 这天,青花苗寨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外乡人,叫许勇,说是来买牛。旅店老板说:我们这的牛绝大多数是耕地的,小部分是训练斗牛的。许勇笑笑,说:我就是来买斗牛的。老板问:那你看中了吗?许勇摇摇头:没看到好的。 这话让寨子的牛王罗得根听见了... [查看全文]

  • 鬼画传奇

    一、重金订画 京城天桥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不知何时起在拐角处多了一个画摊子,摊主书生打扮,写了一个横幅,上面四个大字:过目不忘。 这天书生又如常支起摊子,六月正午的阳光晒得他昏昏欲睡,突然有人哀嚎一声跪到他的面前。就见来人头上顶着麻布,腰... [查看全文]

  • 中篇: 十年潜伏

    一、怡红楼里落敌手 1936年的冬天,寒风呼啸。蕲州城的傍晚,行人缩着脖子,步履匆忙,两旁的店铺相继关上了大门,亮出打烊招牌。刚刚还人叫马啸的蕲州城,转眼间,就死一般寂静下来。 这时,从蕲州东城门那边,走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转了几个弯,... [查看全文]

  • 夺妻无恨

    一 初冬的雪 , 不大 , 像主妇炒菜时撒的一把盐。 下个月十八 , 神剑庄的何无惧要娶我过门了。 王翠的话 , 很轻 , 却像在史松受伤的心上撒了一把盐。 天空是灰色的 , 史松的脸也是灰色的 , 他的心更是灰色的。自己心爱的人 , 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 还有什么能... [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苹果熟了

    苹果熟了,彤红的果实挂满了枝头,在绿色的树叶掩映中。远看点点的红色在片片的墨绿中闪闪

  • 逆转大师

    车往前挪动了一点点,后面的车已堆积如山。掉车的念头也算是被彻底打消,在等待的时间里,我

  • 中关村职骗

    北京中关村的电子卖场曾是汇集了创业、骗局、机会、盗版诸多标签的庞然大物。鼎盛时期

  • 抢劫六百亿

    蓝老三痛得龇牙咧嘴,冲着小猢狲弹出了眼珠:"你、你扎的镖?"说着一咬牙,拔下左手腕上的钢镖

  • 不用还的债

    日军在中国节节胜利,没想到却在张镇这个小地方遭遇了一场惨重的失败。在眼睁睁看着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