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 儿子难管 作者:柴兴志 日期:2019-06-26

    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小关还配了备用钥匙,没过几天又把车开走了。当天晚上,关局长正在喝闷酒,儿子回来了,关局长怒气加酒气一起爆發,...[查看全文]

  • 夹在书里的一百元 作者:孙青 日期:2019-06-26

    晚上回到家,罗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眼前总是晃悠着那本书的影子。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张口问丈夫:“下午你们在房间里聊什么呢?几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查看全文]

  • 两张收据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26

    丈夫却乐呵呵地说:“好不容易有机会去一次北海道,得让大家好好吃一顿海鲜。我这次出差可是吃了个够,北海道的海鲜真便宜!”...[查看全文]

  • 小牧童与驴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26

    牵手成功 小童是“小牧童”的一位客户经理。2018年5月,他得知内蒙古的一家阿胶厂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和“乡村振兴”,...[查看全文]

  • 最后的知音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26

    噩耗传来 阿一和阿二两兄弟是母亲养大的。他们的父亲在春家园戏班子跑龙套,艺名叫竹仙。兄弟俩很小的时候,父亲撇下家人到外面演出,...[查看全文]

  • 猪惊骨 作者:白五儿 日期:2019-06-26

    这天,葛爷打着赤膊,正在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边忙还边给来凑热闹的几个小娃娃讲故事:“别看咱们杀猪取骨,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轻视猪,要时刻保持着敬畏心。...[查看全文]

  • 刨底与挖坑 作者:吴滨 日期:2019-06-26

    既然如此,蓝河的花招来了,他等相声快完了,瞅准机会抢在孙讽之前喊道:“不就是破木桩子嘛,给大伙瞎卖啥关子!”相声最后画龙点睛这句叫“包袱的底”,...[查看全文]

  • 荔枝红 作者:雷德和 日期:2019-06-26

    有一回戏下场,黑痣关公要跛脚给他舀洗脚水,跛脚不动,说:“全戏班那么多人,难道我要一个个给你们舀洗脚水不成?”黑痣关公大怒,踢跛脚茶担一脚。...[查看全文]

  • 考试日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12

    迪基闷闷不乐地站起来,走到客厅的一角。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打算过得快快活活的,可父母脸上的愁容却破坏了他的心情,这让他既不解又有些紧张。...[查看全文]

  • 罪犯李先森 作者:天姝 日期:2019-06-12

    可惜好景不长,李先森不能忍受日复一日的机械式劳动,不知不觉就懈怠起来,他动作一慢,就影响流水线上其他犯人的工作,也影响人家争分减刑。犯人们开始议论李先森懒,...[查看全文]

  • 不幸的聚会 作者:王芬 日期:2019-06-12

    失意的珍妮在康复后重新投入练琴。十年后,她终于等来了另一个机会——著名的卡尔交响乐团要招聘一名小提琴手。珍妮和汉娜都参加了面试,结果珍妮胜出,...[查看全文]

  • 我为什么没有座位 作者:李生才 日期:2019-06-12

    不一会儿,只见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进来了。两个孩子是双胞胎,差不多四岁,他们拿着三张票,径直坐在了刘红旁边的三个座位上。那两个孩子应该都不用买票啊,...[查看全文]

  • 阴差阳错 作者:任宏伟 日期:2019-06-12

    钱大海坐牢期间,许丽花为了生存,到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老板叫胡广志,是个三十出头的单身汉,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胡广志多次劝许丽花离婚,...[查看全文]

  • 十八野味宴 作者:姚国庆 日期:2019-06-12

    王强正在犯愁,有个姓黄的老板主动找来了。电话中,黄老板语调沉稳,言辞恳切,这让王强很有好感。黄老板说自己是做能源生意的,在国内柴油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查看全文]

  • 天鹅湖畔的婚礼 作者:老牧童 日期:2019-06-12

    很快,阿辉和小香打算结婚了。两人在出租屋里,把各自的积蓄都掏出来,摊在床上清点,总共6783.6元。两人都是孤儿,家中还有弟妹,全靠他们供养。每月工资寄回家后所剩无几,...[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考试日

    迪基闷闷不乐地站起来,走到客厅的一角。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打算过得快快活活的,可父母脸上

  • 罪犯李先森

    可惜好景不长,李先森不能忍受日复一日的机械式劳动,不知不觉就懈怠起来,他动作一慢,就影响

  • 不幸的聚会

    失意的珍妮在康复后重新投入练琴。十年后,她终于等来了另一个机会——著名的卡尔交响乐

  • 我为什么没有座位

    不一会儿,只见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进来了。两个孩子是双胞胎,差不多四岁,他们拿着三张票

  • 阴差阳错

    钱大海坐牢期间,许丽花为了生存,到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老板叫胡广志,是个三十出头的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