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人生四大喜(4)

时间:2018-05-16 11:22来源:故事会 作者: 张国心

  4.久旱逢甘雨

  牛德本没有舍得离开这座现代化的大城市,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很快就在另一家房地产公司找了一份理想的工作。

  这天,牛德本负责公司招聘面试,没想到第一个走进来的,竟然是天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王经理,真是风水轮流转,世界很奇妙。晚上,王经理请牛德本吃饭,席间,王经理说,天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破产了,金融危机一露头,那个富婆就像狡猾的狐狸一样卷款跑路了,把一个烂摊子推给了吴天怡,他是董事长,业主自然都找他要钱,他哪里还得起?实在承受不了打击,疯了;员工也很倒霉,牛德本走后的一年里,公司强迫员工买股份,结果都血本无归。

  听了王经理的话,牛德本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日月似梭,时光如水,一晃牛德本已经在外闯荡了十几年,十几年里居无定所,鞍马劳顿,始终拼搏在紧张的生活节奏里,匆忙地谈了几回女朋友,也都以失败告终,这时他才感觉到,心里的那个人还是放不下。随着年岁的增长,乡愁油然而生,他想家了。正在这时,牛德本得知落后的东北老家也开始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正在建设大型的生态旅游观光农业园区,并在以优惠政策招商,这时的牛德本腰包已经很殷实了,他义无反顾地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土。

  家乡今非昔比,生态旅游观光农业园区已见雏形,一家德国公司的冰葡萄酒生产线正在上马。牛德本知道一些冰葡萄酒的信息,冰葡萄酒就是用冰冻后采摘的葡萄酿酒,是一种高端消费品,在国内外都备受青睐。家乡山地多,降雪早,正适合这个项目,他一次性流转了三个自然村的一百公顷土地,成立了冰葡萄生产合作社。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可在葡萄结果的这年却遭遇到了罕见的大旱,草木枯萎,土地龟裂,刚刚坐果的葡萄因为得不到充足的水分生长缓慢,甚至落果,如果不及时解决水的问题,损失就惨重了。雨,雨,牛德本多么盼望能下一场及时雨,可是天蓝蓝的,云淡淡的,十天,二十天,一个月,两个月,一滴雨也没有。牛德本带领果农昼夜抗旱,吃住在工棚里,饿了,随便对付一口;困了,和衣而眠,人变得又黑又瘦。

  这天,气象站终于发了有雨的预报,可是涝天雨连绵,旱日雨难下,从早等到晚,也没见一个雨点。牛德本想,天是靠不住了,要想保住葡萄,必须再增加抗旱设备,第二天一早,他就开着拖拉机去了县城。

  中午的时候,牛德本拉了满满一车水泵、水管,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刚进园区,突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密布的黑云排山倒海压来,转眼间豆粒大的雨点倾泻而下。牛德本猝不及防,淋得透湿,他见路边有个小饭馆,径直把车开了过去。

  一个小服务员见了牛德本,甜甜地问道:"大哥,吃点什么?"

  这一问倒提醒了牛德本,早晨起得早,到现在还没吃饭呢,饥肠辘辘,一场及时雨浇去了心里的焦虑,此时他真有了大吃大喝一顿的生理冲动,他说:"回锅肉,地三鲜,一瓶老白干。"

  "好的。"

  不一会儿,小服务员把酒菜端了上来,牛德本迫不及待,拿起酒瓶对着嘴巴,"咕咚咕咚"就是一大口酒,又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菜,接着又是一大口酒。他本不胜酒力,现在大雨使他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筋骨就瘫成了一堆泥,吃着吃着,他竟然捧着酒瓶睡着了。

  这是牛德本两个月来睡得最香甜的一觉,特别舒服特别解乏,他还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进了洞房,洞房里闪耀着暖色的光辉,硕大的喜字贴满了每个角落。他想看看新娘,可怎么也找不到,他找啊找,终于找到了,一把抓住,还喊道:"别跑!"这一喊把自己喊醒了,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盖着绵软的毛毯,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他脑袋"嗡"了一下,酒劲全散了,莫非是遇到了黑店?园区一向治安良好,扫黄队时刻在路上,弄不好半生清名就全毁了。

  屋里静悄悄的,外面的雨还在不住地下,牛德本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拽了一条被单缠在身上,跳下床去,推开窗户,赤脚一跃到了雨雾中,快步来到拖拉机跟前,三下五除二打着了火,开车就跑,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那个服务员在大喊:"跑了,那个人跑了……"牛德本更加手忙脚乱,一个转弯没把控好,"咚"的一声,拖拉机翻了个仰面朝天,他整个人被甩到了水坑里。就在这时,只见一个人飞一般地跑过来,把他一把拉起来,大声地说:"你忙什么,雨停了再走不行?"

  牛德本抬头一看,站在眼前的竟然是他的初恋情人马红,雨水在她脸上水帘一般地流淌,衣服全淋透了,十多年不见,她老了很多,但那种善良和体贴感犹在。

  牛德本落汤鸡一般,他又回到了屋里,那身肮脏的衣服早被洗得干干净净,穿在身上特别舒适。他瞟了一眼马红,问:"你怎么在这里?"

  "听说你回来了,我就回来了,就在这儿开了个小饭店。"

  牛德本一听,不明白了,问:"我怎么没看见你?"

  "要躲你还不容易?"马红微微叹了口气,"我经常站在山坡上看你,看你一眼心里就踏实,可我没脸去找你,吴天怡坑了我,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通过同学找到了我,骗光了我的钱,又傍了富婆;我害了你,让你伤心,让你一片真情化为乌有,我有愧于你,要不是这场大雨把你送来,我还是没有勇气见你,久旱逢甘雨,真是好雨……"

  听了这番话,牛德本总算明白了马红的心思,他急得脸都红了,说:"马红,你怎么这么傻啊?"

  外面的雨还在一个劲地下着,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旱情已经彻底解除,葡萄得救了,希望又回来了。

  不久,一场盛大的新婚庆典在园区一家最豪华的酒店举行,牛德本和马红成婚了!前来祝福的有双方亲属、同学、朋友,还有园区的农工社员,人头攒动,欢声笑语,和十几年前异域他乡的那场"婚礼"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一对新人依次给来宾敬酒,当来到马红娘家亲属跟前时,牛德本突然看见了一个人,吓得他急忙退在马红的身后,可还是被那人一把拽住了,"二姐夫,你往哪跑?"马红拉了一下牛德本,说:"我表妹,疯疯癫癫的。"

  这个表妹,竟是牛德本的学生闫小萍,闫小萍见牛德本这个样子,笑得差点岔了气:"我告诉你,以后不叫你老师了,就叫你二姐夫,你要是欺负我二姐,我可不饶你!"

  马红把一块喜糖塞在表妹嘴里:"别闹了,小萍。"

  牛德本又见到了闫小萍的父亲——当年那个不可一世、咄咄逼人的村支书,他握着牛德本的手久久不放,一个劲地夸奖:"以前是能人,现在更是能人,了不得,了不得!"

  傍晚,结婚仪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小姨子闫小萍又横空而出,站在洞房门口,双手掐腰,掷地有声地说:"二姐夫,有一个问题,你不回答就别想迈进洞房一步!"

  牛德本喝了不少酒,胆子也壮了,说话也"溜"了:"我保证什么都毫无保留地交代。"

  闫小萍咄咄逼人地问道:"那年,民办教师转正考试,你考了第一名,为什么放弃了?逃跑了?是为了追我二姐吗?"

  "胡说,那时我还不知道你二姐姓什么呢!"

  "那是因为什么?老实交代!"

  牛德本一副委屈的样子,说:"这事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因为你嘛,我在你的眼皮底下打小抄,我还有脸转正吗?"

  闫小萍目瞪口呆,又哭笑不得,说:"你是自作多情,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你打什么小抄;再说了,那年是落实老民办教师政策,全县有转正名额一百人,参加考试的不到八十人,人人都能通过,考试只是走个形式而已。咳,该着你娶我二姐……"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26338_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