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你在想什么

时间:2018-05-10 17:43来源:故事会 作者: 张玮

  李德林是李家村里的能人,没有他得不到的信息。这不,李德林打听到当地生产的一种大佛桃,运到城里去,都按个卖,一个就能卖到四五元。李德林想,我的乖乖呀,这要是种上个六七亩,那还不发了?不过,李德林只有二亩地,要种桃树,显然地还太少,不能成规模。

  李德林看上了他隔壁邻居李贵的地,倘若把李贵的那三亩半地转包过来,和他的地连在一起,那他种桃树就有规模了。李德林还知道,李贵的地在下水头,比他的地肥沃,那土壤更适合种桃树。不过李德林很清楚,这李贵也是精明人,倘若让他知道了种桃树赚大钱的好事,他是万万不会把地转让给自己的。

  怎么办?李德林为这事想了很久。这天晚上,李德林派孩子把李贵请进了家门。他让媳妇整了满满一桌子菜,又开了一瓶好酒,然后和李贵就喝上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还不等李德林说出预想的说辞,李贵突然把酒杯往桌上一顿,说道:"请我来是为了啥事?"

  李德林一愣,忙说:"没、没什么事,就是请你喝个闲酒呀!"

  李贵冷冷一笑道:"得了吧你,别跟我说这些虚的,对于你,我还不了解吗?这么多年了,你啥时候请我喝过闲酒呀?"

  被李贵戳了老底,李德林有些尴尬,只好"呵呵"笑着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我这次请你,是想跟你商量个事,转包你那几亩地……"

  李贵眨巴眨巴他那双细长眼,盯着李德林说:"为啥忽然想要转包我的地呀?"

  李德林心中紧张,故作轻松说道:"你不是整天念叨种地不合算吗?现在咱村转包的地都是每年六百,我给你八百,咋样?"

  李德林后边的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倘若他出个平常价,李贵也许不会多想,偏偏他多说了二百,这李贵肯定有想法。

  果然,他话一落,李贵就"嘿嘿"一笑道:"哟,出这么高的价,不会是种粮食吧?这是要干啥呀?"

  李德林赶紧说:"不,就是种粮食,种粮食……"

  李贵冷笑一声说:"种粮食?我怎么觉得不可能呢?你不也是整天念叨,种粮食不合算嘛,我看你,肯定是别有企图……"

  李德林想,这李贵果然贼精,种桃树的事一定不能告诉他,否则,他更不会把地转包给自己了。于是李德林赶紧说:"就是种地嘛,我是知道你不愿种才想到要转包你的地,你给句痛快话,到底让不让我转包?"

  听完这话,李贵把酒杯往桌上一放,冷下脸说:"你这人说话不实诚,我能转包给你这种虚了吧唧的人吗?"说完,他酒也不喝了,披上衣裳就走了,只把李德林气得说不上话来。

  虽然李贵的地是指望不上了,但时令不等人。这天,李德林正在自家地里挖树坑,李贵也走到了地头。看着李德林干得汗流浃背的样子,李贵背着手说:"哟,这么能干呀,是不是在种桃树呀?我可听说,咱这地里种出来的大佛桃,运到城里,论个卖,一个能卖到四五元呢。"李德林一惊,敢情这李贵什么都知道,看来转包地的事是彻底黄了。

  不料,就在李德林不抱希望的时候,李贵却派家人来请李德林去喝酒了。李德林想,肯定是这个李贵也想种桃树,要和自己一块搭伙。自己早年种过桃树,有一手修剪桃树的好技术,李贵肯定也想借机沾光。

  李德林心里七上八下地进了李贵家,只见李贵也张罗了一桌子菜招待自己。两人喝开了酒,李贵却始终不提种桃树的事,直到喝得快醉眼蒙眬了,李贵才发话说:"我说兄弟,以前你想以每亩八百元的价格转包我的地,现在我想用每亩一千元的价格转包你的地,咋样?"

  李德林一听,惊呆了,眼睛瞪得老大,嘴都快合不拢了:"你,你到底是咋想的?"

  "咋想的?我想种樱桃呀!"李贵"呵呵"一笑,不紧不慢地回道。

  李德林舒了一口气,不以为然道:"我还以为你干啥哩,种樱桃不行,我给你说,种樱桃还不如种咱本地的大佛桃,大佛桃运到城里去卖,一个就能卖到四五元。我就一直想种这种桃树,可惜地太少,成不了规模……"

  看着酒后吐真言的李德林,李贵"嘿嘿"一笑,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看看,露馅了吧?我就想嘛,你出高价转包我的地,根本不是种粮食,一定另有打算……但你不和我说实话,你这个人不实诚,我就讨厌这样的人。"

  被李贵揭了短,李德林一下红了脸,连忙掩饰道:"我那是不知道你也想种桃树,现在好了,你的想法和我一致了,不过,咱可说好了,到时要我帮忙修剪桃树什么的,你得给我点辛苦费,现在干什么不都讲究……噢,人工费,怎么着修剪桃树也是个技术活,我可不能白干。你说是不?"

  "白干个球!"李贵一听,瞪眼道,"你就知道打自己的小九九,一点也不顾及街坊邻居的情谊,干什么都想要好处,要占别人的便宜。"

  李德林抢白道:"你还说我,你请我吃酒,不也是想借机沾我的光?种上桃树后,想叫我帮你修剪。你以为我看不透你呀!"

  听李德林如此一说,李贵把酒杯一顿,瓮声瓮气地说道:"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告诉你李德林,今天我请你来喝酒,根本不是想告诉你我要种桃树的事,而是我想把我的地无偿让给你去种!"

  "什么?无偿让给我种?"这下,李德林的眼瞪得比牛眼都大。

  "对呀,"李贵很认真地点点头,"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家在城里的大小子,又要了二胎,找我们两口子到城里去帮忙带孩子,可能三年五年都回不来,将来能不能回来也很难说。你说这地我还能种吗?我已经想好了,与其让地闲着,还不如让你种着。"

  说到这里,李贵看了眼李德林的反应,又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算计我的地想种桃树吗?我就想,干脆让给你种了,我知道,你是種桃树的行家里手。但你想过没有,桃树种出来,收获了,还得运到城里去销售,怎样才能卖出个好价钱?我不想白白待在城里,正想着干点啥,倒是被你点醒了,我可以负责打开销路,到时你只管把佛桃地种好,剩下卖桃的事全由我管就行了。至于利润嘛,咱哥俩是老邻居了,完全可以商量着分。还有,如果这买卖咱做得好,咱还可以再扩大规模……"

  这回,李德林是真的呆住了。他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李贵看得比他远,比他高明。听完李贵的话,李德林把酒杯一端,豪爽地说道:"贵哥,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一下子敞亮了,还是你有高见,我完全赞成,来,为将来的合作,咱兄弟俩好好碰一个……"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263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