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改名换姓

时间:2018-03-26 20:49来源:故事会 作者: 秩名

  1.街头算命

  岭南秀才杨继良家道殷实,喜欢扶贫济困。旬月假期他从城里书院回来后,发现家里不是耕牛被盗,就是猪羊瘟死,人也病倒好几个。杨继良感到家宅不安,便上街找张半仙算命问家运。

  早上人不多,张半仙的卦摊冷冷清清。杨继良走到摊前,见一个乞丐抖抖瑟瑟地走过来,拿着一块乞讨来的铜板,交给张半仙说:"先生,帮我算算我命为啥这么苦?"

  张半仙收下铜板,让乞丐报上姓名、生辰八字。

  乞丐说他名叫梁计阳,丙辰年生人……张半仙按生辰八字掐指細算,说:"你命还可以。虽然现在乞讨度日,但命中逢贵人,三年后会有桩小小家产,到时娶妻生子、吃喝不愁,子孙宫旺,命里有三男两女,七十三岁无疾而终。"

  乞丐听了半仙之言,苦笑说:"先生讲笑话安慰我?想我孤身一人无依无靠,沦落他乡乞讨为生,哪来的家业和妻儿?"

  张半仙说:"此乃天机,到时该来的自然会来,没有的也不要强求。"

  乞丐离去,杨继良走到摊前。张半仙认识他,起来作揖行礼,问:"杨先生有何贵干?"

  杨继良还礼,说:"近日家宅不安,请先生算一算家运及小生的未来前程。"

  张半仙问了杨继良家宅的事,笑说:"这倒没有啥。当下天气炎热,岭南障厉之地,人患时症、猪羊发瘟,是平常之事;耕牛被盗也有原因,前些时候一些外乡盗贼流窜本地,四乡八村均有耕牛被盗。"

  杨继良遂又报上生辰八字,张半仙仔细掐算,脸露惊诧之色,半天不说话。

  杨继良见状,问:"先生,难道我命不好?"

  张半仙摇头沉吟半晌,道:"恕我直言,杨先生虽然是个善人,但你这命实在是……"

  杨继良忙追问:"难道有五弊三缺、病夭贫穷孤独?"

  张半仙摇摇头:"你这命大喜大忧、吉凶参半。虽然能中状元、当大官,但也要遭惨酷之刑,身带难言之残。后半辈子孤苦伶仃、贫困潦倒,终老街头无人收尸……"

  杨断良听了,心冷了半截。

  张半仙见他面带忧色,有些过意不去,便说:"我知你一向行善积德,虽然命数如此,但世间命数也不是注定不能改变。正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你坚持行善,一定会让差命变好的。"

  杨继良听后给了张半仙一个铜板,张半仙坚决不收,杨继良只好离开,走了几步听张半仙在背后高声说:"杨先生,我看你脸上红光满面,眉间却带一丝晦气,恐有小人相害,但应无有大碍,只要一心行善,上天会帮你的!"

  2.路救乞儿

  转眼到了腊月,杨继良所在的书院放了年假,他带书僮回家,看见有个人冻僵横在路上。杨继良和书僮扶起那人,发现胸口还是热的,忙抬到前面找一家小店要了些热水灌醒,又找了套棉衣给那人穿上。

  等那人缓过气,杨继良问他是哪里人?怎么躺在路上?

  那人有气无力地说:"我叫梁计阳,本是河南人氏,因兵荒马乱跟随爹娘逃难到岭南。由于在岭南无亲无友,一家三口以乞讨为生,住在一座破败山神庙里。后来爹娘穷病而死,只剩我一人。前几日暴雨冲垮了山神庙,我无路求生……"

  听得梁计阳三字,杨继良脑袋里灵光一现,记起一年前在街头找张半仙算命时遇到过此人。当时张半仙说他虽然贫困潦倒、以乞讨为生,但三年之内会遇贵人相助,从此改变命数。再想此人今天冻饿昏倒路上,恰遇自己搭救,想来自己就是他命中的贵人吧。张半仙曾嘱咐他,要想摆脱厄运,要多做善事。现在此人走投无路,眼看就要死在路边,自己何不救下他,种条善根呢?

  杨继良忙叫店主烧姜汤给梁计阳御寒,再煮一钵肉叫他吃下。等梁计阳的体力恢复过来,杨继良便将他带回家中。得知梁计阳也曾是个读书人,杨继良很是欣喜,过了大年就把他也带到书院读书,二人以异姓兄弟相称。说也奇怪,这梁计阳跟杨继良同年、长相也特像。书院学友惊称他们是一对孪生兄弟,好多人经常将他俩认错。

  因梁计阳资质不错,大考前,杨继良想带他一起赴试。可梁计阳原是北方逃难过来的,根本就没籍贯、名册、丁碟,要想参加进士考试,没有这些东西是万万不行的。好在杨继良在当地是个绅士,跟官府有来往,出了点钱财就给梁计阳补办了身份信息。

  3.冒名顶替

  南汉国春闱大考,杨继良带着梁计阳到当时的国都广州应试。正值兵荒马乱,到处都有兵丁巡查,行路非常不便。考虑到盘缠费用,杨继良决定不带僮仆,只和梁计阳二人结伴而行。

  到了广州,南汉小朝庭科举大试开考,二人匆匆进场,呕心沥血考了三天,出场后人累得像散了架。由于路上风餐露宿,杨继良以前没吃过这种苦,加上连考三天惮精竭虑,回客店后他就病倒了。

  梁计阳让店家找大夫,可惜请来的是个庸医,只晓得漫天要价,几副药下来杨继良银子用尽,病却越来越严重。就在二人要被店家扫地出门时,听说朝廷就要放榜,二人商量着,他们中要是有一人能高中,就可以解当下之厄。

  第二天一早,梁计阳安顿好杨继良便出门看榜。走到五凤楼前,他上前一看,见杨继良的名字赫然在列,高居榜首。梁计阳大喜,暗想兄长中了状元就好!再往下寻找自己的名姓,却是杳然无踪,不免心有所失。

  梁计阳急回客店,本想向杨继良报喜,却见杨继良昏睡床上,脸上一片蜡黄,看样子活不了多久了。他不由动了歪念:兄长怕是没有当状元的命了,而自己身体健康……倒不如替他去享这福分。反正我跟他长相相似,且同时进过考场,只需要将身份对换,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想到这里,梁计阳赶紧从杨继良包袱里偷出籍贯、名册、丁碟,跟自己的对调,然后出店门直奔吏部大街。半路听到敲锣打鼓的声响,原来是差人正要往客店报喜。梁计阳拦住报喜队伍,说自己就是杨继良,报喜官员不疑有他,把他带进吏部拜见宗师。

  宗师孙为康读过杨继良的文章,并核实了他的身份信息,并没有发现异样。梁计阳于是拜过宗师,并和孙大人谈起文章之事。由于试后杨继良曾跟梁计阳谈过自己的文章,所以梁计阳说起来侃侃而谈,让宗师觉得此人有大才,并不怀疑他是冒牌货。

  孙宗师把梁计阳留在吏部,带他跟一批高中功名的学子上殿面君。

  南汉后主刘是个不学无术之君,殿试时虽出了几个题目,但都是粗浅的东西,梁计阳自幼饱读诗书,应付这点事不难,当下被刘认可,封了个大官。

  再说杨继良在客店昏睡到黄昏,醒来不见梁计阳,却见店家跑进来说:"客官,恭喜贺喜,你兄弟中了状元,已被宗师带去面圣了!"

  杨继良一听,又是欢喜又是忧。欢喜的是兄弟高中了状元,能解决当下困厄,忧的是自己跟兄弟一起進考场,现在皇榜放出这长时间,没有半点信息,估计名落孙山了!

  这杨继良在客店里足足等了七天,却没有等回梁计阳的半点音信,店家开始还来奉承了两天,后来见状元一去不返,对杨继良又冷落起来。

  杨继良求店家打听一下兄弟的消息。店家出去打探回来,说你兄弟杨继良赴过琼林宴,封了大官。

  杨继良一听,以为店家搞错了,忙问:"你说什么,杨继良高中了?不是梁计阳吗?"

  店家有些不耐烦:"什么杨继良梁计阳的?我也认得几个字,皇榜还贴在五凤楼头,头名状元杨继良,三个金字还在放光。"

  杨继良一听,说:"不对头!我就是杨继良,那个去当官的,是我的异姓兄弟,名字叫梁计阳。"

  店家一头雾水脱口:"难道他是冒名顶替?你可不要乱说,这可是天大的事,搞不好要杀头灭族!"

  杨继良挣扎着从床上起来,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堂堂的读书人,岂能改掉祖宗姓、父母起的名?"

  店家也觉得奇怪,就帮杨继良穿上衣服,陪他到五凤楼看榜。

  看到皇榜上闪闪发光的三个大字,杨继良终于明白,是梁计阳冒充自己领了这个头名状元!

  店家见杨继良破口大骂,忙掩住他的嘴说:"客官,这儿可是皇家禁地,你可不能乱骂新科状元,而且在这里骂也无益。如果你真是杨继良,应该找证据告他,向朝廷揭露他冒名顶替之罪!"

  一句话提醒了杨继良,他忙回客店,气急的他根本没细想,拿了包袱就去官府告状。

  听说有人告新科状元冒名顶替,宗师孙大人不敢轻慢,亲自来审问。杨继良说了前因后果,孙大人便叫他拿出凭证。杨继良打开包袱将东西呈上去,孙大人接过一看,骂道:"好一个无耻的刁徒!如此颠倒黑白,竟敢诬陷新科状元,这可是杀头灭族之罪!"说着把籍贯、名册、丁碟扔过来,"我看你是病得头昏眼花了,幸亏暂时没传新科状元来对证,不然老夫可难交差!"

  杨继良拿起一看,不由傻了眼,心中暗骂梁计阳这小子心太黑。杨继良现在已是百口难辩,最后被孙大人赶了出去。

  杨继良怀着怨恨回客店,却发现店家以拖欠房费为由,将他的东西扔了出来。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2625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随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