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故事会 > 

万盏烛

时间:2018-03-11 16:47来源:传奇故事 作者: 单赳焰

  "阿烛最爱看这万家灯火,她总在晚上偷偷溜到这里来。"姚青站在高高的岱山顶上,负手而立,"那时我不知她在看什么,如今却知道了。"

  胡卿站在姚青旁边,她着一身劲装,三千青丝梳到头顶。她随姚青看向那闪闪灯火,冷冷的脸上蓦然现出一丝柔和。

  "你很喜欢她?"胡卿问。

  姚青沉默了半晌,许是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终于,他转回身,离去的背影竟有几分萧瑟。胡卿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怕是不喜欢吧,若喜欢的话,怎么会让她死呢?

  姚青和阿烛的故事,神剑山庄的人都知道,胡卿想要打听清楚再容易不过了。

  姚青身为神剑山庄的少主,身旁自然少不了丫鬟、小厮,可唯有阿烛是他的贴身丫鬟。姚青很喜欢阿烛,姚老庄主也同意让阿烛做个侍寝丫鬟。而姚青执意要娶阿烛为妻,且绝不再另娶他人,要同阿烛一生一世一双人,做一对神仙眷侣,游玩四方。

  姚老庄主只有姚青一个儿子,怎能由他胡来?且不说娶丫鬟为妻是多大的笑柄,便是要游玩四方也是断断不成的。可姚青心意已定,谁也无法更改,姚老庄主便也默许了。

  姚青与阿烛的婚事办得很隆重,为了让神剑山庄在面子上不那么难看,姚老庄主便让阿烛认了一门亲,显得门当户对些。

  阿烛是孤儿,所以归宁那日便去了那户人家。谁都没想到,明明是姚青与阿烛同去的,回来时却只剩姚青一人了。他过于悲伤,有些神志不清,只是道:"阿烛死了,阿烛死了……"至于阿烛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

  姚老庄主的身体越发不好了,姚青身上的担子也越发沉重。阿烛死后的那一年里,他一直待在房中,不肯出去,不敢看到光,每日除了为阿烛画像便是饮酒。他说,醉了就能看到阿燭了。直到一年后姚老庄主突然昏倒,姚青才重新站起来。

  "阉贼横行,已经将爪牙伸到了江湖上!"姚老庄主躺在床上,望向姚青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恳求,"青儿,若想保住神剑山庄,保住祖上的基业,你是非娶胡卿不可了。"

  姚青垂眸道:"孩儿明白。"

  "青儿,胡卿长得很像阿烛,于你也是一段缘分。爹知道你心里还有阿烛,可胡卿的父亲是朝中大臣,权势能与阉贼一争高下。此番联姻,于朝廷、江湖都是好事。"姚老庄主轻咳一声,"爹老了,你得为山庄考虑。"

  姚青仰了仰头,半晌问道:"爹,儿子想问您一句话。那些杀阿烛的人,是不是您派去的?"

  姚老庄主没有反应,待姚青去看时,他已经昏睡过去,还打着轻微的鼾声。罢了罢了,阿烛的死,他不想再提了。

  他常梦到阿烛身负重伤后落下悬崖,他却只能站在崖边无能为力。阿烛凄声问他,为什么不救她?他说救不了她,那样高的悬崖,他无法抓住她。阿烛便换了一副模样,声嘶力竭道:"那你为什么不来陪我!你不是说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这么多年了,姚青一直忘不了阿烛的模样。他不曾告诉别人阿烛死去的真相,他怕别人说神剑山庄的少庄主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胡卿摆弄着小石头,向湖里撇过去,连续不断的涟漪惊起湖中的白鹤,落下几片白羽毛,她不由一笑。姚青也随她蹲在湖边,看着她又挑了几块石头,还递给他一块。他忍不住道:"阿烛从前也喜欢玩石子,可是她没有你玩得好。"

  听到这话,胡卿猛地站起身,手中的石子通通丢进湖里,偏头望着姚青,似笑非笑,"少庄主以为我同阿烛长得像就乐意听她的事了?别忘了,我们的婚事只是为了联合朝廷与江湖!"说罢转身离去。姚青没有去追胡卿,只是呆望着手中那块石子儿。

  "她们长得像是同一个人,可那样高的崖,她怎么会活下来呢?"姚青彷徨间似乎明了,"老天让我遇见胡卿定是有原因的,即便她们不是同一个人,我却也能赎罪。"

  胡卿不愿听阿烛的故事,姚青便不再提及;胡卿不喜欢看万家灯火,姚青便带她去舟上看鱼;胡卿要将婚期延后,他也听从,哪怕气得姚老庄主骂他糊涂。可他还是在胡卿脸上看不到一丝笑意,她的脸仿若腊月寒雪般,寻不到一丝暖意。

  姚青问她,"你是不是害怕嫁给我?"

  胡卿被这问题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没……"胡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望着天上的圆月不语。姚青便揽了她的肩膀,将她的头靠到自己的肩上,抚着她的发,"不要怕,有我在。"

  "明日就要去京城了,我想去岱山顶上看看阿烛最喜欢的万家灯火。"

  姚青带着她去岱山顶上,牵着她的手,扶着她的胳膊,望着那些灯火。突然,他指着灯火中的一处道:"那是我偷偷为阿烛置办的房子,等忙完了这些事,我带你去看。"

  胡卿忽然笑了,高兴地点了点头。

  姚青与胡卿都知道,他们的婚事只是惩办阉贼魏连平的一环。魏连平身为阉贼之首,武功高强,以皇帝年幼为由把持朝政,百姓怨声载道。胡卿的父亲身为左相,与魏连平一向不和,此番借助联姻之由号召能人异士刺杀魏连平。魏连平做事一向小心,可他怎能想到胡丞相会在自己女儿的婚事上做手脚?即便他有所防备,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调兵包围丞相府,至多带些心腹罢了。胡丞相将胡卿嫁给姚青,便是让江湖侠士安心。

  很快便是良辰吉日,胡卿与姚青的婚事在丞相府举办。觥筹交错中暗藏杀机,只待魏连平出现。

  胡丞相将胡卿带出来,满堂宾客均拍掌喝彩,但见胡卿身着大红嫁衣,发间珍宝无数,淡抹红唇却美得很。姚青笑着上前去牵她的手。

  "我前些日子待在神剑山庄,觉得姚青的确是个好人,可我不能嫁给他。"胡卿突然道:"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哪怕这场联姻意义重大,我也不能嫁。"

  连绵不绝的骂声中,一个盘子向胡卿飞来,她闭紧了眼睛等待着,疼痛并未袭来。她睁眼看去,只见姚青护在她身前,替她挡了盘子。他在她耳旁轻笑道:"你应当早些同我说的,如今这样怕是不好收场了。不如你先假意应了,回头再说?"

  哪料胡卿离开他的保护,站到人前,"我非清白之身这件事,父亲也知道,父亲说为了联姻这些都不重要。可我觉得,这对姚青和神剑山庄并不公平,堂堂神剑山庄的少庄主、鼎鼎有名的姚青大侠,怎能娶我这样的残花败柳呢?"

  胡卿一直在笑,姚青却觉得那笑没有丝毫温度,仿佛飞蛾扑火,又仿佛昙花一现。她是在让他难堪吗?只有他难堪了,她才开心吗?

  众人怒气冲天,他们或许可以接受不清白的女子为妻,却不能忍受赤裸裸的欺骗。他们摔了盘子、菜肴,婚宴还未开始,便已一片狼藉。

  胡丞相一直在安抚,即便他想要将这不孝女狠狠打死,如今却不得不抚平众人的怒气,"各位侠士,大事为重啊!无论是否联姻,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不是吗?如今朝廷有难,你们若坐视不管,想必江湖也会诡谲多变啊!"

  姚青没有表态,只是看着胡卿。胡卿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并未多看他一眼。

  "我们走。"姚青终于说道。众人纷纷应和,有人走到门口,却被打了回来,倒在地上生死不明,唯有血源源不断地流出。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个太监模样的人走进来,是魏连平。他走到胡丞相面前,捏着兰花指却掩不住眸子里的阴狠,"左相,你这事办得可真是糟糕透顶!你这女儿也留不得了!"

  胡丞相点头哈腰,竟无半分骨气。魏连平说着,速度极快地来到胡卿面前,掐住胡卿的脖子,将她一点点提起来。

  姚青正觉得事情奇怪,不提防魏连平竟伤了胡卿。他抽出腰间软剑刺向魏连平的手臂,江湖侠士亦与魏连平的爪牙纠缠一处。不多时,便有官兵前来,将丞相府围了一圈又一圈。

  魏连平翘着兰花指道:"江湖杂碎胆敢袭击丞相府,谁取了他们的命,本督公重重有赏!"

  一时间,士兵与侠士厮打在一处,缠斗多时也只能打个平手,江湖人士见状便撤了出去。击杀魏连平的计划,出师未捷。

  姚青离开时带走了倒在地上的胡卿。胡卿醒来时已在一间木房子里,这里虽不算简陋,却不如神剑山庄华丽,她坐起来时正好看到姚青推门进来。

  "醒了?"姚青坐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好,退烧了。"

  胡卿难得脸红一次,她缩了缩脖子,"你不问,我为什么那么做吗?"

  姚青摇头,"你做的,都是对的。"

  胡卿一笑,带着几分苦涩。她的确不想说清来龙去脉,可她还是要提醒他,"胡丞相與魏连平已是一丘之貉,他借办婚事之机在酒菜中下药,先令你们无力抵抗,再由魏连平将你们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姚青也猜到了。他本以为胡丞相是个好官,却不想……

  "刺杀不成,我们就只有另寻他法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去山上为你捉只兔子烤来吃。"

  胡卿拉住了他的手,"还是摘些果子吧。"背向她的姚青偷偷一笑,点了点头,胡卿这才放心地松开了他的手。

  姚青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胡卿姑娘为何要帮我,不帮胡丞相呢?"胡卿眼一瞪,忍着笑意,"你猜?"姚青语噎,轻讪一声,合上了房门。他怕是猜不到吧。

  任谁也想不到,阿烛从那样高的崖上掉下来,还能活着。

  阿烛从崖上掉下来后被人救了,那人笑着说,姚青根本就没拿她当回事。什么一生一世、什么执子之手都是假的。她想反驳,却无从反驳。她落崖时从姚青眼中看到了怯意,他害怕同她一起死。

  恨意蔓延,阿烛没有回去找他,而是跟着那位救命恩人去了京城。三年后,她终于用一个崭新的身份来到姚青身边,却是带着复仇的心而来。她要神剑山庄毁灭,要姚青的心中布满悔恨。可是时间久了她才发现,什么恨意,什么复仇,一旦遇到他,就烟消云散了。若是能重来一场,她一定会在被救后回到神剑山庄,回到他的身边。

  姚青出门后,胡卿便去了岱山顶上,在那里见到了魏连平。胡卿跪在那里,求他给她解药。当初她以胡卿的身份来到神剑山庄,便被他下了毒。

  "我救了你一命,再要了你的命,你没异议吧?"魏连平翘着兰花指,过了片刻又道:"想要解药也可以,只要你让姚青名声扫地。"魏连平轻声细语地对她道:"你不过是个丫头,等到神剑山庄毁了,你便与他门当户对了。"

  太阳已经落了山,胡卿突然抽出袖中的匕首插进魏连平的胸口!魏连平躲闪不及,受了伤。他恼羞成怒,将匕首从身体中拔出,指向胡卿。那匕首被人踢开,熟悉的声音传来,"有我在,别怕。"

  围上来的江湖侠士令魏连平措手不及,他捏着兰花指指着胡卿,气得说不出话来。丞相府未完成的围杀,今日终于在岱山顶上展开。魏连平受了重伤后终于被打下山崖。众人义愤填膺,要去寻魏连平的尸骨!

  一时间,岱山顶上就只剩胡卿与姚青了。胡卿只觉血气上涌,终于撑不住倒在地上,"他说大婚那日便给我解药,我以为能心安理得地活下去了,可是我做不到。"胡卿靠在姚青怀里,轻声道:"我后来想了想,阿烛死的那一日,你并非是害怕与她一起死,你只是怕……"胡卿的手缓缓垂下,姚青的泪终于忍不住,决堤而下。

  好多年以后,神剑山庄威名远扬,姚青的胡子也变得花白了,他依旧每日去岱山顶上看万家灯火。这些年,他过的每一日都苦痛难挨,可他依旧活在这世间。

  阿烛说过,他不是怕死,而是怕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就会忘了她。

  阿烛,万家烛火,由我替你看。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2619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随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