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故事会 > 

阿P故事-阿P治噪音

时间:2018-03-10 21:57来源:故事会 作者: 秩名

  这二胡吧,拉得好,听来是享受;拉得不好,听来就是要命的噪音!这回,阿P偏偏遇上个二胡拉得老"臭"的新邻居……

  这天,阿P出差回来,本想好好睡一觉,却被一阵"鸡叫"声吵醒,仔细一听,哪是什么鸡叫声,分明是楼下有人拉二胡!

  这时,有人敲门,阿P开门一看,是邻居毛豆,毛豆一见阿P,满腹委屈,差一点要哭出来了:"P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这些天,楼下101室新搬来一人,这混蛋折腾人啊……"

  原来,101室的住户是上周搬来的,离婚没多久,听说是女人把他抛弃了。那男人不知是发泄还是咋的,一到中午就操起二胡开始"锯木头"、"掐鸡脖子","吱吱呀呀"地一直拉到傍晚,吵得邻居都去找过,可不管用。毛豆的老婆受不了,跑回娘家躲清静去了,这不,毛豆刚去楼下理论,就被人家轰了出来。

  邻居们闻声也一窝蜂地拥到了阿P家,七嘴八舌的,有人说:"阿P,你是咱这楼里最有主意的人了,你得想想办法,你要能管住他,我们就选你做楼长!"

  阿P一听"楼长"二字,心里一亮,老婆小兰在工厂里是组长,儿子小P在学校里是班长,就差阿P没地位了,如果他当上楼长,就能和老婆、儿子平起平坐了……

  阿P立马拍着胸脯说:"包在我身上,只要我阿P出马,他肯定消停!"

  正说着,楼下又传来刺耳的二胡声,阿P让大伙儿回去等消息,他去会会这不懂规矩的家伙!紧接着,阿P"噔噔噔"来到101室门口,气势汹汹地"哐哐"砸门,那阵势,就像是战场上挺枪操刀、杀气腾腾的将军,对嘛,他得在气势上压住对方!

  门一开,阿P吓了一跳,一个大汉出现在面前,手臂上满是刺青,最可怕的是,隔着汗衫,他看到了大汉抖动的胸肌。阿P的火霎时熄灭了,立马低声下气、毕恭毕敬:"大哥,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上的阿P,刚刚是你拉的二胡吗?"

  大汉瞪了阿P一眼,没好气地说:"是我,你是来找碴儿的吧?容不下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阿P见风使舵,忙说自己是被他的琴声吸引过来的,还一个劲地夸大汉的二胡拉得好,大汉一脸惊喜,一把握住阿P的手,把他拽进屋:"知音啊,兄弟!唉,只可惜啊,楼里那些俗人,他们不理解我,天天找我麻烦!"

  看他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阿P灵机一动:"二胡是国粹,不是一般人能懂的,既然咱楼里的人不会欣赏,那就到小区广场上,咱来个二胡独奏晚会,一来让小区里的人为咱正正理儿,二来为将来上更大的舞台打个基础,你说咋样?"

  大汉听了,两眼放光:"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阿P原本是想让大汉當众出糗,好认清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没想到大汉一拍大腿,说得找几个朋友好好准备准备,日子就定在这个周日!

  回到家,阿P把大汉要开演奏晚会的消息告诉毛豆,毛豆听完竖起大拇指:"P哥,你真是高人!"

  阿P心里美滋滋的,等毛豆走后,他开始担忧了,万一大伙儿不敢轰他,达不到想要的结果咋办?他灵机一动,找来一些老头老太,他要这些老人在晚会上把大汉轰下台,老人办这事,大汉奈何他们不得。

  有个老头听了,慢条斯理、拿腔捏调地说:"人家办晚会,咱去砸场子,人家急眼了咋办?再说,没有三分利,谁起五更早哇?"

  阿P一听,这是想要钱啊,他想了想,承诺事情办成之后,每人给5块钱出场费,可老头说得先给钱才行,阿P无奈,只好同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零钱。一听有钱拿,"呼啦",又来了一群老头老太,有二十多人,阿P一咬牙,为了耳根清净,为了能当上楼长,掏钱!

  到了周日,吃过晚饭,小区广场上围了好多人,阿P的托儿都来了。大汉上场后一看这么多人,十分高兴,甩开膀子卖力地扯弓拉弦,顿时,刺耳的琴声通过麦克风钻进人们的耳朵,很多人纷纷离场。

  大汉不以为意,继续自我陶醉着,阿P给一旁的托儿们打了手势,可他们并没看他,自顾自堵着耳朵,领队的老头捂着心脏颤巍巍地走过来,对阿P说:"孩子,这活儿我们干不了,要命啊!"说着,他把钱塞到阿P手里,踉跄着离开广场……

  台上的大汉看见很多老人都给阿P塞钱,他停下来盯着阿P,问道:"哥们儿,咋回事?卖票啊?"

  阿P见事情败露,胡乱编瞎话:"我担心没人捧场,就、就花了点钱请了些观众……"

  大汉一愣,感激地一抱拳:"兄弟,为了我,你花钱都舍得,大恩不言谢!"

  阿P硬着头皮敷衍着,可台下人都走光了,大汉看在眼里,哭丧着脸说:"兄弟,明白了,大家都不爱听我拉的曲子,说明我水平还不够,我会加紧练习,争取下次……"

  阿P一听急了:"不行不行,你不能再练二胡了!"见大汉吃惊地看着他,阿P忙改口:"他们都不懂欣赏,没必要为他们浪费咱宝贵的时间啊!"

  大汉听完,感激涕零,他动情地跟阿P倾诉起来,说是前段时间跟老婆离婚了,儿子也跟了妈,他父母嫌他脾气暴躁,也不跟他来往,他十分孤独,所以才拉二胡解闷,不料街坊邻居也嫌弃他,幸好阿P一直守护着他,在这个尴尬的演奏会现场,还能对他不离不弃……说着,大汉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阿P终于明白,原来大汉扰民的"病根"在这里,他是严重缺爱啊!

  这么一想,阿P心生一计,他要给大汉介绍对象,借此转移大汉的注意力,再由女人跟他说,他不适合拉二胡,那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噪音问题。主意打定,阿P就琢磨把哪个女人介绍给大汉,他想起小兰有个表姐,叫大凤,去年刚离婚,目前也单身。他把情况跟大汉一说,大汉居然脸红了,痛快地答应见面。

  回到家,阿P跟小兰提起这事,小兰恼了:"你疯了?就他那脾气,让我表姐跟他好,这不是把我表姐往火坑里推吗?我不同意!"

  阿P解释说:"不是让大凤真的跟他好,就是演个戏,假装相亲,让大凤跟他说他不是拉二胡的料,女人的话容易听得进去,明白?"endprint

  这么一说,小兰想想也有道理,就把大凤找来了。

  大凤一听要假相亲,手一伸:"500块出场费!"

  阿P生气地看了看小兰,小兰示意他多少给点,阿P掏出200块,说:"我一会儿还得给你们准备饭菜,还要提供相亲场地……"

  大凤收下钱:"得,别的不用说,扰民是缺德事,刻不容缓,我这就去会会他!"说完,她就急三火四地下楼了。看她那架势,阿P心里直打怵,这俩货简直一个德性,弄不好一会儿就得干架。

  阿P和小兰在楼上听动静,先是听到了敲门声,接下来就静悄悄的了!两人不放心,就下了楼,伸长脖子在楼道里偷听,突然,从101室里传来一阵悠扬的二胡声,小兰猛地捅了阿P一下,说:"坏了坏了,我忘了大凤曾是纺织厂里的文艺骨干,她也会拉二胡的,完了!"

  阿P一听,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不是抱薪救火、火上浇油吗?

  回到屋里,两人急得团团转,小兰给表姐打电话,无人接听,一直到晚饭时间,人还没回来,小兰担心了,让阿P去探探究竟。

  阿P也怕出事,下楼找人,开门的正是大凤,她满面春光,见到阿P还有些不好意思:"你咋找上门来了?"

  大汉一听是阿P来了,也迎了出来,说什么也要阿P进屋一块儿喝几杯。阿P看餐桌上热气腾腾,一桌子菜,那把二胡撂在餐桌旁,显然刚刚被人放下。阿P傻眼了:"这、这是过上了咋的?"

  大凤粗嗓门上来了:"啥叫‘过上了?他未婚,我未嫁,你情我愿,咋的,要是请你喝喜酒,你喝不喝?"

  阿P明白了,大凤是假戏真做了啊,他悄声问大凤:"相中人家啥了?"

  大凤居然脸红了:"我喜欢他直率、坦荡,对错分明,有担当,不藏着掖着,有啥说啥,不会耍心眼。"

  阿P心里"咯噔"一下,他是要大凤来阻止大汉拉二胡的,不是要她来给他当粉丝的,看来200块钱打水漂啦!

  见阿P着急了,大凤把大汉拽到阿P跟前,大汉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大、大凤一拉二胡,我才知道我拉得狗屁都不是,是噪音,在她面前我还咋敢碰二胡?不拉啦,以后都不拉啦,我不是这块料啊!"

  大凤"哈哈"大笑:"你拉弓的姿勢不错,但声音实在太难听了,想拉的话,以后我慢慢教你,咱不能骚扰别人。"

  见大汉宠爱地看着大凤,阿P松了口气,这两人是王八瞅绿豆,对上眼了,这花的200块钱,既保了媒,还从根本上杜绝了二胡噪声污染,值了!

  打那天以后,掐鸡脖子声没了,偶尔会听到悠扬的二胡声,而阿P则是背着手,踱着步,俨然一副楼长的派头……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2619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