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 直呼其名

    杨鹏只知道张伟当年考上省城一所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老师。刚上大学时两人还偶有通信,参加工作后渐渐疏远,终于断了联系,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 [查看全文]

  • 一人不住庙

    那和尚笑了笑道,当然可以,不过本庙住宿十分简陋,还希望施主不嫌弃的好,快快请进,刘喜这会嘴上一边在和这号称乐空的和尚谈笑着,一边在思索着,他记得静慧老和尚那会对这个寺是爱护有嘉,而且还明确的表示过这寺庙的香火钱不少,是他最终的归宿,也不会再招第二个人来寺庙,说是怕惦记他的香火钱,除非他死了,否则他不会离开这寺的。... [查看全文]

  • 一个人的游泳馆

    第二天阿狗去了游泳馆,果然不再有人嫌弃他下水游泳了,因为偌大的游泳馆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游泳馆的老板在门口立了个告示,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暂停售票,封馆一天。游泳馆今天没有售出一张门票,唯一持有门票,能进入游泳馆的,只有昨天提前买了票的阿狗!... [查看全文]

  • 画皮

    按照时间推算,蒋三爷去上海时二十六岁,正是一身好力气的时候。他去干什么了呢?村里人都知道蒋三爷去上海的原因是他打死了一个恶霸—这事他在忆苦思甜大会上没少说—而他到上海后干了些什么,却一直没有人探询。... [查看全文]

  • 无刃刀

    老梁头人好,心细,手艺堪称一流。几乎废掉的鞋子,经他里外把试一番,只一句:"修一修,还能穿。"便从小盒子里捻出数枚铁钉,手中一枚,其余含在嘴里,将鞋置于砧上,手起锤落,嘬口再吐一枚,又是落锤无痕。钉罢,引针走线,恰似外科手术,精细入微。... [查看全文]

  • 吉灯

    洪眼儿潜回客栈,金凤正等着他,两人蹑足潜进密室,抠开一块青砖,从里边拿出了一个匣子,打开匣盖,里边立刻射出湛蓝的微光。洪眼儿拿出玉葫芦,又从怀里掏出玉麒麟,迫不及待地扣嵌了上去,嗬!严丝合缝,忽然,那只玉麒麟好像活了,周身鳞片慢慢乍起,两只眼睛也射出两道亮丽的光芒,太漂亮了!洪眼儿和金凤两人脑袋相凑,兴奋地观看着,可是看着看着,他俩发觉不对,那光芒仿佛带刺,刺得他俩双眼生疼。... [查看全文]

  • 寻恩记

    闫涛摔断了腰椎,医生说他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闫涛的老婆闻讯赶到医院,见丈夫如此模样,当即昏了过去。大夫说,她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如果不尽快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查看全文]

  • 送生意

    那人冷笑道:"你这叫苇笆?别让人笑掉大牙啦!你这苇笆跟筛子似的,那泥巴不得‘哗啦哗啦’地往下掉啊,能使吗?"冯大全一看,也是啊,穷人家盖房子不用瓦,而是在檩条上铺苇笆,上面再抹上泥巴。他这些苇笆眼儿太大,上面的泥巴可不就得往下掉嘛。冯大全让短工们停了手,生气地说:"你们编的哪是苇笆呀!再编成这样,我扣你们工钱!"短工们嚷嚷道,他们也确实不太会编。... [查看全文]

  • 那一年的一碗辣子面

    江小山犹豫不决,便想做晓梅的工作,让她劝劝她爸,谁知晓梅一脸的可怜,说:"我爸是铁了心了,我根本开不了口,要不你就办个养猪场吧,你不是一直保证说让我过上好日子的吗?你不创业,哪有好日子过?"... [查看全文]

  • 这个老头了不得

    到了矿洞,黑子和铁栓把周大宇的手脚用绳子捆紧,让他靠坐在石头上,然后拿出周大宇的手机,找到周欣博的号码,拨通后,黑子恶声恶气地说道:"周老板,你老爸在我手上,准备好五百万。"他把手机凑到周大宇面前,踢了他一脚,说:"跟你儿子说两句。"周大宇急忙叫道:"欣博,是我。"黑子收回手机说道:"赶快准备钱,明天联系你,听着,不准报警。"... [查看全文]

  • 危月燕飞胡不归

    那天,她坐在红叶李树下,喝着莲子酒听远处兵士操演之声,想象着凤止平剑指天下的样子,何等飒爽。谁知莲子酒味淡却醉人,没多久她便有些晕了。晓风习习,盛极的李花顺势而下,一朵李花恰巧落在肆安眉间,她黛眉一蹙,正稳住了五瓣芳华,不拭不去。... [查看全文]

  • 万盏烛

    姚老庄主只有姚青一个儿子,怎能由他胡来?且不说娶丫鬟为妻是多大的笑柄,便是要游玩四方也是断断不成的。可姚青心意已定,谁也无法更改,姚老庄主便也默许了。... [查看全文]

  • 回春记

    小乞丐瘪着嘴,眼里噙着泪花。方春儿一把拉起他,拍着他身上的土,看向白浅秋的眼神里带了几分鄙夷与愠怒,"你这人,不给就不给,何必将他推在地上。"方春儿从自己盘中拿了一块点心,塞到他嘴里。也许是太过饥饿,小乞丐吃得艰难,噎得直翻白眼儿,方春儿将已经放凉的茶又给他灌下去一大碗。... [查看全文]

  • 寒蝉知春秋

    我慢慢得知,我生在这座古寺的大槐树上,也许是这树受了多年香火,或是我根骨清奇才开了灵智。我日日趴在树上,看下面三三两两的香客,看殿内慈悲静坐的佛,看得最多的还是那身着袈裟的僧人。那些小沙弥叫他净虚师叔,他诵经的声音低沉好听,为来人解签时眉峰微蹙。我曾飞过去看,那木签上刻了一串字,我一个都不认识。于是,我在第二天中午拦住了净虚,让他教我识字。... [查看全文]

  • 阿P故事-阿P治噪音

    见阿P着急了,大凤把大汉拽到阿P跟前,大汉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说:"大、大凤一拉二胡,我才知道我拉得狗屁都不是,是噪音,在她面前我还咋敢碰二胡?不拉啦,以后都不拉啦,我不是这块料啊!"... [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青楼里的皇妃

    明洪武年间,由于朱元璋对卖淫嫖娼行为实施严厉的酷刑。一段时间,京城妓院曾销声匿迹。后

  • 唐朝国家级的强盗

    下农村时,村里有一个城镇下乡居民叫唐国强,三十来岁,干瘪瘦小,从来不干农活,每天吃肉喝酒,小

  • 千年来世界上最富有的6名中国人

    《华尔街日报》统计了1000年来世界上最富有的50人,其中有6名中国人,他们分别是成吉思汗

  • 国际刑警十大传奇疑案:失落的线索

    失落的线索 1993年5月23日深夜,在静谧和祥和的尼加à瓜首都郊外圣罗莎附近,突然

  • 生死三重门

    早在唐懿宗执政期间,山势陡险、古木参天的怀玉山中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天然迷宫,当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