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定风猴

时间:2019-02-01 17: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1。出差

  尽管刘星身体壮实,但在空调房里被人兜头一盆凉水淋得透湿,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

  这一定是主编老郑想捉弄他,说什么他身材健美,适合给这期杂志拍个性感的“湿身照”。

  第二天,刘星发烧了。老郑来电话慰问:“真感冒了?我给你介绍个老中医,只要你找他,我给你报销。”

  “那到时找你报销。没事我挂了。”

  “有事,你老家是不是在野鸭村?”

  刘星心里烦这老郑啰唆,应付道:“是的,怎么了?”

  “最近网上不是在热烈讨论野鸭村的水鬼杀人事件吗?我想做个报道,就在你的‘神秘民俗’专栏里做。”

  刘星脑门热得发烫,嘟囔道:“我病着呢,叫别人去吧。”

  “所以我给你找个老中医看啊,刘星,我告诉你,你要不去,这个月的奖金就扣了!”

  刘星没办法,只得拿着老郑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老中医的诊所。

  看到刘星递上前的名片,黎大夫伸出手说:“哦,老郑介绍来的。请坐。”刘星正要坐下,突然一只猴子蹿了上来,把他吓了一跳。黎大夫笑着说:“这是我养的,没事儿,来,给客人敬个礼。”

  那猴子真人模人样地给刘星敬了个礼。黎大夫赏给它一粒白色的丸子,让它到一边去玩。

  望闻问切之后,黎大夫将刘星的生活信息摸得一清二楚。当得知他是租房住的单身汉后,黎大夫让他每天到这里来喝药,就省得自己煎了。

  遵照医嘱,连续三天,刘星都到黎大夫诊所喝药,两人很快熟识。刘星问黎大夫,为什么他开的中药有一股清香之气,记得自己老家的刘大爷,开的药那可不是一般的苦啊。黎大夫告诉他,他的药里有一味叫白芷,有植物麝香的称谓。药汤里的一部分香气,就是来自白 芷。众所周知,麝香是非常贵重的中药,用于开窍,几乎可以说是神药,但麝香每公斤售价高达六万元以上,普通人家是难以承受的,而白芷就是麝香的替代品,并且极便宜。

  喝完黎大夫的中药,刘星的病全好了。不知是不是药的功效,他的身体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让刘星很是苦恼,他一个大男人,这成什么样?

  2。鸭爪塘

  刘星这次出差的地方是野鸭村——他二十年未回过的老家。关于野鸭村的记忆,基本已经从他的脑海中淡出,唯一还有印象的就是鸭爪塘附近刘大爷家的诊所。

  烈日下,绿油油的水田在车窗外不停地倒退。坐在刘星旁边的黎大夫,一路无语,紧锁眉头,小猴儿也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

  黎大夫听说刘星要调查水鬼的事,也说要去看看。刘星无法拒绝,只好带上了他。

  一个月前,有几个游客到野鸭村的鸭爪塘游泳,其中一人潜水后半小时没有浮起来,其余几人慌忙打电话报警。因为鸭爪塘与鹤江相连,最后派蛙人下去才打捞上来。据围观者说,溺水者头上的孔窍都被塞上淤泥,右足底有一个三芒伤口。

  水鬼的事,其实还得从野鸭村的过往中去探寻。早在七十多年前,鬼子在鸭爪塘与鹤江之间修建起一座碉堡。年轻人经常被抓去做防御工事。等工程竣工,这些壮丁无一幸免地被扔进河中。据后来捞过尸体的人说,这些尸体全都像被抽干了血一样,脚底板有一个像是被 三棱刺刀扎过一样的伤口。从那以后就开始有了水鬼的传说,有人说,这是东瀛鬼道的人带来的水鬼。但野鸭村却无一人受到水鬼的侵害,于是,关于野鸭村人受到水神保护的说法,就这样流传开来。

  夕阳西下时,他们来到了目的地,车门刚开,一阵热浪就扑面而来。远处的山林传来了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歇的蝉鸣。

  刘星近二十年没有回过野鸭村,也没落脚的地方,于是两人决定直接到鸭爪塘附近露营,这样调查起来也方便。刘星边收拾露营的东西边问:“黎大夫,你怎么对水鬼这么感兴趣?”

  “我倒不是对水鬼感兴趣。”黎大夫抚摸着小猴的脑袋说,“我是为了找一味药。”

  “什么药?”刘星赶紧问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药。”

  刘星一时被气得语结,但见黎大夫面色凝重,不像是寻他开心。刘星突然灵光一闪,紧张地看着他:“莫非,这药和这次的水鬼事件有关?”

  黎大夫闭上眼,点了点头。

  3。露营

  塘边居然还有别的帐篷,不过看样子,他们已经打算离开了。

  刘星过去套近乎,一位领头的小伙子很健谈,说起昨天的遭遇,他瞳仁深处还带着深深的恐惧。

  这群人是农业大学的学生,听到水鬼事件后,决定前来一探究竟。

  白天的时候,他们什么也没发现,到了深夜,帐篷周围突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像是女人在哼着哀怨的歌。不一会儿,就有淤泥不停地从水里扔上来,众人以为是有人恶作剧,都跑出去看,却看到水里有个人一样的东西,一半身子裸露着浮出水面,一半在水里。这东西 的两只眼睛发着绿光,有人拿着手电筒照去,只见那东西长着人一样的脸,张着血红的嘴,白森森的獠牙泛着光。女孩子们吓得一声尖叫,那东西马上钻入水里,两三下划动就不见了,只留下几片涟漪向岸边荡来。

  这帮学生经此一事,一晚上不敢睡,团坐在帐篷里,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马上收拾家伙准备走人。

  刘星心里发憷,可黎大夫听完,却立刻决定在这里安营扎寨。

  夜幕降临后,塘里蛙声鼓噪,萤火虫在月色下舞着华丽的舞蹈,如果不是有未知的水鬼在,这里会是绝佳的露营地点。

  随着蝉鸣音量的渐渐降低,夜色越来越凝重。快到午夜了。刘星跟着黎大夫埋伏在帐篷外的不远处。

  “啪”的一声,帐篷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黎大夫挥手招来小猴儿,让刘星也跟着上去,月色下的水塘里有一只东西果然浮出水面,突然又一坨塘泥扔了上来,差点儿打在两人身上。

  黎大夫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木棍,拉着小猴就朝那怪物走去,刘星也随手从地上抓了块石头跟上去。

  那怪物见有人来了,唧唧叫了几声,接着从水里突然又蹿出两只来。这三只东西见他们靠近,大概是怕不敌,便逃也似的沿着岸边游走。刘星见它们要逃,心里反而不再害怕,两腿一动,也跟着跑过去。黎大夫想叫他,已经来不及了。

  三只怪物游到一条水渠边上,“噌”地跳入水渠,两三下便划到对岸了。当下刘星就傻眼了,这水渠少说也有三四米宽,他可跳不过去,再说,宁欺山莫欺水,谁知道这水里有什么东西。

  却见那三只怪物把岸上排成一排的死鱼一一叼走,不慌不忙地从刘星眼皮底下溜走了。

  4。斗猴

  刘星向后扬起手,蓄力准备扔石块,突然之间万籁俱寂,他扭头见到岸边有个人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

  这不是早上那个大学生吗,刘星心下奇怪,这家伙早上不是走了吗?他还在寻思琢磨的时候,那大学生招手让他过去,刘星毫无戒备地过去了。

  他正想开口问话,小腿肚子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再看,哪还有什么大学生的影子。

  远远地,只听到黎大夫喊了声:“小心。”刘星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拉下水了,有什么东西抓着他的小腿拼命往水里拽。慌乱之中,他下意识地随手一揽,刚好揽到岸边的榕树根,随即用尽力气抱紧,可是水里的那东西力大无比,不到一秒钟,树根就被拉得稀里 哗啦,左右摇摆,刘星觉得身子马上就要被拖离。

  “咕咚咕咚……”刘星吞了满口的水,眼看就要被拖下去了,这时突然两只大手把他牢牢箍住,是黎大夫及时赶到了。

  水里的东西不满受这一阻,继续加力。黎大夫也不是好惹的,只听“嗨”的一声,他腰马合力,将刘星往上一提。两股力在刘星身上撕扯,那东西的爪子深深地刺入刘星腿中,血汩汩地往外流,那东西像是迟疑了一下,减小了力度。就在这一瞬间,黎大夫一把将刘星拉 上了岸。

  刘星面朝天地被黎大夫拖着上岸时,就看见一只黑影带起一阵香风从他头顶掠过,“砰”的一声,跳到水里了。是小猴儿,刘星认得那阵香味。

  小猴儿跃进水里,与那东西扭打在一起,老半天都没有分出胜负。黎大夫见小猴儿拿不下那东西,脸色一紧,掏出了几个瓶瓶,伸手一扬,把瓶子里的东西全撒了出去。水鬼“吱”的一声尖叫,像是给开水烫到似的,转身就钻入水底。

  小猴儿虽会游泳,却不会潜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东西逃走了。

  黎大夫搜索一番,指着塘对岸老远的地方,一拉刘星,说:“走,在那边。”

  大约跑了有十几分钟,到对岸了。岸上果然有水迹,两人循着水迹一路搜索,横穿过一条大路后,水迹干了。小猴儿走在前面,不停地嗅着水鬼残留在空气中的气味。

  小猴带着两人穿过一片树林,前面突然开阔起来。远远地能看到一间瓦房,窗口还透着光。

  5。水鬼

  刘星突然想起来,这是刘大爷的屋子,小时候自己还来看过病的。小猴儿在房前停下,指着里面吱吱地叫了两声。刘星小声地说:“我来吧,我认识里面的人。”

  敲门之后,里面出来一个老头儿,满头银发,月光下乍一看,跟神仙一样。刘大爷盯着刘星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认出了他:“刘星?果然是你!你跟你爸长得一模一样啊。”

  刘大爷孤身一人,屋里没有开过诊所的痕迹,只在角落有个锈迹斑斑的药碾,似乎诉说着往日的故事。客厅正中悬挂着一根红色的电线,几只飞蛾不停地拍打着昏黄的灯泡。

  “大爷,您怎么没有开业了?”刘星发问。

  “唉,说来话长,我这是祖传的手艺,没有医师证,结果被人告发,还罚了几万元。你说,我还敢开吗?”刘大爷一脸的辛酸,手艺人不以自己的手艺谋生,得是多大的痛苦啊!

  刘星还想跟刘大爷拉拉家常,那边黎大夫却是耐不住了。他单刀直入地问道:“刘大夫,咱们是同行,肚里点灯,明眼人不说瞎话,你把水猴儿藏哪儿了?”

  刘大爷一脸的疑惑,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最后锁定在湿淋淋的刘星身上。刘星便将来家乡寻访水鬼,刚才差点儿被拖下水的经过说了。

  “那水鬼中了我的香芷水,我家小猴儿闻着味来的,就在你屋里。所以……”黎大夫站起来说道。

  “所以怎样?你认为我藏了水鬼?”

  “难道不是?敢让我的小猴儿搜一下吗?”

  刘大爷被黎大夫这样一堵,气得站了起来,叹了一声又跌坐回椅上:“罢了罢了,纸包不住火,能守得这秘密这么多年,也算是它的造化了。”

  6。真相

  刘大爷对着里屋发出一串古怪的音节,不一会儿,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爬了出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水鬼?它浑身长满绿毛,嘴和兔唇相似,这就和死者的伤口形状吻合了。

  黎大夫一下警戒起来,抓紧木棍,小猴儿也焦躁不安。“没事,这东西在岸上没那么大力。”刘大爷挥挥手道,“它有很多个名字——定风猴、电风猴、水猴子、水鬼,南朝的《幽明录》里叫它水虫、虫童或水精,再古老点的时候,黄河流域一带的先民叫它水虎或是河 伯,它的存在,在生物界至今都是一个谜。”刘大爷娓娓道来,“黎大夫,你既然追踪而来,必定知道定风猴的价值了?”

  “消症化瘕,攻坚散结,不论有形无形之肿块,俱能一消而散。活血化淤之力,即使如水蛭虻虫之流亦不及其百分之一,这就是定风猴脐胶的功效。”黎大夫脱口而出。

  “好,好,好……这功效,我父亲摸了十几年才搞清楚。你竟然三言两语就说得清清楚楚。”不过,他继而又摇头道,“你是白来一趟了。定风猴的脐胶,你是难以拿到的。”

  定风猴平时只吃些鱼虾蟹,大点的猎物也只是水獭。一旦它感觉受到威胁,才会拖人下水并噬咬人的脚心吸血。它身上有珍贵的活血成分,比蚂蟥分泌的蛭素的威力强上一百倍不止,所以一旦被定风猴咬到,伤口便血流不止。而定风猴的脐胶,平时是强烈的致幻剂,只 有在吸了人血之后,才能入药。所以,用脐胶治病,等于是一死换一生。

  刘星这才明白,刚才定风猴为什么会攻击自己,它是看自己追赶水獭,以为要抢夺食物,而大学生的幻象,不用说,正是定风猴脐胶的功效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它养起来?用血站的血来供养它?”刘星好奇道。

  “这东西桀骜不驯,视自由为唯一。一上岸,用不了三个小时就会死去,就算在水中,如果不是活水,它也会绝食而亡。”刘大爷严肃地说,“而血站的血对于它来说,简直就是毒药。”

  是啊,如果能圈养,那岂不是要发财了。一想到这里,刘星不由望向黎大夫,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你不是第一个来找定风猴的人。自从我父辈知晓了与定风猴沟通的方法之后,就与我约定,要尽全力保护定风猴,同时也不让它伤人。可惜以我一己之力,只能勉强保护野鸭村的人不受定风猴所害,至于上游三县,却是无能为力了。”

  刘星问刘大爷:“我特想知道,您是怎么引诱定风猴上岸的?”

  “反正将来也是带进棺材的,还不如说给你听。”刘大爷想起自己孤身一人,言语中不知不觉便带有一丝凄凉。“这事啊,说来话长,还得从我父亲那会儿说起。”

  7。突变

  “在鬼子侵华之前,国内很多医家都推崇汉方医学,父亲在这些名家的影响下,也开始学习汉方医学,顺便也学了鬼子话。一次,他被抓去碉堡做工,无意听到鬼子兵在闲聊,说是一个神主能将生活在鹤江的河童引诱到护城河来,到时把劳工全喂河童。我父亲听到后不 敢声张,那晚他偷偷藏了两块碎木块在裤裆里,当被扔进护城河的时候,赶紧把木块绑在足底。当他浮出水面透气的时候,就听到那个所谓的神主发着古怪的音节。很快,河里的老乡一个个都被拖进水底。父亲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一沉,也被拖到水底了,只感觉足底的 木板被咬得咔咔作响。不一会儿,那河童便失去了耐性,去找另外的人吸血。父亲趁乱赶紧游到一个角落,借着夜色,逃到深山里。后来鬼子被赶跑了,三处相连水系却闹起了水鬼。幸运的是父亲把那神主的发音记了下来,竟然成功地把水鬼招来。”

  定风猴怕猴子和蜘蛛。而蜘蛛喜欢白芷,所以定风猴不喜白芷。刘家就用这个秘法,跟定风猴相安无事了许多年。

  “为什么不杀了它,难道那些死了的人就白死了?”刘星为那些死去的人不平。

  “也不能这么说,被定风猴杀掉的人,大多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

  “是的,定风猴全身的毛孔都能分泌出一种强烈的致幻剂,人一旦接触到这种致幻剂,就会产生真实的幻觉。一般能中招的人,都是身上带有贪欲的人。当他们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东西时,受不住诱惑,就掉进水里去了。动物的法则就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你不能拿 人的道德和法律去要求它们。”刘大爷叹了口气。

  今晚所遇到的事,是刘星人生中最离奇的一件事,如果写出来,老郑应该会很高兴。再看那定风猴,也许是出水时间太长,已经是一副萎靡的样子。

  突然,刘星觉得怒不可遏,一股无名火从心头冒起,脖子根升起一片红潮,耳根也跟着发烫。刘星一把抱起定风猴夺门而出,不顾一切地朝外面跑去。黎大夫和刘大爷紧紧追了出去。

  “扑通”一声,刘星站在鸭爪塘边,把定风猴投进了水中,他发烫的头脑忽然清醒了一点,茫然道:“我在干什么?”这时背后一阵大力袭来,刘星站不住脚,猛地朝水中栽了下去。他回转身,看到的是黎大夫表情复杂的脸。

  8。尾声

  刘星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刘大爷的床上。

  “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三天了。”刘大爷把一杯水端了过来,“说

  来惭愧,那晚我没有提防,竟然着了定风猴的道。大概这猴子在岸上时间太长,急需补充体力,所以又放出致幻剂,让你莫名地激动愤怒,抱着它像箭一样跑到了塘边。”

  刘星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脚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忙问:“我怎么了?”

  “唉,一言难尽。真没想到,黎大夫为了奇药,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那晚,黎大夫眼见着传说中的奇药就要游走,一伸手把刘星推了下去。水中的定风猴急需补充体力,见到送上门来的猎物,马上抓住了刘星,咬开了他的脚心。幸亏刘大爷及时赶到,把刘星拉了起来。而黎大夫则不闻不问,一挥手,放出了小猴。

  刘星不由得急问:“那定风猴呢?”

  刘大爷无比惋惜:“它死了。”

  定风猴吸了人血,先时气力大增,小猴一个失神,被定风猴擒住,给硬生生撕成了两半。黎大夫趁着这当口,洒下了白芷药液。这下定风猴两眼发红光,完全疯了,不顾一切,竟游上了岸。黎大夫拿着木棍和定风猴交手,定风猴身上吃了几记闷棍,嗷嗷直叫。黎大夫最 后箍住了定风猴的脖子,刘大爷这才看到,定风猴背后有一摊血,是被气枪打的。一个胖胖的男人拿着枪,也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黎大夫喊他老郑,两人把定风猴的尸体抬到一部车上,开走了。

  黎大夫竟然要用一个无辜的人去换得自己病人的生存。刘星不禁奇怪,到底是谁值得黎大夫和老郑如此疯狂。

  一周之后,一则新闻引起了刘星的注意:本市最大贪官落马,行踪败露缘于绝症。说是建设局局长身患肝癌,求助于一个颇有名望的中医,他服下中医的“奇药”之后,居然暴毙而亡。家属报案将中医捉住,中医供认,局长竟然花了150万来买他的药。这一下,人们才 知道原来身边隐藏着一只硕鼠。光是他为洗钱而幕后资助的一家杂志社,一年的资金流就有上千万。

  刘星奇怪,不是说脐胶是治疗肿瘤的奇药吗,为什么在这个人身上却不起作用呢?想了许久才明白,他身上的血含有黎大夫刚开药液的成分,这白芷药液对于定风猴来说是剧毒,所以定风猴的脐胶也自然有毒。可笑那黎大夫求财心切,竟忘记这茬。原本只是想要采集脐 胶救命的单纯想法,在见到真实的定风猴后,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与当初单纯救人的初衷已完全不同。看来,世人最逃不过的就是贪欲一关啊!

Tags: 定风猴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548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