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三张失物招领启事

时间:2018-11-22 18: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天下只有丢失东西的人向招领失物的人千恩万谢,没有招领失物的人向丢失东西的人横打招呼、竖赔不是的道理。哎,今天要讲的故事,事情便偏偏倒了过来。
  施虹进厂才几年,但她已经是曙光厂有名的质量检验员,对产品质量要求非常严格。最近,她接连碰到两桩懊恼的事:三天前丢失了皮夹子,昨天又丢失了一只进口表。照说她平时并不冒失,是不是有什么手段高明的扒手盯牢她了呢?为了这,她一夜没睡好。
  这天一清早,施虹离家去上班,走到弄堂口,无意中看到墙壁上新贴了一张失物招领启事,那"失物招领"四个字旁边,还画了一只手表。施虹心里一动,上前一看,只见写着:"本人于昨天下午在中百一店门口拾到全自动进口日历手表一只,失者请于明日(星期日)上午十时整到天虹路五号李正高家联系认取。"
  施虹一看,正与自己的失表情况相符,当然很高兴,就拿出钢笔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姓名和地址。谁知走到公共汽车站,看见附近墙上贴着同样的一张启事;等她下了公共汽车,走到厂门口,只见大门旁边的墙上也贴着同样的一张启事。施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启事好像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这里面会有什么文章吗?
  也难怪施虹要多心,只因为她长得漂亮,平时就有一些小伙子寄照片、寄票子、写情书向她表示爱慕之心的;由于施虹认为这类做法过于轻浮,对此一概不理不睬。现在接连三张失物招领启事像是专门为她而贴的,怎不叫她大起疑心呢!
  施虹心里七上八下地走进厂门,被传达室老张喊住:"小施,刚刚有人送了样东西给你。"施虹接过纸包,打开来一看,却正是自己三天前丢失的皮夹子,里面的工作证、粮票、钞票一样不少。
  施虹忙问:"谁送来的?"
  老张笑眯眯地说:"是个穿工作服的高个儿小伙子,平顶头,样子蛮老实,手里拿两本厚书。问他叫啥名字,死也不肯讲。喔,他刚刚朝左手转弯方向走过去,说是要赶上班,恐怕还追得上呐。"
  不等老张说完,施虹拔腿就追,左转弯后,果然看见前面公共汽车站旁边有个手拿两本厚书、平顶头、穿工作服的高个儿小伙子。施虹正想上前招呼,不巧正好有辆公共汽车到站,那小伙子跳上车走了。
  当施虹回到厂门口,又朝那张失物招领启事看了一眼,发现这纸条刚贴不久,连背面的糨糊也还没有干,就索性把它揭了下来,心里想:带回去,找爸爸商量商量再说。
  走过传达室时,她又问老张:"刚刚那个人留下什么话吗?"
  老张说:"喔,那个青年有趣得很,我表扬他主动送还失物,他却红着脸,连连讲对不起。哈哈,归还失物,还要对不起做啥?"
  老张言者无意,施虹却听者有心,更增加了内心的疑虑和不安:看来,这件事一定有蹊跷,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施虹当夜回家,拿出揭下的纸条对父亲柄根师傅一讲,柄根师傅也觉得吃不准。柄根师傅平时对女儿的对象问题很是关心,今天听女儿一说,勾起了心事,叹口气说:"小虹,看来你也应该有个对象了。上次我厂里王阿姨介绍的那个小伙子听说就不错嘛,只怪你过于心高气傲,人家不过是迟到十来分钟,你就负气坚决不谈,也不问问人家是不是有急事。你看,现在……"
  施虹噘起嘴,打断父亲的话说:"爹,我在讲东你偏讲西。还是考虑考虑手表的事怎么办吧!"
  父女俩商量到最后,决定明天还是去,倘若对方确是诚心诚意还表,别无他意,那当然要深表感谢;倘若是想借机纠缠,那就当面讲清,劝他死心。
  反正是一切见机而行,探明情况再作打算。
  第二天,施虹找到了天虹路五号,这是幢石库门式的房子,看模样楼上楼下绝不止一家人家,施虹感到比较放心。施虹一进门,碰到一个面貌慈祥、约摸五十岁左右的老妈妈。
  老妈妈问:"姑娘,你找谁?"
  施虹忙说:"对不起,这里有个名叫李正高的同志吗?"
  "有呀,就是我家的。请,请屋里坐。"
  巧极了,这老妈妈正是李正高的娘,左邻右舍都叫她阿高娘。阿高娘一听是儿子的客人,忙把施虹让进厢房里坐下,倒上一杯茶,问:"姑娘,你……"
  施虹一看,这老妈妈似乎并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和来意,看来该声明一下,就说:"对不起,是他约我来……"话说到一半,却猛然顿住了。她脸一红,心里想:糟糕,自己对李正高面长面短也不了解,怎么好说这个"约"字,岂不要让老妈妈产生误会吗?
  果然,阿高娘搞错了,以为施虹是李正高新结识的女朋友,不由得又喜又急。喜的是眼前这姑娘端庄大方、人品不错,自己的儿子眼力不错;急的是偏偏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不在家,该怎么招待好呢?她看看施虹露出吞吞吐吐的样子,觉得不能怠慢,忙把双手一拍,说:"哎呀,阿高这孩子真糊涂,也不告诉我一声,今天一早就被他的宝贝徒弟小牛拖到区图书馆查资料去了。你看,你看……喔,我马上去叫。你请坐,坐!"
  施虹听说李正高不在,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是他约的时间,怎么又不在家呢?要想开口再问,却不料阿高娘一个转身已经走了。施虹想想也只好既来之则安之,看那李正高下一步出啥棋子。她闲坐无聊,随意观看屋内摆设。这屋里倒是布置得井井有条,收拾得干干净净。墙上挂着一排大奖状,都写有"奖给先进工作者"、"新长征突击手"、"优秀共青团员"之类的字样。施虹不知不觉中有了几分好感,但又觉得奇怪:这手表怎么会落到李正高手里的呢?而且从三张启事来看,他好像知道是我丢失的,可又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取呢?
  施虹正在屋里七想八想时,忽听得门外响起"咚咚"的走路声。施虹回头一看,开着的门旁边站着一个二十岁不到、一脸孩子气的小青年。他恭恭敬敬躬了躬身:"施虹姐姐,对不起。"
  施虹一听叫她"施虹姐姐",先一呆,接着站起身来问:"喔,你是李正高吗?"
  "不,我叫吴小牛,是李正高的徒弟。"
  施虹听到"吴小牛"三个字,又看看他的脸,不觉一呆:哎,这名字和模样好熟啊,在哪儿见过的呢?
  吴小牛说:"请坐!施虹姐姐,请允许我这样叫你,因为我确实衷心感激你。记得吗,一年前在南京路大光明电影院旁边……"
  喔……施虹记起来了:当时吴小牛扒窃了她的皮夹子,被过路人揪住,好些人围上来殴打小偷,是她拦住大家说:"别打了!他偷我皮夹子是不道德的,但这样打他也不妥当,还是送派出所去吧!"正由于施虹以失主的身份力排众议,使吴小牛逃过了一顿毒打,从此,吴小牛对施虹就一直铭记在心。
  施虹见是吴小牛,就虎起面孔问:"那么,这一次我的皮夹和手表也是你偷的!这样纠缠不清到底是啥道理?"
  吴小牛急忙申明:"不,不,皮夹子已经由我的师傅送还,当时我只急着要摸清你的地址和姓名,可并不真想再偷啊!"
  "但这仍旧是偷的性质啊!"
  吴小牛嘟着嘴说:"对,阿高师傅也这样批评我。只怪我当时头脑发热,来不及前思后想,一个冲动就犯了老毛病。为了这,他狠狠打了我一顿,到现在我的检讨还没有过关呢!"
  噢,施虹这才明白了一点,怪不得那个至今还没露面的李正高,当时对传达室老张横一个"对不起",竖一个"对不起",他是为吴小牛的事感到过意不去呢!这个当师傅的还不错。施虹不由对李正高多了几分好感,就又问:"那你为啥急着要晓得我的姓名和地址呢?"
  吴小牛笑嘻嘻地回答:"这可说来话长啦!"
  原来,这个李正高不是别人,正是上次王阿姨介绍给施虹的对象。约会那天,临下班时,吴小牛做坏一只零件,被李正高发现,马上帮着小牛改做,为此而迟到了十分钟。偏偏身为质量检验员的施虹,在生活上要求也是一丝不苟的,自尊心又特别强,过了时间不见人来,就认为对方是搭架子,诚意不够,负气转身就走,坚决不肯再谈。第二天,李正高和吴小牛一起乘公共汽车,碰巧看见施虹。施虹没有注意,李正高却由于事先从介绍人王阿姨手里看过照片,印象很深,认出她就是隔天"吹"了的姑娘,情不自禁轻轻叹了口气,被吴小牛轧出苗头,问出根由,感到很内疚。而且吴小牛发现这姑娘就是一年前把自己从拳头下解救出来的"好心姐姐",他就下决心要以个人的努力帮助师傅挽回局面,一时冲动,就拿了施虹的皮夹。原想借用招领皮夹子的办法,让他们会面,解释一下误会。
  听了小牛的叙述,施虹不禁暗暗责怪自己:看来那次约会,自己对李正高"缺乏诚意"的判断是错了,只怪自己自尊心太强,未免带有主观色彩。
  她再一想,又有点奇怪:"那我的手表怎么会在你师傅手里的?"
  吴小牛笑笑:"不,手表的事,师傅根本不晓得,也不是我偷的。"
  "啊?"
  "你放心。你的手表是在中百公司被一个小扒手偷去的,他一出店门就被我卡住了。"
  施虹一想:对了,那天出中百一店大门时,进进出出的人很多,突然自己身后有个人冲出来,朝门外"喂,喂!"喊了两声,就挤出人群不见了,原来是吴小牛帮自己追回手表。施虹又问:"那你为啥不直接找我?"
  吴小牛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正要开口,突然门外急匆匆闯进来一个人,边走边喊:"小牛,你在摆啥迷魂阵,怎么一个人先回来。咦——"他看见坐在屋里的施虹,顿时一愣,脸红了。
  吴小牛急忙介绍:"这就是我的师傅李正高。施虹姐姐,就是因为你的教育和师傅的帮助,我吴小牛改邪归正啦!"他又对李正高说,"阿高师傅,拖你到图书馆去,是我的调虎离山计,怎么能让你知道?"说着,他拿出手表交给施虹,"施虹姐姐,现在你总该原谅我师傅上次的迟到了吧!至于皮夹子的事,我再检讨一遍,这是我特殊的介绍人手法,只此一遭,下不为例。那三张失物招领启事就算是我向师傅交卷的检讨书,你们看通得过吗?"
  一番话把李正高和施虹都闹了个大红脸,各自别转了头。施虹被说得笑也不好,恼也不能,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塞到吴小牛手里,啐了一声:"去你的,还给你!"原来,这就是施虹揭下来的那张失物招领启事。
  吴小牛把纸条折好,藏进口袋,毕恭毕敬对李正高鞠了个躬:"阿高师傅,祸是我闯的,漏洞总算也由我补好了。今后的戏唱好唱坏,可该由你们自己做主啦!"说完,他还偷偷朝门外做了个鬼脸。
  门外头,阿高娘已笑眯了眼,笑弯了腰。

Tags: 纸条 失物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513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