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妈妈在远方

时间:2018-11-22 17:57来源:故事会 作者: 钱岩

  接母进城
  孙学文是省城二十七中的一名教师。这天,他突然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的电话,说他母亲到地里干活,不小心从高坡上摔了下来,要不是有棵树挡着,很可能一条老命就没了。邻居说:"这人上了岁数,身边没人照应就是不行。我看你还是劝劝你娘,让她跟你到城里去吧。"
  放下电话,孙学文双眼模糊了,他仿佛看到母亲正在悬崖上痛苦地挣扎,一声接一声"文仔,文仔"叫着他的乳名。这么想着,他的心都要碎了。
  孙学文的老家在几百里外的农村。十多年前,他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现在老家只有母亲一个人了。他知道,当年母亲结婚后不孕,四处求医,苦药喝了两大水缸,直到三十六岁才生下了他,而且生他时又难产,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孙学文六岁那年,他父亲去山西挖煤,不幸死于矿难,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母亲含辛茹苦才把孙学文拉扯成人。
  如今母亲上了岁数,孤单一人在农村,孙学文一心想把她接到身边,尽尽孝心。谁知跟老婆陈露露说了一次又一次,陈露露就是不同意,还嘴一撇嘲笑他说:"你看这巴掌大的房子,你妈来了住哪儿?只要你孙老师能买栋大房子,我陈露露绝不反对你当孝子。"孙学文哪能买得起大房子?当初他们结婚时,就是因为缺钱,只能买个一居室,就这还是按揭,每月还得还贷呢。
  孙学文明白,养儿防老,自古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真要和老婆闹翻了,硬把母亲接来,母亲在家也呆不安宁。为了这事,这些天来孙学文可是愁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有个朋友知道孙学文的苦处后,唏嘘不已。正好,他在离孙学文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小间老房子空着,于是他建议孙学文把母亲接到省城,暂且先住那儿,方便照顾。
  孙学文很感激朋友帮了他一个大忙,心想:母亲接来了,不和老婆住在一个屋子里,朋友又不要自己一分钱房租,老婆就没有反对的道理了。
  为了怕节外生枝,孙学文还是决定先瞒着老婆,等把母亲接来安顿好了再跟她说。到时候,老婆闹就让她闹一下吧,反正他孙学文不能再让人家戳脊梁骨,骂他是不孝子了。
  这天,孙学文又背着老婆来到朋友借给他的那间老房子,打扫卫生,粉刷墙壁。正忙得热火朝天时,突然感觉身后不对劲,回头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只见老婆陈露露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陈露露的突然出现让孙学文慌了手脚,一时间只能"我、我、我……"
  不知说啥好。
  陈露露撇了撇嘴角,冷冷地说:"怪不得这几天我见你鬼鬼祟祟的,敢情是在布置新房啊!是不是嫌我人老珠黄,在外面找了个小三呀?"
  孙学文尴尬地说:"老婆,你、你胡说什么呀!"接着,孙学文只好把母亲跌倒,差点丢了命,以及朋友把老房子借给他母亲住的事,一一跟老婆汇报。说完后,孙学文便紧张地看着老婆,等着她大吵大闹。
  但让孙学文没料到的是,陈露露听他说完,既没吵,也没闹,她平静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问孙学文:"你是铁了心要把你妈接到城里来?"
  孙学文忙说:"是的。我妈就我一个儿子,人老了,再不把她接到身边,我良心不安啊!其实,我妈到城里来,吃得少,住的这间房子又不要钱,老家的房子好歹还能卖点钱,足够她生活好几年的……"
  没等孙学文说完,陈露露便打断他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孝子,我成全你。只是这房子,又暗又潮,不适宜老人居住。你给我把这房子还给人家,这人情债可不好欠啊!"
  孙学文一听,急了:"还给他?那我妈接来后住哪儿?"
  陈露露瞧着孙学文那着急的样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她说:"你说住哪儿?你妈来了,当然要住在她儿子家里了。我想好了,你妈接来后,就和我住一间房。不过这样一来,就要委屈你了,我决定给你买个行军床,晚上你睡在客厅里。你觉得如何?"
  孙学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老婆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
  他又小心翼翼地问:"老婆,你说的是真心话?不会是逗我开心吧?"
  陈露露生气道:"你不信?好,那就算了!你就继续在这儿打扫这破屋子吧。"说完抬腿就要走。
  孙学文顾不上多想,忙上前拦住老婆,赔着笑脸说:"信,信!老婆的话我哪敢不信?老婆,你今天让我好感动。你真是我的好老婆!"
  陈露露用手指点了点孙学文的额头,嗔道:"傻瓜,我不需要你甜言蜜语,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你好?你好歹是个人民教师,名声要紧。这样吧,过几天你抽空回趟老家,把你妈接来吧!"
  孙学文哪还等得及过几天?第二天就向学校请了假,立马赶回老家去接母亲。
  开始时,孙大娘以为儿子在骗她。孙学文见母亲不信,就拨通了电话,让陈露露在电话中亲自邀请母亲进城同住。孙大娘接了儿媳妇的电话,立马感动得热泪盈眶。
  为了让母亲进城后不再牵挂老家,孙学文卖了家里的老屋和不能带走的物件,在乡亲们的夸赞声中,欢欢喜喜地把母亲接到了省城。
  孙大娘接来后,陈露露待她还真的不错,又是给孙大娘买衣服买鞋,又是带孙大娘去做头发,甚至还给孙大娘买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陈露露说,她要让婆婆脱胎换骨,做个时髦的城里老太太。
  一开始,孙大娘感到很别扭,又不好拒绝,只得听任儿媳妇摆布。可是经陈露露这么一打扮,孙大娘顿时显得年轻了许多。孙大娘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里那个怪洋气的老太婆就是她自己。
  这一切,孙学文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啊。不过,他心里一直有个没解开的疙瘩:老婆以前一直反对他把母亲接来,现在咋会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难道她有什么别的打算?
  推销"包袱"
  其实陈露露会同意孙学文把母亲接来,的确是有她的算计的。
  这陈露露在一家超市上班,她脾气躁,心眼小,但是勤俭会过日子。
  孙学文是在苦水里泡大的,所以他很珍惜自己好不容易组成的家庭,而且他很看重老婆会持家的优点,所以事事处处都让着她。
  刚开始,当陈露露得知丈夫背着自己准备把他母亲接来时,是很生气的。
  陈露露之前反对孙学文把他母亲接到城里来,除了因为住房小,更觉得多一个人,就多一笔开销。如今,一分钱对陈露露来说都是好的,她要拼命攒钱,将来换个大点儿的房子,要不结婚后她咋连孩子都不敢生呢?
  那天,陈露露怒气冲冲要去找丈夫算账,在小区门口碰上了一位姓马的大爷,态度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这马大爷七十多岁,几年前老伴去世了,唯一的女儿还在美国,他就成了孤家寡人。然而这个马大爷是个幽默有趣的老人,这么大岁数了,人却很新潮,就那几根花白的头发,还束成一个小马尾辫拖在脑后,穿的衣服也是花花绿绿,色彩鲜艳的。因为马大爷经常去陈露露上班的超市购物,一来二往,他们就熟悉了起来。
  那天,马大爷见陈露露满脸怒气,知道她肯定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为了逗她开心,就上前拦住她,装着生气的样子问:"我说丫头,你干吗躲着我呀,你不是答应帮我介绍个老伴吗?我都请你吃过美国的巧克力了,但是你答应的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影儿呢?"
  帮马大爷介绍老伴,这是陈露露以前和他开玩笑时说着玩儿的。现在听马大爷这么一说,她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马大爷有钱又有房,只要我把婆婆这"包袱"好好包装一下,然后"推销"给马大爷,那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这么一想,陈露露顿时转怒为喜,笑道:"马大爷,我不是正在物色嘛,您老要求高,我总得给您找个适合的人选呀!"
  告别了马大爷,陈露露的心情一下就明亮起来了,她决定这就去跟丈夫说,同意他把母亲接来,而且就住在家里。
  婆婆接来后,陈露露除了打扮婆婆,还教会了婆婆使用各种家用电器,教会她烧几个马大爷爱吃的菜。一个月后,陈露露觉得自己已经把婆婆"改造"得有模有样了,她便准备开始行动,给婆婆做媒了。陈露露决定行动前,还是先和丈夫通通气。
  孙学文听老婆说了她的计划,惊得嘴都合不拢,他有点生气地说:"我说陈露露,敢情你同意我把妈接来,是心里早就有了这么个馊主意?亏你想得出来呀!"
  陈露露一听就拉长脸嚷道:"什么,我这是馊主意?孙学文,那你想个不馊的主意呀!我这么多天委曲求全,可是给足了你面子,你别不知好歹!你觉不觉得这一个月,咱家已经不像个正常的家了?两口子连个亲热的机会都没有,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把你妈从乡下接来了?孙学文,没钱买大房子,就别想着当孝子!再说了,马大爷怎么了?有钱有房,难道还配不上你妈?我现在担心的是人家看不上你妈呢!"
  见老婆火了,孙学文只得忍气吞声,他可不敢跟老婆争吵。他解释道:"我是说,我妈都这么大岁数了,思想又传统,年轻时都没改嫁,你现在让她改嫁,她肯定不会愿意。我们要是强迫她,这传出去,那不让世人耻笑了?反正,这话我开不了口……"说着说着,孙学文眼睛就红了。
  接着孙学文告诉老婆,在他念小学那会儿,母亲曾和邻村一个姓王的木匠有来往,后来母亲问他,同意不同意这个王叔叔来给他做爸爸?可他就是梗着脖子不答应,还说那姓王的前脚进他家的门,后脚他就离家出走!
  母亲忧伤地说:"儿子,你以后翅膀硬了,肯定是要飞走的,那留下妈妈一个人多孤单!"他就安慰母亲说:"妈妈,儿子不走,一直陪着妈妈。就是走,走到天边都把妈妈带着,让妈妈跟着自己享福。"听他这么一说,母亲搂着他号啕大哭,说:"妈妈什么人都不要,只要儿子!"从此,母亲不但和那个王木匠断绝了往来,而且任何人跟她提改嫁的事,她都坚决拒绝。等到孙学文考上大学,离开母亲时,他才明白自己当年多么幼稚,多么自私,竟一手葬送了母亲的幸福!
  说到这儿,孙学文已是泣不成声了。
  听孙学文说了这些,陈露露动情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这事还得要说,由我找机会来说。你不要担心你妈会怪你。这一个月相处下来,我发现你妈其实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要是为了我们好,我想,她肯定会答应的!"
  含泪应允
  再说孙大娘来到城里儿子家,原先最担心的是儿媳妇陈露露嫌弃她,不给她好脸色,让她吃受气饭。没想到,陈露露却是难得的孝顺,对她好得没话说。
  孙大娘来之前就知道儿子家房子小,但没想到会这么小。为了她,儿子儿媳妇小两口不能睡在一起,这让孙大娘很内疚。她提出让她睡客厅,可儿子儿媳妇就是不同意。孙大娘很难受,她觉得自己这个"累赘"害得儿子儿媳妇不得安宁了。所以,表面上孙大娘有说有笑,可她心里头却压了一块大石头。
  孙大娘曾悄悄问儿子:"当初买房,咋不买个稍微大一点儿的?"
  儿子苦笑道:"房子贵啊,大了根本买不起!"
  孙大娘问:"有多贵?"
  儿子指了指面前的一张报纸说:"这么说吧,您养十头大肥猪,才能在城里换这么点儿大的地方。"
  "什么?十头大肥猪只能换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孙大娘惊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除了房子,还有一件事情让孙大娘揪心,那就是儿子结婚两年多了,陈露露的肚子咋就没动静呢?难道儿媳妇和自己一样,身子有病?要是不能生养,那得趁早看医生啊!于是,她试探着把这事跟陈露露一说,逗得她哈哈大笑。陈露露告诉孙大娘,不是她不能生,而是她不敢生。
  这下孙大娘不理解了,她说:"女人结婚哪有不生孩子的?想当初我为了生孩子,苦药可是喝了一缸又一缸!"
  陈露露叹气道:"原来我和学文是计划着今年要个孩子的,可现在您老从乡下来了,这计划咋实施呀?唉,我也想早点为您生个孙子呀,只是这房子太小了,孩子生下来放哪儿啊?人又不是画,能贴在墙上!"
  孙大娘听了长叹一声说:"唉,看来怪就怪我这个老不死的,让你们跟着遭罪了!"
  陈露露笑道:"妈,您不能这么说,哪个人没有老的时候呀。要是将来我们生个儿子,我们老了也不管我们,那还不如现在不生呢!"
  第二天陈露露下班回来,孙大娘突然兴奋地对她说:"露露,今天我下楼去,发现楼下花坛边有块空地,你让学文星期天捡些砖头、木棍,在那搭一个棚,我住进去。这样,你们就能按计划生个孩子了。"
  孙大娘见儿媳妇听了捂住嘴乐个不停,就急了,她说:"真的,我特意用脚量了一下,那地方够搭一个棚。你不要担心我,我们农村人结实,住进去保证一点事也没有!"
  陈露露笑道:"妈,您以为城里和你们农村一样,想在哪搭个棚就在哪搭个棚?我这么跟您说吧,您前面搭,后面立马就有人来拆,还要罚您款!"
  听陈露露这么一说,孙大娘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她苦恼地说:"这也不行,那要怎么办呢?千万不能因为我,耽误了你们生孩子,这可是大事啊!"
  陈露露心中一喜,觉得给婆婆做媒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她亲热地坐到婆婆身边,甜甜地说:"妈,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既能让您有地方住,又能让您抱上孙子。只是,我们做晚辈的,也不知这话能说不能说?"
  孙大娘急忙问:"还有这么好的事?你快说出来听听。"
  陈露露这才不紧不慢地说:"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马大爷,是个退休工程师,今年七十多,身体还硬朗得很。他有一个独生女在国外,几年前,老伴去世了,现在他一个人住着一套大房子,孤孤单单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前一阵子,他托我帮他介绍个老伴。我在想,妈您要是不嫌弃他的话,我就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孙大娘一听,涨红了脸说:"闺女,你就别逗我开心了!我都快七十了,是黄土埋到脖颈子的人了,还要改嫁?丑死人了!这事要是传到我们村上,还不把乡亲们大牙给笑掉?"
  陈露露"咯咯"笑道:"妈,您这是老观念!七十算啥,现在城里好多八九十岁的老头老太为了追求幸福再婚的呢!"
  孙大娘眼眶一红,对陈露露说:"闺女,你不知道,学文命苦啊,他六岁就死了爹,从小受人欺负。在他念小学那会儿,我曾想给他找个后爸,可他不同意,从此我就打消了改嫁的念头。你说,小时候我想给他找个后爸,他都不同意,现在我再给他找个后爸,他咋会同意呀?"
  听婆婆这么一说,陈露露放心了,于是问:"妈,您是说,要是学文不反对,您就愿意?"
  孙大娘长叹道:"唉,我这后半辈子就是为儿子活着,当然一切都听儿子的。别说儿子让我改嫁,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没怨言。"
  听婆婆这么说,陈露露顿时心花怒放,她心里说:他孙学文要是敢反对他妈给他找个爸,那他自己一辈子也休想当爸!
  孙学文回来后,陈露露把这事跟他一说,要他当着母亲的面表个态。
  孙学文心里难受啊,但是他也不能反对老婆。反复思量之后,他就低着头红着脸,眼含泪水对母亲说:"妈,为了让您晚年幸福,我不反对您找个老伴。儿子小时候不懂事,曾经糊涂过一回,现在,我不能再糊涂了……"
  听儿子这么一说,孙大娘一时也乱了方寸,只得答应考虑考虑。
  孙大娘好心酸啊!她悄悄流了一夜泪。孙大娘不傻,她终于明白了,怪不得儿媳妇待她好,还打扮她,原来心里藏着这想法!现在要是不答应,儿媳妇还会继续待自己好吗?还有,只要她住这儿,儿媳妇就不能生孩子,孙家就会绝后啊。看来只有改嫁,给自己找个住的地方,让自己早日抱上孙子,才对大家都好。
  这么一想,孙大娘把心一横,就答应了儿媳妇的提议。
  第二天,陈露露带着婆婆的照片,还特意用手机给她拍了做菜的视频,兴高采烈地去了马大爷家。
  当时,马大爷正在练习画画呢,他见陈露露热心地要把自己的婆婆介绍给自己做老伴,觉得很有趣。
  他笑呵呵地说:"其实我也愿意谈个农村老太太,纯朴又善良,我不在乎她有没有退休工资,但我在乎我们有没有共同语言。你婆婆大字不识几个,我们两人肯定话不投机。你瞧,我能写字,我能画画,还会交谊舞,可你婆婆会啥呀?这以后——"马大爷笑着说,"丫头,多谢你操心了,我看呀,我和你婆婆好像没有认识的必要啊!"
  听马大爷这么一说,陈露露好像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敢情她忙活这么多天,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两情相悦
  现在,陈露露为没推销掉家里那个"包袱",大为气恼。她在心里骂说:这老头,要求还挺高,白送给你一个免费的保姆,你还嫌人家是文盲!你以为人家有文化的老太太会看上你这糟老头?
  陈露露沮丧地回到家,一打开门,就见婆婆正用剪刀在剪着什么,地上撒满了碎纸屑。她生气了,阴着脸问:"您这是在干什么呀,看把地板弄得一团糟!"
  孙大娘正聚精会神在剪呢,见儿媳妇脸色不对,便赶忙停下,一边慌里慌张去收拾,一边解释说:"我见你扔在垃圾桶里的彩纸鲜亮好看,就拾起来剪着玩儿,剪了个老虎,没注意把地板给弄脏了……"
  陈露露不经意地瞥了眼婆婆剪的老虎,这一瞥,顿时惊呆了:只见这老虎昂首长啸,威风凛凛,栩栩如生……陈露露一下转怒为喜,问婆婆:"这真的是您剪的?"
  孙大娘见儿媳妇不生气了,也高兴起来,谦虚地说:"是我剪的,没剪好,好多年没剪了,手有些生。"
  陈露露把纸老虎拿在手里,左瞧右看,嘴里啧啧赞美道:"这太漂亮了,简直就是艺术品!妈,您这是跟谁学的?"
  孙大娘腼腆地笑了起来,她说:"做姑娘的时候,跟我妈学的。那时农村穷,过年买不起年画,于是大伙就用红纸剪一些喜庆的图案,贴到窗户上或者墙上……"
  陈露露问:"那您除了会剪这老虎,还会剪什么?"
  孙大娘不好意思地说:"应该是看到什么,或者心里想着什么,就能剪出什么吧。不过有时也剪得不太像。"
  真没想到婆婆还有这本事!陈露露当即找出不少花花绿绿的纸,兴奋地让婆婆来剪。
  孙大娘见儿媳妇这么喜欢看她剪纸,也来了劲头,于是剪刀上下翻飞,很快,一幅幅艺术品就在孙大娘的手中诞生了:有喜鹊登梅,五谷丰登,还有鸳鸯戏水……一幅幅精美的剪纸,把陈露露看得眼花缭乱,喜得小嘴咧开。
  后来,陈露露跑到文具店,买来一卷彩纸,让婆婆再精心剪两张大的。
  干啥?她决定明天拿给马大爷看看,他马大爷不是瞧不起人吗?那就好好让他开一下眼,让他明白:什么叫文化!什么叫艺术!
  第二天,马大爷看到了陈露露拿来的剪纸,顿时眼放光芒:"天哪,这可是精美绝伦的工艺品啊!你瞧这喜鹊登梅,你瞧这鲤鱼跳龙门……"说完,马大爷有点不相信地问陈露露,"这些真的都是你婆婆剪的?"
  陈露露看到马大爷那爱不释手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装着不经意地说:"是我昨晚看着我婆婆剪的。她听说您马大爷也爱好艺术,于是就随手剪了两幅,想和您切磋切磋……"
  听陈露露这么一说,马大爷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自嘲道:"嘿嘿,我画画那是涂鸦,根本不能叫艺术,和你婆婆那是没法比。你婆婆才是真正的民间艺术家,我只有学习的份了。"
  接下来,还没等陈露露开口,马大爷便红着脸求陈露露:"我说露露啊,能不能安排我跟你婆婆见个面,我想跟她学剪纸……"
  好一个柳暗花明!陈露露喜不自禁啊。经陈露露牵线搭桥,马大爷和孙大娘终于见上面了。
  见面一聊,马大爷对孙大娘,那是百分百的满意。孙大娘呢,除了看不惯马大爷的小马尾辫,对他也有好感。这马大爷是个急性子,当即跑到理发店,把自己心爱的小马尾辫给剪了。
  而且马大爷和孙大娘只交往了几次,就迫不及待地把孙大娘介绍给他的那些老哥们儿,说这是他刚结识的老伴,民间艺术家,不久他们就要结婚。
  这弄得孙大娘很不好意思。马大爷解释说:"你剪纸剪得那么好,叫你民间艺术家,没加‘著名’两个字,已经够委屈你了。还有,我们岁数都这么大了,过一天就少一天,追求幸福生活就必须加快速度。人嘛,就是要活得舒畅快活。当然了,咱俩结婚后,我跟老师学剪纸也更方便了。嘿嘿……"
  陈露露见婆婆的婚事朝着圆满的方向迅速发展,也特别高兴。现在,她动不动就对孙学文夸耀说:"老公,你老婆有能耐吧,给妈这媒做得多好!"
  一开始,孙学文对老婆这么做很有意见,但现在看来,这的确是个好结局。后来,孙学文真诚地对马大爷说:"大爷,您和我妈这么大年纪还能走在一起,这是缘分啊。您要是不嫌弃,从此以后,就把我当儿子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们二老的,让二老安度晚年。"
  按照孙大娘的意思,两人都这么大岁数了,悄悄走到一起也就行了,别闹出多大声响。可马大爷不同意,说:"光明正大的事,干吗搞得偷偷摸摸的?我们不但要拍婚纱照,而且还要到酒店办婚宴!"
  马大爷的这个想法,得到陈露露的大力支持。她双手一拍,说:"就是,结婚是件大事,一定要办得风光喜庆,最美不过夕阳红嘛!"
  这天是星期天,是马大爷和孙大娘拍婚纱照的日子。陈露露特意调了休,在家等着。可是过了约定的时间,还不见马大爷来。这下她急了,就给马大爷打电话,他就是不接电话。陈露露风风火火赶到马大爷家去敲门,可敲了半天,也不见马大爷来开门。她心想:难道马大爷在家出了意外?就在她掏出手机准备报警的时候,收到了一条马大爷发来的短信,打开一看,一下就傻眼了。
  短信是这样写的:露露,很对不起,我人已在外地,我和你婆婆的事,到此结束!
  妈在何处
  马大爷跑了!陈露露真是气炸了肺:你这死老头,一会儿急吼吼要和我婆婆结婚,还把事情张扬得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会儿又反悔,跑得没了人影儿!你耍猴呀?陈露露越想越气,恨不得立马抓到这马老头,把他吃了才解恨!
  孙学文也很不满马大爷这举动,但更担心母亲受不了打击。没想到孙大娘知道马大爷跑了,不但不生气,反而显得很轻松坦然,还劝儿媳妇不要气伤了身体,说马老头跑了更好,其实,她才不想和这怪老头结什么婚呢……
  听孙大娘说出这话,陈露露像是一下明白了什么,她冲着孙大娘大嚷起来:"怪不得马大爷好端端地突然跑了,肯定是你跟他说了什么,其实你就没想过要和他结婚!你是不是想一直赖在这个家里?那好,你不走我走,我让你!"说罢,也不听孙大娘解释,摔门而去。
  这下孙学文头大了,接来了母亲,却气跑了老婆,这可万万不行呀。于是他急忙追了出去,终于赶在老婆上出租车之前截住了她。孙学文苦口婆心地劝说,说这次婚变,肯定是马老头反悔;怪罪他母亲,那是冤枉她了。
  依他母亲的性格,她答应的事绝对不会出尔反尔!孙学文还说:"他马老头有什么了不起?没他地球就不转了?城里不是还有牛老头、羊(杨)老头嘛,老婆,你不要生气,只要有心,再给妈重新介绍一个就是了!"
  等孙学文费尽口舌把老婆劝回了家,竟然发现母亲不见了。开始时,孙学文以为母亲是受了委屈,躲到哪个旮旯抹眼泪去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谁知到晚上也不见母亲的身影。
  这下,孙学文慌了。他急忙四下寻找,拿着母亲的照片,跑公园,跑车站,到处问人,可就是没人知道!接着他又跑到交警队去查,当天有没有哪儿发生交通伤亡事故。最后迫不得已,孙学文只能到派出所报案,等警察问到母亲的身高样貌时,孙学文难掩愧疚伤心,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开关,哭得像个孩子似的。
  回到家,孙学文发现母亲连衣服也没带,他但愿母亲只是出门迷路了。
  因此,他一面到处张贴寻母启事,一面骑了自行车,走街串巷去找。可是,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母亲仍然杳无音信。他这才断定,母亲不是迷路,而是因为寒心,有意离家出走,甚至有可能……想到这里,孙学文不寒而栗。
  陈露露却不以为然地说:"你妈还能往哪里去?肯定是回老家去了呗!"
  孙学文失魂落魄地摇了摇头,说:"去哪儿都有可能,就是不可能回老家!我妈是个极要脸面的人,再说,老家房子都卖了,回去住哪儿?"但为保险起见,他还是打了个电话回老家,孙大娘果然没有回去。
  孙学文继续疯狂地寻找母亲。这天,他突然接到派出所电话,说江边发现一具溺水而亡的老人尸体,让他去认认。
  顿时,孙学文像头上挨了一闷棍,他昏昏沉沉赶到江边,一见老人的尸体,扑上去就号啕大哭,直到警察提醒,他才仔细辨认起来,发现自己哭错了。这个老人不是母亲!
  孙学文转悲为喜。是啊,这么多年来,母亲什么样的苦没吃过?什么样的委屈没受过?坚强的母亲绝对不会寻短见的!
  找不着母亲,孙学文心如刀割。为了扩大影响,他先是在当地电视台播寻母启事,接着他含泪在网上发了个帖子:《妈妈,你在哪里?》。他在帖子中附上母亲的照片,并乞求各地网友,谁要是看到他的母亲,请收留她,给她一口饭,给她一杯水,给她一件衣,他定涌泉相报……
  孙学文每天都把自己的寻母经历发到网上,声声情,句句泪,感动了很多网友。大家纷纷跟帖,有感叹的,有安慰的,有热心提供信息的……对于网友提供的信息,哪怕有一点儿价值,不管多远,孙学文都赶过去确认。
  短短几天,他一共见了十多个和母亲差不多的流浪老人:有捡破烂的,有乞讨的,有住在破桥洞里没人管的……虽然这些老人不是自己的母亲,但每次孙学文都流着泪,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留给流浪老人,甚至帮助她们回家。他相信将心比心,他对别人的母亲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隐藏此楼
  好,别人也会对他的母亲好的啊……
  一周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孙学文仍然在坚持着寻找自己的母亲。
  每天,他都在顶自己的帖子,目的是想让更多的人看到母亲的照片。
  一个月后的一天,孙学文一如既往地在电脑前顶着自己的帖子,抒发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妈妈,您还好吗?天冷了,您有衣服穿吗?生病了,您有药吃吗?饿了,您有饭吃吗?渴了,您有水喝吗?妈妈,儿子好想您呀!妈妈,回家吧……"
  孙学文边写边哭,边哭边写。突然,手机响了,掏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妈妈在远方,很好,不要牵挂……"
  孙学文以为,这肯定是一位网友看到了他的帖子,发来短信鼓励安慰他的。于是他把手机捂在心口,这则特别温暖的短信,给了他巨大的力量,他发誓要继续寻找母亲,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奇迹一定会出现……
  远方来信
  孙学文根本没想到,其实这则短信就是他母亲发给他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就在马大爷准备和孙大娘拍婚纱照的前几天,陈露露悄悄找到马大爷,她说:马大爷要想和她婆婆结婚,必须在结婚前,把她婆婆的名字加到他的房产证上。
  马大爷一听,大吃一惊,他想,原来这个陈露露这么热心地把她婆婆介绍给自己,是别有用心,打他房子的主意呀!这让马大爷既为难又生气。
  马大爷很想早日和孙大娘结婚,可如果不答应陈露露的条件,她阻止孙大娘和自己结婚怎么办?
  马大爷反复思考后,想了一个办法,于是就对孙大娘说:"你不是反对拍婚纱照吗?你不是想到山西给你死去的丈夫上上坟吗?好吧,那我们婚纱照就不拍了,省下钱,我陪你去山西。只是,这事先不能对你儿子儿媳妇说,我要演一场戏,看看他们心中到底有没有我们俩。"所以就有了在准备拍婚纱照的那一天,马大爷故意不接陈露露的电话,却给她发了个拒绝的短信的事。
  谁知这一试,真让陈露露原形毕露,她不但对孙大娘大发雷霆,而且还用离家出走这招威胁孙大娘和丈夫。孙大娘的心在滴血,于是就在儿子去追赶儿媳妇的时候,她按照和马大爷的约定,抹着眼泪,悄悄离开了家。
  他们一起来到火车站,坐上了去山西的火车。
  马大爷主动提出陪孙大娘去山西,给她死去的丈夫上坟,这让孙大娘很感动。但孙大娘呢,在了却了自己的心愿后,就想着要回家了,她实在放心不下,不知道这几天儿子是怎么过来的。
  马大爷却说:"山西离北京很近,既然出来了,那我们就到北京玩玩,散散心,看看天安门,爬爬长城。你真要放心不下儿子,那我就给他发个短信,报报平安吧。只是,我该写什么好呢?"
  孙大娘想了想,就说:"那就写:妈妈在远方,很好,不要牵挂……"
  于是马大爷掏出手机编发短信。马大爷的手机是双卡双待,常用的那张卡早已被他取下,现在用的只是和女儿联系用的那张卡。马大爷装模作样,拨弄一番,然后对孙大娘说,发好了。其实他根本就没发,反正孙大娘不会用手机。他倒想看看,孙大娘失踪后,她的儿子儿媳妇是怎么表现的。
  在北京呆了十多天,每天,马大爷应孙大娘请求,都是这么给孙学文"发"短信报平安的。
  准备离开北京时,马大爷接了一个电话,又提出带孙大娘去大连看海。
  这下孙大娘急了:"还玩啊,这要糟蹋许多钱呢!"
  马大爷笑着说:"在北京,是我请你,这到大连,换你请我了,你可不能小气哦。"
  "我请你?"孙大娘疑惑道,"我可是一分钱也没有,怎么请你?"
  马大爷告诉孙大娘,刚才他在美国的女儿给他打电话,说她要带着洋女婿回来参加父亲的婚礼。她还告诉马大爷说,父亲寄来的孙大娘的剪纸,她非常喜欢,还特意装裱了一下,挂在办公室的墙上。谁知,她的美国同事看上了这精美的艺术品,硬是用一千五百美元把它"买"走了。这钱,她已经汇到马大爷的账户上,要他转交给孙大娘。
  马大爷兴奋地对孙大娘说:"一千五百美元,那就是一万多块人民币啊!你说,你是不是很有钱了?你应不应该请我去大连看海?"
  孙大娘不敢相信,她的一幅剪纸,竟然赚了美国人一万多块钱!于是两人又高高兴兴地来到大连,玩了半个多月才决定回家。
  每天,马大爷都按孙大娘的要求,给孙学文"发"短信报平安。不过,最后一天,马大爷真的把那句话发给了孙学文。发完之后,他还特意把信息发送成功的标识给孙大娘看。
  孙大娘看着看着,突然控制不住,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她知道,此时她的心已经随着那短信,飞到了远方儿子的身边……

Tags: 妈妈 农村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513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