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精编中篇故事 特异功能

时间:2018-11-22 17:51来源:故事会 作者: 吴伦

  怪诞的行为之下,潜藏着扭曲的内心。
  "五一"节晚上,平凉县农机厂静悄悄的,厂部值班领导、工会副主席温少东走过传达室,突然听到女值班员张金花在喊:"老温,快来看呀,电视里正播越剧大奖赛呢。"
  温少东是个越剧迷,听到那软绵绵、嗲悠悠的唱腔就迈不开步子。可他今天却犹豫了一下,为啥?因为张金花是厂里有名的风流人物,模样迷人,举止风骚,厂里工人都叫她"迷你花".此刻张金花见温少东这副尴尬样子,便把双手交叉朝胸口一抱:"哟,传达室有鬼呀,还值得你考虑再三?"温少东这才慢慢走了进去。
  本来,张金花一个人憋得怪难受的,现在进来一个懂行的,那兴致就高了,她一边指手划脚评论着,一边又撕开一袋奶油瓜子,说:"老温,看戏嗑瓜子,低头想心思,来,吃点。"边说边直朝对方手里塞,弄得温少东浑身燥热起来,他连连摆着手:"别,我、我牙痛。"
  "张嘴,哪只牙坏了,我检查一下。"张金花嘴到手到,伸开双手就扒温少东的嘴。
  正在这时,就见外面冲进一个人来,他一把拎起瘦弱的温少东,扬起手臂,"啪啪"就是两个嘴巴子,打得温少东嘴角淌血,眼冒金星,好半天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妈的,你这个不要脸的老流氓!"进来的是张金花的爱人周世平,是个海员,平时一出去就是一年半载的。这次回家,听人说自己老婆去医院打过胎,就赶去追查,一翻记录,确有此事,不由得火冒八丈,立刻逼着张金花讲出那个第三者。张金花也不是个豆腐渣子,刀来枪去,守口如瓶,周世平始终未能弄清。今天老婆到单位值班,周世平就悄悄前来侦察,谁想到一进门,就见他们推来搡去地"双推磨",火一下直冲脑门,顿时把个值班室吵得天翻地覆。
  这件事,第二天就轰动全厂。工人们心里清楚,张金花在厂里肯定有相好的,但温少东不可能榜上有名,道理很简单,他是个三拳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老实头,再加上他又属"妻管严",这种人别说让他风流,就是让他学都没那个胆量。但周世平亲眼目睹,一口咬定不放,张金花哭哭啼啼避而不讲。更令人奇怪的是,没出几天,厂部会议莫名其妙地免去了温少东工会副主任的职务。
  温少东有心要申诉,但他那张贴封条的嘴巴,吭哧吭哧,有一句没一句,越说越糊涂,到后来只好闷着头回到厂里,天天长吁短叹。旁边人见了实在难受,纷纷过来给他打气:"温师傅,别背着黑锅光叹气哪,到县里反映,上法院起诉,是只蚂蚁还动动腿呢。"
  温少东睁着那对通红的眼睛,一个劲儿地摇头:"唉……告、告什么?有证据?"
  众人傻眼了,是呀,流氓罪?厂里没有结论;下车间,工作需要,能上能下,冠冕堂皇,这一切都摊得开。大家讨论来讨论去,觉得要帮温师傅洗刷身上的罪名,关键要找到有力的证据。可秘密都在人的肚子里藏着,谁也不能举着榔头逼他讲出来,这怎么办呢?有人戏谑地说道:"唉,常听人说特异功能的人,耳朵能听字,胳肢窝能识画,眼睛能看穿五脏六肺呢,温师傅的案子要是碰上这种人可就好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被一帮小青年听到了。
  这些天,厂里一些小青年,稍微有点空,就写张纸条,好奇地放在耳边,你听我听大家听。做啥?他们是在试验自己有没特异功能。可是听来听去终究是叫花子卖掉短裤——一无所有。正当大家纷纷埋怨老娘肚皮不争气的时候,有个叫"梨膏糖"的小青年,突然兴奋地喊叫起来:"哎哟,我好像听到字在叫。"
  "梨膏糖"真名叫李保唐,他原先是温少东的徒弟,此人平时最爱路见不平,拔拳相助,快三十的人了,还常常喜欢插科打诨,冷嘲热讽,弄得几个头头一提起李保唐,是哭不是,笑不好,摇头皱眉,大感刺毛。
  眼下,李保唐拿着一张白纸贴在耳朵旁,激动得两眼放光:"哎哟,我听出来了,这是个‘王’字。"
  众人"哄"的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喂,梨膏糖,你又卖狗皮膏药了,吹牛也得看看日头,太阳底下装什么鬼呀?"
  这时车间主任王德利来了,他手摇得像电风扇:"行了,行了,都上班去。特异功能可不像少林拳、太极功,练几年就会,这是娘肚皮里带来的本事,凡夫俗子凑什么热闹。"
  听他这么说,李保唐生气了,他一把拦住王德利:"把你那牛眼珠瞪圆了,看我怎么吓你个跟头。"说着转过身,"哪位帮忙,给写个字。"
  旁边有人递过一张纸条,李保唐拿过来,放在耳边认真地听了起来。王德利等得不耐烦了:"喂,你准备发误餐费呀?别磨时间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李保唐突然脸色一沉:"王八!"
  王德利一听,火了:"骂谁?"
  李保唐将白纸用力朝桌上一扣,王德利不瞧则可,一瞧顿时把个舌头伸了出来,白纸上两个大字写得清清楚楚,真是"王八".
  众人"呼"的一声围拢过来,齐声喝彩道:"高,保唐真有两下子。"
  王德利上一眼、下一眼打量着李保唐,不相信地问道:"喂,你这是耍魔术,还是变戏法?"
  李保唐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学着王德利的腔调,朝众人挥挥手:"大主任有令,都上班去,上班去。"
  现在王德利反而不急着走了,他拿过一张白纸,背过身去写了几笔,说道:"别瞎猫碰着死老鼠,有本事再露一手。"
  李保唐双手一抄,眼睛看着天花板:"不干,耍猴还给两分钱,就这么白演吗?"
  王德利急于知道事情的真伪,他爽气地摸出一包牡丹烟:"来,我请客!"
  旁边的小青年们一迭声地嚷开了:"梨膏糖,摆开场子来两下子,我们等着抽你的烟哩。"
  李保唐见众人这么说,才一抱拳,坐了下来,他接过纸条放在耳朵边一听,慢慢说道:"梨膏糖。"
  大家抢过纸条一看,白纸黑字,"梨膏糖"三个字一笔不少。
  "轰",车间里这下子热闹了,你喊我叫炸了锅。
  王德利此时又是惊又是疑,好半天才过来拍着李保唐的肩膀,亲热地说:"梨膏糖,你这一手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李保唐并不急于回答,将桌上的牡丹烟拆开,给看热闹的人发了一圈,自己也点上一支,美美地吸了一大口,这才说:"这耳朵听字对我来说,那真是利刀切豆腐,太便当了,大主任如果不服帖,我索性再给你露一手看家本事。"说完,举目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又用手指指女更衣室,问道,"各位,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吗?"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女更衣室大门紧闭,窗帘低垂,里面有什么当然看不见。只听李保唐哈哈一笑:"我的眼睛能够刺透砖墙!谁要不信,当场试验,我看到小张正在里面打瞌睡。"
  王德利一听,忙喊人推门进去,果然青工小张正在里面呼呼大睡。王德利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连说话都不流利了:"保、保唐,你,你眼睛真、真那么厉害?"
  李保唐微微一笑:"这算啥?武松打家猫,真本事还没亮出来。实话告诉你,心里想啥,我眼睛都能看到。"
  "轰",车间里又掀起了一阵高潮,有人赶紧把温少东给拉了过来:"保唐、保唐,你有特异功能,怎么不早点亮出来,快、快给你师傅诊断一下,他是不是吃了冤枉官司?"
  这时,王德利看了一下手表,连忙劝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快上班吧。"说完忙把李保唐拉进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又是倒茶,又是点烟,随便扯了几句,就检讨起来:"保唐兄弟,你的特异功能我算服了,过去我可是眼睛长在脚底板上,对你实在是那个、那个……今后还望你多多帮忙,我肚里的东西,可别朝外抛哟。"
  李保唐也不答话,只是伸出右手朝王德利胳肢窝一插。王德利猜不透他想干什么,眼睛白瞪白瞪,好半天没敢动弹。不一会儿,李保唐缩回手,神秘地笑笑:"大主任,我给你搭了脉,吃准你有心病。怎么样,当断不断,必有后患,还是除了吧?"
  王德利心虚地捂住心口:"我、我没什么呀……"
  李保唐见他这么说,起身便走,走到门口丢下一串话来:"大主任,我这个人一向以善为本,处处给人留条后路,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拎瓶酒来谈谈。"
  第二天晚上,王德利果真拎了两瓶陈年好酒,走进了李保唐的家,一推门,就听李保唐的妻子小严在怒气冲冲地骂:"又到哪儿灌猫尿了,一回家就吹胡子瞪眼的,要凶,你到山上和老虎凶去。"
  王德利斜眼一瞧,见李保唐正阴沉着脸,把个桌子拍得震天响:"怎么,不兴我问问?"
  王德利见小夫妻闹矛盾,就上去打圆场:"小严,别吵了,保唐兄弟现在可是特异功能专家了。"
  小严见是车间主任,不好再发作,只是悻悻地说道:"什么砖家、瓦家的,也不拿只痰盂照照自己的尊容。"
  李保唐见妻子这样挖苦自己,火就蹿上了脑门,他一把拉住王德利说:"大主任,按理家丑不可外扬,现在这个长头发要翻我船,那我只好横过来了。"说着,几步走到窗台边,用脚点点地上那块大方砖,问道,"喂,你在下面藏了什么东西?"
  小严见问,人一下子矮了半截:"没、没什么呀……"
  "别瞒我了,我的眼睛能看穿一切。"李保唐说着,弯下腰揭开青砖,从地下掏出一个蓝布袋,随手朝桌上一扔,从里面掉出一些钱来。小严见自己的私房钱被丈夫发现,不由得满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保唐见他这样,就主动问道:"怎么样,都想好啦?"
  "我,我……"王德利为难地打着哈哈,并且不住地用眼打量着对方。
  李保唐见他吞吞吐吐,不由得脸色一沉:"怎么,嘴里含金子舍不得吐?那好,我代你说。"说完,就上去解王德利的衣服扣子。
  王德利紧张得一边躲闪着,一边直求饶:"保唐兄弟,有话好说,解扣子干啥?"
  "又不是让你上床睡觉,怕什么羞?你解不解,不解,咱们到街上去说。"王德利不敢再反抗了,乖乖地解开衣扣。
  李保唐搬张凳子让王德利坐下,这才双眼盯着他的胸口,嘴里咕哝着谁也听不懂的单词,好半天才一本正经地说道:"昨晚七点半,你在花木公园和张金花会过面,对不对?"
  王德利身子"腾"地坐直了。
  "你说‘我们的事要麻烦了’,对不对?"
  "对对。"
  "你还咒我梨膏糖眼珠子瞎掉,对不对?"
  "扑通",王德利身子一软,屁股从凳上滑到地上,他抱着李保唐的脚,连嗑了两个头:"保唐,你真是神仙不成?"
  李保唐一咧嘴:"神仙算啥?特异功能的威力,现在世界上都是个未知数,下面的事,该你自己说了。"
  王德利见自己的心病被对方全部看到,知道无法隐瞒,只好竹筒倒蚕豆,把心中的秘密给倒了出来。
  原来,前段时间,张金花主动给王德利暗送秋波,弄得他神魂颠倒,不久两人眉来眼去,正式勾搭上了。时间一长,细心的王德利发现张金花有身孕,这才明白自己中了人家的圈套。他不愿代人受过,可是那个孩子的父亲比他脚杆粗,只好捏着鼻子吃进,乖乖地联系医生为张金花打了胎。不料,手脚做得不严密,外面起了风言风语,王德利正在着急,想不到中间插进了个温少东,正好把个黑锅扔到他背上去。眼看化险为夷,却不料厂里冒出个有特异功能的人,只好全盘托了出来。
  李保唐认真地听着,最后才拍拍王德利的肩膀,说:"别紧张嘛,我早就说过,我李保唐一向以善为本,绝不拆朋友牛棚。你只要洗手不干,我可以为你保密,不过……"
  王德利多少聪明,见李保唐话锋一转,知道他要问什么,赶紧把个头点得像鸡啄米:"那人,那人,我猜想是……"
  李保唐因为有了特异功能,在农机厂里名声大振,成了全厂第一号知名人士,大大小小的人物都来巴结、奉承他。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如今有许多人出自不同的目的,在自己的外表披上一层厚厚的布帘,在公开场合,他们隐藏在内心的东西是绝不外露的;更有那些脸上露着笑容,肚里怀着鬼胎的伪君子,更是当面道貌岸然,可骨子里肮脏发臭。眼下在李保唐那双具有穿透力的眼睛面前,一切都赤裸裸地暴露出来,这怎么不令人惊骇。就这样,他们只好一个个过来和李保唐打招呼,央求他无论如何多保密,不要把自己弯弯绕的心思告诉别人。一时间,李保唐成了厂里的包打听、百事通。
  这一天,李保唐走进厂长杨桂森的办公室,他一进门就问:"杨厂长,最近厂里风气好多了吧?"杨桂森满意地点点头,答道:"是呀,是呀,听群众反映,有了你的特异功能,谁也不敢在肚里玩花样了……哎,哎,你要干什么?"
  杨桂森话没说完,只见李保唐突然把右手插进了自己的胳肢窝。杨桂森早就听说了李保唐的厉害,现在见他竟找到自己头上,一时间吓得浑身冒汗:"小李,小李,咱谁对谁呀,有事好说,好说嘛。"
  李保唐这才抽回手,叹了口气:"我说杨厂长,山不转路转,河不弯水弯哪,你也太不够朋友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几次申请考大学,你为何硬卡住不放?"
  杨桂森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抹去头上的汗珠子,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唉,小李,你想哪儿去啦,我几次推荐你,可是名额有限呀……"
  谁知这话一出口,李保唐右手又伸进了他的胳肢窝:"让我搭搭脉,看看你心里想些什么?"
  杨桂森心里像怀着十八只老鼠,扑通扑通乱跳。"好!"李保唐猛地一声喊,把个杨桂森吓得跳三跳,"好呀,信口雌黄,鬼话连篇,你心里明明在想,我读大学毕业后,你这个没文凭的厂长朝哪里放,对不对?"
  杨桂森心里大吃一惊,哎呀!这个李保唐真正能看透人的心思呀。他抖擞擞,抖擞擞,好半天才低声说道:"小李,巧言不如直道,明人不必细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再也不敢瞒你了,下次一定送,一定送!"
  谁知李保唐听他这么说,他那只令人恐怖的右手又伸了过来,杨桂森紧张得神经都快绷断,他一边朝后躲,一边直告饶:"都是我鬼迷心窍,害了你的前程,今后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李保唐冷冷一笑:"事情看来没这么简单吧,我问你,温少东的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话犹如当头一棒,砸得杨桂森差点栽个跟头:"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李保唐惋惜地摇摇头:"你看,你看,我李保唐以善为本,总想搭救你脱离苦海,可是,你却到现在还不开窍。好吧,我点你一句,张金花后面还拖着个大人物。"杨桂森不由得面孔煞白,瘫了下去。
  李保唐见杨桂森瘫坐在椅子上,双眼发直不出声,就丢了一句话:"我走了,你今晚回去好好想想。我李保唐以善为本,想通了,来找我。"说罢走了。
  第二天,杨桂森果真来找了。李保唐随他走进厂长办公室,手一摇一摇的,好像随时要伸过来:"怎么样,要我帮着说?"
  杨桂森长长地叹了口气。昨晚,他回去想了七七四十九个道道,但越想越心烦,有心咒李保唐一百次死,可念头刚起,又给压了下去,对方毕竟有特异功能,自己心中想啥,他都能看了去。要说心病,杨桂森确实有心病。原来,他和张金花是老相好了。周世平一出海,杨桂森就是义不容辞的床上客。前段时间,上级调整领导班子,在这关键时刻,张金花肚皮不争气,竟怀孕了。为了不误前程,他们一合计,就由张金花主动勾引车间主任王德利作替罪羊。王德利明知上当,但碍于顶头上司,自然不敢声张,前些天周世平错打了温少东,他们趁机顺水推舟,不显山不露水地把罪名推了过去,弄得温少东有口难辩,有冤难申。杨桂森原以为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谁想到李保唐眼睛能看穿旁人心中的秘密事。思前想后,杨桂森长叹一声:"抱着背着一样沉,我都说了吧……"
  听完这一切,李保唐如释重负地一合双手:"这就对了,去了心病债,饭吃三大碗,好在这事也不会吃官司,我看这样,找个机会,把自己的错误到职工代表大会上说说清楚,对温少东的问题也正式澄清一下。"见杨桂森面有难色,不由提高嗓门,"怎么,不愿意?那我去讲。"
  "不,不,我讲,我讲!"
  李保唐有特异功能的消息,终于一传十,十传百,渐渐传到了省里。不久省报唐记者登门来采访他了。
  在李保唐的家里,唐记者见到了这个貌不惊人的青年人,此刻他正捧着一本弗洛伊德的心理学在津津有味地读着。两人寒暄了几句,唐记者刚想进入正题,不料李保唐的手插进了他的胳肢窝:"来,我给你搭搭脉,看我的功夫深不深。"
  李保唐嘴里轻轻地咕哝着单词,不一会儿就开口问道:"你是个新记者,对不对?"
  "对,对。"
  "你想通过采访我,写一篇惊人的报道,对不对?"
  "这、这你也知道?"
  "啊哟,你有野心,说好听点是雄心,你想通过这篇报道,一步登上文坛,对不对?"
  唐记者开头还能说对,到后来只顾咧着大嘴,怔怔地坐在那里发呆,直到李保唐给他端了一杯水,才如梦初醒,信服地说道:"耳闻不如眼见,你的本事我服了。回去我就和电视台联系。"
  李保唐猛然收住了笑脸,遗憾地说道:"唉,有时我常常做梦,如果我真有特异功能,那该多好啊,我一定像济公那样飘游四方,专门去揭穿那些脸上戴着假面具的伪君子。"
  唐记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仍是激动万分地说道:"我一定要写出一篇好报道来,不光是为你,为我,也是为了整个中国,整个世界。你知道吗?有了你的特异功能,中央选拔接班人,再也不怕坏人混进去;世界出现疑难案,再也不愁坏人逃之夭夭。你真是国宝呀!我一回去就建议公安部派人重点保护你。"
  李保唐见唐记者越扯越远,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好啦,我实话告诉你,我根本没有什么特异功能!"
  唐记者一怔,又不相信地摇头:"别谦虚啦,没有真本事,哪会那么准呀。"
  李保唐把弗洛伊德的心理学推到唐记者面前:"你问问它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李保唐确实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前面说过,他平时嫉恶如仇,敢说敢做,所以这次温少东吃了冤枉官司,大家都来找他商量,可是划拉来、划拉去,找不出证据,他们只风闻王德利和张金花关系暧昧,但空口说人难立脚,总得要有点实的东西,怎么办呢?这时,李保唐和几个好打抱不平的小青年,忽然想到现在社会上传说有特异功能,于是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个绝妙的主意。前面讲的猜字、更衣室里小张睡觉,以及妻子藏的私房钱都是他们事先串通好的。
  由于李保唐经常看心理学的书籍,所以他对人的心理变化颇有研究。又因为演得逼真,王德利果然中计,当天晚上就去找张金花商量对策。他们的谈话,让躲在暗中的李保唐一字不漏地听了去,这才会说得那么准。以后,事情又来了个急转弯,王德利说出了厂长杨桂森和张金花的关系,李保唐又故伎重演,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连吓带哄,把这桩案子审得清清楚楚,为自己的师傅伸了冤。
  要说李保唐开始这么做的目的,还仅仅是为了帮师傅伸冤的话,那么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在此期间,他通过一个个人的表白,看到了许多生活表面看不到的东西,因为信息灵了,所以分析问题更正确了,正因为如此,李保唐的"特异功能"才越传越玄,越玄越信。眼下李保唐当然不想触犯法律,便来了个见好就收,就趁省报唐记者采访之机,干干脆脆地亮出了底牌。
  唐记者听完,不由得双手一摊:"啊哟,这下我可没东西写了。"
  李保唐激动地说:"怎么没东西写?就把这一切都写下来,不是一篇很好的报道吗?中国真要有这么个有特异功能的人,那帮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伪君子们再也无处藏身了。"

Tags: 圈套 值班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513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