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隐形的情敌

时间:2018-11-02 17:5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诡异笑声

  故事发生在20世纪初的伦敦。这天,年轻的小伙子安格斯走进街边的一间咖啡店,鼓起勇气,向店里年轻的姑娘劳拉求婚了。

  劳拉一下子僵住了,她直直地看着安格斯,过了一会儿,她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笑意,在安格斯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劳拉对安格斯说:“我想,在答应你的求婚前,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

  原来,劳拉的老家在东部的一个小镇,她的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小酒吧,劳拉常常在酒吧里招呼客人。有两位年轻的男士,是酒吧的常客,一位名叫斯迈思,另一位叫韦尔金。两人都有着生理缺陷,斯迈思身材异常矮小,像侏儒一般;韦尔金高高瘦瘦,却是个斜眼。这两人都爱上了劳拉,甚至在同一个星期内向劳拉求婚了。

  劳拉说:“这两个人也算是我的朋友,我就想委婉点拒绝他们。我告诉他们,我有远大的抱负,不开创一番事业就不谈婚论嫁。在那次善意的谈话之后,麻烦就开始了,第一件事就是他俩离家出去闯荡了。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但我收到了小个子斯迈思的两封信。

  “斯迈思的第一封信告诉我,他与韦尔金一道出发前往伦敦,但韦尔金健步如飞,小个子赶不上,就在路边小憩。凑巧一个巡回表演团相中了他,他在表演界混得挺好。第二封信,我是上周才收到的,内容相当惊人。斯迈思说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且经营得非常成功。过去的这一周,我总是担心他会突然出现,并且再次向我求婚。这次,我可不知道还能以什么理由拒绝他了。”

  安格斯问:“有另外一个的消息吗?”“没有!”劳拉突然有些紧张,缓了缓才继续说道,“这些年,我没见过韦尔金,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但让我恐惧的是,我觉得他一直在我身边。就在我收到斯迈思寄来的第一封信之后的几秒钟,突然听到了韦尔金古怪的笑声,当时我正独自站在街边。”

  安格斯皱着眉问道:“只有那一次吗?还有没有发生过别的?”劳拉点了点头,说:“有的,当我读完斯迈思的第二封信后,我又听见韦尔金的声音,他说:‘他还是不可能拥有你。’他说得相当清晰,仿佛就在这间房子里。多么恐怖啊!”

  安格斯握住劳拉的手,坚定地说道:“这位看不见的先生,确实有点难对付。但是,如果你同意嫁给我,那么,多一个人多一份智慧,这件困扰你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面对。”

  恐吓留言

  两人正说着,咖啡店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进门的正是小个子斯迈思。斯迈思进门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安格斯,接着就把视线转向了劳拉,眼里满是狂热的爱恋。安格斯假装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斯迈思无声的凝视。这时,斯迈思如梦初醒一般,语速极快地说道:“劳拉小姐,你看见窗子上的东西了吗?”

  劳拉和安格斯顺着斯迈思的手指,看见沿街的玻璃橱窗上贴着一长条纸片,先前往那里瞧时肯定还没有。安格斯跟着斯迈思冲到街边,发现那是一长条邮票边纸,上面写着:“如果你嫁给斯迈思,他就得死。”

  “这是韦尔金那家伙的字迹!”斯迈思粗声粗气地说着,“我许多年没有看见他了,但他一直在骚扰我。过去一周,他先后在我公寓门前留下了五封恐吓信。我怎么也查不出是谁把信搁下的,公寓的看门人发誓说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可疑的人。这次,他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往咖啡店的玻璃橱窗上贴了这么一长条纸片,你们还都在店里——”

  “一点没错,店里还有人在。我最后一次走近窗边时,窗上确实没有纸片。”这时,安格斯已经冷静了不少,他打断了斯迈思的喋喋不休,“斯迈思先生,我认识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叫弗兰博。我想我们可以去找他来解决这位韦尔金给劳拉和你带来的困扰,他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勒科公寓。”

  斯迈思挑起两道浓眉说道:“真是太好了,我就住在街角的喜马拉雅公寓里。你可以跟我一起回我的房间,我把韦尔金的恐吓信拿给你,你再去帮我把你的那位朋友找来。”说着,两人就告别了劳拉,一同行动起来了。

  安格斯跟着斯迈思来到了喜马拉雅公寓前,这是一幢宏伟的半月形建筑。安格斯看到一个身着深蓝色警服的警察正悠闲地走来走去。这时,小个子斯迈思快步走到大门前,向看门人打听,问他是否看见什么人来过他的住所。看门人保证在斯迈思出门后,没人进过他的家。斯迈思这才和安格斯一起坐着电梯,上到顶楼。

  “进来,”斯迈思说道,“我要给你看看韦尔金的那些信。你好赶快去找你的那个朋友。”他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房门就自动开启了。一进门,两人就看见地上躺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白色纸片。斯迈思捡起纸片,上面的红色墨迹还没干,写着:“如果今天你见过她,我就杀了你。”安格斯阴郁地说道:“事态发展越来越严峻了,我立马就去把弗兰博找来。”

  安格斯离开斯迈思家后,找到看门人,给了他一些小费,拜托他盯着进出大楼的人。安格斯还揪住了四处巡逻的警察,把他安排在出口的正对面,让他注视着出口处。

  隐身的人

  安格斯很快来到了勒科公寓,这时突然下起了大雪。弗兰博的房间在公寓一楼,既是办事处又是公寓。

  安格斯严肃地说道:“弗兰博,情况是这样的。有个非常需要你帮助的家伙,他长久以来被一个看不见的情敌缠身,并受其威胁。”安格斯继续讲下去,从劳拉的奇遇开始,直到有关斯迈思和韦尔金的种种事情。听完安格斯的陈述,弗兰博说:“你最好给我引路,抄最近的路过去。不管怎样,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两人很快来到喜马拉雅公寓,安格斯先向警察核实了,在他离开期间,没有人出入公寓。两人又走到了看门人身边,看门人发誓,自从安格斯离开后就没有人来过。

  弗兰博环顾四周,又问了一遍:“自从雪开始落下以来,就没有人上下楼了吗?安格斯刚到我家时,天就开始下雪了。”看门人很肯定地说:“是的!”“那么我想知道那是什么?”弗兰博说着,指了指门口的台阶,那里的积雪上留着一排脚印。“天呐,隐身人!”安格斯不由自主地叫道,他一说完,就转身冲上楼梯。

  安格斯上楼后,没过多久就又回到了公寓门口,他有点神经质地喊道:“警察在哪里?”弗兰博说:“我刚派他沿路去调查点东西……”安格斯猛地打断了他:“我们需要警察马上回来,因为可怜的斯迈思不但被谋杀,而且连尸身也不见了。”

  安格斯还想详细说说他在楼上看到的情况,这时,警察跑回来了,他向弗兰博报告说:“先生,你说得完全正确。斯迈思先生的尸体刚刚在运河的下游处被发现了。他的死因是胸口遭受过重击。”

  听了警察的报告,弗兰博提议说:“我们顺着这条路走过去吧。”当他们到达喜马拉雅公寓的另一头时,弗兰博对安格斯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当警察和看门人说‘没有人进入大厦’,他们是指没有他们所认为的、你要找的那种人,而这个范围以外的人进去又从里面出来,他们却觉得是不需要特地告诉你的。”

  这时,弗兰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警察:“你们是否在尸体附近发现了一个轻型的棕色麻袋?”警察显得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回答“是的”。弗兰博小声说道:“那案件就结了。”

  安格斯眉毛一扬,问道:“难道不是隐身人?”弗兰博点了点头:“一个人为造成的隐身人。首先,窗户上有一长条邮票边纸;接下来也是最主要的,劳拉女士说过的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她认为收到信的时候,她都是独自一人,可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有人就在她的近旁,却被她忽视了。”

  “为什么一定会有人在她边上呢?”安格斯问道。弗兰博说:“因为,总该有人将信交到她手里吧?”“你是说,是韦尔金把信带给了劳拉?喔,我不太同意这点。”安格斯争辩道,“那他当时是怎样一副打扮,扮成了隐身人?”

  弗兰博回答:“他穿得很体面,红、黄和金黄颜色的衣服。穿着这身打眼甚至炫目的衣服,在兩个人的眼皮底下走进了喜马拉雅公寓,无情地杀害了斯迈思,又肩扛尸体走回了大街。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这样一个人,比如——”弗兰博迅速地向前跨上三大步,把手搭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邮差肩上。

  弗兰博叹了口气,说道:“没有人留意过邮差,哪怕,他们能携带塞进一具小个尸体的轻型棕色麻袋。”

  那邮差没有很自然地转身,而是闪身躲开,跑到了花园的栅栏跟前。当邮差回过头时,安格斯看到的是一双斜视的眼睛。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4876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