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长篇故事 魔影707

时间:2018-11-02 15:1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两具尸体
  入夏以来,在我国南疆一个城市的东大街上,突然闹起鬼来,设在这条街两旁的市人民医院和市杂技团,竟有人说亲耳听到鬼嚎,亲眼见到鬼影。
  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
  这天,在这条街的五金商店东侧,又出了件怪事。这里有个自行车存车处,看车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这一天中午,有个青年人推了一辆轻便摩托车来寄存。当存车人伸过手来接存车牌时,老头见他那手指被烟熏得焦黄,手指甲还染得红红的,心里不由嘀咕起来:这些浪荡公子,男不男,女不女的……可是到了下午,那青年人没来领车,却来了个工人打扮的中年人来取车子。老人看看存车牌上的号码,一点不错,但人变了。
  老人暗想,什么情况,又来怪事啦,得问问:"同志,你是代别人取的吧?"
  那人翻了翻眼珠子,反问:"怎么的?"
  老头和气地说:"我记得清清楚楚,这辆车不是你来存的。"
  那人马上换了一副温和的面孔说:"我朋友多喝了两盅,醉了,我替他来取。"
  老人仍然笑呵呵地说:"同志,请把工作证给我看看,我得把你的单位记下来。"
  那人立刻又拉下脸说:"我有开车的钥匙,又有存车牌,你为啥不给取车?"
  就这样,一个要取车,一个坚持要看工作证,三言两语便争吵起来。
  这一吵,立刻引来一些过路人,不一会,就团团围拢来问长问短。
  那人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说:"你不讲理,我找本人来,看你敢不给!"说完,拨开人群走了。
  看车老头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人来领车,这时天又下起雷雨,老头只得冒雨吃力地推着摩托往派出所送,当他拐进一条小巷,突然"嗖"的一声,从路旁电柱后闪出个黑影来。这黑影"噌、噌、噌"窜到老头背后,只听"咔嚓"、"咕咚"两声,老头晃了一下身体便倒在泥水里了。那黑影跨上摩托,加大油门,飞驰而去。
  可是,几乎就在黑影抢车驰去的同时,从小巷内又飞出一辆摩托车,尾随前面的车子追去。前面那抢车人听到有车追来,就来个急转弯,企图甩掉"尾巴".后面那车也来个急转弯,紧紧咬住不放。两辆摩托车一前一后,相距不过五十米,它们穿州林,越盘藤,躲巨石,跃内溪。风驰电掣似的向前奔驰着。猛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前面那车慌不择路,一下翻到山岩下去了。
  后面追的那车连忙一个急刹车,接着从车上跳下来一个公安人员。他叫郑学智,是市公安局侦察科科长。
  原来,在看自行车老头遇劫的那小巷东边有幢小楼。楼里住户叫张柯成,是七〇七科研所的教授。他的老伴叫李倩,是市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医生。老两口无儿无女,身边只有李倩已去世的哥嫂留下的女儿晓玲,同他们一起生活。
  这天傍晚,李倩在医院里碰到一件怪事:在乌云密布的雷雨中,李倩凝视窗外雨景,突然看到一个黑影走来,那黑影蓬头垢面,浑身血迹,胸前还挂着一块大木牌。李倩再定神一看,啊!这不是死去十多年的哥哥李坚吗?她吓得惊叫一声,便昏倒在地。护士闻声赶来,马上抢救,并打了电话给张教授,请他立即去医院。
  这天晚上,张教授家只有晓玲一个人,她坐在电视机前,专心地学法语。
  一直到法语课结束,姑父姑妈还没有回来。为了消磨时间,晓玲就抹桌子擦地板。当她擦到张教授临时休息的单人床前,为了不把耷拉下来的毛毯弄脏,就猫腰撩起,就在她撩起毛毯时,突然"啊"地惊叫一声,便昏倒在床边。
  张教授探望妻子回来,连喊几声,不见晓玲应声,他走进书房里一看,见晓玲睡倒在地板上,也惊得大喊起来,马上给市公安局和医院分别打了电话。
  市公安局接到电话,立即由侦察科长郑学智带了助手来到张教授家。
  这时晓玲已被抢救醒来,她说,当她撩起毛毯时,见床下面躲了一个人,恶狠狠地瞪着她。可是,张教授说,他看见侄女昏倒在地,来抢救时,发现床下那人已死了。郑学智听着,做好现场勘察记录后,就俯下身子看了看床下的那具尸体,然后指示工作人员对现场进行拍照。拍完照,把尸体拖出来由法医验尸。法医经过检查,说:死者无外伤及中毒病状,很可能死于心肌梗塞。郑学智立即命令法医把尸体拉回局里进行解剖。其余同志留下继续检查现场外围情况。
  郑学智向几名侦察员交代完任务以后,就来到张教授家的后院。这是个大花圃,对着张教授书房窗户下的一片蝴蝶梅花已被人踩倒,除此以外,周围再没发现异样的痕迹。当他走到门口时,正巧看见了那个黑影蹿出来抢劫老人的摩托车,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跳上摩托,跟踪追去。
  这时,两个助手也驾车赶到。郑学智来到岩下,见摩托车起火撞毁,距车一米处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吩咐助手们立即把火扑灭,自己对这具尸体进行检查。死者头颅骨破碎,脑髓外溢。身上除了一块电子手表和一个小螺丝帽外,根本没有说明死者身份的证件。但是,从尸体上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仔细地辨别了一下,认定这是一种化妆品的气味。他伏下身子,用手电筒照着死者的脸,发现死者的眼框边和眉毛上,留着长期用眉笔化妆的痕迹。这时,助手小王从摩托车的工具箱里搜出一张纸。郑学智接过来用手电筒照着一看,是一首非常古怪的诗。
  他把这首怪诗收起来,便离开了现场。
  回到局里之后,郑学智拿出那首古怪的诗反复地推敲着。这首怪诗写在一张三十二开的红格纸上,怪就怪在它的写法上。十四个字写成了环状长方形:
  花荷束送人情
  赏 会
  荷妹在池边碑
  为了揭开怪诗的秘密,郑学智几乎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门"吱嘎"一声开了,公安局长方正走进来。他见郑学智埋头在烟雾里沉思着,就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阵晨风吹进室内,郑学智顿时觉得清新爽快。他回头见方局长站在窗前,忙站起来说:"局长,您来得正好!"

Tags: 医院 尸体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4871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