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换标牌

时间:2018-10-11 08:53来源:故事会 作者: 贺小波

  郝健民是县民政局的局长,这天他刚参加完培训,从省城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跟老婆黏糊一下,他家的门铃就响了。
  开门一看,竟然是郝老爹,郝健民欣喜道:"爹,这么巧啊,我刚从省城回来呢。今天正好是礼拜天,我让你儿媳炒几个菜,咱爷俩喝一杯。"
  郝老爹黑着脸说:"不愧是当领导的,都这会儿了,还有心思喝酒!"郝健民一惊,忙问:"爹,出啥事了?"郝老爹狠狠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糊涂?""咱爷俩是前后脚进的门,我知道个啥呀!"郝健民见爹的脸色不对,像真的动气了,于是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爹,你到底想说啥?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
  郝老爹暗自观察郝健民的表情,看上去不像说谎的样子,就道出了事情原委。原来,礼拜五那天,村里老光棍郝二蛋去民政局上访要救助,刚到民政局门口,发现民政局门口的标牌上面,居然盖了一块标有派出所字样的木牌,还有一辆警车停在院子里。郝二蛋害怕见警察,连门也没敢进就回村了,回村后逢人就说,民政局在信访接待日为了阻止老百姓上访,故意挂出派出所的标牌吓唬人。现在,乡里乡亲的都对郝健民很有意见,当着郝老爹的面说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郝老爹坐不住了,不打招呼就从农村赶来了。
  听完郝老爹的话,郝健民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个郝二蛋,在村里偷鸡摸狗、好吃懒做,家里穷得叮当响,五十多岁了还没找着对象。郝二蛋仗着跟郝健民是老乡,三番五次地在信访接待日到县民政局要救助,每次拿了救助款后,他总是信誓旦旦地保证以后好好劳动,可每次花完钱就食言了。
  郝健民想到郝二蛋过去的所作所为,这次还造谣诽谤自己,气就不打一处来,但他也不能冲着老爹发脾气,于是说:"爹,你相信郝二蛋的话,还是相信你儿子的话?"
  郝老爹闷声说:"谁的话我也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他兀自感叹道,"健民啊,你还记得咱村丁四家的二小子吗?让人免职了!听说是分管的企业发生事故,他因不作为被连带了进去,现在村里人议论疯了。爹是怕你跟他一样啊……"
  听郝老爹这么一说,郝健民心虚了,试探着说:"要不,我现在就陪你去单位核实一下?"郝老爹摇了摇头,说:"明天不也是你们的信访接待日吗?我要明天去验证。"
  郝老爹的一本正经,搅得郝健民心里更不踏实了,心想:以前为了在接待日息访,的确想了不少歪招,现在恰巧快到中秋节了,每逢这种时节来民政局要救济的人不少,这次换标牌,会不会是为了阻止他们想出的新招呢?
  "要不我打电话问问办公室主任,让他先给你解释原因。"郝健民说着摸出手机就要拨号。郝老爹冷哼一声,说:"想串供呢?你电话一拨,你的兵还能听不出你的言外之意?要想证明自己心里没鬼,等明儿,咱们一起去看看。"
  被郝老爹这么一说,郝健民也不急于证明自己了,把手机往郝老爹手里一塞,说:"现在放心了吧?你替我保管。走,咱爷俩喝一杯去。"郝老爹脸上这才由阴转晴,心满意足地跟着儿子吃饭去了。
  吃罢晚饭,郝健民陪郝老爹又聊了会儿天,便去卧室睡觉了。刚进卧室,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老婆小声问:"干啥呢?这么晚了还玩电脑?"郝健民说:"玩什么电脑?我上QQ,问问办公室主任,单位最近是不是真发生了爹说的那件事。"
  QQ点开了,却登录不上,页面出现"无法连接,请检查网络"的提示。郝健民苦笑了一声:"爹还挺懂啊,连网线也给拔了。"
  老婆说:"用我的手机打。"郝健民无奈地说:"我哪记得住号码啊,平时都是他们打电话请示我,我能记住的也只有县里几个主要领导的号码。"说完,他又自言自语道,"难道单位真的出了啥事?咋没一个人打电话告诉我呢?不行,等爹睡了,我去客厅查查电话号码表,打个电话问问到底啥情况。"
  听到卧室外面没有动静了,郝健民寻思着郝老爹已经睡熟了,便悄悄打开门,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摸黑奔着座机方向走去。
  "哎哟!"郝健民屁股刚挨上沙发,就听有人低叫了一声。"爹,你咋睡沙发了,床上不是都拾掇好了吗?"郝健民惊魂未定地埋怨着,起身打开了客厅的灯。郝老爹边揉着被坐疼的胳膊边说:"做贼心虚了吧,我早就知道你要来抄号码的,所以提前防着了。家里这电话表贴得怪结实的,不然我早揭了,去睡软乎床了。"
  郝健民讪笑着说:"爹,你都成精了。""成啥精,自己的儿子啥德行还不清楚?连爹娘的电话都要查号码簿的主,还能记住下属的号码?"郝老爹说,"别打座机的主意了,回去睡吧,明天早上就见分晓了,我倒要看看你這个局长当得合不合格。"
  第二天起床,郝健民胡乱扒拉了几口饭,便开车载着郝老爹朝单位驶去。郝老爹坐在车上,眉头紧锁,一脸严肃。郝健民被老爹的表情弄得忐忑起来:无风不起浪,老爹也不是捕风捉影的人,但如果确有其事,单位里的人为什么都瞒着自己?想到这儿,郝健民打定主意,如果真发生阻民上访之事,定饶不了那个始作俑者。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民政局大门口,郝健民见一大群人围在门口,远远地就能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健民啊健民,你这局长咋当成这样了?"郝老爹望着车窗外,痛心疾首地说。
  郝健民铁青着脸,把车停在离大门不远的路沿上,一言不发地下了车,还未走到门口,就看见了派出所的标牌和院子里的警车,办公室主任还站在那儿指手画脚呢!
  这时,办公室主任也看见了郝健民,急忙奔过来打招呼:"郝局长,培训完了?"郝健民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办公室主任,连声质问道:"咋回事啊?为啥要把民政局的牌子盖住?难道是怕老百姓上访?你看门口围了这么多人,都是上访的?"郝健民义正词严地说,"赶紧的,把派出所的牌子摘了,今天我要亲自接访。"
  听完这话,办公室主任一愣,半天才缓过神来,笑道:"郝局长,你误会了。外面的标牌是道具,有剧组在这里拍电视剧,那些人都是群众演员。""拍啥电视剧?"郝健民瞅瞅门牌,又瞅瞅办公室主任,仍不相信地问,"为什么选我们这儿拍呢?"
  办公室主任指了指院内正对着大门的一面墙说:"咱单位那面墙上还保留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而他们的剧情就需要一个这样的场景,于是从上周四就开始布置了……"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4007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