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打你不白打

时间:2018-09-20 14:14来源:故事会 作者: 赵翠红

    坏种色心起
    李怀忠四十多岁年纪,长得难看不说,还又矮又瘦,放个屁都能把自己弹出去。可别看他其貌不扬,却在一个化工厂当车间主任,手下有七十多号人,呼风唤雨,好不自在,用他自己的话说:"官不用大,有权就行。"他总能把自己的权力发挥到极点,充分享受权力带来的快乐。但这也为他赢得了一个别名:"李坏种".
    这天晚上,他在饭店歌厅串店一圈下来,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回家没什么意思,突然想起今天单位值班的是技术员小敏。小敏是个大学毕业生,长得水灵灵清爽爽,他惦记很久了,几次想进一步发展都没得手,心想,何不趁今天晚上再去寻寻机会呢?
    小敏的技术室亮着灯,李怀忠也不敲门,摇摇晃晃地推门就进,却见屋里面除了小敏,还有夜班班长聂伟。李怀忠大着舌头对聂伟说:"你不在岗位上,到这儿来干什么?他妈的,老子不在这儿,你们无法无天了吧?"
    李怀忠平时对工人就这德性,一副家长兼土匪作派。他尤其瞧不上这个聂伟,人虽然老实巴交,心却细得很,还很有头脑,好像比他都聪明。聂伟低声说他来请教小敏一个技术问题。李怀忠越发嚣张:"快滚,你的岗位是值班室,不是这儿,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我告诉你,你这次是脱岗,罚款五十元。"
    聂伟眼里闪过一丝怒色,这个李坏种借着管理为名,动不动就罚工人的钱。但人在屋檐下,他也不敢反驳,转身出去了。
    李怀忠嬉皮笑脸,上前就要纠缠小敏,没想到小敏的反应比前几次还要激烈,她奋力推开李怀忠,冷冷地说:"别以为谁都怕你,陈华被你逼得精神失常,是她太懦弱,你要是以为我也那么好欺负,那你就错了。不信你试试?我马上报警。"
    听小敏提到陈华,李怀忠不禁吓了一跳。陈华以前是厂里的技术员,李怀忠数次强迫她和他发生关系,陈华怕失去工作,不敢声张,可她丈夫不知道怎么听说了此事,一气之下跟她离了婚,陈华受不了这刺激,精神失常,最后连工作也丢了。
    虽然这事没凭没据的,谁也奈何不了李怀忠,但大伙都知道事情真相,李怀忠也因此收敛了好长时间,现在听小敏这样一说,李怀忠立刻蔫了,虽然他色胆包天,可也不想进监狱。没办法,他只好灰溜溜地去楼上的主任室睡觉。
    打的就是你
    李怀忠躺下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聂伟来了。李怀忠以为他来向自己求情,不让自己罚他呢,板下脸就要骂娘,却见聂伟一反手把门锁死,上前一步"啪"地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李怀忠眼冒金星,他愣愣地看着聂伟,聂伟一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李怀忠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相信地问:"你……他妈的敢打我?知不知道后果?"
    "知道,"聂伟一张脸白得吓人,"今天打的就是你这个坏种,反正没人看见,打了也是白打。"
    李怀忠的酒一下子就醒了,心里暗暗叫苦,这小子有备而来,存心要报复自己。而且,聂伟五大三粗,三个自己绑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只能继续恐吓:"你别乱来,我会开除你的,我会罚死你的,我会……"
    "罚我认了,开除我你说了不算,"说着聂伟左右开弓,但是不再打他的脸,而是挑他的胳膊、大腿、前胸等部位下手,不轻不重,但疼得李怀忠哇哇大叫。打了足有两分钟,聂伟扔下他跑了出去。
    李怀忠从地上爬起来,只觉得身上无处不痛,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保卫科。
    不一会儿值班的王科长来了,听说了情况后,叫来聂伟问怎么回事,聂伟懵懵懂懂地叫起屈来,说他一直都在值班室,根本就没到过办公室,更别说动手打李怀忠了。
    王科长问谁能给他作证他在值班室?聂伟说副班长一直跟他在一起。王科长一问副班长,果然和聂伟说的一样。王科长不由得狐疑地看了看李怀忠,那眼神在说:你说挨了打,身上一点伤都没有,是不是灌了点猫尿扯蛋呢?李怀忠气坏了,大喊:"我这么大的主任,能诬陷别人吗?你看我的脸,都被他打肿了。"
    王科长仔细看了看,李怀忠的脸只是有些红,看不出来肿,就听聂伟嘲笑地说:"你这个坏种长了张厚脸皮,就算真挨了打也不会肿的。"
    王科长听了这话,立刻判断李怀忠确实是被打了,但他实在头疼,明摆着聂伟在算计李怀忠,但是有人给他做不在场的证据,事情反而对李怀忠不利,这可怎么办呢?他这正想呢,李怀忠发作起来,咆哮着说他就不信还弄不明白这事了,他叫来当班的所有工人,问他们谁能证明刚才聂伟来过他的办公室?可惜他的人缘太差,工人们没有不恨他的,大伙都摆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可是谁也不说话。
    没奈何,这事只好暂时作罢。
    李怀忠越想越窝囊,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这事儿跟厂长刘大为说了。刘大为在当厂长以前,和李怀忠是好哥们儿,要不然,以李怀忠的资历能力根本不足以当上车间主任。
    刘大为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说:"要是真能证明他打了你,那就按厂规厂纪处理他,给他个开除留厂察看都没问题,但是没凭没据的,你想怎么办?"
    李怀忠气鼓鼓地问:"那就便宜这混蛋了?"
    刘大为避开他的话,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我说你啊,你也该反思一下自己了,陈华精神失常那件事,到底是不是跟你有关,你心里有数,怎么还胡来啊?你看看工人给你起的外号:李坏种,传出去都丢我的脸,以后收敛点吧。"
    李怀忠闹了个大红脸,只好灰溜溜地走了。但他越想越憋气,发誓要找到证据,给聂伟弄个开除留厂察看,让他损失个万八千的,才能出了心里的这口恶气。
    李怀忠找来聂伟的副班长,想让他改变口供—本来他就是撒了谎嘛。可是任凭李怀忠威逼利诱,副班长就是不买他账,一口咬定自己只是实话实说。李怀忠气得牙根痒痒的,却无可奈何。
    随后李怀忠又找了好几个聂伟班上的工人,许诺说只要有人给他作证,他一定会报答的。不过没人买账,工人都巴不得看他的笑话呢。
    损兵又折将
    就在李怀忠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接了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说,他可以提供证据,不过他要一万块钱。李怀忠问是什么证据,男人嘿嘿笑着说:"是聂伟打你的实况录像。"
    李怀忠吃了一惊,实况录像?难道这个人在监视他?就听得男人说:"真是不好意思,本来呢,以为还能找到你乱搞的证据,换点钱花,但没想到意外地录到你挨揍的镜头,这也值点钱吧?如果你肯付钱买的话,我保证以后不再监视你了—懒得在你这种胆小鬼身上花时间。"
    李怀忠不由得出了身冷汗,看来他和陈华的事儿传出去之后,这家伙动了歪脑筋,不过幸好那时候自己暂时变规矩了,要不麻烦可大了。想到这里,他赶紧同意买下录像。一万块钱虽然太多了,但可以买这个人以后不再监视他,尤其是能够报复聂伟的话,还是值得的。这次不狠狠修理聂伟,镇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难保自己下次不再挨揍。他按男人说的方法交了钱,男人也遵守诺言,给了他一张光碟,里面果然是那天聂伟打他的内容。
    这下你还不死?李怀忠诅咒着聂伟,把光碟交给刘大为。刘大为看着他,目光里有一丝怜悯,一丝无奈,他叹了口气说:"你放心吧,厂里肯定会给聂伟处分的,因为他打了你。不过,你看看这个。"
    刘大为又找出一张碟片放进电脑,画面上出现了车间的工作现场,聂伟慷慨激昂地说他要教训李坏种,工人们纷纷附和说打打打,对这样禽兽不如的王八蛋就不能客气,大伙不但替他保密,还为他分担损失。更有人骂娘说,领导用李坏种这样的车间主任是瞎了眼,要是他再欺负工人,惹急了,大伙就给他搞两次生产事故……
    李怀忠不禁冷汗直流,他没有想到,工人们恨自己居然恨到这样的地步。
    就听刘大为面无表情地说:"厂里的几位领导都接到了这样的光碟,大家都说,民意不可违啊,今天能有人动手打你,明天保不准不会真弄点事故出来,咱这是化工厂,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不适合留在这个岗位了,免职决定随后就下来,别怪我啊,你好自为之吧。"
    这才是损了夫人又折兵呢,从车间主任到普通工人的憋屈实在不为外人所知。不过唯一令李怀忠感到安慰的是,聂伟被开除留厂察看了,直接间接损失不下七千块钱。不过马上他就听说,聂伟根本就没在乎这钱,因为他前些日子做了笔小买卖赚了一万块钱。李怀忠蒙了:这一万块是不是他的钱呢?
    然后他又听说,小敏成了聂伟的女朋友。

Tags: 权力 单位 值班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70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