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是我打了你

时间:2018-09-20 13:55来源:故事会 作者: 辛风人

    我在城里最高档的富豪大酒店当服务员,这天发生的一件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那是中午时候,有个中年妇女搀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娘到我们店里来吃饭,中年妇女的穿着打扮很有气质,但那个大娘一看就知道是农村来的,身上背着个小包袱,样子和我老家村里的那些婆婆差不多。我猜不透她们是什么关系,但看中年妇女对大娘的亲昵样子,我心想,肯把这么土的老人带出来吃饭的小辈,现在很少见,所以赶紧迎上去,热情地为她们安排座位,招呼点菜。
    就在点菜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大娘把身上的包袱解了下来,可是又不朝旁边椅子上放,只是朝椅子看了一眼,然后就把包袱放在自己腿上,两只手还紧紧捂着不放。
    中年妇女立刻感觉到了,她抬眼朝大堂四下一扫,就站起来径直朝靠墙边放着的一排专为孩子们准备的高脚凳子走去。我很奇怪:也就是放个包袱,为什么还要专门用这种凳子?但酒店的宗旨是只要顾客需要,就得服务到位,于是我赶紧抢先一步奔过去,帮中年妇女把凳子搬过来。
    果然,大娘见了这种凳子很满意,她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包袱放到凳子上,然后又退一步,把凳子前后左右地整了整,这才重新在自己位子上坐下来。我觉得大娘的神情很奇怪,可看着她不苟言笑的样子,我没敢多问。
    中年妇女点的是三菜一汤,很快就上齐了,中年妇女把菜都往大娘面前推,一面吃着一面还一个劲地问大娘菜的口味好不好,饭软不软。我看她们动起了筷子,于是就按惯例退到一边,随时听候吩咐。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有个顾客,从我面前经过,去大堂尽头的包房。这人我认识,姓邱,是个老板,平时仗着有钱,老摆出一副阔老架势,走路一摇三晃,好像一条通道他得占半边,我们经理看见他都怵,我们当服务员的自然就更别提了。我小心翼翼地向他招呼:"邱老板,您好!"他眼睛好像长在额角上,看也不看我,应也不应一声。老实说,我还真懒得看他这副样子,于是干脆就低了头等他走过去。可就在这时,只听见"哐啷当"一声响,邱老板拉开嗓门骂起来:"谁把凳子放在这里,恶狗挡道啦?"原来是他刚才走路太横,捏着手机的手正好甩在大娘放包袱的高脚凳靠背上,手机脱手飞了出去,正好掉进大娘面前的汤碗里。
    中年妇女赶紧站起来,连声说:"对不起,真对不起!"大娘把手机从汤碗里捞出来,在自己衣服上擦了又擦,然后递给邱老板,说:"同志,对不起,是俺放的凳子,俺替你擦干了,你快看看,还能不能使?"
    邱老板夺过手机,气呼呼地朝大娘吼道:"你当它是山沟里的烂石头啊?这个样子还怎么用?哼,你们得赔!"他边说边就恶狠狠地抬腿踹了凳子一脚。
    大娘身子抖了一下,立刻扑上去护住凳子上的包袱,惨声迸出一句:"别动,这是……是俺儿啊!"
    "儿?"我心里一惊。
    中年妇女一步拦在邱老板面前,说:"同志,请不要耍蛮,你听我说。"
    "耍蛮?是谁惹的谁?谁和你同志啦?"邱老板的嗓门比刚才还要响。
    那中年妇女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说:"你不听也得听!"邱老板被她严厉的口气镇住了。
    顾客们都围了上来。中年妇女自我介绍说,她是西北边防部队某部的参谋,说他们部队有一位连长,最近在一次打击境外恐怖分子的战斗中英勇牺牲了,这位大娘就是英雄连长的母亲。深明大义的大娘到部队后没有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只是希望将儿子的骨灰接回老家安葬。一路上,大娘把儿子的骨灰盒包裹起来,她说,儿子是她从小背大的,这最后一回,她得自己把他背回家去。
    女参谋说得非常动容,我听了也差点儿掉下泪来,可邱老板竟然把嘴一撇,说:"哼,这种老掉牙的故事我听得多了,谁知道你们是真是假?反正你们得赔我!"
    这是人说的话吗?我心里愤愤地想:你姓邱的平时目中无人也罢了,可今天说这种话未免太过分了!
    女参谋怒目圆睁:"不许你侮辱我们当兵的!你说,你这个手机多少钱,我赔!"
    周围人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邱老板。邱老板自觉有点下不了台,嘴里嘀咕着:"八千多元,我看你赔得起?算了,我看看,真要是死了人,算我倒霉!"他一面说,一面竟伸手用力去扯大娘手里的包袱。只听"哗啦"一声,包袱掉到了地上,一只用鲜红的八一军旗裹着的烈士骨灰盒出现在大家眼前。邱老板愣住了:"今天算倒了哪辈子霉?吃饭碰上个死人!"他一连朝地上吐了三口唾沫。
    大娘愣住了!
    女参谋二话不说,抬手一个巴掌就打在邱老板的脸上,那声音清脆又响亮。
    邱老板冷不防吃了一巴掌,正想撒泼,一看,所有的人都怒视着他,只得捂着脸,朝女参谋喃喃道:"你……你当兵的打人……"
    女参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一字一顿地回敬邱老板说:"我是一个有着十八年军龄的军人,今天我打了人,回去接受组织处分,我愿意!"
    女参谋话音刚落,大家不约而同地都鼓起掌来。邱老板见没人理睬他,突然在人群里看到了我,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气急败坏地冲着我说:"她打人,你服务员得作证!"
    我知道,酒店历来有"不准顶撞顾客"的铁规,可此刻我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什么也不顾了,昂着头,大声对他说:"我是要作证!她没有打人,打人的是我!"
    没想我这话一出口,引来呼声一片:"是我打的!""是我打的,这畜生就是该打!"
    事情最后是由经理亲自处理的,结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反正第二天,我自知冒犯了店规,主动去经理室要求辞工,可我还没开口,经理却先说话了:"酒店决定提升你为大堂领班!还有,你帮我考虑考虑,‘不准顶撞顾客这条店规,该如何修改!"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707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