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租房奇缘

时间:2018-09-14 10: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在搬出前男友家的第四天,我便租到了满意的房子。
    房子离我上班的公司不远,房东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姓姚,家里就她一个人,非常清静。更难得的是,房租很便宜。老太太说,这房间本是他儿子在住,可儿子一直在外地工作,一年难得回来一次,空在那里怪可惜的。租出去,好让这屋子有点人气,自己也好有个伴,免得寂寞。
    姚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对人很和善,对我也非常关心。似乎是看出我刚刚失恋,心情不太好,老太太每天晚上都过来嘘寒问暖,和我唠几句家常。看得出,我这个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的房客也深得老太太的喜欢。没过多久,我们这一老一少就融洽得像对母女了。可唯一遗憾的是姚老太太的耳朵不太好,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常常需要凑到她的耳边大声地喊。
    我住的这间房子,墙上挂着一把旧吉他和一个清洗得干干净净的篮球,书柜上零散地放着几本外文书籍。这些都让我对这个房间的老主人,姚老太太的儿子产生了好奇。我只知道,老太太的儿子每隔两天会给他母亲打电话回来,问寒问暖。在我的想象中,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吧,可整个房间里没有一张他的照片。闲聊的时候,老太太偶尔也会不由自主地提起他,可往往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也许是因为觉得在一个年轻女孩的面前,谈论自己的儿子不太恰当吧。可这越发让我对这个小伙子充满了猜想,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终于,机会来了。
    这天晚上,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姚老太太房间里透出一丝灯光来。这么晚了,老太太怎么还没有睡?我悄悄走过去,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便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姚老太太眼睛上挂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坐在床沿上,仔细地看着一本相册发呆。老太太看来是在想她的儿子了,看来,我得去安慰一下她。我走到老太太跟前,挨着她坐了下来。我的突然出现,似乎把老太太吓了一跳,她赶紧捂上相册,然后就要放进抽屉里。看到她慌乱的神情,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姚阿姨,想儿子了吧?"
    老太太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角,略犹豫了一下,然后重新打开了相册,说道:"给你看看我儿子吧!"
    照片上的小伙子高大英俊而充满活力,每张照片上的他都是满脸阳光般的笑容,我看得不觉有些走了神。当相册翻到最后一页,只听姚老太太说道:"我儿子不错吧?"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就听老太太轻轻叹道:"可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一听这话,我的脸不争气地一下红了起来。姚老太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太恰当,连忙收起相册,嘱咐我回去睡觉。
    从那天晚上起,我竟不由自主地留意起姚老太太的儿子,那个叫张伟的小伙子的点点滴滴。而姚老太太在我面前也越来越频繁地谈起自己的儿子。从他小时候的趣事到工作后的成绩,甚至是他的嗜好和生活习惯,都不厌其烦地讲好几遍。在她的描述中,张伟是个优秀的青年,可因为一直忙于工作,竟无暇顾及终身大事。每当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太太都会满含期待地望着我,这让我的心里不由有些忐忑。听说现在许多城市大龄青年的父母都主动帮自己的孩子找对象,姚老太太会不会想撮合我和她的儿子呢?
    果然,我的猜测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这天,下班回家刚推开门,姚老太太便迎了上来,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对我说道:"姑娘,你还没有男朋友吧,你看我儿子怎么样?"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可一听这话,我还是被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两颊顿时绯红,一阵小跑躲回屋去。
    虽然我什么也没有说,但姚老太太显然已经当我是默认了。她不但每天备好饭菜等我下班回来,而且,当她的儿子打来电话时,姚老太太总是以耳朵不好为由,请我帮她接听电话,再让我转述给她。我知道,姚老太太此举不但是想告诉我,自己已经没有把我当外人了,还想用这个办法让我和张伟增加接触。
    虽然我对这个从没有见过面的小伙子的确有些好感,但两人毕竟没有真正接触过,自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喜欢对方。所以,对老太太的热情,我一直刻意保持着距离。
    姚老太太似乎也意识到了我并不热情的原因,这天,她告诉我,在自己的催促下,张伟要利用回本市出差的机会,和我见一面。不过,由于时间紧张,他不能回家,所以约了我到酒店旁的咖啡馆见面。说实话,这让我有点生气,这人怎么到了家门口,都不抽空回家看看母亲呢?不过,姚老太太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一个劲地劝我去酒店,还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就不陪我去了。
    为了避免老太太失望,我答应去见一面。来到了那家咖啡馆,我一眼就看到,事先约定的那张靠窗的桌子前已经坐着一个小伙子。走到跟前,我看到,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可他显然不是照片上那个姚老太太的儿子!
    我以为自己记错了地方,正要走开,就听那人叫道:"小姐,请问你是叫苏梦吧?"
    我一惊,停了下来。小伙子往旁边的座位上示意了一下,接着说道:"苏小姐请坐。我就是今天约你来这里的陈刚。"
    这时,我听出来了,这正是电话里,姚老太太儿子的声音。可是,姚老太太的儿子不是叫张伟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陈刚?他到底是谁啊?
    小伙子看着我坐了下来,这才慢慢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我其实并不是姚老太太的儿子,她的儿子张伟在两个月前已经死了!"
    什么?姚老太太介绍给自己的竟然是他已经死了的儿子?!看我一脸的惊愕,叫陈刚的小伙子赶紧解释道:"苏小姐别紧张,其实姚老太太也不知道他的儿子已经不在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陈刚告诉我,他其实是张伟的同事。两个月前,张伟在一场车祸中严重受伤,等送到医院时,已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临死前,张伟恳求他,不要把自己的死讯告诉他的母亲。因为他的母亲年纪大了,而且心脏不太好,她一定承受不了失去儿子的打击的。
    陈刚含泪答应了张伟的请求。在张伟过世后,他便承担起了冒充张伟,每隔两天给姚老太太打电话的任务。也许是因为陈刚每次打电话都说得比较小声,也许是因为姚老太太的耳朵一直不是很好,一个多月来,姚老太太对这个冒牌的"张伟"竟一直没有产生怀疑。前不久,还说已经给他找好了一个对象,要"张伟"赶紧回来见一见这个姑娘。陈刚知道自己这个假"张伟"一旦回来相亲,就要露馅,所以只得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脱。可前几天,姚老太太竟然在电话中威胁说,只要他再不回来,她就带着姑娘去见他。情急之下,陈刚只得以见面为借口约我出来,告诉我真相。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我一时觉得心乱如麻,不知该说什么好。陈刚也低下头,一声不吭地喝着咖啡。过了许久,他才抬起头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请求道:"苏小姐,也许你害怕住在一个已经死去了人的房间里。但我请求你,在离开的时候,千万不要告诉姚老太太张伟的事情!"
    这时,我不知一下哪里来的勇气,突然摇头道:"不!我不会离开,我要和你一起完成张伟的嘱托!"
    告别陈刚,回到家,我故作羞涩地告诉姚老太太,自己对"张伟"很满意。到了晚上,"张伟"也配合得给老太太打电话,说他喜欢上了我。
    于是,从那天起,我便顺理成章的扮演起姚老太太的准儿媳。不但陪老太太聊天、打太极拳,还闷了陪她逛街;病了给她买药。看得出,虽然儿子不在身边,可姚老太太真的越来越开心了,逢人便夸自己好福气,挑了一个好儿媳。
    可恋爱中的"张伟"一直不回家,显然会让老太太疑心。所以,我们还想了一个办法,对老太太说,"张伟"临时被公司派去美国总部学习,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也许是有了我这个好"儿媳"的照顾,儿子是否在身边已经不太重要了,姚老太太不但没有抱怨儿子临走前没有回来看她,甚至连儿子什么时候回来也懒得问了。我不由暗暗庆幸,看来用这个办法让老太太渐渐淡忘儿子,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我总有一丝担忧,这个"美丽的谎言"可以瞒姚老太太多久呢?而事情终归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自己又该如何面对姚老太太呢?
    不过,我和陈刚都很快发现,在这个"美丽的谎言"里,有一个东西竟逐渐变成真的了。那就是,我和陈刚竟真的相爱了!
    这真是个奇特的恋爱。我可以当着姚老太太,在电话里大声地对陈刚说"我爱你",可要和他见面时又不得不偷偷摸摸的,唯恐被姚老太太发现。可爱情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为了能和我时常见面,陈刚辞掉了工作,回到了本市。不过,我们依然认真的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我每天依然按时回家,尽心尽力地做着姚老太太的"准儿媳",而陈刚也坚持每隔两天用手机,以"张伟"的名义从"国外"打电话给姚老太太。
    事情似乎做的天衣无缝,可我的心里却总是隐隐有些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就要发生。我和陈刚都还沉浸在热恋的喜悦中时,终于出事了!
    这天傍晚,刚刚和陈刚分手,我那满脸的幸福还没来得及褪去,一进门,就看到姚老太太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自己。老太太一见我回来,竟一反常态地将脸转到了一边去。我的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姚老太太已经知道了儿子的事情?
    我端上一杯水,走上前去,小心地上前问道:"阿姨,您今天这是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没想到老太太一把推开我的手,厉声喝道:"把你的手拿开!我真是瞎了眼,被你这个小人给骗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就在我正思考着该说什么好时,就听老人指着我一边骂一边站了起来:"在我面前装得跟好人似的,没想到你居然一只脚踏两只船!一边和我的儿子谈恋爱,一边又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来往!""什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姚老太太已经又说道:"你可别不承认,今天下午,在公园里,我可什么都看到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天下午,陈刚约了我到公园里见面,可谁想,竟恰好让姚老太太发现了呢?
    我想解释,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承认陈刚就是电话里那个"张伟"吗?不,不能让姚老太太知道儿子已经不在了,她一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可自己和陈刚的关系又该如何解释呢?
    见我只是一声不吭地低头流泪,姚老太太更来气了,她往房门一指,决绝地说道:"我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虚伪的脸,现在请你马上从我这里搬走!"
    噙着一腔委屈的泪水,我搬出了姚老太太的房子,搬到了陈刚的住处。终于能够和陈刚朝夕相处了,可我的心里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我走了,谁来照顾姚老太太呢?她的身边没有了人,该多寂寞啊。我不停为那天和陈刚的约会而自责。
    见我的心里一直牵挂着姚老太太,陈刚又想了一个主意。他以在美国的"张伟"的名义给老太太请了一个保姆。对于这个中年保姆,姚老太太没有拒绝。而在电话里她也从此再也没有提到过我,也没有再给"张伟"介绍新的女朋友。陈刚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用手机打个电话到姚老太太那里,询问她的情况。可接电话的总是那个保姆,她说,老太太说自己耳朵不好,不想接电话。还说,老太太让他在国外专心学习,不要惦记她,不要老打电话。
    可我们怎么能不惦记她呢?尤其随着我和陈刚婚期的临近,我们越来越渴望姚老太太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知道,在我和陈刚的心里都已经真的把她当做母亲了。可就在我们结婚的前一周,一个律师突然找到了我,要我在一份遗产捐赠合同上签字。我心里一惊,接过合同一看。果然,受赠人一栏写着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捐赠人的名字一栏赫然写着姚老太太的名字,而捐赠的竟然是她的那套房子!我一下意识到了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我一把推开律师,给陈刚打了一个电话,便往姚老太太的家里跑去。
    跑到那里时,只见那扇熟悉的门上挂着一朵小白花。屋内,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收拾屋子。见我们满脸泪痕,中年妇女赶紧解释道:"姚老太太临走前,让我谁也别通知,说她想安安静静地去找她的儿子……"说话间,一张旧报纸从她正整理的床单里飘落到了地上。那是张伟曾经工作过的那座城市的一张晚报,报纸上的题目赫然在目:"昨天,某高速发生严重车祸,死亡3人,其中一位是某外企张姓员工",下面是躺在血泊中的张伟的一张特写。
    我觉得脑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麻。原来姚老太太早知道儿子已经死了,那她为什么还要把我介绍给她儿子呢?中年妇女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老太太说,自己最感到高兴的是,在儿子走后又有两个人非常关心她。能在自己离开以前,撮合这两人,是她最值得骄傲的事……"
    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当初她把我从这里赶走,是因为发现我和陈刚已经相爱,怕她的存在会拖累我们。

Tags: 房子 失恋 任务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617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