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九命猫

时间:2018-08-23 17: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1.谁杀了王婆
    小院里的独居老人王婆死了! 听说她床底下藏了一箱子金银珠宝;她贴身揣着的红袋子里装着巨额存款的银行卡;她买了生命保险,可观的保险金似乎还没确定受益人。 和王婆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两户人家,每天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王婆。 其中一对夫妻,张军辉和刘芳时不时给老人送点吃的,想借着殷勤,确认王婆到底藏着多少金银财宝。 王婆身边没有亲人,只和一只黑猫相依为命。 而另一户人家的妻子孙莉洁因为自小对黑猫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从不敢接近王婆,因此总被丈夫宋诚骂。 眼看张军辉、刘芳和王婆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宋诚觉得必须想办法解决掉那只黑猫。 那天深夜,黑猫的叫声比任何时候都凄厉疹人,吓得孙莉浩整夜用被子蒙住脑袋瑟瑟发抖。 但是,死的,却是王婆。
    第二天,孙莉洁发现王婆一直没有起床,便去敲门。结果门没锁,一推就开。"喵呜!"突然,黑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窜出来。
    同时,孙莉洁看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王婆,双脚一软,跌坐在地。她记得宋诚昨天说要"解决"黑猫,难道……
    得知王婆死了,出门了的张军辉、刘芳和宋诚都赶了回来。
    警方初步判断王婆是被毒死了。他们在王婆屋子里寻找线索,终于拖出床底下的旧箱子。
    当箱子盖完全掀开的一刻,众人的心也揪紧了,但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那里面哪来的金银珠宝,不过是大小不一的女孩衣服。
    "怎么会这样?"张军辉、刘芳和宋诚同时哀号。
    "王婆真的是孤寡老人吗?"警察跟张军辉夫妻确认。
    "是的,自从她搬来,从没有人来探望过……"
    趁着警察的注意力不在这边,孙莉洁低声对丈夫说:"是你吗?"
    "怎么可能?"宋诚死死抓着她的手,强压着怒火提醒她,"我拿过去的时候,明确告诉王婆,那些食物是你给黑猫做的猫食!肯定是张军辉夫妻下的毒手!"
    那边,警察打开一个红袋子,取出里面的东西,里面有一张照片和一个联系号码。
    大家在心里一阵暗骂,原来老太婆藏的是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早知道就不浪费那么多时间了!
    2.红袋子里的秘密
    警方很快联系上电话号码的主人,令四人惊讶的是,一直自称是孤寡老人的王婆竟然有两个儿子。
    张军辉、刘芳和宋诚立刻把目标转向这两个西装革履、看起来身价不菲的男人。
    "王婆住在我们这里是委屈了,可我们当她像亲生母亲般伺候着……"
    警察不耐烦地打断他们,问王婆的两个儿子,为何王婆在这里住了两个月,他们却从来都不探望。
    两个男人委屈得直摆手,声称只从两个月前父亲去世,母亲就说要出去走走,且不许他们主动联系她。他们以为母亲只是出去散散心,因为父亲在时经常约束她,导致母亲整天郁郁寡欢,哪知,却……
    "放心,我们会查出凶手的。"警察接着将照片递给两兄弟,"这应该是你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吧,你们留着做个纪念吧。"
    好奇的张军辉、刘芳和宋诚纷纷凑过去看那张被王婆珍藏在红袋子里的照片。
    这确实是他们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照片上,长相清秀的年轻女子,无心向镜头展现美丽的笑容,她低着头,温柔而深情地望着高高隆起的肚子,露出幸福的笑容。
    "没想到,母亲也有过那么美好的笑容啊……"小儿子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略有感触。记忆中,他们的母亲总会时不时躲起来哭泣。
    "是啊。"大儿子也感叹道。突然,他指着照片上的日期道,"等等,照片上的年份是1977年,我是1979年出生的!"
    小儿子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母亲是1978年才嫁给父亲……"
    母亲很有可能是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父亲的,难怪父亲对母亲的态度那么差……
    王婆在1977年年初便怀有身孕,这才是她视为宝贝般藏在红袋子里的秘密!
    3.复活的黑猫
    警察问完所有的问题后,让两个儿子先回家,并说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就在两个儿子转身准备离开时,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传来,毛发色泽光亮的黑猫从屋顶跳跃下来,飞扑到大儿子身上。
    大儿子惊慌失措,抄起手里的公文包就把黑猫拍打下去,摔向地面的黑猫死死抓住大儿子的裤管,声声凄惨地朝还停放着王婆尸体的房间叫着。
    "这是你们家的猫,总不能留在这儿吧?"孙莉洁怕他们要把这只黑猫留在小院子里,忙提醒一句。
    王婆的两个儿子面面相觑,谁都不想带走这只让人不悦的黑猫。
    刘芳蹲下身,不顾黑猫的挣扎抱起了它,提议道:"不如把这只黑猫交给我们照顾吧?再怎么说,它也是王婆生前最喜欢的宠物,不能让它无家可归。"
    两个儿子顺水推舟地答应了,大儿子打开鼓囊囊的钱包,递给她十张百元大钞和一张名片:"这钱你拿着,不够了打电话给我。"
    说完,忙不迭地离开了这个肮脏贫穷的地方。
    张军辉和刘芳认养了黑猫,可惜,两人不过是在王婆儿子们面前装装样子,实际上根本没有照顾黑猫,得来的钱都进了他们的口袋。
    饿了的时候,黑猫就在小院子屋顶上凄厉地叫,叫得孙莉洁心惊胆战,吃不下饭。
    宋诚白了一眼放下碗筷的妻子,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上次毒不死那小东西,不信这次它饥不择食还不上当。"
    孙莉洁惊恐地看着宋诚把剩菜剩饭倒进一个废用的碗盆,往里面加入老鼠药,边搅拌边发出"嘿嘿嘿"的得意笑声。
    饥肠辘辘的黑猫将宋诚送去的食物吃得精光,还满足地舔了舔嘴边。
    直到宋诚睡得鼾声连连,孙莉洁才小心摸下床,拿着手电筒到小院子里查看黑猫的情况。
    刚出家门,孙莉浩便吓得整个人跌坐在地。侧身倒在地上的黑猫已没了气息,两只圆睁的眼睛望着他们的房门!
    孙莉洁吓得双脚发软,好不容易回到房间,便死死抵住房门!
    第二天一早,当宋诚不理会孙莉洁的劝告,推开房门时,门外除了几片落叶,什么也没有。
    孙莉洁惊恐地睁大眼睛:黑猫的尸体呢?!
    "这一大早你们干吗呢?"早早去了趟菜市场,提着大鱼大肉的刘芳满脸得意。
    "喵……"黑猫叫得跟撒娇似的,从刘芳家里探出头来。
    "总算把它喂饱了,看起来不像饿了好几天吧?"张军辉也走了出来。
    张军辉和刘芳只顾着商量中午要做什么好菜来款待王婆的儿子们,完全没有发现脸色惨白的宋诚和孙莉洁迅速逃回房里去。
    "怎么回事?难道我毒死的不是那只黑猫?"宋诚双手胡乱抓着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不知所措。
    孙莉洁神色木讷地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道:"不,那是同一只黑猫,我认得它的眼神。".
    从未见过妻子这种模样,宋诚倒有些慌了神:"也许那个传说是真的吧,猫有九条命。"
    两人正在屋里说着,外头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Tags: 独居 存款 保险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5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