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暗租

时间:2018-08-10 17: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暗租
  王响利是轻机厂的小车司机,每天除了早晚接送几位厂领导上下班和厂里客户用车外,再没有什么大的任务,几乎天天有一半时间车、人处于"抛锚"状态。时间久了,他觉得这宝贵的资源浪费了太可惜,于是便干起了"暗租"生意。
  说起暗租,不用解释您也能猜出来,无非就是业余时间利用公车偷偷摸摸开车赚点外快罢了。王响利生就的脑子活络、能言善辩,所以暗租生意一直干得很顺利,每天少说三四十元进账,有时候运气好点,甚至可以赚到上百元。可谁知平坦路上不平坦,也该着是报应,就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却在一次暗租时,让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给收拾了。
  话说这天凌晨四点多,王响利赶早将小车开到车站广场边,可是等了半天仍未等到生意。因为他车上没有"出租"招牌,无法进入车站广场,看着几个维持秩序的纠察人员来来去去,王响利只能暗自叹气。
  终于王响利发现出站口走出个旅客,手里提个不大的兜儿,一边走,一边四下里张望。王响利断定这人要乘车,他四下一望,见纠察不注意,"啪"推开车门跳下车,三步两步迎了上去:"老大爷,您要车吗?"老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年纪,身子骨硬朗,尤其那双眼睛,显得特别精神。他点点头说:"我去西郊石化厂,你的车去吗?"王响利一听就乐了,笑着说:"我是来接我们厂长的,谁知这趟车他没来。正好,我就是回西郊,你要想坐的话,我顺便捎你。请上车吧!"说话间,王响利热情地接过老人手里的兜子。
  老人刚要上车,突然停住脚步,问:"那得说个价吧?"王响利装着不好意思地说:"上车再说吧。"说着就拉开车门,把老人的兜子放到车座上。老人眼睛一扫,见小车车门上有"轻机厂01"这几个字样,他心里不由"格登"一下,又注意地扫了王响利一眼:怎么,又是他?原来世界上真有这般巧事,上次老人出差,坐的也是王响利的车,说不多收钱,结果却被狠狠宰了一刀。
  老人当时没露声色,还是照旧坐上了王响利的车。一路上,王响利的嘴没闲着,扯东拉西地说个不停,话题无非是围绕着"车费看涨"这个中心。那老人坐在后排座位上一言不发。王响利心想:你这土老帽,我拉你绕城转到天亮,你就等着掏钱吧!
  但是今天王响利打错了算盘,二十分钟以后,当车子开到西郊一环路口时,老人便开始指挥起车子来,左转右拐,最后朝家属住宅楼区开去。"好,你就在前面站牌停下。"
  车子停好,老人拎着兜子,便推门下车,连个招呼也不打,扬长而去。王响利急了,赶紧喊了起来:"老头,您怎么不付钱?"老人停住脚步,回头朝王响利一笑:"你说说,得多少钱啊?""一百元。""一百元?只有十五公里的路程,怎么要收一百元?况且你不是说捎我无妨,怎么到这又变了呢?"
  王响利没料到老头儿会赖账,喉咙响了起来,"谁说坐我的车不收费?老赖疤子!"说话间,王响利气势汹汹地一步跳下车,瞪圆双眼,逼了上去,"糟老头,你放明白点,识时务的,把钱拿出来,要不然……"王响利拔出拳头,在老人眼前晃了晃。
  看来这老人是条硬汉,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朝前走。这下王响利更加气急败坏,一步拦到老人面前。谁知老人轻轻后退一步,伸手一挡,王响利只觉着一阵风起,出了一身冷汗。
  王响利心里不禁慌乱起来:看来这个糟老头不糟啊,这是什么功夫,竟会如此厉害?想赚点外快却碰到硬块了。王响利嘴里嘀咕了几句,最终无奈回身钻进车里,拉动引擎,准备开溜。
  只见老人一个箭步冲上去,大喝一声:"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他的两只手按在小车前端,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
  王响利火气也蹿了上来:我惹不起还跑不起吗?他仗着手里有方向盘,骂了一句:"老东西,你找死啊?"便再一次推档起步。
  这时候,奇迹出现了,尽管小车马达轰响,但丝毫没能前进一步,颤动着的车身反而像是在后退。王响利又出了一身冷汗,他心想:这又是什么功夫?难道我今天真的撞入死门啦?无奈中他灵机一动,方向盘猛地向左一打,想抽身转向。可是万万没想到,车子刚一转动,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又回了原位。
  这一回王响利简直是吓傻了,他熄了火,哆哆嗦嗦地爬下车,那惊恐万状的样子,活像战场上挂了白旗的俘虏。只见他战战兢兢地求饶:"老前辈,您饶了我吧,只要您放我走,我身上还有二百元,全给您啦。"说话间他从口袋里掏出钞票,往老人手里塞。
  老人气得脸色铁青,冷冷说道:"你以为我是赖你几个车钱?我要的是你从现在开始把良心放正,再不要让金钱迷住双眼。你抬起头仔细看看,咱们曾经打过交道,那次四十里的路程,你硬要收我八十元钱,我摸遍全身也凑不足这个数,结果你硬是摘走了我头上的一顶皮帽。"
  老人说到这儿,王响利忽地一下想起来了,本来惊恐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他嘶哑着嗓子说:"老前辈,全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挣钱发了疯,竟挣到您老身上了,万望饶恕。今后我一定好好做人,这些钱您还是收下吧,权当是我退给您上次的车费钱。至于那顶皮帽,您留下地址,我改日一定登门赔礼。"
  "哈哈哈!"老人仰脸一笑,说:"小伙子,过去的就过去吧。不过我有几句话要讲明白,从现在起你必须悔过自新,你的暗租勾当本来就是违法的,敲诈他人更是丧失道德。上次我因为急着要去办事,没跟你嗦,以后再让我逮着,你不要怪我不客气。"说话间,他拿出二十元钱递给王响利,说,"按里程规定,这二十元钱是今天的车费,你收下吧。"王响利一见吓得连连摇手:"老前辈,您就别折煞小的啦,这钱我说啥也不能要。"老人把钱扔进车里,说了声:"我走了,你回去吧,以后再不要干这种事啦!"
  王响利一听,急忙上前拦住老人,说:"老前辈,请问您在哪座山上修行,练的什么功?您刚才那拦车的绝招我真是服了。"
  老人笑着说:"绝招嘛谈不上,功夫倒是有一点,这叫‘墩子功’,听说过吗?""墩子功?"王响利莫名其妙。
  老人拍拍王响利的肩膀,说:"你是个司机,总该知道马路中央那个交通指挥岗吧?我是咱们共和国的第一代交通警察,在那个墩子上整整站了四十个年头。我冬练三九,夏练酷暑,时间久了,功夫自然也就成了。这些年来,没有哪一种车辆因为违反了交通规则而能从我手下冲过去。"
  老人说着递给王响利一张名片,说:"小伙子,以后自重吧!"随后摆摆手,便径直朝楼区小胡同走去。
  王响利目送老人很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低下头看他留给自己的那张名片,只见上面写的是:省交警大队警训总顾问——魏道安。

Tags: 资源 暗租 硬汉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20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