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玉蟹的奥秘

时间:2018-08-08 16: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一、老法师
  北横街上,有一家小小的玉器店,名叫昆吾坊。店主人陆鼎方,今年正好五十八岁,店里卖的是些手工做的玉制工艺品。
  陆鼎方结婚晚,三十多岁才生了个儿子叫陆正明,今年只有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陆鼎方的妻子已经过世了,为了这个儿子,他算是操透了心,不过陆正明还算争气,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已经通过了,接下来就要面试。可就是这个面试,让陆鼎方一直心神不定。隔壁开水果店的阿汪一直在说,现在的公务员考试,笔试是靠硬的,面试花头却多得很,而面试成绩也要占总成绩的一半,参加的人都去寻门路烧香,好在面试里加点分。听阿汪这样说,陆鼎方更放不下心来了。他们陆家向来是靠手艺吃饭,向来不愿求人。陆鼎方虽然想要去跑跑人情,可听人说陆正明要考的旅游局现在很热门,担任主考的局长又很不讲情面,陆鼎方实在不想拉下自己这老脸还去碰一鼻子灰。
  这一天下雨,生意不太好,到了下午,陆鼎方正在店里喝着茶打发时间,从外面进来一个打着伞的中年人。那中年人放下伞后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陈列柜里的样品。陆鼎方连忙迎上去说:"先生,要买点什么吗?"
  那个中年人说:"东西不少啊,都是手工的么?"
  陆鼎方心里"别"地一跳,看了看那个中年人。他们陆家老辈子是庚子年闹八国联军时从天津卫逃过来的,据说本是明朝顶有名的苏州玉匠陆子冈的子孙,逃到这里时什么都没带,就带了这块家传的"昆吾坊"招牌跟一双手。在这里白手起家,又做了几十年玉匠,等到1950年公私合营,陆鼎方的老爹把招牌摘下来,自己成了玉器厂工人。后来陆鼎方顶职进厂做了二十年,玉器厂倒闭了。陆鼎方没办法,幸亏这时候大力提倡个体经济,就从床底下把搁了快五十年的招牌拿出来重新挂上,把昆吾坊重新开了起来。没想到这一做倒是做出了名气,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陆家昆吾坊的手工玉器工艺品大受游客欢迎。
  陆鼎方小时候听爷爷说过不少以前玉器店之间勾心斗角的故事,有些店为了搞垮竞争对手,会请一些老法师(也就是精于此行的艺人)来踢场子。老法师进店来就东看西看,哪样东西做得有毛病,定价不实,以次充好,被他扳牢差头,那玉器店的牌子就算砸了。不过老法师也靠硬,只要没差头可扳,肯定不会无中生有,瞎说一气。
  当初陆鼎方的老爷爷逃难来这里重开昆吾坊,白手起家,也不是没招过人忌,但因为昆吾坊货真价实,手工过硬,老法师没扳着差头,反而给昆吾坊扬了名。现在这种事已经很少了,可昆吾坊生意好,难保不会又是这种老法师来扳差头了。陆鼎方想到这里,连忙拉开玻璃橱,把那中年人正看着的一个玉蟹拿出来递给他,笑着说:"我们陆家是陆子冈后代,家传四百多年的手艺了。"
  中年人接过玉蟹,眉毛一扬:"原来是陆子冈的后人!失敬失敬,怪不得叫昆吾坊。"
  二、昆吾刀
  陆鼎方见那中年人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托住了玉蟹的蟹身,左手手心向上,托在右手手腕下,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人肯定是个老法师。"只有经常接触玉器,而且是小件玉器的人,才会用这种手势。因为东西小,捏在手上时一大半被手指遮住,用两根手指托着就能把细节都看清楚了。而手托着到底不够牢靠,所以左手张在右手腕下,以防万一失手东西掉下来。陆鼎方做了几十年玉器了,只消一看就知道这个中年人不是外行。如果真是来挑眼的老法师,那更不能露怯。他笑道:"先生也知道昆吾坊这牌子的来历?"
  中年人一边托起玉蟹看着,一边道:"传说陆子冈不但技艺超群,更要紧的是他有一把刻刀,切玉如泥,叫昆吾刀,所以取这个名字吧。"
  中年人的话一下搔中了陆鼎方心底的痒处,他笑道:"先生你也知道啊?当初陆子冈学成技艺,就是手头没有一把好刀。那年头苏州街上常有人卖古董,有一次他在一个小摊上买到三指来阔一片铁,石头都切得开。陆子冈就想,把这个改成刻刀正好。可是叫了铁匠一打,你道怎么回事……"
  中年人看着玉蟹,随口问:"怎么回事?"
  "这片铁怎么烧也不红,放在铁砧上一打,铁砧反倒被打凹下一块。陆子冈知道这是个宝贝,可就是不知怎么用,于是张榜悬赏,看谁能将这块铁打成刻刀。可是远近有名的铁匠来了不少,谁也没办法。有一天,来了个道士,说这是上古名剑昆吾剑的剑头,他有办法改铸,不过要二百两银子。陆子冈一狠心,就答应下来。"
  这回中年人的兴趣也被陆鼎方钓起来了,他问道:"这道士有什么办法?"
  "陆子冈给了这道士二百两银子,让他马上就动手,可是这道士说不行,他还要找一个人。你知道他找谁?"陆鼎方顿了顿,故意卖了个关子,声音也响了起来,"原来是个要饭的女叫花子。这叫花子头发长得拖到地上,浑身上下脏得不成样子。道士用篦梳从她头发上篦下了一大把油垢,然后才说:‘行了。’他把这剑头涂上一层油垢,再放进火里烧。说来也怪,以前怎么都烧不红,这回一烧就红。就这样连烧三次,这剑头才算烧软,然后就改成了一把刻刀。陆子冈有了这刻刀,这才独占鳌头,名列吴门四玉中第一位。"
  三、横行座
  中年人点了点头,笑道:"真有意思。这个玉蟹,就是陆先生你根据横行座的样子雕的吧?"
  陆鼎方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心想:"不要看他年纪不算太大,还不是一般的老法师,是老老法师了。"
  原来这个玉蟹做得很精致,不过并不完全和真的一样。真的螃蟹,背上是有弧度的,这只玉蟹的背却是平的。陆鼎方说:"先生可知道横行座这名字的来历吗?"
  中年人一边看着玉蟹一边说:"明朝人沈淡琴的《梨花庵笔记》里有记载,说当时苏州琢玉,有陆、王、贺、刘四家,公认陆子冈第一。列第二家的王小溪很不服气,相约比试。到了比的那天,王小溪拿出了一支蝴蝶簪,而陆子冈拿出的就是横行玉蟹酒座。当时王小溪觉得玉蟹不及自己的蝴蝶簪逼真,以为自己赢了,没想到陆子冈的玉蟹另有奥妙,这一场比试王小溪输得心服口服。"
  陆鼎方听得心痒难搔,这件事在小时候也听爷爷讲起过。他说:"先生您知道这玉蟹里有什么奥妙么?"
  中年人眼里也是一亮:"《梨花庵笔记》是个孤本,当中有个缺页,偏偏就是陆子冈演示这玉蟹的奥妙缺掉了。陆先生,既然你是陆子冈后人,也会做这种横行座,倒要请教一下玉蟹到底是哪里有奥妙。"
  陆鼎方哈哈一笑,说道:"老祖宗的本事,我也没学成,我这个只算照猫画虎罢了。不过先生你是有缘人,那就给先生看看我的传家宝好了。"
  他弯下腰,从柜台下方的保险箱里拿出一个木盒子放在桌上。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只青玉螃蟹,大小和陆鼎方刻的差不多,不过做工要考究得多。这个东西是他陆家的传家宝,陆鼎方轻易不拿出来,这回老法师来,他也要献献宝。中年人仔细打量了一下说:"这是真的横行座么?请问,到底有什么奥妙?"
  "酒座酒座,当然是放酒杯的。现在没有老酒,开水也是一样。"
  陆鼎方又拿出一个小玉杯,倒了一杯开水,说道:"看好了,不要眨眼。"说着,把那只小玉杯往玉蟹背上一放。刚放上去还没什么异样,过了一小会儿,只见那只玉蟹的八只蟹爪忽然"簌簌"地一动,居然和活了一样横着爬了五步才停下来。
  一看见这情景,中年人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陆鼎方得意地说:"听我爷爷说,当初这玉蟹放一杯热酒,能爬一张八仙桌的四个角,叫‘四季发财’。王小溪的蝴蝶簪虽然精致,到底没有横行座巧妙,只好甘拜下风。可惜,现在大概年代久了,只能爬五步。"
  这只玉蟹是他的传家宝,轻易不拿出来现的,现在认定了中年人是个要来踢场子的老法师,这才拿了出来。一现好,陆鼎方就马上用一块绸巾把玉蟹擦干净了收好,重新放回保险箱里。刚放好,那中年人又在看陆鼎方做的玉蟹,说:"陆先生,你做的这个横行座不能爬么?"
  陆鼎方叹了口气,说道:"我做的只是个样子货,一步也爬不动,所以便宜。老祖宗的手艺,现在也是绝传了,唉!"
  中年人笑了笑,拿起墙角的伞说道:"不会的,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陆先生,我买一个吧。"
  四、传家宝
  中年人付了钱刚走,门帘一挑,隔壁的阿汪急吼吼地冲了进来。他一进来,就压低声音说:"老陆,王局长和你说了些什么?"
  陆鼎方很奇怪地说:"什么王局长?"
  "你不认识?刚才从你店里出去的人,就是你们正明要考的旅游局王局长。"
  陆鼎方这才大吃一惊:"原来他就是王局长啊!"他把刚才的事跟阿汪一说,阿汪马上就说:"老陆啊,不用说,王局长是看中你这传家宝了。"
  一听阿汪这样说,陆鼎方只觉得跟挖自己的心头肉一样,懊悔不该拿出来献宝。他犹犹豫豫地说:"可是,王局长也根本没说这种意思啊。"
  "唉,现在的局长,哪个不是这样?他当然不能明说,这种下雨天过来,买一个你做的东西走,就是为了掼个苗头给你,看你识不识相了。老陆啊,你要是真为正明打算,我看你还是把这个传家宝送出去吧。"
  这一晚,陆鼎方一整夜都没睡,想到后半夜,咬了咬牙,心想:"传家宝也是身外之物,总是孩子的前途要紧。"拿定了主意,连夜拿了个礼盒把那只陆子冈亲手做的横行玉蟹酒座拿出来装好。为防万一,他在礼盒上面压了一张昆吾坊的名片,另一面却写了"陆正明"三个字。第二天一大早到了旅游局,本想亲手交给王局长,可是那天旅游局里正好在开一个旅游纪念品的会,他只好把礼盒让传达室里的门卫转交。交出去时陆鼎方千叮咛万嘱咐,要那门卫千万小心,不要砸了,一定要亲手交给王局长。办好这件事回到家里,虽然一桩心事了结了,可是想到以后再看不到这个传家宝,陆鼎方心里还是一阵阵地难受。晚上一摸额头,烫得吓人,原来发起烧来了。这几天陆正明要复习迎接面试,陆鼎方为不打扰儿子,索性把店关了几天,到乡下舅佬家里养病去了。
  五、大奥妙
  过了两天,陆鼎方觉得身体已经好了些。这一天吃完午饭,正要睡一下,舅佬家的电话响了,是正明打来的。陆鼎方一拿起电话,就听正明喜不自禁地说已经考取了。一听到这个消息,陆鼎方顿时精神一振,告别了舅佬,买了车票就回家了。
  一回家,刚拉开店门,阿汪又跑了过来。见陆鼎方脸上有了喜色,阿汪自觉功劳不小,递过一根烟凑到陆鼎方跟前,小声说:"老陆,我说得不错吧?现在这社会,要不走点关系,那是什么都做不成的。"陆鼎方连连点头,满口称是。虽然传家宝没有了,但儿子有了个好工作,这点代价也是值得的。阿汪又小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去乡下这几天,王局长来过好几次了。"
  陆鼎方愣住了:"王局长还来做什么?"
  阿汪叹了口气:"你这人怎么这么钝啊,人家帮了你这个大忙,送一回怎么够!"
  听了阿汪的话,陆鼎方心里又不踏实了。可是祖传的古董就那么一件,现在就算想送也没得送了。
  这天天气不错,又是个星期天,生意很是不错。到了傍晚,陆鼎方正要关门,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陆先生,回来了啊。"他回头一看,只见那天那个中年人夹着一个报纸包走了进来。陆鼎方吃了一惊,忙道:"王局长,您怎么有空过来?"
  进了屋,泡上茶,王局长把手上的报纸包放在桌上,顺手解开了。陆鼎方见纸包里正是自己那天让门卫转交的礼盒,上面还放着一张图纸,看上去好像是张手表原理图纸。他不由目瞪口呆,只听王局长笑着说:"我这两天来了几次你都没在,这是贵重古董,没敢让别人转交,还好你今天回来了。"
  陆鼎方更是奇怪,说:"王局长,这……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啊……"
  "陆先生,那天门卫给我这礼盒,里面还有一张名片,我就明白你肯定误会了。陆正明能考上,完全是他自己的成绩好,和我根本没关系。我那天过来,一是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二是想看看本地特色的旅游产品。不过趁这几天我倒是把你那个传家宝看了个仔细,把这玉蟹会爬的原理琢磨出来了。你看,八只蟹脚和蟹身并不是一块玉雕出来的,用的是两种材质,里面其实跟手表一样有不少轴承。这玉蟹的设计非常巧妙,当蟹身一受热,热胀冷缩,这根横档就伸长。虽然只是伸长一点点,边上的轴承却能把它放大,这样玉蟹就在桌上爬起来了。"
  陆鼎方看着那张图纸,佩服不已地说:"王局长,那为什么现在越爬越少了?"
  王局长感慨地说:"因为这玉蟹做得太精密了,年代已久,你又很少拿出来让它爬动,我想是因为连接的地方变得粗糙,摩擦力太大的缘故。不管是什么,藏着掖着总会老化,古人有很多东西就这样失传了。陆先生,希望你能再加钻研,开发出和陆子冈的横行座一样的产品,振兴本地的旅游事业,那才是送给我的最好礼物!"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1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