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最疼老婆的皇帝

时间:2018-08-08 16: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一、惊艳邂逅
  公元498年,南齐皇帝萧鸾病逝,十六岁的太子萧宝卷登基。新皇帝不喜欢见人,不喜欢上殿,不喜欢大臣,总之和朝政有关的事他都不喜欢。动不动就生气,生了气就要杀人。他有一个怪癖,没事就爱捉老鼠,养老鼠。
  大臣一看,这个皇帝不中用啊。既然这样,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你不行我们可就要上了,反正你爹的皇位也是篡来的,大家谁也别客气。于是不少官员开始暗中活动了。
  说也奇怪,萧宝卷似乎能掐会算,先知先觉,谁想篡位造反,他都能预先料到,并且主动出击,把叛党全悉捉拿,然后满门抄斩。半年多的工夫,朝中那些有威望,有嫌疑的老臣都被他杀干净了。后来出现一种传闻,说萧鸾临死前秘密传授了一种神功,让萧宝卷可以看透大臣的心思,谁敢轻举妄动就必死无疑。传闻越传越玄,说得想篡位的大臣武将真的有些怕了。
  萧宝卷还是照样我行我素。这一天,他到郊外游玩,正靠着一棵大树休息,突然前方窜出一只小白鼠,通体纯白,眼睛黑亮有神,耳朵一翘一翘,似乎在向他打招呼。萧宝卷一下来了精神,一猫腰就追了过去。不知不觉,来到一户农家院外,眼看着小老鼠顺着墙洞跑进去了。萧宝卷一急,推开院门追了进去。
  萧宝卷闯进院,吓坏了正在井台上打水的姑娘,她手一哆嗦,刚调上来的水桶扑通一声掉进了井里,反倒把萧宝卷吓了一跳。萧宝卷抬眼一看,顿时呆了。
  这姑娘长得实在是太俊俏了,只见她面如桃花,腰似杨柳,一双媚眼,饱含无限春光,似有万种风情。萧宝卷愣了半晌,直直走过去说道:"跟我回宫吧,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村姑名叫潘玉奴,一夜之间麻雀变凤凰成了贵妃娘娘。萧宝卷就像得了无价宝,高兴劲儿就别提了,长脸明显见圆,冷眼明显见温,也爱说爱笑了,在潘玉奴面前,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以这么说,他变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宠老婆的皇帝。作为一国之君,他竟然经常亲自为潘玉奴和她家人烧菜做饭,端茶送水。为了讨潘玉奴高兴,他在皇宫里摆起了集市,让潘家左邻右舍,七姑八大姨都进皇宫来做买卖,潘玉奴当集市长,他自己就是跟班的。跟班做得不好,潘玉奴可以对他罚跪,打板子。据说现在男人们跪搓板的习气,就是效仿萧宝卷当年的遗风。
  却说这潘玉奴的爹爹名叫潘宝庆,是个行伍出身的退伍军人,有一大帮江湖上的哥们。萧宝卷把这些人都调进宫里当随身侍卫,还和他们称兄道弟,跟他们学练武艺。
  二、鼠仙鼠舞
  潘玉奴进宫没几个月,俨然成了皇宫的一把手,宫中的房屋布局、人员配置全都耳熟能详。不过,还有一个神秘的白圣宫她没有进去过,那儿总有很多护卫把守着,让潘玉奴很是好奇。这天恰巧路过,潘玉奴非让萧宝卷带她进去看看。萧宝卷一脸严肃:"这可是我大齐国军事秘密所在,国家安危所系。爱妃还是不看了吧。"可架不住潘玉奴的软磨硬泡,萧宝卷还是带她进去了。
  进了院门,居中一座宫殿,上书:"白圣宫".进门是过厅,居中供着一座鎏金塑像,塑的居然是一只大老鼠。萧宝卷毕恭毕敬拈了三炷香,插进香炉,嘴里还念念有词。
  转过门厅,后面是一间巨大的屋子,中间很空旷,靠墙三面整齐地摆着很多老鼠笼子。潘玉奴撇撇嘴说:"我当什么秘密,原来就是养鼠的。"
  萧宝卷说:"不要小瞧这些老鼠,它们都是我的监视官。"
  萧宝卷其实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在捉老鼠玩的过程中,发现了老鼠的很多特性,其中有一点,老鼠特别喜欢琼龙香气,只要有这种香味儿的宅院,老鼠远远就能闻到。闻过以后半个时辰,就会兴奋地跳舞,就像人喝醉了一般。如果闻到的气味越浓,就跳得越欢,时间越长。
  琼龙香是别国进贡来的,属特别珍贵的香料,只供皇家专用。自从萧宝卷当了皇帝,就下了一道圣旨,规定琼龙香只能在皇宫中大臣们议事、休息的地方,以及京城几个要害部门,早、晚各用一次,其他地方绝对禁止使用。大家以为这是新皇帝体恤大臣办公劳累,为他们提神醒脑而设。谁也不知道,萧宝卷是要借此来监视大臣。因为这样一来,每个身居要职的大臣身上,都带着琼龙香的味道,而且这种香一经熏染,半个月不散。
  大臣的宅子府衙都是围绕着皇宫而建。萧宝卷让人从皇宫挖了很多地道,通到臣子家宅后院,然后把经过训练的老鼠放进去,让老鼠打出一条进出通道。白圣殿的笼子后面都有出口,可以通往不同的大臣家。每天晚上把出口打开,放老鼠去遛弯儿。老鼠就会沿着通道去大臣家里闻香味儿。如果它们回来后表现适中,就说明只闻到一个人身上的香气。如果它们回来以后,跳舞时间加长,就说明它们闻到两倍、三倍或者更多的香气,这就是说有两个以上重臣在一起聚会了。南齐朝规定,大臣是不允许私下交往的。如果不断发生类似情况,那这个大臣肯定有问题,直接去抓就是了。萧宝卷就是用这种办法提前知道谁想谋反的。
  萧宝卷说完,得意地看着潘玉奴,没想到潘玉奴只是淡淡地说:"这倒也能算是个妙招。晚上,请陛下看看我养的白鼠。"
  萧宝卷睁大了眼睛问:"难道爱妃也精通此术?"
  晚上,太监引着萧宝卷来到逍遥宫,进了门,里面黑乎乎地悄无声息。萧宝卷刚想发作,只听叮咚一声,玉磬响起,大厅里金光闪耀,盛开了一朵巨大的金莲花。莲花蕊用绿玉雕成,发出温润的光亮。潘玉奴端坐莲心,头上顶着烛台,手里托着烛碗,随着音乐翩翩跳起了舞蹈,舞姿如此曼妙,她的舞裙如此飘逸,在各种饰物的辉映下,美丽又神秘。
  萧宝卷正看得如醉如痴,潘玉奴又拿起一支玉笛吹起来,随着笛声响处,在她周围又开放出很多小莲花,全部是纯金打造,每朵莲花中央,竟然站着一只红衣红裤的小白鼠,每只白鼠身后还背着一盏小油灯,这些白鼠居然也随着笛声,伸胳膊伸腿地跳起舞来。
  忽而笛声一转,又有两队带灯的老鼠排着队走出来,一个挨着一个爬上了房梁,随着音乐舞动起来。此刻,大殿里笛声袅袅,乐舞编跹,梁上的灯光如繁星点点,地下的金光如星河灿灿,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把萧宝卷看得忘乎所以。
  从此以后他对潘玉莲上心了,又册封她为白圣娘娘,享受神仙般的待遇。白圣宫交给她管理,还要多多驯养会跳舞的老鼠。于是皇宫里处处养老鼠,宫宫练鼠舞,皇宫都快变成老鼠窝了。
  三、祸起新宫
  这天,萧宝卷和潘玉奴微服出游归来,老远就见烟尘滚滚,火焰熏天。卫士急急忙忙来报,后宫着火了,没有圣旨,大将军不敢开门救火。萧宝卷骂道:"蠢材!马上开门救火!"
  哪里还来得及,等兵士们提着水桶跑进去,三千多间屋子,都被大火吞噬了。到处是劈劈啪啪的爆裂声和房梁倒塌的轰隆声。萧宝卷抓来当值的太监问:"怎么搞的?你们全都不想活了吗?!"
  太监委屈地报:"正在训练跳舞的老鼠忽然发了疯,全跑了。它们背着油灯,带着火种就上了房。很快,多处屋顶都着火了。这边刚扑灭,那边已经烧大了。外面的护卫又不敢进来帮忙。结果,结果就成这样了。"
  萧宝卷跺着脚说:"可惜!可惜!全完了!"
  这时候只听潘玉奴扑哧一笑:"陛下何必烦恼,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是老天成全我们住新殿呢。"
  萧宝卷听她这么一说,也转怒为喜,附和道:"爱妃说得是,以前的宫殿,让你住着确实委屈,那我们就造更好的!"
  新建皇宫的任务,由皇帝的老丈人潘宝庆全权负责。按照潘玉奴的要求,新宫殿全部用刻有莲花图案的金子铺地。可国库早就空了,缺的钱只能由百姓交税补上。百姓交的税还不够用,潘宝庆就想了个主意,吃大户。凡是有钱人家,差不多都被诬陷为叛党。一时间,官军到处搜捕叛党,当即抄斩,财产充公。闹得举国上下鸡飞狗跳,人心惶惶。现在不光是当权派的大臣们想造反,举国的老百姓都想造反了。
  这天,白圣宫的执事来报,负责监视萧义将军家的老鼠反应异常。萧宝卷一愣:"什么?萧义也想造反?不可能!父皇说过,萧义是朕可以仰仗的股肱之臣。"
  见萧宝卷这么说,潘玉奴接话了:"人心难测呀,他以前忠诚,现在就说不定了。"
  萧宝卷问:"爱妃的意思是,杀了他?"潘玉奴点了点头。萧宝卷说:"既然这样,就听你的吧。"
  忠臣萧义被杀的消息,更是激起百姓的愤慨,都说萧义是当今最忠厚、最忠心的大臣了,连萧义也被杀了,这样的皇帝还保他干吗!萧义的弟弟萧衍在外地做官,听到哥哥的死讯,马上起兵造反了。在这群情激愤的时刻,萧衍振臂一挥,各地纷纷响应,起义军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到了都城外。
  四、真相真情
  叛军就要打进来,萧宝卷也慌了,拉起潘玉奴急急地说:"爱妃,我们逃跑吧,从后山出去,那儿有一条暗道。"说着就想拉着潘玉奴往外跑。
  潘玉奴突然推开他,喝道:"动手!"两个侍卫一起拔出宝剑,向萧宝卷刺去。
  萧宝卷吃了一惊,慌忙闪身躲过一剑,却被另一柄剑刺中了膝盖。萧宝卷站不起来,忍痛指着潘玉奴问:"为什么要害我,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潘玉奴说:"你对我好,不过是贪图美色。以为我会稀罕你的金银珠玉吗?这些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东西。你爹爹这条白眼狼,夺走了皇位,还杀死我族几千口人命,今天,我要为他们报仇雪恨!"
  原来萧宝卷的父皇萧鸾从小死了父母,跟随叔叔萧道成长大。萧道成做了南齐开国皇帝,死后传位给长子萧赜,萧赜对待萧鸾比自己的亲兄弟还亲,死前把身后大事托付给萧鸾,让他辅佐自己的儿子。结果萧鸾杀了小皇帝,篡了皇位,并且对皇族大开杀戒,以备后患。
  萧宝卷低下头说:"我知道,你是玉儿的妹妹,名叫莲儿,你们都是皇爷爷的孙女。"
  潘玉奴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萧宝卷说:"玉儿妹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就死在我面前……"说到这儿,萧宝卷眼角有些湿润了。
  萧宝卷脑子里闪现着儿时的情景,那时候,皇族子弟一起生活,大家很开心。可后来,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因为他们都被皇帝,也就是萧宝卷的父亲下令杀死了。最后,和萧宝卷一起玩的小朋友只有玉儿妹妹了,她是先皇帝五皇子的女儿。有一天,萧宝卷和玉儿正在花园里玩,突然来了两个带刀的武士,说玉儿的爹爹谋反,全家处斩。然后当着萧宝卷的面,杀死了玉儿。
  从此萧宝卷怕见到任何陌生人,他再也没有朋友了。直到那一天,他在井台边看到了莲儿。萧宝卷说:"开始,我把你当做是玉儿妹妹复生了,我好高兴。我又可以笑,可以爱别人,又可以有亲人,有朋友了!"
  高兴过后,他冷静下来想,玉儿当然不会死而复生,可是天下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呢?于是他暗中派人去调查,这才发现,玉儿有个孪生妹妹叫莲儿,从小寄养在山中,因此躲过了劫难。调查的人还发现,是萧衍找到她,派她到宫中来做卧底,帮助萧衍夺取天下。
  萧宝卷看着莲儿说:"我还知道,你的亲戚朋友都是萧衍派来帮助你,保护你的。我让他们进宫,就是为了让你安心。我知道,没有你的命令,他们不会对我怎样。我一直希望用真情打动你,让你真心爱上我。可是,你好糊涂,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就是真正的一国之君吗?"
  萧宝卷烦透了权力斗争,他讨厌宫廷,讨厌皇位。自从得知潘玉奴的真实身份,他就决心把皇权归还。这样做,既是为了安慰亡灵,也是为了安慰自己的良心。所以,他让潘玉奴在宫中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她的话,就是圣旨。萧宝卷继续道:"你让萧衍的叛军打进来,等于是葬送了自己的江山。"
  潘玉奴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萧宝卷继续道:"萧衍心机太重,竟然能想到派你来制服我,可见他对江山的图谋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知道,萧义将军是你们故意陷害的。他为了谋取全国的同情,连自己的亲哥哥也不放过,当然,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做的事情太多了,知道的真相太多了……"
  这时,门突然被撞开,冲在前面的叛军首领,照着萧宝卷的脖子就是一剑。萧宝卷挣扎着对潘玉奴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我,会在那边等你!"
  正如萧宝卷所料,不久,潘玉奴作为惑乱宫廷的狐狸精、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被萧衍判处死刑。临死前,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死后和萧宝卷葬在一起。
  据说,有人看见在他们坟墓周围,经常有成群结队的白鼠进进出出。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1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