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我的狼妹妹

时间:2018-08-08 13: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俺们逮到一个狼孩
  我的故乡在西北山区的山城,说是城,其实只是一个小镇,名叫"山城"而已。山城山叠山,壑重壑,由于方圆百里都是山。没其他更繁荣的区域,小镇自然而然就成了城,成了十里八乡的文化与经济中心。
  五年前,我大学毕业,抱着报效家乡的决心,告别了美丽善良的女朋友,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山城,做了镇文化馆副馆长。因镇办公室缺文职,有时我得兼职文秘,随同镇领导上山下乡。我当副馆长的第二年秋天,患上了慢性荨麻疹。每到深夜就会发作,全身长满奇痒难耐的红疙瘩,到了白天又不留痕迹地消退,苦不堪言。
  于是这天早上,我到镇政府办公室来,准备打电话给远在首都的女友,要她捎些药过来。我刚拿起电话准备要拨,气喘吁吁地闯进来几个人。是崽子沟村的村民,领头的是村长。村长一进门就冲着镇长喊:"镇长,镇长,俺们逮到一个狼孩,逮到了一个狼孩!"一脸的亢奋。
  狼孩?!
  在这片土地上,狼孩的传说由来已久,只是没人亲眼见过,更别提捕捉过。狼孩,其实就是完全由狼抚养长大的人类。婴儿时就被狼叼回窝里,幼时喝狼奶,长大后就和狼一起茹毛饮血。由于一直与狼为伍,狼孩的习性会被狼同化,懂狼语、四肢爬行、凶残无比。至于狼为什么会养人类的婴儿,或许是母狼的母性大发,或许是狼的好奇心使然,或许那婴儿是狼投的胎……个中缘由众说纷纭,山里人最相信的是最后那个缘由。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讲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地里庄稼快有收成了,保收猎猪队日防夜守。野猪常在针叶松上蹭松脂,蹭完后又在地上打滚粘上沙土,再去蹭松脂,层层包裹就形成了坚固无比的外壳,堪比防弹衣。普通猎枪很难给这些大野猪致命重创,村民们通常会设兽夹、挖陷阱来对付它们。
  两天前,崽子沟猎猪队布的兽夹子夹到了一个半人半兽的怪物,全身赤裸长着绒毛。村里的长者猜测,这野兽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狼孩。村民们不敢擅自处置这神秘的狼孩,就连夜赶到镇政府报告来了。
  事情非同寻常,镇长不敢怠慢,忙叫人给这几个村民下面疙瘩,待他们吃完后,好随他们一同回村作进一步勘察。我也趁着这个空当赶紧给女友打电话。在电话里,我告诉她我得了荨麻疹,托她帮我捎些治荨麻疹的特效药。接着我又顺便给她讲了刚刚得知的狼孩事件,她在电话那头兴奋得又叫又跳。
  打完电话,我跑到医疗站取了医务包,跟随村民往崽子沟赶。傍晚七点左右,我们一行人终于风尘仆仆赶到了崽子沟。顾不上休息,就马不停蹄直奔狼孩。村民将我们带到由小臂粗细的树干做的大笼子前面。举着火把靠近笼子,看到了一个非狼非人的动物。它惧怕火光,缩在角落里不断冲我们咆哮,这是野兽的怒吼,吓得我手里的火把掉在地上。这时天色已经很暗了,火把不能照得很清楚,再加上我们忙着赶路,又饥又累,只好决定等天亮了再来仔细瞧。
  村民们炖了一大锅香喷喷的野猪肉招待我们。大家围在村长家里边吃边喝边闲侃狼的故事。
  喝好吃好,我端起一大碗肉,拿了火把朝木笼走去。狼孩不断咆哮,我不敢靠太近,远远地将肉抛给它。它警戒地盯着我,捡起了肉块,嗅了嗅,然后狼吞虎咽起来,三两下就吃完了那碗肉。它舔了舔爪子,又冲我叫了几声。我估计它是没吃饱,又回去拿肉。镇长他们看到我端了一碗肉出去没一会又来取肉,问我是不是去喂狼孩了。我说是,然后问村民们是不是没给狼孩喂食。村民说,这狼孩力气太大太凶了,只给它喂水不敢喂食,怕它吃饱后来力气逃出来伤人。我笑道,这么粗的树干做的笼子,关上一头大象都逃不出来吧。大家都笑了,任由我再端了满满一碗肉出去喂狼孩。这回狼孩安分多了,紧盯着我碗里的肉,只是象征性地咆哮了两声就安静了下来。我把肉丢给它,它抓到手里,没再嗅,直接就大口吞咽起来。
  狼孩是个女孩
  次日,天蒙蒙亮我们就起来了。我们来到笼子前,狼孩又开始对着我们龇牙咆哮。
  乍一看,狼孩体态确实像狼,细看却有八成似人,只不过被杂乱的头发和满身的戾气给兽化了。狼孩全身长着薄薄一层绒毛,眼里闪着暴戾。它鼻翼非常敏感,习惯性时不时翕动着,捕捉空气中的异常。它颚骨粗大,腮帮子的肌肉一丝一股地紧绷凸显着。白森森的牙齿非常吓人,尤其是犬齿比常人的要发达。由于龇牙的习性,嘴角总淌垂着涎水。身躯精悍,没有半点赘肉,双臂偏长,指骨关节突出,黄褐色的指甲很长很锋利。狼孩的胸部有些鼓,乳头凸显,是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如果站立的话,估计身高在一米五左右。
  镇长吃完早饭就回去了,说要给县里头打电话汇报。在得到指示之前,崽子沟要留守一个人。我主动请缨留了下来。
  我拿了几个饽饽,端一碗水来到笼子前。狼女似乎认得我,并没凶我,只是缩在角落里,蔫蔫地朝我低吼,不来拿食物。我觉得有点不妥。昨晚给她吃了这么多肉,今儿应该精力旺盛才对,怎么会是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夜里有点冷,不会是感冒了吧?我紧张起来,但不敢去探她的额头试体温,只能细细观察着她。从她外表来看,除了精神不振之外,看不出什么毛病。只是她老捂着左腕让我很是疑惑,莫非左腕受伤了?
  我围着笼子绕到另一边,她立即警惕地挪到了另一个角落,戒备地盯着我。几次都是这样。我干脆隔着笼子在她对面席地坐了下来,轻声对她说话。一开始,她显得很暴躁,龇牙低吼着。我继续耐心地像哄婴儿般对她细言细语,还哼了几首轻柔的歌曲。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友善,渐渐平静下来,静静地听我说,偶尔还响应几声。我就这么陪她坐了一个上午。
  狼女的眼神慢慢柔和了,我觉得她已经开始对我产生信任了,就跟她打手势。我学她以右手捂住左腕,然后又松开手,将左手亮出来。一开始,她不明就里,我不厌其烦地反复示意,她慢慢就开悟了,终于松开了右手。我一看她的左腕,造孽呀!她的左腕上有两道很深的伤口,皮肉红肿外翻,已经感染化脓了。定是被兽夹夹伤的。我心里莫名一疼,泪水差点流了出来。我边轻声说别动,别动,边慢慢挪到她那个角落,这回她没躲开。这时,我也不顾危险了,咬咬牙,将手伸进笼子去探她的额头。她没攻击我,只是下意识地躲了躲。烫,她的额头火炭般烫手,伤口感染,发烧了。
  我冲回屋里取来了医务包。见我要给狼女医疗,一群孩子和闲着的村民都兴致勃勃地围过来看稀奇,有我在身边,狼女也没怎么惊慌。我示意狼女将左手伸出笼外来。围观的人见狼女朝我伸出手来,都担心惊叫。狼女一吓,又将手缩了回去。我忙吩咐村民们保持安静,再次让狼女伸出手来。
  狼女的手,粗糙、厚实,掌心全是茧。我小心地用酒精清洗了她伤口周围的皮肤,然后用棉花尽量汲除伤口的脓水,接着用双氧水给伤口消毒。双氧水对伤口的刺激是极大的,她一痛,又要将手缩回去,我牢牢拽住,她急了抓破了我的手,但我忍着不放手,还一边安抚她。相持了十几秒,她似乎意识到我是要为她治疗,终于不再挣扎了,忍着疼痛,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从伤口冒出来的白色小泡沫。
  清洗消毒后,我在伤口上敷了层消炎药粉,用纱布包扎了起来。狼女举着左手,对腕上的那一圈纱布左看右瞧,做了个要撕扯的动作。我忙制止了她,再给她多缠了几圈纱布,打了好几个死结。接下来我又给她注射了一支青霉素。不久,在药力的作用下,两天来惊吓过度的狼女睡着了,她蜷缩在角落里发出悠长的呼吸。我捧来棉被,轻轻给她盖上。
  狼女的体质非常好,三天后伤口就明显地消了肿,开始结痂愈合。
  村里的顽童经常会用石子砸狼女,狼女只能缩在那里干吼。对这些顽童,我是逮着一个揍一个,揍了几次后,就再也没人敢来欺负狼女了。
  我有个小妹,如果没夭折,也有十五岁了,和狼女差不多年龄。可能是因为想念妹妹的缘故吧,我对狼女有种亲切的感觉,我还私下给她取了个名字——野妮。我整天陪在野妮旁边,教导她。野妮非常聪明,短短几天里就学会了站立和简单的肢体语言,比如摇头、点头、招手、鼓掌,她还学会了笑,咧着嘴,发出咕咕的声音。她表情怪异,但我知道她确实是在笑,而且是这世间最纯粹的笑。遗憾的是,无论我如何努力,始终教不会她说话,连"哥哥"两字都教不会,估计是声带没发育好。
  几天相处下来,我觉得其实野妮并不可怕,她毕竟是人。只要让她感觉到你的关怀,她就不会攻击你。估计野妮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和我是同类,开始粘我,每次见我过来,总冲我咧嘴笑,高兴的时候,还会舔我的脸。但除了我,其他人一靠近,她一律张牙舞爪地警告。
  体验做人的感觉
  这天傍晚,一个小毛孩跑来喊我,说有几个奇怪的人找我。远远地看到祠堂门口有村民指指点点在围观着什么。我挤了进去,原来是镇长陪同着四个外国人,另外还有我那非常想念的恋人。"梅子!"我激动地叫了一声,一把抱起梅子,兴奋地在原地打起转来。梅子见到我也高兴万分,雀跃之余还不忘询问我的荨麻疹,令我感动。
  梅子为我介绍那几个外国人,西亚诺、安东尼、约翰逊、丽莎,三男一女都是美国人。这几个人是梅子公司的客户,在一次聊天中梅子将狼孩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他们很感兴趣,缠着要她带他们来看。梅子觉得交通不便,一开始没答应。直到他们承诺,只要她肯当他们的向导,以后他们在中国所有的业务都交给她。这是个天大的馅饼,梅子不由喜出望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顺便给我带药。听完后,我也为她得到大客户而高兴,逐个跟他们握手,带他们去看野妮。
  野妮一见我来了,开心地跳着叫着,但当看到我身后还跟着几张陌生面孔时,顿时紧张了起来。我忙安抚她。那几个美国人围着笼子直打转,不断欢呼:"Oh,my god.Amazing.Unbelievable.(上帝啊!太神奇了!不可思议!)"他们却不知道在村民的眼里,金发蓝眼钩鼻子的自己比狼孩还稀罕。
  我问镇长,县里头有何指示。镇长说,这是件大事,县里拿不定主意,已经上报市里,市里正组织专家,估计过几天才能下来。
  镇长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临走之前叮咛我务必招待好这些国际友人,不能给咱们山城丢脸。我满口应承着,心里却苦出汁来:这山窝窝里缺水没电,没炸鸡胸肉也没汉堡,拿什么来招待这些美国佬呢?野猪、山鼠、蛇、蜥蜴、蜂蛹,这些当地特色美食,他们敢吃么?没水洗澡,也没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他们能忍受么?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几个美国人对生活环境的要求并没我所想的苛刻。他们还会买村民的鸡、羊杀了吃。他们对山里的一切都来兴趣,除了给野妮拍照、录像,还经常问这问那的,甚至尝试着干农活。
  我问梅子:"都好几天了,他们怎么还没离开的意思?"
  她说:"他们在观察了解狼孩的生活习性。"
  我不解地问:"他们了解这些做什么啊?难不成他们美国那边也有狼孩?"
  梅子说:"美国那边的狼人传说倒是不少,但狼孩是不可能有的,不然他们也不至于大老远跑到这儿来。"
  我更迷惑了:"那他们了解来干啥?难道想写一部纪实巨著?或者写个剧本投资拍电影?"
  梅子掐了掐我的脸说:"他们是生意人,只会赚钱,哪里会写什么小说剧本,他们呀是想把狼孩买回去。"
  我心里咯噔一下:"买回去?这些人将野妮当什么了?她是人,活生生的人,不是货物。他们敢在咱们国家明目张胆贩卖人口不成?"
  梅子没想到我如此激动,吓了一跳,忙安慰我:"别急,别急,还没买走呢。再说不就是个狼孩嘛,他们给的价格……"
  我没等梅子说完就打断了她:"够了!梅子啊梅子,外面那个大染缸就真的这么厉害,一年时间就将你变得如此势利了?野妮是人呀,如果不是命运的捉弄,她也有可能上大学,也有可能成为你一样的都市女郎。你怎么就能劝我将她当一件货物看待呢?你还是当初那个纯洁善良的你吗?"
  梅子靠在我身上柔声说:"我承认自己变得势利了,但这个年代你不势利点能活下去么?我知道你善良,不然当时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了。但现在你能为她做什么呢?你能将她变成真实意义上的人融入社会吗?你能照顾她一辈子,给她想要的生活吗?你现在希望的是市里来人将她带走吧?可是你又有没有想过,市里的人将她带走后会怎么处置?关在实验室里提取身体组织做研究?还是做成标本展览?或者是养在动物园里让人观赏?"
  一言惊醒梦中人,梅子这番话将我唬得一愣一愣的,骇出一身冷汗。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还愚不可及地天天期盼上面来人!
  梅子的话不停盘旋在我的脑海,彻夜难眠。次日,我到村民家里买了几套女孩子的衣服,准备去看望野妮,远远就看到那几个美国人围在笼子边上。野妮对他们没好感,在龇牙咆哮着。由于知道他们的目的,我对他们充满了敌意,上前驱赶他们,不准他们拍照。梅子赶紧过来,将他们拉走,边跟他们叽叽哇哇地说着什么。
  野妮见那几个讨厌的家伙被我赶跑了,高兴地扑上来舔我的脸。我替她揩干净了嘴角的垂涎,又检查她左腕的伤口,血痂已经被她挠去,有点血水溢着,但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我将衣服给了她,教她穿。在我的帮助下,花了好长时间,野妮勉强将衣服穿好了。看着身上花花绿绿的衣服,她兴奋极了,不断地这儿摸摸,那儿摸摸,在笼子里跳着叫着。由于她野惯了,才穿了一会儿就觉得不自在,将衣服扯了下来。我阻拦不及,看着那一堆破碎的布絮我只有苦笑。我指着破衣,对她摇头,告诉她不该这样。她看着脚边破碎的衣服,愣了一会,忙捧起来往身上披,可是怎么也披不好,她急得呜呜直吼。她怕我责怪她,忐忑不安地望着我,一时不知怎么办。呵呵,看她越来越人性化,我欣慰地笑了。她见我笑了,也咧着嘴跟着傻笑起来。我摸了摸她的头,又给了她一套衣服,这回她的动作熟练多了。
  我目测还不错,衣服蛮合身的。考虑到野妮指甲锋利,动作又大,衣服不耐穿,我又给她预备了好几套衣服。
  我教野妮穿衣服,只是想补偿点什么。自从知道最终野妮无论是被美国人还是被政府部门的人带走,等待她的都将是悲惨的命运后,我就为自己的无能而愧疚。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趁这几天还没人干涉,送野妮些衣服,让她体验一下做人的感觉——做女孩子的感觉。
  比狼更狠的人
  第二天,美国人果然提出要买走狼女。村长不敢自作主张,派人去请镇长。为此我闷闷不乐,梅子不断开导安慰我,我恨屋及乌,没给她好脸色。两天后,镇长带着几个干部匆匆赶到了。当晚在村祠堂召齐相关人员和美国人洽谈。一开始镇长说狼孩是中华民族的传奇,不能卖。看到镇长说不卖,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说不能卖。
  梅子代表美国人,说:"你们不卖的话,就会让上面的人带走,到时候地方政府什么经济补偿都得不到。美国人出高价,卖给他们的话,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建设乡村,有什么不好?"
  这话说得在理,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基层建设。镇长沉默了。
  "你们可以用这笔钱建学校,修路,买农用机械。"梅子继续诱导。
  "你们不能答应她,野妮是人不是狼,你们这是贩卖人口。"我急了,打断梅子的话。镇长抬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梅子叹了口气对我说:"你还想不通?她始终都要被带走的,你为什么就不能为当地的建设着想呢?给上面带走的话,镇里村里能得到什么实质好处?"
  "这,我不管那么多,总之就是不准卖。"我一时语塞。
  镇长见我态度坚决,为难地说:"梅子同志呀,先别说我们愿不愿意,市里的专家就要来了,现在让你们带走的话,上面会追究的。"
  梅子说:"这还不好办,你们就说她逃掉了不就可以了。"
  美国人不耐烦了,对镇长表示,他们除了出高价之外,还可以投资办厂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这话无疑是重磅炸弹。山城位置偏僻,里面的东西运不出去,外面的东西运不进来,所以多年来,无论政府如何努力,就是找不到愿意投资的。一听美国人答应投资,在座的人都欣喜若狂。
  我试图作最后的努力,说:"镇长,可以不卖么?"
  镇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文呀,你照顾了狼女一段时间,对她产生了感情,这我们都能理解。但你是见过世面的人,应当知道他们提出的条件对我们的重要性。唉,为了这片土地的发展,你就当这件事从没发生过吧。"
  我内心一阵无力地叹息,没再说话,凄然走出了祠堂。梅子跟了出来,我说想一个人静一静,撇下她,走开了。
  天色已晚,我没带火把,默默来到笼子旁边。看着一无所知的野妮,我难过地说:"对不起,我没能帮到你,真的对不起,请你原谅。"
  野妮察觉到我不开心,拉着我的手,呜呜地低声叫唤着,好像在安慰我。我看着已经习惯了穿衣服的野妮,心里越发难过,转过头去悄悄抹掉泪水,摆出个笑脸。野妮见我笑了,高兴地在笼子里直跳。陪野妮坐了一会,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去了。边想:这真是天大的讽刺,狼都愿意接纳的人,反而面临同类的毁灭,我们岂不是连**都不如?
  半夜,一个黑影悄悄靠近笼子,那是我。我让野妮别做声,弄开锁将她放了出来。野妮一下子就蹿到我身上,用力搂住我,舔我的脸。我怕被人发现,连连示意她快点逃。可是她依然搂住我不放,一点也没有要逃离的意思。没办法,我咬了咬牙,决定带着她逃!我带着她悄悄潜回到屋里,匆匆收拾了一番,往村外逃逸。可能是我们的动静太大了,村里的土狗吠了起来。快跑出村口时,闪出个人,是梅子!我心想这下完了,她这么聪明,肯定早就猜到我会放走狼女,在这守着呢。
  陆续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我快要急疯了。梅子突然喊道:"快来人啊,快来人啊,狼孩把阿文抓走了,村尾,朝村尾去了。"喊完她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柔声说:"你小心点。"说完后,她边大喊边朝村尾跑去。
  枪声响起,一时喊叫声、狗吠声乱成一团,一个个火把长蛇般朝村尾的山上而去了。我来不及答谢梅子,拉着野妮的手,以最快速度朝大山的深处逃亡。担心被发现,我不敢点火把,幸亏野妮警觉,没有在黑暗中失足掉到山沟里去。我们不敢歇脚,一直逃到了凌晨。我还不放心,稍作停歇吃了点东西,带着野妮继续往深山逃。三天三夜下来也不知道翻了多少山越了多少岭,筋疲力尽,实在逃不动了,才拾来木材生起火堆,就地歇了下来。我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一般,累得连呼吸都懒了,铺下毯子倒地就睡。
  永远记住你是人
  次日清晨,一阵阵鸟鸣将我吵醒了。一睁眼,没见着野妮,我吓坏了,顾不得全身酸痛,站起身大声喊"野妮".野妮一手抓着一只野兔奔了回来。我生气了,将她拉到面前,狠狠地训了起来。野妮委屈地站在那儿不敢动,将兔子伸给我,我接过了兔子。她的衣服又破了,我帮她整理了下衣服,吩咐她去捡树枝,然后拿出小刀开膛破肚剥起兔皮来。
  柴捡来了,火生起来了,我把兔子用树枝穿着搁在火上烤。野妮第一次见到烤肉,还没熟就大流口水,我多次阻拦才保住了还没熟透的兔肉。兔肉烤熟后,野妮顾不上烫,抓起来就往嘴里送。接着她痛叫一声,将热辣辣的兔肉丢在地上,想了想又捡了起来。我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这里是一片原始老林。林间有条溪流,水不深,只过膝盖,清澈见底,小溪里有数不清的大肥鱼在逆流而上。我一声欢呼,脱掉衣服,扎进水中抓起鱼来。野妮也学我,三两下剥掉衣服,跳了下来。
  我和野妮没花多大力气就往岸上抛了十几尾鱼。边抓鱼,边泼水,玩得不亦乐乎。玩累了,我们在溪水里洗刷了起来。我早就看不惯野妮那杂乱的头发了,一遍遍地帮她梳洗。洗干净后我们上了岸,野妮穿上新衣服,一身清爽地站在那里,又长又黑的头发披挂在背后,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没想到野妮这个狼女还是个青春逼人的姑娘呢,我看呆了。在我的目光下,野妮居然害羞起来,忸怩得脸蛋儿都红了。
  与野妮嬉闹一会,我开始杀鱼。将一条条肥硕的鱼清洗干净,挂在树上晾晒。当天晚上我们吃到了喷香流油的烤鱼、金黄色的烤鱼卵。我还将医务包中的铁盒子拿了出来,当小锅烧鲜鱼汤喝。
  这片森林远离尘嚣,又有水源,我决定在这儿扎营。接下来的几天,我努力抓鱼,杀好风干,尽可能多给野妮储备些过冬的食物。
  一天夜里,我起来解手,发现不远的黑暗里有几个亮点。那是野兽的眼睛,我紧张起来,忙把野妮叫醒。野妮朝那亮点叫了几声,亮点动了,越来越近,走出两头狼来。野妮拍了拍我的胸口,示意我不要害怕。看到野妮的表情,我也镇定了下来。野妮又对那两头狼叫了几声,两头狼回应着慢慢退去了。我对野妮说:"你别赶走它们,它们是你的同伴,你和它们在一起才安全。"野妮听不懂,茫然地看着我。我无奈地说:"算了,睡吧。"
  我现在已经远离了人类的居住地,狼群也找上来了,是离开的时候了,毕竟自己不属于森林。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又烤了一大堆鱼。我带上一些作为回去路上的干粮,其他的都留给野妮。
  一切都准备好后,我将野妮叫到跟前来,不管她听不听得懂,说:"我要回去了。你以后要保重,这些东西都是留给你的,我希望你以后永远莫忘记自己是人,记得你曾经也过过人的生活。咱们今后估计是没有机会见面了,但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说到动情处,我不禁伤感落泪。我将替她准备的那些衣服包起来,牢牢系在她的背后。向她摆摆手,狠了狠心,转身就走。
  野妮愣了一会,追上来紧紧抱住我,不断地舔我的脸。她眼里充满了无助与惊慌。我说:"你别这样,我也舍不得你,但你不能跟我回去,那些人的险恶你是见过的,你跟我回去他们又要抓你来卖掉,或者永远关起来供他们做实验。我和你不同,不能长期留在这里,毕竟我还有朋友、家人,我的生活在那边。"
  无论我怎么劝说,每次没走出几步,野妮就追上来,拽住我不放。最后,我火了,"啪"地甩了她一巴掌,吼道:"你别再纠缠我行不行!"她捂住脸,不敢置信地呆呆望着我,眼里满是泪花。我铁了心,凶巴巴地冲她喊道:"你快走,不然我又要打你了。"说着我又扬起了巴掌,她一惊,忙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看着张牙舞爪的我,终于绝望地哀号了一声转身跑了。我朝她背影喊:"野妮,找你的狼群去吧,永远别再靠近人住的地方,以后看到两只脚直立走路的动物记得躲远点,你记住没有?"野妮消失在灌木丛里,隐约传来呜呜的哭声。
  我终于将野妮赶跑了,但心里充满愧疚与失落,深深吸了口气,我踏上了出山之路。
  突然想起我的妹妹来
  我跟着日头的方向走,黄昏时分,我老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在跟着。心想,野妮这丫头还不死心在偷偷跟着。转过身来正待厉声呵斥,结果发现不是野妮,而是一头大黑熊。熊喜欢吃鱼,嗅觉灵敏,很有可能是被我身上所带的烤鱼的香味给引来的。我傻眼了,大叫了一声撒腿就跑,黑熊噗噗地在身后追,我感觉大地在它脚下颤抖。我边跑边将身上的鱼往身后丢,试图分散它的注意力抓紧机会逃生。谁知道黑熊对人的兴趣明显比对鱼的多,根本不理会那些鱼,越追越近。这时我才想起爬树,但已经来不及了。我心想完了完了,生平没伤天害理,没想到会死在**的肚子里。
  我自知逃生无望,干脆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它。黑熊见我停下来了,居然前肢离地站了起来,个头比我还高,一边吼一边向我逼近。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瘫坐在地上,祈祷它能咬准一点,一口致命,别让我受那凌迟之苦。
  就在这关头,响起一声愤怒的狼嗥。我和黑熊都一愣,转头望去,只见野妮带着那两头狼,闪电般扑了过来,转眼就截在我和熊之间。
  "野妮!"我喜出望外喊了起来。
  野妮焦急地朝我吼了两声,转身对着熊咆哮,指挥那两头狼扑了上去。黑熊虽然没有狼敏捷,但皮韧肉厚,全不在乎狼的抓咬,一掌一个,重重拍在那两头狼的身上,那两头狼跌倒在一旁,哀号着再也站不起来。野妮急了,怒吼着高高蹦起来扑到熊的头上。我急喊:"野妮,危险,快逃!"可是已经迟了,黑熊一掌就把她打飞了。我不顾危险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她左肋塌陷了,折断的肋骨倒插进内脏,正在大口大口地呕血。我手忙脚乱地替她擦血,语无伦次地安慰她:"没事的,野妮别怕,只出了点血。等血停了野妮就好了。"她伸了伸手,这时我才留意到她一手握着一只大眼珠子。我转头看看黑熊,它正在痛不欲生地惨叫着打滚。野妮拼着挨一下,将熊的两只眼珠子给挖掉了!
  我的心在滴血,喃喃道:"野妮你真傻,你真傻。"野妮突然激烈咳嗽了起来,鲜血喷涌而出,让我再也擦不过来。我顿时不知所措,再也忍不住,搂着她像个孩子般恸哭了起来。听到我的哭声,野妮松开了手里的熊眼,伸手抚摩我的脸,眉头一舒,笑了。随即,她张了张嘴要说话,我忙俯下头去,将耳朵靠在她的唇边。她双手抱住我的头,用满是鲜血的舌头舔了舔我的脸,清晰地吐出两个字——"哥哥"!说完手无力一松,头歪在我的怀里再也不动了。"不——"我紧紧抱住她,发出野兽般的悲嗥。
  夜深了,我也哭累了,背起野妮渐渐变冷的身体,摸黑往回走。在清晨,我们终于回到了那条溪流边。我找了块最平整的地挖了个坑,擦干净野妮身上的血迹,再替她换上了一套新衣服,梳理好头发,将她轻轻放进土坑中。我取来了那包衣物放在野妮的胸前,摘下自小佩戴的玉佩戴到她的脖子上,亲吻她的额头,最后撒落手中黄土……再见了,野妮,妹妹。
  两年后,镇长调到县里去了。老馆长退了休,我当上了山城文化馆的馆长。另外,梅子嫁人了,跟了个上海佬。我接到他们的喜帖时,没怎么伤心,毕竟我跟她的人生意愿不同,属于两个世界的人。
  某日,我听到这么个传闻,崽子沟那头有人目睹一个身披布絮的野人在山岭之间飞奔。听完之后,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就想起我的妹妹来。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1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