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天上掉下一栋楼

时间:2018-08-07 15: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天落馅饼
  陶望正和米晓娟是一对恋人,男的是网站技术主管,女的是心理咨询师,两人相恋了几年,如今手头有了一些积蓄,就准备买房,结婚。
  最近,陶望正和米晓娟相中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他们填完了一系列合同后,带着合同来到房产交易中心,按规定,只要开一个首套房购买证明,就可以去银行办理按揭贷款了。
  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工作人员敲了几下电脑,突然眉头一皱说:"陶先生,你这个证明,我们恐怕开不了。"
  陶望正一听,就急了:"开不了?怎么开不了?"
  那工作人员扶了扶眼镜,认真地解释道:"陶先生,您在八年前就买过房子了,按规定,你得按第二套房操作。"
  陶望正听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赶紧辩解,自己过去没钱,根本买不起房子,就按揭买这一套房,自己还打拼了十年呢!
  女工作人员就把电脑往外侧了一下,指着一个页面说:"陶先生,现在本市所有的购房信息都纳入了电脑系统。你看,你名下有一处房产,而且还是一栋别墅呢!"
  啊?陶望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往电脑跟前一凑,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张房地产产权电子登记表,产权人正是他,而且他的身份证复印件也贴在登记表上。这套别墅地址显示:市三环路宝龙别墅小区,购房时间确实是八年前。
  这真是天上掉下一栋楼,一下子砸在陶望正的面前!但是谁八年前盗用了自己的身份买下了那栋别墅?他有何目的呢?
  米晓娟也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但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是,如果要购买现在的"第二套房",首付就得从三成提高到六成,利率还得上浮10%,眼下他们还没这个实力。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米晓娟说:"不是有现成的地址嘛,我们过去看看,是谁冒用了你的名字,买了一套别墅。"
  陶望正和米晓娟来到了三环路的宝龙别墅,这是个知名的富人区。按照地址,他们找到了一栋三层欧式别墅。只见别墅门上的大锁已是锈迹斑斑,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两人找不到主人,只好来到了物业管理处,想探听一下这户人家的信息。
  按照物业公司的规定,陶望正拿出身份证让一位工作人员登记。不料,那年轻的小姑娘看了看,拿起身份证就快速地进了里面一间办公室。
  不一会儿,里面走出来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一见面就直嚷嚷:"哎呀,原来您就是陶先生啊!您把别墅一买,八年来就在半夜里回来过一次,然后一直玩人间蒸发,现在,您已经欠了十多万物业管理费了!我告诉您,在这栋别墅在没有缴清物业费之前,您甭想过户给别人……"
  "我……"陶望正刚要分辩,脚突然被米晓娟踩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住口。
  米晓娟在一旁说:"你放心好了,我们很快会补齐物业费的。"
  中年人大喜过望,连说:"好,你们这几年肯定在国外发财吧?"说着话,他把身份证还给了陶望正,然后开箱子,找出一张物业缴费单,又特别嘱咐道,"赶紧去银行,把钱缴了吧。"
  滋生贪念
  两人出了别墅区,米晓娟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说:"这栋别墅从来就没人住过,这里面肯定有秘密啊,说不定咱真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呢!"
  米晓娟是个心理咨询师,分析起事情来一套一套的,她帮陶望正分析:这套房子的主人是如何用陶望正的身份证买的房子姑且不论,但后面的事可以推测,那人悄悄买了房子以后肯定出了意外,或许是个贪官被抓了?或许逃到国外去了?或许出了车祸……无论是哪种情况,这套别墅都是他悄悄买的,所以出了事,无人知晓。
  米晓娟分析完,兴奋地说:"反正别墅的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咱就正大光明地去报社,登个房产证遗失声明,如果三个月里那位冒用你身份的房主还不现身,我们就去房产局补一份房产证,然后找下家,把别墅卖了!就算有人找到我们,我们有身份证,一口咬定这别墅就是咱的,他们也拿咱没办法。因为再怎么查,咱的证是真的呀!"
  陶望正听了,心里也起了变化。他一咬牙,一跺脚,心说:天上掉下一栋别墅,不要白不要!
  接下去的几天,两人从买房首付款里拿出十多万,补齐了欠的物业费,然后登报,又苦等了三个月,没人来交涉,最后顺利地从房产局补回了一份崭新的房产证,有了房产证,便正大光明地找来开锁匠,打开了别墅的防盗门。
  大门打开,灰尘扑面而来。陶望正和米晓娟揉揉眼睛,往别墅的大厅里一看,都愣住了。
  只见大厅里堆着几十只大木箱,木箱上堆积着厚厚的灰尘。陶望正和米晓娟找来撬棍,打开了一只木箱,两人一愣,里面竟然是一块不规则形状的石头!再打开几个木箱子,一看,都是石头!
  两人开始寻思起来,为什么当初购房的人会在别墅里放一堆石块呢?
  还是米晓娟反应快,脱口而出:"赌石!这绝对是一堆赌石啊!这回咱可要发财了呀!"
  赌石?陶望正眼前一亮,他现在供职的这家网站是全国最出名的古玩字画网,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网站的平台洽谈买卖,这其中就不乏发布赌石消息的人。
  陶望正赶忙查看这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果然都有断口处,用手电筒往断口内部一照,都发出绿幽幽的色彩,看来它们的主人是个珠宝商。
  陶望正心里有点发慌了,心想,这可咋整啊,别墅加宝石,一旦事情败露,我得犯多大的罪啊!他越想越怕,想打退堂鼓了。
  米晓娟可不想让煮熟的鸭子飞了,赶紧给陶望正打气:"别怕,这别墅和赌石就是你陶望正名下的呀!再说了,咱已经垫付了十多万块钱,也退不回来啦!"
  陶望正依然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那我们接下去怎么办啊?"
  "卖,把这些赌石也卖了,我来找下家。"
  米晓娟有个客户是做赌石生意的,第二天就约上门来。那生意人一见这些石头,立刻两眼放光,他当即开出了一千万的高价,将石头全部买走了。
  陶望正手里有了一千万,腰杆子也硬了起来。过去,他常常被网站老板训斥,如今他冲老板吼道:"老子不干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不要了,***的!"说完昂首挺胸地走了。
  接下来就是卖别墅了。按照市场价,这栋八百多平米的别墅起码得卖五百万,但陶望正和米晓娟一商量,决定快刀斩乱麻,四百万现金出售。房子一在中介挂牌,就被人"秒杀"了。
  这一下,两人更是豪气万丈,米晓娟也辞职不干了。两人计划先买房结婚,然后去欧洲好好旅游一趟。
  如此大的动静,当然瞒不了米晓娟的父母。不过,米晓娟只是告诉父母,陶望正买了一张彩票,中了大奖。
  这天晚上,陶望正直接给了准岳母一张银行卡,说:"阿姨,我也没什么孝敬二老的,这卡里有十万块钱,您和叔叔随便花,花完了,我再给!"
  又起波澜
  半夜,陶望正收到一条短信,他一看,顿时紧张起来,只见短信内容是:陶先生,你把别墅和赌石卖了,一定很高兴吧?告诉你,你这是在犯罪!要是不想坐牢,明天中午明星大酒店见!
  这一夜,陶望正和米晓娟都惴惴不安。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可如何是好?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还是见见对方,实在不行,拿点钱做封口费。
  第二天中午,陶望正和米晓娟在明星大酒店里,见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只见他戴着一副大墨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光盘,说:"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们卖掉别人的别墅和赌石的全过程都在这张光盘里,回去好好看看吧。"
  陶望正和米晓娟面面相觑。男人得意地开出条件:"只要给我五百万,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两人回到米晓娟的家,把光盘点开一看,果然,他们处理别墅和赌石的过程都被拍摄下来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出点血是不行的了。陶望正给那个男人回了个电话,说:"我很快给你打钱,但是,你也要信守承诺,把原始视频销毁,否则的话,我即使坐牢,也要把你带上。"
  对方说:"放心,这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陶望正被人敲去五百万后,虽然觉得心疼,但再想想,毕竟还剩了九百万,便也释怀了。
  一个月过去了,太平无事。陶望正觉得事情过去了,便以米晓娟的名义,在市区的另外一个小区买了一套房,又买了辆宝马车,然后两人开始张罗着婚礼。
  乡下的父亲得知儿子要结婚的消息,立即进了城。
  这天晚上,陶望正在一家酒店里订了一个包间,两家人聚在一起。陶望正的爹叫陶老蔫,年纪轻轻就当了鳏夫,含辛茹苦地把陶望正拉扯大。酒喝到一半,陶老蔫开始流泪了。
  米晓娟和她的父母以为陶老蔫流下的是幸福的泪水,都纷纷劝他应该高兴才对。
  陶望正也说:"爸,现在我在城里有房有车了,您就不要回乡下了,咱的苦日子一去不回头了,跟着儿子享享清福吧。"
  不料,陶老蔫抹抹眼泪,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儿啊,你如今出息了,爹今天当着你媳妇一家人的面,告诉你一个我隐藏了三十年的秘密,这也是你父亲的嘱托,我必须告诉你!"
  陶老蔫一句石破天惊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陶望正站了起来,问道:"爹,您不就是我的父亲?"
  陶老蔫摆摆手,长叹一声:"你其实不是我亲生的……"
  陶老蔫接下去说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往事如烟
  事情要回到三十年前,当时陶老蔫是村里的饲养员,他带了个知青叫郑小马,两人关系很好。几年后,知青开始返城。有一天晚上,陶老蔫和郑小马一起喝酒,喝着喝着,郑小马突然跪了下来。在陶老蔫的追问下,郑小马说出实情,原来他和公社食堂一个叫云妮的姑娘偷偷地谈起了恋爱,而且偷尝了禁果,现在云妮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如果这事暴露,他不仅回不了城,还会被当成坏分子处理。
  最后,陶老蔫在郑小马的一再哀求下,做出一个荒唐的举动——跟云妮假结婚。
  当时郑小马再三发誓,等他回了城,一旦工作稳定下来,就把云妮接走。
  郑小马走后六个月,云妮产下了一子,村里的人都看出了其中的问题,为了朋友,陶老蔫顶住了铺天盖地的嘲讽,死守着这个秘密。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等到第三年,云妮不幸患上了不治之症,最终遗憾地撒手人寰。
  二十年后,一个中年男人风尘仆仆地敲开了陶老蔫的家门,四目相对,看着墙上云妮的遗像,他直直地跪了下去!这一刻,陶老蔫积压了二十年的委屈和愤怒一下子爆发了,狠狠地给了这个男人几记重重的耳光,不错,他正是当年的郑小马。
  可郑小马说出的话却让陶老蔫的心又软了下来。其实,郑小马不是无情无义的人,这二十年里他坐了十五年的牢。
  当时,郑小马回城,很快就跟朋友一起"下海"了。因为他眼光准、出手快,很快就赚了个盆满钵满。但是,他与朋友在利益分配上产生了严重的矛盾,最后演变成武力讨债。冲突中,郑小马将对方打成了重伤,被判刑十五年。
  十五年后,郑小马出狱,用父母留下的遗产再次创业,经过几年的打拼,又成了千万富翁。
  说到这里,陶老蔫抹了一把泪,泪眼婆娑地说:"望正,望正,正和郑是谐音,儿子,你明白了没?你的亲生父亲为了弥补他的遗憾,专门给你留下了一份财产,要我在你结婚时,把它交给你啊!"
  说着,陶老蔫拿出了一个红布包,里面有一份房产证。陶老蔫说:"这套房子我从来没去看过,你们明天按照地址去找一下,你父亲告诉我,那里有他全部的财产!"
  陶望正打开房产证一看,地址就是市三环路宝龙别墅小区。
  陶望正傻了,他依稀记得,八年前陶老蔫确实问自己要过身份证。陶望正呆呆地问道:"那我爸,他做什么生意的?他现在在哪儿?"
  陶老蔫抹了一把老泪,说:"他是做玉石生意的,现在,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陶望正惊呆了,原来天上掉下来的别墅和赌石原本就属于自己。自己却把它们都廉价处理了,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敲诈"去了五百万!
  现在,陶望正已经来不及悲伤了,他要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连几天下来,米晓娟跟在他的身后脚都走肿了,可是结果让人失望。
  当初花四百万买下这栋别墅的房主,是大赚了一笔,怎么可能再吐出来,他见陶望正找上门来,笑了笑,说:"我不管你们怎么回事,我们的购房合同是真实有效的,而且,现在别墅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如果你一定要拿回去,请按照现在的市价向我买,一千万!"
  陶望正气得想拿头撞墙,公安局那头反馈来的消息更让人绝望,那个敲诈了他五百万的人已被抓获。那人是房产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是个赌徒,一晚上就把五百万输了个精光,别说五百万,连五千块都赔不出来。
  一个月后,南方爆出一条新闻。在一场赌石拍卖会上,有一个生意人出售了几十块赌石,总价高达两亿元。最后,生意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人生其实就是一场赌局,心态正不正,关系到这场赌局的最终结果……"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09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