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和平竞争

时间:2018-08-07 15:0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戚林柏是市第二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医术好、医德高,尤其擅长脑肿瘤切除手术,救了很多人的命,号称"神刀戚",很受敬重。但他妻子施琳并不感到自豪,因为戚林柏常常一进手术室就没有了时间,有时深更半夜刚回到家躺下,就又被医院派车接去做手术了。因此里里外外的家务事全靠施琳一个人操劳,加上夫妻俩结婚十多年,施琳还没有怀上一个孩子,所以感到寂寞,又感到十分委屈,时常和他闹矛盾。
  这几天,戚林柏身体不适,怕增添施琳的麻烦,推说医院病人多,准备到医院宿舍住几天。施琳听了也不反对,她想:与其深更半夜被他吵醒,还不如一个人睡几夜安稳觉来得实惠。可谁知戚林柏刚走一天,家里就收到一份西安来的加急电报。电报是她父亲打来的,说她母亲患脑肿瘤病危,速请女婿戚林柏到西安医院会诊。
  施琳看了电报,急得团团转,当即去医院找戚林柏商量,不想医院同事说戚医生这几天没来上班,并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让她打电话去找。
  施琳怎么也想不起这是谁的电话,她心中顿生怀疑,为什么他明明没去上班,却要骗她说住在宿舍里?一怒之下,她拎起电话,拨通了这个号码。接电话的偏偏又是个娇滴滴的声音:"喂,你找谁?"
  施琳一听更上火了,她大着嗓门说:"我找戚林柏!"
  谁知对方也不示弱,说了声:"他刚睡下!""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搁断了。
  施琳气得浑身发抖,又没有办法,只得借了一本电话簿,按照电话号码查地址。找了一个多小时,才知道这个电话是私人住家电话,在零陵路十三号。
  当她匆匆赶到零陵路十三号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幢两层楼花园洋房的小铁门自动开了。她赶紧躲进一家商店,见从铁门里走出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戚林柏,后面那个女的,看样子还是个小姑娘:高挑个、大眼睛,留着一头披肩秀发。施琳的心一阵紧缩。又见戚林柏同那女孩说了句什么后,急匆匆地走了。
  施琳的内心此刻有说不出的滋味。因为夫妻之间的情感往往是这样的,当两人平静地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倒不怎么感到这种情感的价值,可是一旦发现一方要失去另一方时,就会感到这种情感的可贵。所以正是这种心情,使施琳产生了一种嫉妒和愤恨,她真想冲过去大发一通脾气,但理智告诉她,至少她现在是来迟了一步,没有抓到他俩进一步的证据。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到那时,不怕这个小第三者不受到惩罚。
  这个小第三者名叫陆妮妮,是医大到二院来见习的学生。她认戚林柏为师,对戚林柏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正直的为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当她得知戚老师的家庭并不和谐的时候,异想天开想取而代之,成为戚老师的终身伴侣,然后学做燕妮支持马克思那样,帮助老师在医学事业上取得更大的成功。
  陆妮妮正式向老师表达爱慕之心,是在一次戏剧性的捉鬼事件中开始的。当时第二医院的太平间忽然闹起鬼来,听一位夜半送尸进去的工友报告说,有一天半夜三更,他打开了门,忽见鬼火一闪,冷风扑面,只见一个白影就地一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还以为这是幻觉,可是当他拉亮灯一看,只见地上有一摊血水,这才相信太平间真的出鬼了,吓得大叫一声,逃了出来。
  消息不胫而走,外科病房有几个胆小的护士居然闹到戚林柏那里,要求不做夜班。戚林柏想了一想,一面好言劝慰,一面不动声色地找来了那个送尸工友,对他耳语说:"晚饭后,请你把我当作脑肿瘤死者送进去,我要在里面等一夜,看明天是横着进去横着出来,还是横着进去,直着出来!"
  当晚天空阴云密布,戚林柏躺在停尸床上,紧张得有些发抖,但是他还是咬着牙齿坚持着。约摸到半夜十二时左右,戚林柏的耳朵里传来了"吱咯、吱咯"的声音,他屏声息气从白被单的缝隙里寻找出声的地方,原来声音是从二号冰尸柜里传出来的。片刻一个白茫茫的鬼魂从冰柜里爬了出来,随即一道白光冲着戚林柏的停尸床扫了过来,他不由吓出一身冷汗。但是正是因为这道白光,才使他影影绰绰认清了这个鬼魂,原来就是见习的优秀学生陆妮妮。因此他倒镇静了下来,且看这个丫头搞什么鬼。
  只见她很快地来到了他的身边,一手亮着电筒,一手扯下盖在他身上的床单,开始解他缠在头上的伪装的绷带,准备偷偷研究死因。说时迟那时快,戚林柏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喝问道:"陆妮妮,你在干啥?"
  俗话说:鬼吓人吓不死人,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陆妮妮来不及叫出声来,早已吓得口吐白沫瘫在地上了。戚林柏急忙为她捏人中、捶背,等到妮妮神志清醒过来,看清眼前竟是老师戚林柏时,不由一头倒在戚林柏的怀里,哭了起来。戚林柏问她为啥要干出这种对死者极不人道的行为,陆妮妮胆怯地说:"老师,我、我爱你。"
  "爱是那样的吗?"
  "因为老师曾经对我们实习的同学说过,谁的实习成绩优秀,就留谁在你的身边工作。"
  戚林柏这时才如梦初醒,他猛地推开妮妮,神情严肃地说:"我是有妻子的人,你这是自作多情。"
  话虽这么说,可当他送走了陆妮妮,回家睡到床上以后,他失眠了。小妮妮那雨打梨花似的脸蛋,久久地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他为姑娘真挚的感情所打动。他的事业确实需要这样的伴侣,可是……他没有再想下去。
  第二天,他想同陆妮妮谈一谈,像大哥哥对小妹妹那样,引导她从爱的漩涡里解脱出来,正确对待事业,正确对待生活。但是他左等右等不见妮妮到医院上班。等到第三天,戚林柏急了,他深怕姑娘受不住这个打击,有个三长两短,所以他决定进行一次家访,希望妮妮的父母同他一起做好她的思想工作。
  这天晚上,戚林柏来到了妮妮的住宅,奇怪的是妮妮像没事人一样把他引进自己的卧室。卧室摆设很简单,显眼的是橱上有一只电动的人体模型。
  戚林柏一进房间就沉不住气了,他连声问:"妮妮,你的父母呢?"
  他哪里知道,陆妮妮这几天不去上班,是一次大胆的试探,她想,只要老师能来看望她,就说明她向老师求爱有了转机。现在她见老师来了,不由给戚林柏一个鬼脸说:"老师,你来得真不巧,我的妈妈刚刚接到军区的电报,去海岛探望爸爸了。怎么样,你想处罚我,那就宣布吧!"
  "别胡说,妮妮。你的求知精神应当肯定,但是你的动机绝不应该建筑在非分的幻想之上!"
  "谁幻想啦?"妮妮两眼放光,她的双手叉在腰间,鼓着小嘴打断了戚林柏的说教。
  戚林柏来气了,说:"你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这就是非分的幻想!"
  "咯、咯……"妮妮放声大笑,"好一个有妇之夫,医院哪个不知你同师母的感情已经是头发丝吊元宝——只差吹口气了。"
  "你……"戚林柏恨极,"啪"失手打了妮妮一记耳光。
  妮妮一下愣住了,忽然她从床边橱里摸出一支父亲遗忘在家里的五四式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向戚林柏说:"戚老师,我是个刚成年的姑娘,我的心既然明白地向你敞开了,就不再退回去。但是我也决不会做出那种轻薄下流的举动来引你入壳,我只是想同你那个不称职的师母和平竞争,以德感人。至于到头来你选中谁,那是你的自由,我决不反悔,但是今天晚上你若连这点起码的条件都不能答应,那我只有把这清白之身带到天上去了。"说完她闭上了眼睛,手指扣紧了扳机。
  戚林柏吓坏了,他急步上前夺下她手中的枪,然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激动地说:"妮妮,我可以答应你的和平竞争,可是你可知道我患了肝炎,我怕等不到你们和平竞争完毕就会去见上帝了。"
  奇怪的是妮妮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她一手紧攀着他那瘦骨嶙峋的肩膀,一手轻轻地去抚摸他那已有几根银丝的头发,平静地说:"戚老师,正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这个秘密,那就只有我才能服侍你治好你的病。"
  戚林柏感动得无话可答。最后他答应暂且在妮妮家休养几天,一来他可以安安心,二来也可以让施琳少操心。不想施琳今天追踪上门,拆穿了西洋镜。
  再说施琳站在路边本想回去,一阵秋风吹来,她见这个小姑娘缩了缩脖颈,没有回到铁门里去,而是迎着她过来,向对门的"甜爱"饭店走去。
  施琳抬手望望手表,中午十二时整。她想她准是用午餐去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瞬间在她的心中形成,她压着怒火跟了进去……
  这是家个体户经营的餐厅,布置得倒也富丽堂皇。施琳来到刚刚坐在卡座上的妮妮身边,问:"你对面位子没人吧?"陆妮妮摇摇头。
  服务员把她俩当成了姐妹,殷勤地送上两套餐具。施琳忙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餐巾纸,从中抽出一张递给妮妮。
  妮妮被她友善的态度打动了,说道:"谢谢您,大姐。您贵姓?"
  "喔,我姓伍,叫珊珊。"施琳机智地改名换了姓。
  "珊珊姐,我叫陆妮妮,您这是经常出来吃饭吗?"
  "不,只有当我与爱人闹翻后,感到孤独的时候,我才想到用酒来**痛苦。"
  "呀,这么说,姐姐与我同病相怜了。"妮妮兴奋起来,她觉得今天碰巧觅到了知音。
  服务员询问上什么菜,妮妮点了一桌子菜,盛情地想请一请这位一见称心的珊珊姐。可施琳的心在淌血,因为对面这个小姑娘恐怕正是用戚林柏给她的钱在请客。不过她在面子上仍旧佯装着说:"妮妮,姐姐是中外合资企业的英文打字员,收入比你多,怎好意思让一位没有正式参加工作的妹妹掏腰包呢。"
  妮妮把眼睛笑成一条缝,调皮地从皮夹子里抽出两张名片递给她,施琳看了名片大吃一惊,一张名片是妮妮外公的,他是印度尼西亚著名的橡胶大王;
  一张名片是妮妮的父亲,某军区副司令。施琳想:完了,怪不得戚林柏变了心,原来这个负心汉找到了一个门第、财富、工作、容貌、年纪都不知比她高出多少倍的可心人了。幸好妮妮并没有察觉施琳在瞬间的心理变化,她点完了菜,抢着付了钱,缠着施琳一定要她讲出她与爱人的隐秘。
  施琳正中下怀,她感到这个小冤家又可爱,又可恨,可又还嫩着一点。
  于是她胡编说:"我爱上了一位有妇之夫,刚才我们在家里幽会完毕,他怕他妻子发觉,所以匆匆走了。我想,这样下去,我们何时才能成为长久夫妻呢?"
  施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她装得真像。妮妮果然中了圈套,她的眼神明显地露出同情之色:"姐姐,别伤心,我也同你一样,不过我比你坚强,我已经下了决心同他的妻子和平竞争,我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
  施琳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和平竞争是怎么回事,忙问:"妮妮,我刚才听你发誓要同你的师母和平竞争,这对我也许很有用,你能告诉我这种竞争的秘密吗?"
  妮妮转动着眼珠对施琳说:"投其所好,迎其所爱,这就是秘诀。"
  "具体点。"
  "譬如戚老师赞美过我穿绿色的连衣裙美,着蓝白相间的坡跟鞋漂亮,我经常用这身打扮去迎接他。譬如有一次,他同我谈起部队里有两样菜很好吃,我就赶紧向父亲讨教这两样菜的烹调方法,如今我做的潜水鸡、云中飞他吃一次赞一次。所以珊珊姐,你想想,我这样持之以恒地做下去,还愁得不到他?"
  "你的话也许有些道理。"施琳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你是否想到,万一你的和平竞争被你师母知道了,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哈,我想是不会的,因为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总是找上那些蠢笨的女人的。"
  妮妮说话神态飞扬,而且稍带点哲理,气得施琳手脚冰冷,她暗骂一句:小骗子,你等着瞧。
  临分手,妮妮热情地把电话号码和地址留给了施琳,依恋地希望施琳经常上她家去玩,施琳点点头。
  出了饭店,施琳的心像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样样有。甜的是她的丈夫顶住了严格的考验,对她的爱情忠贞不二;酸的是丈夫患了肝炎,她还麻木不仁,没有做到妻子应尽的责任;苦的是她有这样的好丈夫,竟然身在福中不知福;辣的是陆妮妮对戚林柏的爱情已经到了发痴的地步,她将怎样打赢这场和平竞争呢?施琳一边想一边走,回到家里的时候,她意外地发现了戚林柏留给她的一张条子:
  琳:
  我已得到了岳母病危的消息,决定马上飞去西安协同抢救,望安心等待。
  你的林柏
  施琳望着这张条子,不由倒在床上放声大哭,因为她知道戚林柏是带着重病去救她的母亲的,她除了暗暗向上帝忏悔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大约过了十五天,奇迹出现了,戚林柏的神刀使岳母脱离了危险期,自己也平安地回来了,施琳喜出望外。
  一天晚上,她忽然对戚林柏说:"林柏,明天是你的四十大寿,你早点回来,我想明天给你庆祝庆祝好吗?"
  结婚十多年来,戚林柏还是第一次见施琳对他这样关心,他感激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下午,正好医院有空,他高兴地提前回家了。回到家没找到施琳,只见房间窗明几净,床边橱上显眼地放着一只德国进口的电动人体模型。
  这模型他太熟悉了,只有妮妮家中他才见过,他经常称赞过它逼真、灵巧,有医学研究价值,可怎么自己家里也有一只了?
  他又见桌子上像过节一样,放着十几只佳肴,其中最惹眼的、也最催人食欲的居然还有潜水鸡和云中飞。他想,施琳是从哪里学来的呢?因为这两个菜在普通家庭中是少见的。潜水鸡是海军炊事员为了促进晕船水兵的食欲,经多次调配制作出来的;云中飞则是空中飞行员的营养菜。所以两种佳肴虽然各不相同,但它们的作用是一样的,那就是营养丰富、其味无穷。
  戚林柏正在疑惑不解,忽然他的双眼被纤细柔软的双手蒙住了,同时还传来"哧哧"的笑声。这笑声他太熟悉了,他用力掰开这双手,转过身去,只见穿着绿色的连衣裙、脚着蓝白相间坡跟鞋的施琳,亭亭玉立地站在面前向他微笑。
  "林柏,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把饭菜都预备好了,只是我们还要等一位客人才能进餐。"
  "谁?"戚林柏睁大了眼睛,警觉地问。
  "别着急,是我新认识的一位妹妹。"施琳诡秘地一笑。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施琳过去开门,戚林柏一见来人,不由得愣住了。
  他想:完了,施琳一定什么都知道了,所以赶在他生日这天同他摊牌!
  门外进来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妮妮。
  一见屋内的人和景,聪明的姑娘就马上察觉大事不好,她拔脚想走,但是被施琳大方而又热情地挽留住了。她请这位小第三者坐到沙发上去,又递上一杯热咖啡,然后从床上拿起一本厚厚的打印件,送到戚林柏的手里,柔情地说:"林柏,在你四十大寿的幸福时刻,我想送你这件礼物,希望你喜欢。"
  戚林柏面色苍白,两手沁出冷汗,他害怕这是施琳准备向法院起诉的离婚书。
  他颤抖地打开一看,两颊渐渐有了红光,两手也停止了颤抖,嘴巴笑得合不拢。原来这是施琳花了一个月业余时间的心血,从世界各地的外文报刊中摘录下来的医学文献资料。至此戚林柏才明白了妻子导演这出喜剧的苦心,他激动地上前一步把妻子抱在怀里,深深一吻,问:"施琳,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要你这个人!"接着,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旁的妮妮看得真切,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冲出门外。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和平竞争失败了。

Tags: 和平 竞争 医师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50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