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王胆小,王胆大

时间:2018-08-02 16: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王三的大名王义山,时间长了没人喊,也就虚挂在户籍本上。王三上有俩哥,俩哥从小喜欢拿他当出气筒,王三的胆子也就越打越小。可王三也有长处,腿长,跑起来跟兔子一样,只要看到俩哥拳头一晃,撒腿就跑,弄得俩哥追不上也就无可奈何。二十多年后王三拖儿带妻到城里打工,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善跑反倒帮了他。这么说吧,最典型的莫过于别人打一份工,他因为跑得快而打了两份工,无意中钱就比别人赚得多,每月拿回工资后,老婆总是刚数完钱便抱着他乱啃,王三呢,一时也很有成就感。王三的生活是被一粒子弹给颠覆的。此前,王三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合同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饭碗。为多挣一份工钱,给儿子凑足做六指手术的钱,王三在郊区的"天然林公园"兼职做除草小时工。王三做兼职做得巧妙,用的是工闲时间。有关部门限制建筑工地高温作业,每天会有一个时段停工。王三就利用这段时间跑到"天然林公园"割草。一个工六小时,能拿四十元。就在王三打穿插打得顺手时,却被爬进公园打鸟的人误伤了脑袋,好在那颗子弹长眼,从王三脑袋拱起的地方钻进去,打对过的浅表层停住,侥幸没伤着要害。老婆薛绒花带他去医院取子弹,医生用CT定位,从脑瓜的另一端开刀取出子弹。王三是幸运的,仅仅遭受一场惊吓,搭上若干CC血,既没要命,也没成植物人。但王三又是不幸的,他因此丢了饭碗。本来,请十来天病假瞒天过海,想把挨枪子的事儿搪塞过去,可王三在协助警方破案时,不小心被记者拍摄下来,在地方台的新闻焦点露了一鼻子,正好被建筑公司老板瞅见。就算老板心胸再宽广,也容不得自己的工人同时端两家的饭碗,并且以负面形象让公司在电视上现眼。老板以考核指标未完成为由,辞退了王三。
  打鸟儿的人跑了,当时现场没有目击证人,王三只记得三个男人离开时的背影,弄得像个无头案,一时半会儿破不了,王三只能欠下区中心医院九千多元医疗费,和老婆薛绒花深夜逃单并快速搬家。这些天,王三经常捏着那粒子弹出神,恨它,恨得牙痒痒,恨久了,又渐渐喜欢上它,好像有了某种亲缘似的。王三以前的口头禅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忍;现在的口头禅变成了:老子连枪子儿都吃过,还怕个鸟嘛!走姿也变了,以前是内八字,现在是外八字;对老婆薛绒花也敢骂敢打了。王三养伤养到第十九天,突然想到不应该天天在家除了吃就是睡,便去了一家商场应聘。刚到商场底楼服装柜前东瞅西望时,一声抓小偷,猛地把他惊醒。原来,有人假装买衣服却偷了商场的名牌男装跑了。王三很好奇,随一拨顾客要看个究竟。商场保安和服务员堵住几个人盘查。王三主动拉出口袋,掀开腰背让人看。这时,商场老板来了。望着拢在一块的几个人,和一个尖下巴保安耳语几句。老板让王三留下,示意其他人走。王三心想:反正没动人家一根纱,啥也不怕。老板在王三面前走了几个来回,说:"刚才哩,有人把店里衣服揣到腰里跑了,你也算是目击者吧?想请你把当时的情形说一遍。"王三说:"我从进商场就一直在目击男装,就没有目击过别人,早知道有人要偷衣裳,我会帮你抓住的。"尖下巴蹲下,捏王三裤腿,有意无意地掐着王三大腿上的肉。疼是不太疼,但很伤自尊,王三有些火,但劝自己忍着,毕竟人家丢了东西,心情可以理解。他绷着脸问:"没摸着啥吧?那我该走了呵。""心里没鬼干吗急着走哇?"尖下巴说。王三这下生气了,心想是来找饭碗的,碰到这种事儿,说明这地方晦气,看看这帮人的嘴脸,就算请他干他也不想干了。王三懒得说话,扯扯衣裳要走。老板和保安同时拦住他。现在,所有目光齐刷刷对准王三。王三在众人眼里渐渐不像好人了:光脑袋,黑皮肤,滑溜的眼神,不申辩,咋看都像偷衣贼一伙的。王三问为什么不让走。尖下巴说一起到经理室看监控录像。王三自然不乐意去,但也不想背个黑锅走,就和几个人一起来到经理室。尖下巴推他靠墙站,然后把监控录像回放了两遍。结果表明,王三从走进商场到现在都是规规矩矩的。老板一挠手,尖下巴过去把王三推搡一下,让他快点儿闪。王三压住火气,双手一叉,说:"身上搜了,录像看了,事也搞清了,一句道歉的话没有还敢搡我?拿我不当人是不是?"尖下巴怔了一下,随即色厉内荏:"少废话,快闪快闪!"王三彻底火了,耷下眼皮问:"我要是不闪呢?"尖下巴和老板面面相觑。王三一字一顿说:"道——歉!"尖下巴不屑地扫王三一眼,说:"瞧你那鸟样儿,还得理不让人了!依我早先的脾气,只要怀疑你,先吃我一通老拳再论理。"王三肺都快气炸了,捂了一万年的火气盖子被人掀开似的,一步上前,揪住尖下巴的领口,低头说:"睁开你的狗眼,数数王大爷脑袋上有几个枪眼儿?"尖下巴双瞳一对,看到两个圆形凹陷,脸白了,手抖了,连说对不起,误会,完全是误会哩。王三不理茬儿,让他说有几个枪眼。尖下巴说:"大哥头上一共两个枪眼儿。"王三说:"老子是被枪毙过的还怕个鸟哇!道歉!"老板有些傻眼,掏出几张钞票递给王三,说:"请别发火,的确是误会了。"王三接过钞票抖了抖,坚持要对方道歉,他说钱值钱,道歉比钱更值钱。尖下巴头点得像小鸡啄米,老板也打恭作揖,一口一个有眼不识泰山,一口一个对不起,说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王三昂着头,双眼瞪得溜圆,有点气宇轩昂的意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会儿自己怎么变得如此胆大。应聘没成,又被耽误了小半天,王三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得继续找活儿。没活儿,胆再大也没用。再说儿子的六指手术要做啊。就在王三为找活儿着急上火的时候,薛绒花做家政回来告诉他个好消息。主人说明镜高空洗涤作业公司急需工人,高薪聘用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的健康男性。通过面试,试用一个星期就可以签订正式合同。想象自己五花大绑吊在半天空清洗高楼大厦,王三脑袋晕了片刻。老婆看一眼王三,点破他的心思,让他不要害怕,任何时候都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汉,正当年华,就是要把相当于白领的收入挣回来。王三一掐烟头,瞟一眼老婆说:"我连枪子儿都吃过了,还怕高空作业?"老婆夸他好样的。第二天,明镜高空洗涤作业公司老板对王三进行了目测检查,又拿过他的身份证看看,询问有没有恐高症、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王三顺利通过面试。老板安排一个没脱学生气的精瘦小伙儿带王三。小瘦子比王三小七岁,看到徒弟比自己大,小瘦子颇有些兴奋,滔滔不绝地讲解常用的作业工具,什么安全绳、吊板也叫座板、自锁器、U型卡、玻璃刮子、涂水器、云石铲刀、药剂喷壶等等。临了,小瘦子找了一本《操作规程》给王三,让他一定要仔细看。一连几天,王三都跟着小瘦子从楼顶往下吊,俯瞰地面还是觉得眼晕、腿软。小瘦子开导他:"系好生命绳和U型自动锁是保命的关键,放心,不会摔下去的。"王三嘟囔:"就算浑身都拴着生命绳,要想万无一失,还得老天爷拿手罩着哩。"小瘦子笑王三胆小如鼠。王三有些恼火,指着脑袋上的枪眼儿给他看:"脑袋打个对穿,硬是没死,我是死过一回的。"小瘦子拍拍徒弟的肩膀说:"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令你感到怕的事情了。"带王三上路的是小瘦子,把王三吓着的也是小瘦子。那天半晌,小瘦子出事了。一早,王三和小瘦子共同清洗一幢12层玻璃幕墙大楼。两人各洗半个楼面。王三看到身形瘦弱的小瘦子像蜘蛛侠一样,把绳子从楼梯顶吊下来,自如地从这儿荡到那儿。王三大着胆子吊下去,开始清自己的一半楼面。小瘦子清洗的这一半要经过一个铁皮制成的房檐,他麻利地来回清洗,比王三做得快多了。就在快要完工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挨着大楼的一个铁皮房檐磨损了小瘦子腰间的可收绳。他只顾忙手上的活儿,根本没注意绳子的变化。当看到原来的大拇指粗的可收绳被磨得只剩下一股锦纶,小瘦子惊呆了。王三看到他在空中乱蹬了几下就不动了,王三吓傻了,怔在半空他看到小瘦子坠落了……小瘦子死了。老板紧急召开"蜘蛛人"大会。老板说:"你们别痴瞪白眼地看着我行不行!我告诉过你们吧,除了安全带、自动锁要检查,要反复检查,工作时还是要多长个心眼儿,保险绳经拉,但是不经磨。小瘦子正是忽略了这一点,吃了铁皮房檐的亏!"小瘦子如影随形地黏着王三,只要一上高楼他就双腿发抖,脑海总有无数片叶子在飘,这些叶子像铁片制成的,堆积在他的心头,压得他心慌气短。一连几天,王三老想上厕所,可在厕所蹲很长时间既拉不出大便,也解不出小便。他已经没法再往高空作业公司走了。王三准备打退堂鼓,薛绒花不依,说这行竞争不大,工资高,非逼他继续上班不可,说什么啥人生个啥命,啥命带来啥运气,她相信王三运气比小瘦子好。其实做啥都危险,就像几个月前,割草割得好好的还挨一枪,到哪儿找百分之百的安全呢?理是这个理,可他就是为小瘦子的事吓破了胆儿。他别着脖子说:"反正我看到高楼就发晕!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胆小的人呐。""你个***就会在家里耍胆儿大,有种跟我一块做家政去!"薛绒花连骂带挖苦。家政是娘儿们干的,王三自然拉不下这个脸面。这天,王三骗老婆说去找活儿干,其实是跑到街上瞎转。蹲在一个街心花园往远处看,这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谢五,曾经是建筑工地的工友。王三一扔烟头,站起来朝谢五迎上去。远远看去,谢五和在建筑工地时不一样了,皮肤白了许多,穿得也相当体面。王三忍着笑,朝他轻轻一撞。谢五一惊,睁大布满血丝的眼睛,见是王三,咧嘴笑了,问王三咋闲成这样了。王三说没事干呗,问谢五建筑工地还忙不忙。谢五说包工头忒****,请到年轻力壮的,喜新厌旧了,找茬儿克扣老工人工钱,一天到晚还骂骂咧咧,受不了都自动离开了。王三上下打量谢五,说他肯定是找到好活儿了。谢五说:天无绝人之路,我城里亲戚帮我介绍到一家医院做护工了。王三一听,恨不得给谢五跪下,攥着根救命稻草似的请求谢五介绍他也去做护工。谢五踮起脚看王三脑袋长没长圆,问他有没有落下后遗症。王三说早长圆了,后遗症就是丢了饭碗。谢五和王三找个长凳坐下来,点上一支烟,说护工这活儿也很磨人,经常熬夜,偶尔也会被病人和病人家属骂。王三说:熬夜、挨骂都没啥。谢五苦笑一下:"几天熬下来,站着都能睡着觉。"王三说:"我能行,你就介绍我去吧。"谢五顿了顿,让他等电话。
  几天后王三接到谢五的电话,到医院参加简短培训,就成了一名护工,做一桩天天能看见生,也日日能撞见死的活儿。一个危重病人送进来,经过抢救,护理一段,活蹦乱跳地出院了;抢救不了,没福气享受护工服侍,直挺挺就进太平间了。但王三就是能从中找到幸福感。仗着身大力不亏,他扛起伤者病号行走自如;熬夜,那是实打实地熬,绝不瞅空打瞌睡。几个月做下来,王三的名气大过谢五了,请他的人多了,收入也相对可观。赶上挨病人骂的时候,王三也特别能忍,检查完自己的过失,就听不进对方骂什么了,想着明年春天能给儿子动手术这样的好事儿。儿子快上小学了,绝不能让他翘着六指入学,受同学的欺侮。撑吧,再撑几个月该回家过年了。回老家的时候,大包小包拎着,照城里人的样子打扮着,面子里子都挣到了。想到这些,王三就是挨骂也觉得幸福。王三做得如鱼得水的时候,谢五被一桩官司缠住了。他在护理一位中风大爷的时候打瞌睡了。平时谢五也都熬住了,唯独那一夜不知怎的那么瞌睡,护士夜间交班之后,他把老人的尿袋倒了一次,氧气瓶检查一遍,准备趴在床沿歇息一会儿,很快就沉睡了。谁也想不到一向搬都搬不动的大爷会自己翻到床下面,把后脑勺摔出个窟窿,血流如注,旧病没好,差点儿送命。谢五被告上法庭。法院判决他赔偿老人五万元。病人家属拒绝经济赔偿,要求谢五一直服侍老人到咽气的那一天。谢五傻了。薛绒花和王三俩,一个白天在两户人家做家政,一个晚上在医院陪护病人,难得像今天碰到一块。王小宝在一边睡得正酣,薛绒花抚摸着王三胸脯自言自语:"这人哪,到底是胆大好还是胆小好呢?"王三说:"***的总是该胆大的时候不够胆大,该胆小时也不胆小。"薛绒花说:"要说啊,在家里不用胆小,在外面,又不能胆小。"说着就把脑袋拱到了王三怀里。王三怔了一下,拍拍薛绒花说:"我都快忘记自个儿是男人了。""王三,你是累的,撑到明年春上,把我们儿子的六指做了,再攒下上学的赞助费,日子就顺溜着过了。"两口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把王三的瞌睡给说跑了。薛绒花见王三起了精神却不说话了,就一把抱紧王三,王三刚刚感觉有那么点意思了,手机响了。王三一个翻身,拿起手机,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电话,迟疑片刻,接听。对方说是区公安局刑事案件侦破办公室。王三脑袋"嗡"地一下,懵了,问对方是哪里。再次听到"区公安局",王三更加紧张,尽量控制声音的颤抖,问对方有什么事。对方问他是不是王三,也就是薛绒花报案的被猎枪误伤的王三。王三嘴上说是的,心里想着自己的另一个名字王义山,心想公安局这种正规的地方应该称呼自己的大名。对方问他的脑袋恢复得咋样了。王三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猜想区公安局多半不是关心他的脑袋恢复得咋样,可能是区中心医院到公安局报案,追查他逃单的事吧。王三硬着头皮说:"唔……脑袋啊,恢复得马马虎虎。"对方让他第二天上午八点,到区公安局刑事案件侦破办公室去一趟。王三问对方去干啥。对方说案情有进展。王三一听高兴起来说:"哦……那敢情好。"王三挂了手机,翻身抱着老婆边啃边说:"公安局来电话了,说不定打枪那**的抓住了。老子一定要他们赔钱。"这个区公安局离王三住处隔着三个区,将近两个半小时的路程,几乎横穿全市。王三坐上长途汽车进入河湾区某镇之后,路上人、车骤减,浓荫遍布,远离都市的隔绝和荒凉显露出来。汽车一个急刹,车上的人猛地往前一栽,原来有人拦车。上来三个人:一个光头,光得虱子也能滑倒。另外两个年轻男人的头发很茂密。王三小声说不公平,笑了。很快,王三就笑不起来了,仨人来者不善哩。上车还没站稳,光头从提琴袋里抽出一把猎枪,和另外两个交换眼神。王三突然变得清醒,脑子里有画面快速闪回:天然林公园,清脆的鸟叫,嗡嗡作响的割草机,脑袋仿佛被钝器重敲,往前一栽,稠黏的血,浓重的血腥,蓬在一起的三个脑袋。离开时的背影。望着眼前的三个人,王三觉得他们的样子不陌生。真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吗?和他们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今天又撞上啦?想到这儿,王三脑袋上的俩窟窿眼儿隐隐作痛,真想把眼睛闭上,可那三个人已经在他的左前方勒索钱财了。有一个乘客动作慢,吃了一耳光。王三旁边的一位大婶直哆嗦,本能地朝他靠了靠,小声说:"倒霉,遇上坏蛋了!"王三望着大婶的脸由黑变红,由红变紫,渐渐失去血色。他提出和她换个座位。大婶感激地说:"谢谢你,好孩子!"大婶坐定,王三凑近她的耳朵说:"我叫王三,小名叫王胆大。你别怕就是了。"大婶还想说什么,那三条汉子晃荡着来到王三面前。王三主动站起,从裤兜里摸出一粒子弹,递给光头,说:"大哥,见过这粒钻石吗?"光头怔了一下,看看猎枪说:"你怎么会有这种子弹?""有人白送,我只能收了。"车子遇到一点颠簸,光头身后的男人往前栽了一下,立即抓稳扶手说:"少跟他扯别的,让他把值钱的统统交出来。"王三说:"大哥,我给你看子弹的意思哩,是想告诉你们,我是被人枪毙过的,你数数看,脑袋上有两个枪眼儿哩。我命贱,不怕磕。要说钱呢,我有。但车上这些人,你们一看就知道,口袋比脸干净得多,不值得你们一搜。几位大哥要是缺年货钱,我这儿够了,我跟你们下车,你放他们走人好不好?"光头看了看左右,犹豫不决。一个家伙别着脖子说:"那爷们儿要是不下车呢?"王三冷冷地说:"不下车?那就问它依不依了。"说完,"哗"地从腰间掏出一块刀片,那是个豁口的,足有一尺半长的,和光头一样闪着寒光的东西。王三说:"这是***时用坏的刀片,有豁口,割草不快,割肉还可以。我已经说过了,下车之后,我身上的东西你们拿走;不下车,在这儿死磕我奉陪。乱伤无辜就不是人做的事了。"三个人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很快,他们咬咬耳朵,相互壮了壮胆儿,一个瘦子探着脑袋说:"那就下车!"王三竖起大拇指说:"谁是正宗的纯爷们儿,一看就知道!"喊停车。车停了。三个人中先下去一个,中间夹着王三,光头断后。刚下车,那车"呼"地一声开走,王三心里骂:急什么。骂归骂,王三的脚还是朝一片树林走去。刚进树林,一个喊停下,其他两个附和:就这儿吧。那就这儿吧,王三说。光头让他把东西拿出来。王三问拿什么。你少装糊涂。王三把刀片往地上一摔,拽出裤兜说:"不好意思呵几位大哥,我没钱,要是不嫌麻烦你们追车去好了。"明白上当,一个弯腰拾刀。王三用脚背把刀挑起来接住,说:"不许碰我的东西!子弹是人家赏赐的,刀子是我用坏的。它们一直在提醒我不能当**."三人嚷嚷:"少跟他废话,收拾他!"随着嚷嚷声,光头再次举起了猎枪。王三一闪念,不好!咱已经挨过枪了,身上已经戳了俩窟窿,再扎一个窟窿,也不知会扎到哪里,还真能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随着闪念王三来了一个侧闪,人就像兔子一样"呼"地一下窜出老远。王三是被两个哥哥追打着长大的,他还怕跑吗?他在绿树丛间上蹿下跳、忽隐忽现,把个光头搞得根本就没法瞄准。这时大街上传来一阵警车的叫唤声,光头心说不好,便放下了猎枪,企图溜走。可那王三听到警车叫却像是遇到了救命的,身影一闪就上了大马路,朝着警车迎上去,一边挥手一边大叫:"公安同志,那几个坏蛋就在我后面呢,抓住他们就是案情最大的进展;公安同志!我就是被他们打了枪的那个王胆大……哦不……王胆小……哦不,我的大名叫王义山……"

Tags: 户籍 成就 兼职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49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