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割不断的亲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出逃路上遇绑匪
  1949年春,24岁的刘捡仔,是广西大岭县苦竹村的保长。国军为了扩充兵源,抓壮丁时,开枪打死了逃跑的壮丁,欠下了血债。血债要用血来还,解放军打过了长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刘捡仔想要去台湾避难。
  刘捡仔有两个老婆,把大老婆卢来英留下看家,带上小老婆王招秀上路。王招秀不仅人长得靓丽,肚子里还有两个月的身孕,是刘家的根,更要带在身边。
  刘捡仔带着王招秀来到福建厦门海边,才知道海轮被国民党控制了,运送国民党政府官员和部队。海轮无望,他就想雇用渔民的渔船偷渡。因为赴台的人多,渔民抓住这发财的机遇,漫天要价,每人两根50克重的金条。为了逃命,赴台人员毫不吝惜,慷慨解囊。刘捡仔也递上他和老婆的四根金条,但渔民说还要一根。
  刘捡仔愕然地问:"怎么要多加一根?"渔民说:"你老婆有身孕,肚子里的孩子也要收一根。"
  刘捡仔听了没好气地说:"肚子里的孩子没出生也要收?"渔民不耐烦地说:"正因为孩子还没出生,才收一根。"
  刘捡仔一气之下牵着老婆往回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走了几个小时累了,走进路边小茶馆,沏了杯茶解渴休息。茶馆生意好,喝茶的人多,都在海阔天空地聊侃。无意间听到一老翁说:"如今时局紧张,不少有钱有势有罪的人都往台湾跑。从大陆到台湾漂洋过海,既花大钱又累人,蠢呀!香港就在眼前,也是避难之地,去香港省钱省事省麻烦……"
  刘捡仔一听茅塞顿开,喝完茶雇车来到广东赴香港的港口。一看,中、港两岸戒备森严,军人警察荷枪实弹警戒,河中汽艇川流不息巡逻,两岸铁丝网高过人头,别说是人,就是苍蝇也难以飞过。他无计可施,就来到广东湛江市海安码头,渡过琼州海峡登上海南岛。心想:这里的渔民还算好,不会收肚子里孩子的金条。
  天色已晚,华灯初上,他带着老婆流浪到海口,住进了一家便民旅社。
  半夜时分,闯进两名警察,说查户口,看见刘捡仔的行装,就知道是避难的。见他身后有个年轻女人,就问是谁?刘捡仔说是他老婆。警察双眼一挑说:"老婆?我看是你拐骗来的卖**."就要带回去问话。刘捡仔极力反抗说:"她确是我老婆,有结婚照为证。"说着送上结婚照。警察夺下结婚照撕了,强行把王招秀带走了。
  第二天一早刘捡仔到户籍所要求放人,户警说,他们昨天没派警员查户口。刘捡仔一听懵了,才知道昨晚查户口的不是户警,是遇上了黑社会流氓的暗算。一连几天他走遍了海口找王招秀,可是杳无音讯。老婆就这样没了,人在他乡,举目无亲,叫天不应,入地无门,如此看来,海口也不是久留之地。他就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去哪?回家不敢,只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啊,一个人乘坐渔船偷渡去了台湾。
  一到台湾,人海茫茫,他人生地不熟,举步艰难,为找活干整天在街上游转。一天他走到基隆港,被巡逻的军人抓住,说他是逃兵,押遣到新竹海港修筑海防工事。这一干就三十来年,当年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后生,转眼成了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基地长官见他年岁大了,身体瘦弱,就一脚把他踹了。人生苦短,孤单一人无所事事,他天天想家切身体验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无家可归,流浪街头,何以为生?虽然他偷渡台湾时带了好多钱,但钱会越用越少,不能坐食山空,得找点事做糊口。台湾找事做的人多,干什么都不容易,他当过清道夫,摆小摊贩过水果,做过搬运工……后来买了辆二手车跑运输,赚几个辛苦钱维持生计。
  一天,他在街上遇到老乡朱承沛,是国民党部队副连长退役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因为老家苦竹村是腐竹之乡,村民们以传统工艺生产的腐竹很具特色。朱承沛退役后就想办腐竹厂,但因资金短缺只好作罢。如今见刘捡仔到台湾带了好多钱,就提出和他合伙开办腐竹厂。刘捡仔看到了希望,卖了二手车,把带来的钱倾囊而出,在日月潭景区办起了腐竹作坊。他投资多任厂长,朱承沛任副厂长。他们作坊生产的腐竹香、脆、柔,赢得了市场,赚了好多钱,好些女工都想要嫁给他。
  可是刘捡仔在大陆老家已有两个老婆,王招秀虽然下落不明,但总有一天能找到。自己身在他乡,不仅思念家中的大老婆,还牵挂当年失散的王招秀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对那些女工一一谢绝。
  三十多年来,刘捡仔做梦都想回家乡,一是看看父老乡亲,二是安慰卢来英,三是寻找王招秀。可是两岸关系一直十分紧张,来往的大门还关着,他只能望海兴叹。
  二、她要赴台寻丈夫
  再说当年王招秀被冒牌警察带走后,押到一艘小船上,在海上开了一天才靠了岸。那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房屋低矮陈旧,人们衣着褴褛。皮肤黑不溜秋,显然不是中国。
  两个中年汉子把王招秀掳上小车,在一处乡村停下,带进一户农家找到户主。户主姓胡,名怀仁,头上没几根毛,人们都叫他秃头。他因家穷,父母早逝,故而三十多岁还没结婚。中年汉子对秃头说:"她是中国女人,和家人走散了,流浪街头怪可怜的。我们知道你没老婆,就把她捡了来。这位中国女子年轻漂亮,你给我们200斤大米,就把她卖给你做老婆。"
  秃头见王招秀长相好,至少年轻他十岁,就决定买下她。200斤大米虽然多了点,耕田汉子还是拿得出。有这么年轻的女子不要,难道一辈子打单身?他一咬牙就买下了。秃头给了两个汉子两袋大米,越南汉子把大米搬上小车带走了,把王招秀留下了。
  王招秀后来才知道,这是越南的芒街村,那两个中年汉子把她掳到国外卖了。她举目无亲,为了保命只好顺从。她要保住性命寻找丈夫,只要活着总有一天能找到丈夫回到中国。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秃头买了老婆,终于告别了单身,高兴地笑了。晚上睡觉,一上床就要上她的身。王招秀用手指着肚子叫嚷开了。秃头长年在中国边境打工,会说汉语,知道女子是说怀孕不能上她身。秃头这才知道买来的女子是孕妇,他毕竟是个善良的种田汉,也就不再强求这事。
  七个多月后王招秀临盆了,生了个女婴,取乳名娃娌。上户口时跟秃头姓胡,名志英。满月后,秃头又要上她身。刘招秀"扑通"一声跪下说:"你买了我,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女儿,是我们的大恩人呀!我不是坏女人,我有丈夫,没丈夫哪来的孩子?"就把自己和丈夫赴台,在海口市遇上歹徒的事说了。
  秃头一听懵了,心想自己花了200斤大米买的老婆,如今不让他上身,不为他传宗接代,算什么老婆?就要王招秀走,还他200斤大米,不然就把她转卖别人。
  王招秀跪在他脚下,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破了,流出了殷红的血,哭求说:"大恩人呀,求你好事做到底,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秃头拉起她说:"你就在家喂养女儿,我会养活你的。"王招秀说:"我不要你养活,我要去台湾寻找丈夫,女儿娃娌就拜托你了。"说着又连磕三个响头。
  这下秃头为难了,一时不知所措。留下她是个累赘,赶她走让她流浪街头,被混混儿糟践更是于心不忍。她在这种处境下还去寻找丈夫,秃头被她的壮举深深感动,动了恻隐之心,就要救这可怜的母女。可是他也没钱啊,就把母亲留下的一对银镯子卖了,还卖了100斤口粮,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些钱,交给王招秀让她路上用。王招秀接下钱,把女婴送到秃头手上,咬破右手食指,用鲜血在墙上写下"感恩"二字,流着泪头也不回地走了。秃头接下女婴,既当爹又当娘,一把屎一把尿把娃娌养大。
  三、原来我是中国人
  王招秀只知道丈夫去了台湾,但不知丈夫的下落,无法联系。刘捡仔更不知王招秀身在何处,是生是死。两人虽然同在台湾,却无从相见。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海峡两岸逐渐开放,王招秀在台湾寻找失散了三十多年的丈夫无果,十分思念秃头和只奶了一个月的女儿,就要回去看看。光阴似箭,屈指一算,王招秀从1950年离开越南赴台,到今天的1986年回来,整整36年了。
  她回到越南秃头家,还未进门就叫嚷开了:"胡怀仁恩人,我回来了。"秃头听到是王招秀的喊声,夺门而出,把王招秀拉进门说:"你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36年,把一个女婴交给我,现在已是36岁的大姑娘了。"王招秀进屋没见到娃娌,就问:"我女儿呢?"
  胡怀仁用越语向屋里叫一声,从里间走出个中年女子。她见家里来了个老妇,惊愕地用越语问:"她是谁?""她是你亲妈。"胡怀仁回答。
  王招秀一听,知道眼前这位中年妇女是她女儿,上前拉着她的手流着泪说:"女儿,我对不起你,生下你刚满月就丢下你,去台湾找你爸了。"
  娃娌听了胡怀仁的翻译,紧紧地拉着胡怀仁的手用越语说:"爸,我和你在家朝日相伴36年了,怎么在台湾又冒出个爸来?"
  胡怀仁就把她父母去台湾,她母亲遭歹徒拐骗,卖给他做老婆的事说了个透。
  娃娌一听,什么都知道了,泪水止不住地落下,用越语问:"这么说来,母亲在台湾寻找丈夫36年,可曾找到丈夫?"
  王招秀抹了把眼泪说,她初到台湾才22岁,人海茫茫,上哪去找丈夫?一个年轻女子,人生地不熟,何以为生?为了生计,她扫过大街、做过保姆、贩卖青菜……因为年轻又无依靠,经常受到些不三不四汉子的骚扰、猥亵。为了洁身自保,1954年,26岁的她迫于无奈走进寺庙当了尼姑。
  这下娃娌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老家在越北紧挨的广西大岭县苦竹村。父亲现在还在台湾,母亲被拐卖到越南,自己认了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越南人做爸爸。她早就听说中国改革开放,老百姓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忍不住嚷道:"我是中国人,我要回中国!"
  王招秀在家陪女儿住了些日子,又要去台湾寻找丈夫,女儿没有阻拦,见母亲年近六十不放心,就要陪母亲上路。王招秀说,胡怀仁也一大把年纪,要女儿在家照顾养父。过了几天王招秀又飞往台北了。
  娃娌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后,一天比一天想要回中国广西大岭县苦竹村的家乡看看,但因养父胡怀仁身体不好,她一直没成行。直到2000年初,她再也忍不住了,悄悄把养父托付给邻居,自己带着干粮上了路。
  四、荒山破庙捡哑女
  海峡两岸"三通"后,刘捡仔就想回老家探望大老婆卢来英。因为日月潭腐竹厂生意繁忙,这一拖就是14年。他已是个古稀之辈了,不能再等,终于在2000年1月启程回家。他先到海口寻找王招秀,但还是音讯全无,就转道回故乡广西大岭县苦竹村。
  刘捡仔回到家了,虽然和卢来英分开了50年,但夫妻亲情血浓于水,两人一眼就认出来了,一个拥抱,紧紧地搂在一起哭了个够。卢来英抬头问老公,几十年在外是怎么过来的?刘捡仔就把当年在海口王招秀被歹徒骗走的事说了。卢来英一听哭得昏了过去,因为她自己没有生育功能,丈夫才娶王招秀。王招秀和丈夫走时已有两个月的身孕,现在王招秀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不叫刘家断子绝孙了?
  刘捡仔回到故乡没几天,转眼2000年年关将至,苦竹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春节,家家户户杀猪宰羊,打黄元米粿,蒸糯米酒……刘捡仔决定在家过了年再回台北。卢来英见老公要在家过年,笑得合不拢嘴,更要大办年货,把一个寒气袭人的严冬操办得暖融融的。
  腊月的一天,下着毛毛细雨,天寒地冻。刘捡仔带上侄子上山狩猎,行至山岔口,破庙里隐约传出一阵呻吟声。进庙一看,见神龛后一位约摸五十来岁的妇人,蜷缩在乱草堆里瑟瑟发抖。妇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边放着一只破碗,显然是个要饭的。从她哀愁的眼神里,看得出是个饱受苦难的女子。
  "大伯,在这四面透风的破庙里,不饿死也会冻死,咱们救救她吧?"侄子说。刘捡仔弯下腰,问妇女家住哪里,怎么走到这山旮旯里来了?妇人见有人和她搭讪,失神的眼睛里放出渴望的光芒,挥手比划,嘴里"呜哩哇啦"一阵。刘捡仔听不懂她说什么,以为是个哑女,便和侄子搀扶哑女回家了。
  卢来英见丈夫搀扶个妇女进门,问是谁家的?丈夫说是在破庙里捡的哑女。卢来英见哑女瑟瑟发抖,忙拿来冬衣,要哑女先去洗个澡。哑女洗完澡出来,见桌上有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连忙扑上去三下两下倒进肚里。她实在太饿了。
  快过年了,刘捡仔要送哑女回家,打着手语问她家住哪里?哑女比划着手势,嘴里"呜哩哇啦"地叫喊,谁也听不懂。刘捡仔就拿来纸笔要哑女写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哑女接过笔,在纸上写了一些谁也看不懂的文字,刘捡仔一筹莫展。
  一天,村里小学正在上地理课,哑女从窗口见黑板上挂着世界地图,冲进教室,用手指着广西下方叫嚷开了,似乎在说:"这就是我的家。"老师见她指的地方是越南,惊呼一声:"她家在越南?"一个越南妇女怎么乞讨到中国来了?校长当即报告当地政府,请来翻译一交流,妇女不是哑女,是越南人,名叫娃娌,现年50岁。
  娃娌就在刘捡仔家住下,等政府通过外交途径,给娃娌办理回国手续。
  年关将至,娃娌就在刘捡仔家过年。中国过年要穿新衣,吃大鱼大肉。刘捡仔一家人很关照娃娌,没把她当外人看,给她买了新衣新鞋,教她说中国话,唱中国歌。娃娌在中国农民博大胸怀的关爱下,很受感动,就用劳作回报。她洗衣做饭,养鸡喂鸭,下地干活。一天,她割了一大捆芦苇回来,在家编织雨笠。雨笠是越南的特产,上尖下圆,既大方又美观,既可遮阳又可避雨,很受民众喜爱。村民好些人拜她为师学艺,她就收下了一批徒弟。徒弟们在她的指教下,雨笠成批生产,为村民开辟了一条致富路。
  刘捡仔这次回家,看到家乡在富民政策的指引下,路更宽了,房更新了,旧貌换新颜。村里还办起了传统工艺的腐竹厂,富了一方民众,苦竹村也更名为富祝村。叶落归根,他这次回来再不想离乡背井当游子了,决定回老家定居,只后悔自己回来得太迟了。他当即投资300万元,扩大村里腐竹厂的规模。村民们早就想让腐竹厂上个台阶,因为资金不足耽搁了下来。现在刘捡仔投资300万元,有如久旱的及时雨,解决了腐竹厂的发展问题,就推选他为厂长。他没推辞,勇敢地挑起了这一重担。他不再回台湾日月潭腐竹厂,就由朱承沛出任厂长。
  不知不觉中八个月过去了,经中、越两国政府通过外交程序,才找到娃娌的家。娃娌姓胡,名志英,娃娌是她的乳名。家住越南芒街县深山里,和中国广西苦竹村相距160公里,隔着一座海拔两千多米的寨脑排大山。如不走大道,徒步翻越寨脑排大山,只有48公里。那里山高林密,人烟稀少,悬崖峭壁,山道崎岖,很少有人进山。这个胡志英怎么会孤身一人走进了这深山老林?
  五、夫妻意外喜相逢
  过了年,转眼又过了几个月,中秋节很快要到了。中秋节是中国传统的团圆节,这天是胡志英回家的日子。中国外交官员和当地政府官员,以及救命恩人刘捡仔和卢来英,一同送胡志英回家。
  胡志英既高兴又难舍,不知说什么好。不回家不合情理,要离开刘家又难以割舍,她搂着刘捡仔哭丧着脸说:"我不回越南,这就是我的家。"刘捡仔劝慰说:"这是中国,绕过这座大山的越南,才是你的家。"
  胡志英挥泪上了车。在汽车发动的瞬间,胡志英跳下车,紧紧搂着刘捡仔,声泪俱下大叫一声:"爸,我不回去。"就跪下了。
  卢来英牵起胡志英说:"志英,回去吧!越南老家还有你爸。在等着你。"泪水满脸地把她送上车。小车在中越山道公路上骋驰,颠簸了五个小时,终于开进了胡志英家村口,父亲胡怀仁早在村口翘首等候。车门一开,见到失散八个月的女儿回来了,他悲喜交加上前紧紧搂住女儿,哭一阵,笑一阵。
  刘捡仔见他家中只有胡怀仁一个人,就问:"胡志英的母亲呢?"胡怀仁说:"她母亲走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老婆什么时候回来你会不知道?""我没有老婆,胡志英的母亲是我买来的。""此话怎讲?"胡怀仁说:"1949年冬,两个越南汉子把一中国年轻女子卖给我做老婆,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七个月后生下个女娃,就是这个娃娌。她刚满月母亲就走了,36年后的1986年回来看望我和娃娌,只住了三天又走了,到今天又过了14年。"
  "胡志英的母亲两次离家就50年,去哪里了?"刘捡仔问。胡怀仁说:"说是去台湾寻找丈夫。"呀!她去台湾寻找丈夫,胡怀仁买下她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她不就是王招秀?刘捡仔一把揪住胡怀仁问:"她的长像怎样,你说,你说,你快说呀!"
  胡怀仁一甩手,没好气地说:"她22岁跟了我,现今50年后的她,已是个古稀的老奶奶,叫我怎么描述她的长像?"
  刘捡仔想,她一个女人在台湾50年,怎么生活?难道她在台湾又嫁了人?"她在台湾住哪里,何以为生?"
  胡怀仁没好气地说:"她26岁在台湾入空门当尼姑,住庙堂,吃斋饭……"
  刘捡仔一阵昏旋,跌倒在地,秃头忙扶他上床,又是擦脑门做推拿,又是灌姜汤捏穴位。正在救人时,门外一阵铜铃、木鱼声,秃头出门一看是个老尼姑。僧人上门不敢怠慢,胡怀仁忙上前迎接说:"阿弥佗佛,高僧上门有何指教?""你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老尼姑说着脱下了头上的船形僧帽。胡怀仁这才认出是王招秀,说:"你1986年回来是便装,今天是僧服,一时还真没认出来呢!"
  刘捡仔经过秃头的推拿,又灌服姜汤慢慢醒过来了。听到外面有男女的对话声,便从床上爬起走出房门,见是个尼姑。近前睁大眼睛一看,左耳根下一颗黑痣呈现在他眼前。刘捡仔大呼一声:"王招秀,是你吗?"
  尼姑听老头叫她名字,也认出了刘捡仔,把手上的木鱼、铜铃一丢,张开双臂扑了上去,刘捡仔迎上去也一个拥抱,两人搂得好紧好紧。片刻,王招秀松开手,含着泪走到娃娌身前说:"女儿,他就是你的亲爸爸。"接着就把自己和丈夫出逃时已有两个月身孕的事说了。
  娃娌听了忙上前,在刘捡仔身前跪下,深情地叫了声:"爸爸!"刘捡仔牵起娃娌,问她怎么走到寨脑排大山去了?娃娌说,当她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后,就要回老家苦竹村寻找爸爸。为了走近道,她选择了翻越寨脑排大山。没想到气温陡降又迷了路,在大山里转了五天五夜,都找不到出路,渴了只能喝山泉水,饿了就摘野果充饥。她衣衫单薄,饥寒交迫,倒在一座破庙里,再也走不动了。就在她等死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救星,她亲生爸爸救了她,这就是割不断的亲情呀!
  王招秀听了惊喜的泪水流个不停,说:"是呀,是呀,这就是割不断的亲情……"
  六、中秋全家话团圆
  胡怀仁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叫一声说:"今天是2000年中秋节,是你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我也不留你们,你们快走吧,赶回中国过团圆的中秋节吧,还来得及。"
  我们一家回中国过团圆节,怎能丢下胡怀仁一个人呢?娃娌走到胡怀仁身前,深情地喊了声:"爸,您也和我们一起去中国过中秋节吧!"
  胡怀仁说:"这可不行,你们夫妻儿女一家人团圆,我一个外人去了算什么?"
  王招秀说:"刘捡仔是娃娌的生父,你胡怀仁是娃娌的养父。刘捡仔是我的结发老公,你是我和女儿的救命恩人。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你要是不去中国富祝村过中秋节,我们也不回中国,就在越南芒街村过中国传统的中秋节。中秋节的习俗是团圆,我们是一家人,在哪过中秋节都行。"
  胡怀仁听到王招秀说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即一家五口上了车,启动车子向中国广西开去,回富祝村过团圆的中秋节。
  黄昏时分,到了老家富祝村。一轮明月高挂天穹,全家人忙着在院子里设下香案,点亮红烛,摆上月饼,斟上擂茶。
  胡怀仁端起茶碗说:"今天是团圆的日子,我以擂茶代酒敬大家一碗。从现在起我就是刘家的一员,我和刘捡仔就以兄弟相称,我大刘捡仔两岁为兄。胡志英的生父是刘捡仔,有血缘关系,应改姓刘,叫刘志英。"
  刘捡仔也认为女儿要改姓刘,可是女儿是胡怀仁一手养大的,养父的恩情不能忘呀!就说:"我看就以刘、胡两姓为名,叫刘胡英怎么样?"大家拍手叫好。刘俭仔拿出红纸,写下了第一个"刘"字,胡怀仁接下笔写下了"胡"字,娃娌接过笔写下了"英"字。三人拿着红纸向满月祈祷,保佑刘胡英一生大吉大利。
  在一阵鞭炮声中,祈祷赏月开始了。天圆,地圆,月圆,全家圆。一家人围桌而坐,吃月饼、喝擂茶、赏圆月、话团圆,陶醉在浓浓的亲情中。

Tags: 亲情 避难 血债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46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