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漠海航道

时间:2018-06-27 15:52来源:故事会 作者: 梓崎优

  穿越沙漠
  齐木是一个记者,出于工作需要,来到撒哈拉沙漠取材。这片沙漠里生活着一些以采盐为生的部落,经常有人往返于城镇和部落之间贩盐。在沙漠尽头的一个镇上,齐木找到一队商旅,跟着他们走进了沙漠。
  队伍里一共有四个人,队长是个四五十岁的汉子,另外还有三个年轻人,年纪最小的才十五六岁,叫作肯布,身材魁梧的叫巴尔白,最后一个叫卡斯兰。令齐木不解的是,队长还带着一只小骆驼,也不让它负重,只是让它跟着自己。
  肯布告诉齐木,队长非常喜欢这只小骆驼,它也只亲队长一个人,用肯布的话说,"队长简直是把它当作接班人养着呢"!
  目的地是一个出产精品石盐的秘密村落,只有他们这队商旅才会去。齐木发现,在沙漠里指南针是没有用的。巴尔白告诉他,人们要走出沙漠,可以跟着来时骆驼留下的脚印走。至于进入沙漠,巴尔白说:"全靠队长!我跟着他走了十几次,还是有段路记不清呢……"
  肯布说:"没错,我也只跟着走过两次,卡斯兰还是第一次去呢。"
  齐木点点头,这几天走下来,他早就体会到了沙漠的危险,一路上,他见到许多白骨,有骆驼的,也有人的,只有靠队长这样经验丰富的老人,才能安然无恙地走过这条贩盐道。
  又过了几天,商旅队终于来到了部落,让齐木开心的是,小骆驼竟然和他亲近起来,总是躲在队长背后偷偷看他,三個队员都啧啧称奇,让齐木得意了一把。
  众人在部落里只待了一晚,第二天便带着石盐踏上归途。走到第四天的时候,商旅队碰上了西蒙毒风。一阵狂风卷起黄色的沙石,呼啸着向商队滚来。受惊的骆驼嘶叫着,队伍顷刻间乱作一团。
  这时,队长回过头,对着大家怒吼:"趴下!"
  齐木马上就地蹲下,紧紧捂住口鼻。他听说过,在西蒙风里不能喘气,只要一张嘴,整个喉咙都会被烧干的。过了好一会儿,风停了,齐木这才抬起头来,摸了一下面颊,手上就沾了一层沙土。
  这时,齐木看见了卡斯兰在不远处,两人站起来检查队伍,物资和驼群都没什么事,肯布和巴尔白也都安然无恙,可是队长不见了。
  众人着急不已,这时只听小骆驼突然发出一声悲鸣,往一个地方奔了过去。齐木和三个队员连忙跟上,终于在不远处发现了队长,他被布一样的东西包裹着,半截身子埋入沙中,已经去世了。
  队员们沉默了好一会儿,做了祷告后,就准备再次上路。齐木有些看不下去,疑惑又愤怒地说:"至少得给队长立一块墓碑吧!"巴尔白却摇了摇头,对肯布悄悄说了两句。
  接连变故
  只见肯布应了一声,蹲下在队长腰间摸索着,摸出了一把匕首。齐木听肯布说过,这把匕首每个沙漠男人都有,佩在腰间,只有肯布把自己的刀挂在胸口的袋子里,时常拿出来把玩。这刀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肯布突然将匕首刺向队长的胸膛。齐木惊讶不已,卡斯兰见状叹了口气,说:"我们在沙漠里讨生活,除了必需品,什么都不能带,所以也没办法做墓碑,只能用这种方式守丧。"
  齐木垂下头,良久才低声说:"对不起。"卡斯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上路了。
  这天晚上,大家在搭帐篷时都很沉默,吃完饭就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齐木被男人的惊叫声吵醒,他不情愿地起身看去,只见巴尔白和卡斯兰呆立在不远处,看着地面。
  不会吧!齐木一个激灵,踉踉跄跄地跑过去,只见肯布仰面躺在沙漠上,胸口插着他自己的那把匕首,显然已经断气了。"这到底是……"齐木陷入了混乱,他望着巴尔白,想讨一个说法,可巴尔白也茫然地摇着头。
  惊讶过后,商旅队还是得上路。齐木心知,肯布不是自杀的,他昨天吃晚饭时还表现得很正常,一定是有人杀了他。可到底是卡斯兰还是巴尔白,又为什么要杀了肯布呢?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把齐木吓了一跳,他转头一看,原来是卡斯兰。齐木摇摇头道:"没什么。"卡斯兰抿了抿嘴,飞快地看了一眼齐木,低声说:"杀肯布的人,是你吗?"
  齐木大声否认:"我和他才认识几天,杀他做什么?"
  卡斯兰长出一口气,说:"你说得对。不是你,那只有……"他望了望远处的巴尔白,但齐木也不敢轻信卡斯兰,只是沉默着。
  三人互相猜忌着过了两天。这天晚上,矛盾终于爆发了,卡斯兰和巴尔白吵了起来,他们互相指责对方是杀人凶手,甚至到了要动手决斗的地步。齐木连忙起身阻止他们,大声喊道:"我觉得那是个意外!"
  两个队员停下争吵,盯着齐木。齐木赶紧说:"如果是谋杀的话,肯定要有动机吧。我想遍了几乎所有的动机,可放在这次的事件里都不合适。就算和肯布有仇,回到镇上再动手岂不更好?凶手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杀人,这不是让自己暴露吗?"
  他喘了口气,见那两人似乎冷静下来,才继续说:"有可能为了哀悼队长,肯布想把自己的匕首挂到队长那头骆驼的脖子上,让骆驼受了惊,纠缠间匕首脱鞘,刺进了肯布的胸膛……"
  卡斯兰和巴尔白听了,默默地躺到帐篷里。齐木松了口气,其实他也知道,意外的可能性很小,但当务之急是安全地回到镇上,而不是在沙漠里自相残杀。
  惊天动机
  第二天,齐木刚醒,就听身边有人说:"总算醒了啊。"齐木压下心头的恐惧,转头一看,是巴尔白。齐木定了定神,问:"卡斯兰呢?"
  "哦,在对面沙丘上睡着呢,"巴尔白淡淡地补了一句,"睡得可沉了。"
  寒气一下子从齐木的脚底冲向头顶,齐木拼命克制住发抖的欲望,目不转睛地盯着巴尔白,说:"果然,人是你杀的。"
  巴尔白笑了笑:"哦,你的意思是,早就知道肯布是我杀的咯?"
  齐木咽了口口水,点头说:"没错,那根本不是意外,因为肯布那把匕首是杀不了人的。"原来,肯布时常把玩自己的匕首,早就把匕首玩得都是缺口,刀刃也打了卷,根本杀不了人。所以杀了肯布的,肯定不是他自己的匕首,而是别人的。那人杀了肯布,再把肯布的匕首插在他胸口。
  巴尔白"嗯"了一声:"没想到,你还有些侦探天赋。但你昨天说了,杀人要有动机,我的动机是什么呢?而且为什么不是卡斯兰?"
  齐木深吸了一口气,说:"你杀人,是因为队长遇到意外死了。"见巴尔白挑了挑眉,齐木说,"你虽然难过,但这种情况见多了,早就麻木了。那问题就在于,队长的死有什么影响呢?就是唯一一个认识这条路线的人死了。"
  巴尔白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齐木鼓起勇气说:"你把肯布的匕首插在他的尸体上,这也不是多此一举,你的动机就是要用人的尸体做路标!我想,卡斯兰身上现在也插着他自己的匕首,方便你下次进沙漠的时候,辨认他们的尸体!"
  巴爾白叹了口气,说:"是啊,我们生来就是为了运盐的,盐对我们来说最重要。有了盐,还得让骆驼运,那在这沙漠里,我们还剩下什么呢?人啊……这条路我走了十几次,但是当中这段我还是记不住,算算人头,用你们三人加上队长的尸体做路标,足够了。"
  没错,卡斯兰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线,如果为了标记路线而杀人,三个绝对不够,所以杀人的只有可能是巴尔白。齐木见巴尔白拔出匕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崩溃地吼道:"你这个疯子!你已经杀了卡斯兰,这里的路标不是已经有了吗?"
  巴尔白狞笑着说:"我已经想好了,把你杀了,用骆驼把你驮走,到了下一个标记点,再把你扔下去。"
  齐木绝望极了,他想跑,却发现身体紧张,迈不动腿,只好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他听到"砰"的一声,随即传来巴尔白的怒吼声:"你这个畜生!"齐木睁开眼一看,是小骆驼!
  小骆驼把巴尔白撞翻在地,然后用大眼睛紧盯着齐木。齐木突然回过神,一翻身跳了起来,爬上小骆驼。小骆驼转头飞奔起来,齐木只听巴尔白在身后怒喊:"别跑,小杂种!你就算跑了,还是一个死!这段路的骆驼脚印很淡了,你根本走不出去!骆驼可不认识路!"
  然而小骆驼没有停下,突然,齐木记起了肯布的一句话:"队长简直是把它当作接班人养着呢。"他抚摸着身下的小骆驼,轻声说:"你是认识路的,对吗?"回答他的只有小骆驼轻快的鸣叫。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18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