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善心度劫

时间:2018-06-27 15:50来源:故事会 作者: 徐树建

  民国年间,城里有家当铺,老板姓郭,一双眼睛虽小却分外有神,看人观物入木三分,人称"郭小眼".这天,当铺里来了个年轻人,身着长衫,面色苍白,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
  年轻人怀里抱着个蓝布包袱,怯怯地说要当东西。郭小眼一见年轻人的穿着和神情,便心中有数,这年轻人应该出自大户人家,现在抱着东西来当,多半是家中出现变故急需用钱。
  郭小眼慢慢踱过来说:"这位先生要当什么?"他伸出手,示意年轻人把包袱递过来,谁知年轻人一摇头,轻声说:"我要闷当。"所谓闷当,就是来典当东西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宝贝露面。
  郭小眼一愣,闷当有风险,万一东西不值钱,到时候对方不来赎可就亏了,但风险大意味着利润也大。就在这时,年轻人打开包袱说:"我只当五十块大洋,当期一个月,老板您看行不行?"
  郭小眼一眼看到,包袱里是个紫中带黑的小叶紫檀盒,他不假思索道:"行,开当铺的哪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原来,凭这盒子就能值五十个大洋,这生意稳赚不赔。
  郭小眼当即付了大洋,又开了当票,约定一个月后赎银为七十个大洋,然后把包袱放入当铺专用的盒子里,贴上了封条。
  等年轻人一走,郭小眼就笑了起来:真是个雏儿,你用这么昂贵的小叶紫檀盒子裝东西,那里面的东西能差吗?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至于封条什么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郭小眼抱着盒子来到密室,把一块湿布放在封条上,封条上事先抹了油,这样就不会被湿布泡坏。
  过了一会儿,封条松了,郭小眼轻轻地揭开封条,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个光芒四射的青花玉壶春瓶!
  郭小眼小心翼翼地拿起瓶子看了会儿,确认是乾隆年间的真品无疑,目前市面价至少值一千个大洋!当晚,郭小眼失眠了……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到了,年轻人始终没有来赎当。
  第二天一大早,当铺伙计刚卸下门板,就有人进来了,郭小眼一看,正是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面带喜色道:"老板,我来赎当了。"说着,他递过了当票。郭小眼假装客气地接过来说:"好,我这就拿东西给你……不对,过期了。"
  年轻人赔着笑说:"只过期了一天,不瞒您说,直到昨晚,我才凑足了大洋。这不,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郭小眼一听,把脸拉下来了:"先生,这可不成,甭说过期一天,就是过期一个时辰也不行!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哪能随随便便就破了?"
  年轻人苦苦央求道:"老板,您就行行好吧,那东西是我的传家宝,要是赎不回来我没法活了,要不,我多给点利息成吗?"
  郭小眼冷冷地回道:"你就是给座金山也不成。"
  年轻人面如死灰,"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但郭小眼却像没看到一样,自顾自忙着。年轻人缓缓地站起身说:"看来,你是打开过盒子,见财起意了。"
  郭小眼一挥手让伙计抱来盒子,怒道:"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清楚,我动你的盒子没有?"
  年轻人刚要凑上前细看,早被众伙计拦住了,郭小眼喝道:"不许靠近!看,封条好好的,我怎么可能看到里面的东西?"说着,他就让伙计把盒子抱走了。
  年轻人见状放声大哭:"老板,你好狠的心,你这是要逼死我啊!"说完,他转身离去了。就这样,郭小眼发了一笔横财,暗自得意。
  过了几天,有消息传来,说是之前城里有个官宦之家出事了,先是一家之主遭人陷害锒铛入狱,不久就病死了,接着他夫人抑郁成疾,少爷只得当了传家宝给他母亲治病,不想因为当票过期没能赎回宝贝,夫人一气之下过世了,接着少爷也消失了。
  郭小眼听着,隐隐猜到那少爷就是来他当铺的年轻人,不由得暗暗自责起来:自个儿只顾贪财,竟害死了人家母亲,现在年轻人也是生死未卜,当真是罪孽深重啊!
  一晃几年过去了,军阀混战,百姓生活越发苦不堪言,郭小眼苦苦支撑着当铺。
  这天,当铺里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头发胡子乱糟糟的,左脸颊上有一道紫红色的伤疤,扯着左眼也斜了,看上去格外吓人。郭小眼心里有些发紧。
  大汉在柜台上放下一样东西,粗声粗气地说:"老板,当二十个大洋,当期一个月,闷当!"
  一听"闷当"两字,郭小眼顿时一惊。他强装镇定,想先看看东西,待仔细一看,又是一惊:又是一个小叶紫檀盒子!
  郭小眼稳住心神说:"行!"随即开了当票,注明到期当银为三十个大洋,最后又当着大汉的面贴了封条。等大汉离去老半天,郭小眼还在原地发着愣。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大汉始终没有来赎当。这回,郭小眼非但全无喜色,反而越发担忧起来。
  又过了一个月,大汉终于来了,面无表情地说:"老板,我刚刚凑足了大洋,我知道过期了,但愿意多付利息,可以赎当吗?"
  郭小眼长吁一口气,点点头说:"当然可以,而且不用多付利息。"说着,他拿出了盒子,大汉却没有接,而是问了一句:"老板,我听说,几年前你也曾接过这样一笔闷当,可只过期一天你就不肯赎当,有这回事吗?"
  郭小眼心一抖,说:"有这事。"大汉冷笑着问:"那今天为什么肯赎当?"
  郭小眼忍不住老泪纵横道:"那是因为我一时糊涂,动手脚偷看了人家的东西,结果起了贪念。后来我才知道,那年轻人的母亲因此而死,年轻人也下落不明。我有罪啊……"他擦了擦眼睛,接着说,"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年轻人,我想赎罪,可一直没找到,我这罪孽怕是一辈子也赎不了了。"
  大汉点点头说:"老板,你跟我来,有人要找你。"
  郭小眼看看大汉,觉得是祸躲不过,当即抱着那盒子来到门外。大汉骑着马带他来到了郊外,说:"老板,如果像上回一样,你偷偷打开盒子,那你就死定了!"
  郭小眼一惊,却见大汉屏住呼吸,把盒子打开一道细缝,顺着缝隙插进一把小剪子,"啪"的一声剪断了什么,然后才打开了盒子。郭小眼一看,大吃一惊,里面竟是一枚手榴弹!
  大汉刚才这一剪,是剪断了手榴弹的弦。大汉拿起手榴弹,拔出弦,白烟"哧哧哧"直冒,郭小眼吓得魂飞魄散,大汉这是要炸死他吗?
  不料,大汉一扬手,将手榴弹远远地扔了出去,"轰"的一声,远处尘土飞扬。
  大汉冷冷地说:"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文弱书生吗?就是我!"
  郭小眼一听,浑身剧震,再看大汉,果然依稀有几分文弱书生的影子。可才几年的工夫,这外貌的变化也太大了。
  大汉眼中现出痛苦之色,咬牙切齿道:"当时,只过期了一天,你就不肯让我赎当,我这么个大男人跪下来求你,你还是不肯,你说我恨不恨?我恨你,恨诬陷我父亲的狗官,恨这世道!我终于明白,在这人吃人的世道里,百无一用是书生,于是上山当了土匪。刀头舔血的日子使我容颜大变,心性更是大变,杀人越货成了家常便饭。"
  大汉说着翻身上马,撂下一句:"可我决定放过你,因为你善心尚存,望你好自为之。"
  经此一劫,郭小眼大彻大悟,从此本分经营,一心向善。说来也怪,在那风雨飘摇的年代,他竟太太平平地渡过了无数难关。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shihui/13187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