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 罪犯李先森 作者:天姝 日期:2019-06-12

    可惜好景不长,李先森不能忍受日复一日的机械式劳动,不知不觉就懈怠起来,他动作一慢,就影响流水线上其他犯人的工作,也影响人家争分减刑。犯人们开始议论李先森懒,...[查看全文]

  • 不幸的聚会 作者:王芬 日期:2019-06-12

    失意的珍妮在康复后重新投入练琴。十年后,她终于等来了另一个机会——著名的卡尔交响乐团要招聘一名小提琴手。珍妮和汉娜都参加了面试,结果珍妮胜出,...[查看全文]

  • 我为什么没有座位 作者:李生才 日期:2019-06-12

    不一会儿,只见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孩子进来了。两个孩子是双胞胎,差不多四岁,他们拿着三张票,径直坐在了刘红旁边的三个座位上。那两个孩子应该都不用买票啊,...[查看全文]

  • 阴差阳错 作者:任宏伟 日期:2019-06-12

    钱大海坐牢期间,许丽花为了生存,到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老板叫胡广志,是个三十出头的单身汉,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胡广志多次劝许丽花离婚,...[查看全文]

  • 十八野味宴 作者:姚国庆 日期:2019-06-12

    王强正在犯愁,有个姓黄的老板主动找来了。电话中,黄老板语调沉稳,言辞恳切,这让王强很有好感。黄老板说自己是做能源生意的,在国内柴油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查看全文]

  • 天鹅湖畔的婚礼 作者:老牧童 日期:2019-06-12

    很快,阿辉和小香打算结婚了。两人在出租屋里,把各自的积蓄都掏出来,摊在床上清点,总共6783.6元。两人都是孤儿,家中还有弟妹,全靠他们供养。每月工资寄回家后所剩无几,...[查看全文]

  • 蒲笋炒肉 作者:张乙伟 日期:2019-06-12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哪有不换之理?阿伟第一次听说蒲笋炒肉,究竟是啥美味,不得而知,却很快知道了胡继永要睡上铺的原因。原来他是怕睡下铺时,...[查看全文]

  • 铁针绿茶 作者:徐凤清 日期:2019-06-12

    我不信,可端起杯子举到嘴边,一股幽香直扑鼻子。杯子里茶叶铁青、细如铁针,根根在杯底挺立。我喝下一口,暗喊:“好茶!”我顿时动了买茶的念头。...[查看全文]

  • 拜访 作者:马海霞 日期:2019-06-12

    拜访局级以上领导,刘总是亲自登门的。车停家属院,刘总率先跳下车,从后车厢里抱下一箱箱礼品,摆在地上,活像赶集卖年货的商贩。刘总扛起半扇猪肉,...[查看全文]

  • 孩子的善意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12

    有一位爸爸说:儿子放学回家,他习惯站在门口喊“爸爸”,然后我就会去给他开门。可最近,儿子忽然不喊我了,改为敲门了。我问他为什么,儿子小声说:...[查看全文]

  • 老家的急事 作者:吕震萍 日期:2019-06-12

    下午将要发言的,是市场研发部总经理徐勇。徐勇对下午自己将要进行的发言心里没底,于是,他把和自己私交很好的技术顾问罗旭拉了过来,想让他支支招。...[查看全文]

  • 钥匙老人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12

    与平现在跟女儿直子住在一起。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远嫁他乡,只有最宠爱的小女儿直子还在身边。直子年幼时总喜欢把巧克力送到与平嘴边,...[查看全文]

  • 小镇高人 作者:黄平 日期:2019-06-12

    刘霸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跳到石狮子上,大声说:“听说红门镇里有高人,我今天特来会会。只要有人能把石狮子搬回去,我掉头就走,再不踏进红门镇半步。”...[查看全文]

  • 消失的字 作者:王德禄 日期:2019-06-12

    过了会儿,那个女孩又喊道:“这些书也是印刷问题?”女孩站在畅销小说的书架前,向小飞展示另一本书。小飞走过去,看到她手里那本穿越小说也有大段空白。...[查看全文]

  • 贝母的来历 作者:佚名 日期:2019-06-12

    九妹性格开朗,她早就厌倦了冰宫的清冷,向往人间的温暖,她急忙说:“娘娘,我想在山下安家。”霞仙一听就急了,母女俩争执了半天也没有结果。...[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大师的心事

    “面人王”点点头,说:“我做10公分高的。你等着。”“面人王”拉开玻璃柜,拿出五颜六色的

  • 两盒茶叶

    回到屋里,徐子茂看了看茶,是君山银针,包装精美。他懂行,知道这茶不便宜。盒子上有个二维码

  • 翠兰的爱情

    翠兰家的米快吃没了,地里的活太多,她没时间去买,就想让谁上集帮她捎一袋回来。她正在街上

  • 龙王送来的乌龟

    看到刘老板来了,一个工人赶紧站起身来,朝刘老板作了个揖,赔着笑脸说:“刘老板,我们的工钱该

  • 运气不差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这个小男孩也早已步入中年,每每想起当年在新泰的故事,不由泪流满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