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 老王天天去碰瓷。
      一天得手后,他向司机要六百块钱。
      司机只有四百五,老王不依不饶:“没钱就拿东西抵。”
      司机是给花店送花的,不同意:“花篮两百块一个呢,给了你,我还怎么送?”
      老王笑笑,冲上去从花篮里扯出一大把花来:“那我只... [查看全文]

  • 地下道

    那天,我走进地下道随即感到不对劲,外头是三十七度的高温,怎么地下道里这么凉爽?
    “大概市长又浪费纳税人的钱,把冷气装到这儿来了吧?”我刻意让这个不寻常的现象合理化。
    并没有人和我一同走进地下道,也没有人在我之前,之后也没有。
    我沿着扶手缓缓步下阶梯,踏到最后一阶,便看... [查看全文]

  • 头发

      张双最讨厌的就是有浓密头发的男人,更讨厌别人叫他光头,因为他生来不长头发。
      在生活中的各种场所他都离不开一顶帽子,而那顶帽子总是死死地扣在他那没有一根毛发的头皮上。
      没人敢提及他的头发,那么做会引起他近乎疯狂的反应。
      某日,张双没有戴帽子上班,头上却不... [查看全文]

  • 怪门

    村里的刘六盖了一幢高大气派的新房,上个月搬了进去。
      这天晚上,刘六到邻村的王二家喝酒,酒后还搓了几把麻将,回家时已是下半夜了。
      刘六骑着摩托车走到家门口,刚要掏钥匙开门,却发现刚才明明还看见的大门突然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石碑,上面字迹清晰,竟是一块墓碑。刘... [查看全文]

  • 皮纸

    刘三是镇上小有名气的京剧角儿。他的勾脸技术得自一名不出山的高人指点,那高人只在天黑之后教刘三一些门道,白天时,刘三也想学着画,那人却说他的脸谱怕晒,见不得光。
      后来,那位高人想去别地游行,便把佘下的道具传给了他。唯有一只装满脸谱的箱子,埋在了地里,让刘三半夜自己去取。... [查看全文]

  • 灵猫(一)

    乌云漫天,光线如此昏暗。肖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上午10点,却宛若傍晚,好像有什么压在天空上,如此压抑,久久不散。
    风呜呜地叫着,吹在肖的脊背上,仿佛是十二月地窖里吹出来的阴风,冻得他直哆嗦。突然,画面一转,肖站到了一个坟墓前面。坟前长满了杂草,坟墓面目全非,但看起来依稀熟悉。坟的... [查看全文]

  • 床头婴

    清朝康熙年间,江南凤城一带出现了一种新奇的娱乐方式:客人来了,只需躺倒在一张木床上,由一个身高不到三尺的婴儿在床头一边用他柔嫩的双手抚摸客人头部,一边讲一些天下奇闻、官场风波。
      这些婴儿被称为床头婴。他们虽然身材瘦小,手指酷似婴孩,但眼神和脸部却充满沧桑。街头的苦力... [查看全文]

  • 传承

      冰冰家里有一个习俗。她从五岁开始就遵照妈妈的吩咐,把脱落的乳牙一个个收起,放进妈妈为她特别缝制的荷包里。
      很快,冰冰八岁了,在这一年,她收齐了自己所有的乳牙。
      当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恐怖的梦。梦里出现了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眼神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冰冰觉得,这个... [查看全文]

  • 素人

    我拿起外套正准备出门时,一个轻脆的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喀滋喀滋、喀滋、喀滋。
    我朝声音的来源转过头去,是我的室友小吴在吃孔雀香酥脆。
    转开门把,我踏出大门,屋内的景象随着关门的弧度缩减时,我看见小吴在洒东西。
    洒什么?关门的动作停了下来。我双眼凝神一看,是胡椒粉。
    我... [查看全文]

  • 新衣

      天冷了,他决定去买件新衣。
      店里的衣服很漂亮,但是他舍不得。他只是个进城务工者。他要到二手服装摊那里去看看。
      新衣对于他来讲,就是“新添的衣裳”。
      有件衣服号小了一点,不过摸起来很厚。他买了下来。
      衣服穿在他身上,紧绷绷的,行动有点不自如。... [查看全文]

  • 鬼村

    小菲和小洁是孪生姐妹,两个人都有同样的兴趣——猎奇。
    作为《惊悚e族》的粉丝,不仅让姐妹两个人认识了不同的作者,还喜欢上了不同风格的美文。
    为了更有写作灵感,小菲和小洁决定去猎奇。
    说实话,对于猎奇的定义是什么,她们还是模棱两可,她们只是觉得猎奇就是去寻找恐怖而... [查看全文]

  • 爱人

    这晚我向你提出了分手是我不对,可是我的确爱上了别的女人。此刻我的心情无比痛苦,因为你对我总是那样的温柔。
    你说让我留下来共进我们最后一次晚餐,我沉默不语。我知道这也许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了。
    一直以来你的厨艺都是我幸福的根本,可厨艺不代表一切。你很贤淑,却没... [查看全文]

  • 梦鬼

    一晃几天过去了,那个事还在脑子里出现,我问村里年长的老人,那里埋得是谁家的坟墓?怎么这么多年不见有人来上坟。老人们说,那个坟头有年号了,不知是谁家的,也从没见有人来,我想想有主意了。
    这天,我把家里的印版(一种印冥币的器具)找了出来,放在药箱里,拿到卫生所。买了瓶墨汁,裁了... [查看全文]

  • 活见鬼

    活着看到鬼,也不见得是坏事,到死都见到鬼是什么样子,真是一件憾事。

    我说有鬼,是没人信的。别人说有鬼,我也是将信将疑。见到鬼,而且是活见鬼的人是春富。说到这个春富,他命是很苦的,自打他出世没两年,就死了娘,兄妹五人,全靠父亲给地主扛活养着,清苦就不必说。春富一直是营养不良... [查看全文]

  • 三缺一

    “况华昌,你说真的有鬼吗?”阿姨秀英一见到我便如此问。
    原来,有一天深夜,秀英阿姨去她女儿家,路过杨家片凹子里坟地时,听见有人正叽叽呱呱的在打牌,当她走出脚步声时,那打牌说话的声音就没有了,一静下来,又惊闻打牌说话声,她壮着胆子走近看,啥都没有,一远去,那声音又传了出来。据... [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鬼故事 盗鬼门

    明朝末年,朝廷乱政,危机重重,太监独揽大权,战争不断,民不聊生,盗贼猖獗。据闻,那时曾有一个很

  • 我遇见的真的是你们吗

    这年春末夏初,我生了一场莫名奇妙的病。这场看似平常的小感冒,竟让我在医院里折腾了两个

  • 鬼故事 纸人

    滩头古镇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失恋后在家里开的寿衣店里扎纸人。有一天,她

  • 古楼遗尸

    冬日阴沉的天空,就像一张忧郁的毫无笑容的脸,若隐若现之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远处灰蒙蒙的

  • 夜半鬼回门

    陈员外家是平城大户,就在这天夜里,他家出了一件轰动的事——半夜闹鬼!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