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鬼故事 > 
  • 辛白之墓

    天价墓地
      “有人给不存在的人买墓地吗?”一次闲谈中,马洪技突然抛来这个问题。
      卜平和马洪技同在经济管理系,马洪技是个绝对的聪明人,大三的时候,当大家都在模拟炒股时,他敢拿自己的生活费去买一家小动漫公司的股票。那时他穷得喝免费汤吃馒头度日,没少遭同学的嘲... [查看全文]

  • “她”就在这里

    杜明康顿时想起,他让茹梦打胎的那个晚上,茹梦郑重地说:“如果曲沐雪杀了我,我也不会怪她。我只会找你索命,只会缠着你不放。”
      现在,曲沐雪杀死了茹梦,剖出了茹梦肚子里的孩子。而茹梦却回来向杜明康索命了。
      杜明康犹豫着进了门。他发现家里的加湿器已经打开了,呜... [查看全文]

  • 鬼手

    1、攀岩拉到了一只手
      秦平停下来仰望着高不可攀的山岩,心中第一百零八次后悔和林妹妹一起爬山。
      他是当红的专栏写手,在给三家杂志社供稿的同时,还在本市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拥有整版专栏。
      这个林清是秦平新交的女友,因为她长了林黛玉一样似喜非喜、含情带怨的眼睛,秦... [查看全文]

  • 捉迷藏

    孙涣说:“对啊!就是这個道理,每玩一次捉迷藏都会有一個人失踪!”
    李小可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从头到尾就是这個顺序。”
    赵磊说:“我看这样吧,今天咱们再玩一次捉迷藏,怎么样?”
    钱小宝说:“不是吧?在这里?”
    赵磊说:“对,就是在这里... [查看全文]

  • 纸人(一)

    那个司机没有脸。他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衣服,像孝服。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身体微微朝前倾着,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几乎贴在了车窗上,死死盯着潘萄……
      潘萄在饭馆打工,她洗了一天盘子,累得腰酸腿痛,一进门就躺在床上了。
      天沉沉地黑下来,她懒得去开灯。
      楼下传来打麻... [查看全文]

  • 庭院幽深处

    金荷几乎不敢再看轮椅上的男子,然而胸中一股奇怪莫名的情绪逼迫她抬头凝望他。她的目光落在男子的右手手腕。
      如遭电击般,金荷打了个寒颤──手腕上那条褪色的红色绳链,收口处那小小的如意结,不正是出自她的手?!
      金荷难以置信地盯着男子焦黑的脸,几乎痛苦地呻吟出一个名字:&ld... [查看全文]

  • 等你多时

    灵异事件总是在医院发生。
    幽暗的病房中,
    一个死而不息的灵魂,
    在等着复仇时刻的到来……
    我是一家肿瘤医院的护士,专门护理重症病区的病人。因为是重症病区,基本上天天都有床位腾出来。也因为是重症病区,每天夜里除安排一名值班医生外还安排一名护士值班。我们都不愿... [查看全文]

  • 盗墓贼遭遇“鬼”母子

    清朝女人的头又木木地转向陈二和赖头,“是你们吵醒我和我的皇子的?”“不是!不是!我们没有!”赖头吓得拼命挥着手。
      “你们是来偷我的东西的吗?”清朝女人继续问道。“不是,不是,我们只是走错了地方。”赖头再次爬起,这次他小心了许多,迈开... [查看全文]

  • 壁画

    罗素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画家。
      他在郊区买了一处房子,两室两厅,客厅的面积要比卧室大出许多,白花花的墙,一眼望过去,空空荡荡的、于是他萌发了一个念头,从市场买回大量的颜料、画笔等,准备在客厅画壁画。
      他先用铅笔打出底稿,然后一点点描绘出极具原始风貌的山林,山林里有各种... [查看全文]

  • 疯鱼

    楔子
    月光拨开云层,露出了半张蜡黄色的脸。
    借着微弱的月光,猫头鹰的胆子壮了些,它睁一隻眼闭一隻眼,怪叫着审视着视线范围内的一切。
    一个瘦弱的影子突然闯入了它的视线。
    影子鬼鬼祟祟地走到水边,然后拿出了一张网。
    撒网、收网……
    他把网到的鱼一条条装进带来的桶... [查看全文]

  • 地铁站里爬行的女尸

    我迷惑地说:“蒋妍不是一直住在这儿吗?”
      “谁?谁是蒋妍?”
      “杨冰的室友啊。”
      那个女孩一听杨冰的名字,立时变了脸色。她说:“没听说过。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说完,她“砰”的一声关起门。我站在空空的走廊... [查看全文]

  • 视频证人

    1
      那段视频疯狂地在网络上传播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连续几天,报纸上的头版头条都是在报导我的事情,什么“高中生痛失双亲,姐姐死因不明”,什么“惨遭变故,姐姐惨死,少年寻死不遂后被救”,什么“变态杀手残杀少女,杀人视频疯狂网络”等... [查看全文]

  • 噩梦(一)

      今天晚上阿杰又做噩梦了,与往常同样的一个噩梦。
      梦里,他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刺向一个陌生女人的胸膛,直到眼前满是殷红的鲜血为止。接着,梦境的画面一转,他在山野里疯狂地逃跑,后方则是一大群的警察与狼狗。
      阿杰又一次全身冷汗地惊醒。
      擦擦额头的冷汗,刚刚的梦境逼真... [查看全文]

  • 遗嘱

      吕达最近买了套二手房。装修打墙的时候,他在墙壁里发现了一个隔层,里面竟然还有一封信,准确地说是一份遗嘱。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遗嘱放在这里。可等他看完信的内容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是多么的合理。
      信上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关于一座宝藏的所在。这显然是个高度机密的东... [查看全文]

  • 鬼节

      王小王死在鬼节那天,哥们儿赵小赵有些害怕,之前王小王总跟他说最近比较邪门儿,不知道是不是被鬼缠上了,死在这一天,不知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说法?
      赵小赵之所以害怕,是因为自己的家乡有个传说:要是有人告诉你喜事,你是分享不到他的喜气儿的;但如果一旦有人把不好的事情告诉你,说不... [查看全文]

推荐故事
  • 不用还的债

    日军在中国节节胜利,没想到却在张镇这个小地方遭遇了一场惨重的失败。在眼睁睁看着张德

  • 背后有人

    就在我刚要离开后山回到村子的时候,耳边似有似无的听见一句"小四!"小四是我的乳名,极少有

  • 替死鬼

    杰克坐在床上琢磨了大半天信的真假,突然他一抬头,发现日历上显示4月1日,是愚人节。他恼怒

  • 黑金无价

    在做生意的商人眼中,这些就是黑色的金子,是一笔笔无价的财富,但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还要

  • 翡翠朝珠

    一天晚上,聚珍斋值夜的武师刚要躺下睡觉,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只好起来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