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不愿消失的亡灵

时间:2018-06-10 14:42来源:故事会 作者:

生死关头,母亲捐心救子

28岁的托马斯出生于英国伦敦一个富豪之家。其父因心脏病早逝,生意由母亲塞茜娅全权打理,而托马斯成了这个家族惟一的继承人。在外人眼里,托马斯英俊富有,春风得意,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家族遗传的先天性心脏病让他寝食难安。他不能像正常的年轻男子一样跑、跳,甚至做爱,他每周都要去复诊,因此托马斯对生活感到无比灰心。直到薇薇安的出现,他才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薇薇安是母亲新招的助理,这个来自英国纽卡斯尔的漂亮女孩让托马斯一见钟情。

可母亲坚决反对,理由是薇薇安出身卑微。塞茜娅还说已计划好明年给托马斯安排换心手术,然后再为他物色个门当户对的完美新娘。托马斯对母亲的专权暴戾无比厌烦,他用从来没有过的果断语气说道:“够了,一辈子我都在走您安排的道路,这一次,我决定自己选择幸福。”

塞茜娅狂怒之下,第二天就解雇了薇薇安。而托马斯在一周后做出了更加疯狂的举动,他直接把薇薇安带到圣保罗大教堂举行了一个简单却郑重的婚礼。面对固执而身患重疾的儿子,母亲投降了。塞茜娅勉强接受了这个在她看来完全不及格的儿媳,别扭地和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早在恋爱的时候,薇薇安就知道托马斯的身体不适合过性生活,婚后她一直默默地照顾着丈夫的起居和生活,但托马斯却越来越感到深深的愧疚。在妻子的建议和陪同下,他来到圣美博罗心脏病医院约见了薇薇安最好的朋友塞巴斯蒂安医生。塞巴斯蒂安为人忠厚真诚,很快与托马斯成了好朋友。同时,出于对母亲事事包揽的不满,托马斯渐渐疏远了从小就照顾他的私人医生品特。

婚后半年多,托马斯在一次观看马术比赛的时候昏倒,被诊断为末期心力衰竭,必须尽快做心脏移植手术。三天后,塞巴斯蒂安主刀给托马斯做了换心手术,但遗憾的是手术并未成功,换上去的心脏出现强烈排异现象,又没有另一颗合适的新鲜心脏源可以替代。就在塞巴斯蒂安打算放弃的时候,一直紧张等在手术室门外的塞茜娅作出了一个令大家无比震撼和感动的决定。她给托马斯的私人医生、著名胸外科专家品特打电话要他急速赶来接替手术,自己则躲在卫生间里,以常人不可能有的坚定,用一把锋锐的小刀戳穿了自己的颈动脉!

在生死边缘打了个转的托马斯醒来得知一切后,捂着自己胸腔里有力跳动的母亲的心脏恸哭失声。那一刻,他才深深体会到母亲的爱,尽管这种爱一直那么专横、独断,却也是世界上最深最伟大的爱,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葬礼刚过,豪宅鬼魅不断

托马斯出院后,给母亲举办了隆重的葬礼。他留下了母亲的一小撮骨灰,用白色的丝缎细心包好藏进一条鸡心白金项链里,挂在自己胸前。他要让母亲永远在他胸膛上安睡。

说来也怪,自从托马斯康复回家之后,别墅里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恐怖事件:一天深夜,住在底楼房间的女仆爱丽丝摸黑到厨房喝水,一扭头,突然看见通向二楼的楼梯上站着一个白乎乎的人影。窗外月光明亮,清清楚楚地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的侧影──高鼻子,下巴微凹,鬈发在脑后挽成一个优雅的发髻。这不正是死去不久的夫人塞茜娅吗?爱丽丝控制不住地尖声高叫起来,那个人影随即一闪就不见了。满屋子的人都被惊醒了,纷纷披上衣服出来询问。

爱丽丝语无伦次地把刚才见到塞茜娅夫人鬼魂的情景描述了一遍,激动万分地说:“我敢以我死去的父母发誓,那真是夫人的影子!”“不要瞎说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大家闻声抬头,是别墅的新女主人薇薇安,她显然是从睡梦中被爱丽丝吵醒的,身边站着满脸睡意的托马斯,“我和托马斯先生都是无神论者,不相信也不愿意听到这些无稽之谈。大家都去睡觉吧!”目送主人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口,众人小声地议论起来:“她当然不希望这是真的了,塞茜娅夫人生前最讨厌她啊。”

“如果是她看到夫人的鬼魂显灵,会吓死吧?”

一周后是公司董事会开年会的日子,托马斯打来电话说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可能到深夜才能回来。偏偏那天伦敦下了整天的雨,到了晚上大雾弥漫,薇薇安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莫名其妙的慌乱,干脆在卧室里心浮气躁地来回踱步。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屋外终于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薇薇安穿着睡袍就往楼下跑,想去迎接丈夫。刚来到客厅中央的时候,就听见一阵钢琴声。这个时候谁还坐在这里弹钢琴?薇薇安没有细想,带着几分恼怒朝客厅右边望去──那架名贵的三角钢琴后面居然空无一人,但伤感低回的曲调依然清晰响亮地奏响!薇薇安突然脑子里“嗡”的一声,想起来这支钢琴曲是婆婆塞茜娅生前最爱弹奏的,她甚至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塞茜娅坐在钢琴前弹奏的姿势和表情!

正在这时,所有的灯光突然同时熄灭了,一个女人的影子轻轻地从身边掠过,薇薇安忍不住大叫:“救命!”楼下佣人房里的佣人都跑出来,检查后发现是电闸被拉断了。大门打开了,浓重的夜雾裹着寒冷的湿气飘进来。托马斯提着公文包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忙乱的人群。“亲爱的,你怎么了?”薇薇安受惊不小,欲言又止,低头突然看见地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宝蓝色的香奈儿丝巾,那可是塞茜娅下葬的那天自己亲手为她系在脖子上的啊!薇薇安的惊恐达到极点,顿时晕了过去。

从那以后,别墅里接二连三地发生鬼魂事件:夜晚,薇薇安不再有一刻安宁,有好几次佣人发现她神情恍惚地在黑洞洞的宅子里游荡——赤着脚,披着头发,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声息,就像一个女鬼;还有一次,早起的爱丽丝惊奇地发现女主人不省人事地倒在一楼客房门口。把她救醒之后,她脸色灰白,厉声尖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丈夫托马斯也问不出来到底妻子撞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于是流言更加甚嚣尘上,方圆数十英里的人们都知道了当初人人羡慕的灰姑娘薇薇安被死去的婆婆的鬼魂纠缠折磨的事情。虽说人死了不能再说她的坏话,但了解内情的人都在同情无辜善良的薇薇安:“不就是身份卑微配不上托马斯吗?塞茜娅当初就差点为她和儿子决裂,现在死后做鬼也不肯放过她,薇薇安多倒霉啊。”

医疗事故,引出恩怨情仇

看到妻子精神几乎崩溃的模样,托马斯情急之下,想到了薇薇安的好友塞巴斯蒂安医生。自从上次自己手术失败后,也许是出于愧疚和自责,塞巴斯蒂安再也没有和托马斯夫妇联系过。托马斯知道那次意外不是塞巴斯蒂安的错,况且还希望借助他的安慰和友情帮助薇薇安渡过难关,于是亲自开车把医生接到家里来小住几日。

如托马斯所期望的那样,薇薇安看到塞巴斯蒂安的时候非常激动,抓住他的手就痛哭起来,在和医生单独谈话后,薇薇安的情绪明显平静了很多。

一连四五个晚上,别墅里都非常平静,家里住了个医生,似乎鬼怪也不敢过分嚣张了。可怜的薇薇安终于睡了几宿安稳觉,脸色也渐渐恢复了一点健康和红润。所有的人都开始安下心来。

就在塞巴斯蒂安住进别墅的第七天清晨,比撞鬼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塞巴斯蒂安被发现仰面朝天暴死在客房的床上,他的上身赤裸,胸膛被活生生地剖开!身上、床上、墙上鲜血四溅,内脏被翻得惨不忍睹,心脏竟然不翼而飞!薇薇安一见到这样可怕残忍的场景,情绪立时失控,歇斯底里地狂叫:“我知道,这都是她干的!她要报复,她……她太可怕了!”托马斯脸色铁青,赶紧报警。负责此案的是托马斯家族的挚友约克警长,法医认为塞巴斯蒂安是被人故意谋杀的,而从剖开胸膛的刀口及挖心的方式来判断,凶手的手法非常生涩,应该不是老手。

薇薇安在录口供的时候一口咬定凶手就是托马斯的母亲塞茜娅,她坚信这个恶毒的女人并没有死,因为那次失败的换心手术差点要了托马斯的性命,塞茜娅对塞巴斯蒂安怀恨在心,所以才下此毒手。痛苦的托马斯抱着妻子柔声安慰,没想到薇薇安突然把他用力一推,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盯着他,声嘶力竭地高喊:“不,不,你不可能再爱我的,那个恶女人,她的心就在你的胸膛里怦怦跳动呢!”托马斯忍不住泪流满面,可怜的薇薇安彻底的疯掉了。

因为不想让妻子再受到惊扰,托马斯以家族的特别关系请保护他们的警察只在别墅外活动,然后放了佣人一天的假。深夜十一点,薇薇安精疲力竭地沉沉入睡。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觉得自己身上凉飕飕的。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裸露着上半身,手脚都被绑在床柱上,一个穿着宽大睡袍的女人背对着自己站在柜子前摸索着什么东西。是塞茜娅!她果然没有死!薇薇安拼命挣扎,尖声叫“救命”,但嘴上贴了胶布,只发出几声“呜呜”的声音。

女人在听到动静后转过身来,薇薇安的心脏那一刻简直停止了跳动:这哪里是塞茜娅,是穿着睡袍、戴着假发的托马斯!他的脸上带着冷酷的微笑,把假发扔掉,慢慢地将脸孔凑近薇薇安:“亲爱的,有点吃惊吧?放心,一切马上就结束了。”薇薇安突觉右臂上一凉,有个尖锐的东西刺进了血管──是麻醉针。几乎是瞬间,她的整个手臂就失去了知觉,渐渐地右半身也开始麻痹。托马斯把薇薇安嘴上的胶布揭开,“托马斯,你发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幸福吗?难道你妈妈的心脏真的对你的性格和喜好影响那么大吗?托马斯,我爱你!”薇薇安不甘心地胡乱叫着,试图把疯狂的丈夫从罪行中唤醒。“你爱我?”托马斯嘴角挤出一丝苍凉的苦笑,“你,还有塞巴斯蒂安,你们都爱的是我的家产吧?别演戏了!”薇薇安如遭雷击,身体一下变得僵硬。

薇薇安原名特姆玛·阿布特斯,和塞巴斯蒂安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在塞巴斯蒂安因医疗事故欠下一大笔赔偿款后,她曾做婚托骗人钱财。后来因有朋友认识塞茜娅一家,她毅然选择了托马斯作为主攻对象。不料托马斯却对她动了真情,在交往中,薇薇安的胃口也变大,企图得到托马斯的家产。薇薇安和塞巴斯蒂安一起精心策划了换心杀人的阴谋,自以为天衣无缝。

那天托马斯躺在手术室被实施麻醉之后,感到呼吸越来越沉重,自己应该很快就会睡着。可奇怪的是,他却一直能听见医护人员的对话。麻醉师查看了他的心率、呼吸和体温,宣布手术可以开始。托马斯感到冰凉的手术刀刺进了胸膛的皮肤,立刻胸前一热,有护士用纱布为他止血。接着,一个金属支架伸了进来,将他打开的胸膛撑开……托马斯在心底呐喊:不!不要再继续了!我有痛感!可他绝望地知道,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叫声!

在崩溃的边缘他听到一名护士用不太寻常的口吻询问塞巴斯蒂安:“你来注射吧?”塞巴斯蒂安却没有回答,护士说:“你犹豫了?在这最后关头你怎么能犹豫?你女朋友用了一年时间才骗取他的信任,你需要他的遗产来偿还债务!别忘了还有我们要分得的部分!”托马斯真的宁愿自己失聪,什么也没有听到。但是在最后,他还是听到塞巴斯蒂安小声说:“我来吧。”

尽管托马斯并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要做什么,但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他被骗了!薇薇安和这里所有的人,都想置他于死地,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在极度的恐惧和绝望中,托马斯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模糊……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塞茜娅伟大的母爱硬生生打破了这个阴谋,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儿子生存的机会。看到托马斯醒来,薇薇安和塞巴斯蒂安决定假装无辜,伺机再计划谋夺家产,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于麻醉师的疏忽导致了这次“麻醉清醒”的事故,居然让受害者托马斯得知了真相!

麻醉清醒是一种在医学上非常罕见的现象,即病人被麻醉之后,在手术过程中恢复了知觉或感知到了疼痛。不正当的麻醉方式或者是麻醉器械的故障以及错误使用都可能导致麻醉清醒。死里逃生的托马斯将计就计,成功策划了这场“凶宅恶鬼”的复仇计划。他假扮母亲造成鬼魂的假相,在薇薇安的茶里下了微量迷幻药,致使她夜游看到幻觉,用同样的方式让塞巴斯蒂安在“麻醉清醒”的状态下痛苦死去。

托马斯附在面如死灰的薇薇安耳边,说:“准备好了吗?”薇薇安绝望地闭上眼睛,感觉到冰凉的刀锋倏地捅进自己柔软温暖的胸膛,鲜血顿时如潮水般奔涌出来,薇薇安感觉到生命力正一点一滴地消逝,她缓缓地失去了意识。最后一个印象是听见约克警长的声音惊异但有力地说:“托马斯,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赶来了,你在做什么?快住手!”

托马斯故意杀害罪名成立,虽然动机是为母亲和自己复仇,而且有自首的情节,但以暴制暴的残忍非法手段不可原谅,他被判无期徒刑,缓期一年执行。薇薇安非法谋夺他人财产和参与故意谋杀未遂罪名成立,本应服刑30年,但她精神彻底崩溃,目前一直在伦敦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她的下半生也将在另一种牢狱中度过。

托马斯家族的豪宅恢复了平静和冷清。佣人们渐渐都离去了,曾经豪华温暖的家人去楼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凶宅。周围的邻居都在传说,塞茜娅的幽灵没日没夜地在里面飘荡,孤独而固执地等待着她的宝贝儿子归来的那一天。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igushi/501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