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珍珠项链里的索命女鬼

来源: 作者:

  A

  柜台角落里有一串珍珠项链,珠子散发的诱人光泽点亮了我的眸子,我的心房因为一种欲望而渐渐跳起来。

  我请店员把这条项链拿出来,店员很机灵,瞬间便把链子戴在了我脖子上,项链把我脖颈的线条衬托得格外优美。

  我对着镜子出了半天的神,带着点顾虑迟疑地问道:“是八百元?”

  “是的,现在是超低特价回馈顾客,过两天便要提价了。”

  我记得朋友雯雯有一条类似品相的珍珠项链,她那条可是花了好几千块钱。

  我不再多问,赶紧付款,带着这件宝贝溜也似的出了店门。

  周末,雯雯在她的别墅里举办生日晚会,我应邀前往。

  我精心装扮一番,还戴上了新买的珍珠项链,有种凉意随着珠子渗入我的皮肤。夜空里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仔细去听时,笑声却消失了。

  进入别墅,雯雯立刻迎了上来:“哇,阿倩,你今天好漂亮哦。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雯雯,你就饶了我吧,我哪里有什么男朋友。”

  “真的,是变漂亮了。咦,你不会是做了整容手术吧?”

  “晕哦,我哪里有闲钱和精力做那个。”

  音乐响起后,不断有男士邀请我跳舞。我原本舞跳得极差,今天竟奇迹般地超常发挥,在舞池中翩跹自若。

  我魅力大爆发,妙舌如莲,舞姿也优雅迷人,原本性格内向相貌平平的我成为当晚最受关注的女嘉宾。散场后,几位男生都争着要送我回家,我答应了徐博轩──在大学里就有许多女生暗恋他,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们相恋了。

  一天,博轩告诉我:“阿倩,我帮你报名参加了市里的歌手大赛。”

  我惊起一身冷汗,我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平时最惧怕的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唱歌。但看到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就没敢把扫兴的话说出口。

  我决定请在中学教音乐的好友林兰当我的声乐老师。

  林兰要我先唱一首歌让她听听,我随口便唱起了《夜来香》。

  林兰半晌才出声:“不错嘛,你这水平比我可高多了。你已经具备非常专业的水准,唱功技巧非常好,嗓音条件也很不错。你选几首当下流行的歌曲,对着镜子多练习就行了。记得比赛时要穿得漂亮,你这串项链就很好看,登台时戴上,精致又有气场。”

  我在林兰的赞美声中,稀里糊涂地回到了家。

  到家后,我在镜中仔细端详自己。发现近来果真是变漂亮了,原先的大饼脸瘦了许多,成了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眼睛也更加妩媚动人起来,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也映衬得我越发俏丽。

  B

  我正在镜前左顾右盼自我欣赏时,忽然后背凉风飕飕,从镜子里竟看到自己身后立着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

  这女人皮肤雪白,身材细挑,小巧的瓜子脸上配着一双俏丽的眉眼。

  “你是谁?怎么进来我家里了?”

  “我叫苏婉梅,是这条项链原先的主人。”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问你,你怎么进到我屋里的?”

  “我一直在这里。”她指了指我脖子上的项链。

  “你从那家店里买下这条链子,我就一直跟着你了。这链子陪我在地下待了七十年,是他们掘开我的墓,从墓里偷来的。”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此时,屋里的灯光刚好打在她身上,我低下头,却根本没发现她的影子,她真的是个女鬼!

  “我把项链还给你,你带上它回去吧。”我惊骇之余连忙哀求。

索命项链

  “你不是一直很喜欢它么,而且,我一直都在帮你。你现在不是很会跳舞了么?博轩不是成了你男朋友么?我甚至还可以帮你获得歌手大赛冠军。”她微微笑着。

  我终于明白最近这些变化的缘由。我战战兢兢地向她道谢。

  “不过,我也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帮我杀两个人。”她眼里射出两道寒光。

  我听到这句话差点儿被吓昏过去。后来她向我讲述了她生前的事情。

  她原是一名红歌女,在夜总会里讨生活。后来被一个富商娶进门当了三姨太。原以为享福的日子就此开始了,可没想到,这宅子里的正房大太太和二姨太都生性狭隘,她们异常嫉妒她的受宠,经常找茬欺负她。

  在她生日那天,富商送了她一条非常昂贵的珍珠项链,颗颗都是南洋的极品珍珠,还特意在项链上镶嵌了一个纯金的梅花形扣子,应了她名字中那个“梅”字。

  最终她还是没有逃脱那两个女人的魔爪,趁着富商去外地办货,她们将她打晕并用这条项链勒死了她,向外谎称她得了急症暴毙,随后她便被草草掩埋了。

  过了这么多年,害死她的人都已过世,但她们的后人还活着,她要杀的正是这大太太和二太太的后人。

  “我不用你亲自动手,你只需帮我个忙便可以了……”她在我耳旁细细交代了一番。原来苏婉梅的魂魄已经藏入珍珠当中,她需要借着珠子到达仇人身边。

  我决定帮她做这件事情,不帮她的话,我害怕自己又将变回原先的我。我很害怕失去博轩。

  她要我做的事看起来并不血腥。我先利用强大的网络资源,帮她找出了仇人陈曼丽和沈露露的后人,一个是20出头的乔姓男青年,另一个是30岁的程姓家庭主妇。

  我按照她的指示,从项链上拆下两颗珠子,分别装入两个包裹,一个寄往男青年寓所,另一个寄给了女主妇。

  我没在快递单上留下自己的任何信息,这样即便最后出了什么事,警察也抓不到我任何把柄。只是一想到苏婉梅要将魂魄附在珠子上去找人索命,便感到毛骨悚然。

  过了几天,电视机播送了当天的都市新闻:一名家住福安大厦17楼的程姓家庭主妇,因攀爬在窗台上擦洗窗户而失足摔下,当场死亡。

  我大惊,苏婉梅果然出手了,不知道那名乔姓男子又将有怎样的可怕遭遇。

  C

  歌手比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我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决赛,周末将角逐出冠军人选。

  博轩已经向我求婚,我俩决定比赛一结束就举办婚礼。我真是太快乐了,我真心感谢这条项链为我带来的一切,爱情,还有荣誉。

  今天正是决赛之夜,我在化妆间里做准备,马上就轮到我登台了。苏婉梅忽然出现。

  “我已经帮你寄出去了珠子,程姓女子已经坠楼身亡,那男子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他已经死了,我让他突发了心肌梗塞。”她咯咯一笑,“我今天是来谢谢你的呢。”

  “啊,不客气,现在你可安心离去了么?”

  “现在我还不能走,我想请你再帮一个忙,借一样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

  “你的身子。我想借你的身子。”她笑意盈盈。

  我脖子上的珍珠项链猛地一下收紧,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慌忙抬起手去扯,不想越扯越紧。

  苏婉梅突然发出一声冷得可怕的笑,“我当时走的时候也正是你这花儿一般的年纪,等了七十年,终于能找到一个身子再好好活上一辈子,你放心,我会替你领奖,也会替你照顾好博轩的。”

  我双眼惊恐地瞪大,勒紧的项链已经使我发不出任何声音,我一下子便扑倒在地上……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igushi/15664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