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自白

时间:2018-11-29 15: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阿尔杰农·布莱克伍德

  雾沉重地涌动,在他周围慢慢盘旋,这是由它自身的运动驱使的,因为没有风。浓厚的、有毒的雾呈圈形、环形地悬浮着;它或升或降;没有街灯和汽车灯的光能直接穿透它,虽然到处都有某个大大的商店橱窗在那不断运动的雾帘上投下闪烁的光斑。

  奥雷利的眼睛因为要不断地努力看他脸那一边的地而觉得刺痛。视觉神经渐渐疲劳,视力因此也变得不太精确了。他谨慎地拖着脚滑步向前,穿过令人窒息的黑暗,一边咳嗽着。只有缓缓蠕动的车辆沉闷的隆隆声使他相信自己置身于一个拥挤的城市——还有在黑暗中摸索的模糊的影子,这些影子犹犹豫豫地一寸一寸地朝着不确定的目标前进时,被放大成了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不过,这些影子是人,它们是真实的。他很清楚这一点。他听见他们被闷住了似的声音,一时近了,一时又远了,声音总是奇怪地被闷住了。他还听见数不清的手杖轻轻敲击,摸索着铁栏杆或是马路镶边石。这些幻影般的轮廓代表着活人。他不是孤单的。

  是发现自己只有独自一个人的恐惧感缠绕着他,因为他还是不能不靠人帮忙就穿过一片开阔的空间。他有这个体力,是他的头脑让他失望。惊惧感会半路降临到他身上,他就会浑身颤抖,意志崩溃,他就会尖叫着喊救命,狂乱地奔跑——可能就跑进来来往往的车流中去——或者,就像在他的北安大略家乡所说的,在街上滚滚向前的车轮前面“发脾气”。他还没有完全治愈,虽然在一般情况下他是足够安全的,就像亨利大夫向他保证的那样。

  他一个小时以前坐地铁离开雷金特公园的时候,空气还是清清朗朗的,十一月的阳光明亮地照耀着,淡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设想他能够独自完成穿过伦敦城的行程,是有理由的。第二天他就将启程去布莱顿,度过最后一周康复期:在一个晴朗的十一月下午,对他的能力做这么一个小小的初步测试是有好处的。亨利大夫给他提供了详细的指示:“你在皮卡蒂利广场换车——不用离开地铁车站,注意——在南肯星顿站出地铁。你知道你那位志愿救护支队队员朋友的地址。和她一起喝杯茶,然后从原路回雷金特公园。天黑以前回来——最晚六点吧。这样更好一些。”他准确地描述了离开地铁以后怎么转弯,哪些弯向右,哪些弯向左;这有点儿让人搞糊涂了,好在距离很短。“你总能问路。你不可能走错。”

  但是,这场没有预料到的雾现在把这些指示弄得模糊不清,在他头脑里成了杂乱无章的一团糟。眼睛看不见影响了记忆。除此之外,那个志愿救护支队队员朋友还警告过他,她的地址“第一次不那么容易找到。房屋坐落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但是运用你‘偏远地方人’的本能,你可能比任何一个伦敦人都能更准确地找到地方。”她也没有料到有雾。

  奥雷利在南肯星顿地铁站拾级而上的时候,进入了一片漆黑之中,他以为自己还在地下。一个黑暗的世界环绕在他周围。只是一阵潮湿空气阴冷的刺激告诉他,他已经站在露天。有一小会儿,他站着,瞪视着——一个加拿大士兵,家乡在清朗、明亮的地区,现在生平第一次与他过去常常读到的东西面对面相遇了——一场厉害的伦敦雾。他极感兴趣而且极感惊讶地“欣赏”着这个新奇的景象,约摸有十分钟,他看着人们到来又消失,弄不明白为什么在他们踏上街道的那一瞬,车站的灯光就死了似的停住了,不再照在他们身上——然后,带着冒险的感觉——这需要一点努力——他离开这个有屋顶的建筑物,投入到外面的黑暗之海里。

  他自己重复着听到的方向指示——先向右,接着向左,再次向左,就这么走——他检查着每个拐弯处,向自己保证不可能走错。尽管走得慢,但是他走得对,直到有个人撞上了他,突然问了他一个令人吃惊的问题:“您知道,去南肯星顿车站这么走对吗?”

  是这种突然性让他吓了一跳;上一瞬间还一个人都没有,接着他们就面对面了,再下一瞬间,这个陌生人礼貌地说了一句感谢的话以后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但是,这个小小的令人吃惊的中断使记忆失灵了。他已经向右拐了两次弯,还是没拐两次?奥雷利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忘记了他记住的指示。他一动不动地站着,极力想恢复记忆,但是每次努力都使他比以前更不确定。五分钟以后,他就像任何一个在蛮荒林区离开帐篷、却没有在树皮上刻路标以确保再找到回来的路的城里人一样,绝望地迷了路。甚至方向感,当他在故乡森林中的时候如此强的方向感,也彻底消失了。没有星星,没有风,没有气味,没有流水的声音。到处都没有任何东西能指引他,什么也没有,除了偶尔一个模糊的轮廓,摸索着,拖着脚走着,在旋转的雾中出现又消失,但是极少走到能实实在在地说话的距离之内,更不要说碰触了。他完全迷失了,而且,他是独自一个人。

  不过并不完全是独自一人——这是他最恐惧的事。就在他附近还有人影。它们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不,他并不完全是独自一人。他看见这些使雾变浓的过程,他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手杖谨慎的敲击声,还有他们拖着的脚步声。他们是真实的。他们似乎是环绕着他在移动,决不靠得很近。

  “但是他们是真实的,”他大声自言自语,暴露出自己防护性盔甲下的弱点。“他们真的是人。我对这个很肯定。”

  他从不与亨利大夫争论——他想康复;他绝对服从,相信大夫告诉他的每件事。但是对于这些人影,他一直有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些影子中常常有他自己那些来自索姆河(索姆河位于法国北部,全长150英里,流入英吉利海峡,坦克就是1916年首次在激烈的索姆河战役中使用的。)、加里波里的伙伴,还有梅斯波特恐怖事件中的伙伴。他看见自己的伙伴当然应当认得!同时他很清楚自己被震昏了,处于混乱状态,似乎是半失控了,他的整个身心系统被推入了某种不平衡状态,这意味着记忆是不准确的。真的。他完全明白这一点。但是,在那种被震昏和混乱的状况中,他没有可能获得另一种功能吗?就没有缺口、断边和碎片不能再像往常一样接榫、吻合吗?一句话,就没有裂缝吗?是的,正是这个词——裂缝。也可以说,在他对于外部世界的感知和他对于这种感知的内部理解之间就没有裂缝吗?在记忆和认知之间就没有裂缝吗?在各种意识状态之间就没有裂缝吗?这些意识状态通常吻合得如此精巧,以致正常情况下察觉不到关节。

Tags: 自白 影子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guigushi/1523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