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四字成语 > 

塞翁失马

时间:2014-03-07 09:54来源:民间故事 作者: 疏闻

     “塞翁失马”的故事,或许流传有两三千年了,一向被哲学家们说成是华夏辩证思维的滥觞。记得上世纪一位伟人,在精辟地论说“矛盾”之道时,就明白地肯定了这种意思,“没有祸,无所谓福;没有福,也无所谓祸”。在下不是讲哲学,咱只是说个故事。

  残忍的腐刑,虽说换回了司马迁倔强、正直、善良的生命,可是他那原本健硕奕采的体貌整个脱了形。尤其受“宫”刑后下狱近两年的非人折磨,更让他身心受挫到了极点。他须髯尽脱,鬓发染霜,形容枯槁,若不是脸上闪着一对犀利的眸光,谁也不会相信,他原本竟是个喝黄河水长成的汉子。今天,他正好年届天命,朝廷敕谕颁下,终于走出了阴森恐怖的牢狱之门,回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家。司马夫人和备显成熟的儿子司马临、从夫家急急赶回的孝顺女儿司马英,他们激动地将亲人接进屋。在一双儿女搀扶下,面对因操持过度而愈显憔悴的夫人,司马迁鼻子一酸,不禁悲怆地叹了口气。

  司马夫人安慰道:“多亏了英儿家接济,真难为她……”

  “娘——”司马英怕父亲难过,不让母亲说下去。

  这困顿窘陋的境况,司马迁是早有预料的。他深知,自己触怒的是骄纵寡恩、不可一世的当今天子汉武帝!自己一入狱,自己这个家,无疑就成了瘟疫之源,平时的亲朋故旧唯恐避之不及,又有谁还敢接近罪囚眷属,伸出援助之手呢?为了营救自己、打点狱吏,后来又要买好施刑阉割的刀子匠,夫人不典卖家当又有什么法子呢……然而,当司马迁看到自己倾数十年之功集藏整理的典籍、资料和文物,特别是自己发奋写就的《太史公书》纲目以及大半手稿,虽是蒙尘寸许,却完整无损地堆满了夫人卧房的侧室,司马迁骤然痴了,他浑身颤抖着,两行热泪簌簌而下,随即对着夫人跪拜下去……

  夫人不意丈夫会有此一举,失措中赶忙也跪了下去,伸出双臂搀抱住丈夫;两旁儿女也一齐跪下,一家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良久,司马迁扬起头,恸肝泣肺地对夫人:“我要代先父感谢你!保住了太史公书稿,就是保住了咱司马家的命根子!我谢谢你呀!夫人……”

  司马夫人心疼地握着丈夫枯柴般的双手,深明大义地宽慰道:“妾身能做你司马家的媳妇,这辈子就没白活!你不要操心家中生计。你忍辱负重,以命著书,须臾不能耽误啊!眼下虽说塞翁失马,可一旦功成,上对得起祖宗,下泽被后人,我就算死也安心了……”

  闻听此言,司马迁更是老泪纵横。司马英不住地为他擦着泪珠,排解道:“爹呀,女儿不才,帮不了您大忙。我这一手字,可是您手把手教出来的。往后咱家这书,您写成一篇,女儿就给您誊抄一篇,好吗?

  “我的好女儿呀!”司马迁不住地点着头,“好,好……”

  突然,院外一声呼叫:“司马迁接旨!

  司马迁一惊,本能地站起身,不顾风尘褴褛,眼泪都没抹一把,就慌忙趋出,头都不敢抬,即刻率同家人惴惴地跪伏在院中。事出突然,吉凶难测,司马迁满怀忐忑,所宣圣音竟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可能是宣旨官注意到了司马家的颓相,知道没啥油水好捞,也懒得再费唾沫,撂下圣旨便转身走了。沉寂中,司马英替父亲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司马迁这才回过神儿,把手中的圣旨展开一看,原来是皇上优诏“请”他择日入宫,擢升与阉宦同列的显职中书令。

  换洗后的司马迁气色好多了,端坐在新收拾好的书房里,对着排放井然的典籍、资料和摞摞简册手稿,忘我地写着、核对着,夫人端着水杯来到身边都没感觉。夫人放下杯子劝道:“喝口水吧,别太累了,开头还是悠着些好。”

  司马迁搁下笔,端起杯边喝边说道:“这两天拾掇屋子,真难为你和临儿、英儿了。你也要小心,别累坏了身子。”稍停,见夫人又欲开口,便轻叹一声,“夫人前日说得好,要真如塞翁失马,我选择苟活,就胜于轻如鸿毛的死,就比泰山还重。想我已年过半百,受戮之身能撑多久,我心中是有数的。我不敢耽搁,一定要完成此书!必须跟自己的生命赛跑!

  “可是,皇上的诏命,那是假施恩。明白说,就是寒碜你,作践你……”夫人话音还没落,司马临就气呼呼地跑了进来,将一爿揭帖递到父亲面前。

  司马迁接过看了看,不屑地笑道:“这有什么?看你气的,不就是四句酸文嘛——鱼跃龙门变成龙,还看鲤鱼雌与雄;假若非雄亦非雌,跃上龙门也是虫。还真是说我司马迁。”

  “爹,您怎么一点儿不生气?这明明是败军之将李广利狗仗人势,仗着他妹子在皇上那儿专宠,诋毁您,糟蹋您!那个中书令您不能做!我绝不能叫人骂您是宦官!

  “怎么跟你爹说话呐?司马夫人瞪了儿子一眼。

  “他娘,莫怪临儿,说句宦官又怎么样?孩子,咱不能意气用事。要说犟,你还犟得过爹?中书令怎么不能做?要做!做了就有俸禄,有吃有穿,家用不愁,就可以不为生计分心;就能陪伴圣上,打消他的疑忌。有了这个官职,小人就会封口;尤其可以知晓国事动向,经管诏旨、奏章;遍览皇家典籍、宫廷秘史;君臣议论,明辨真伪善恶……这对为父修史著书,完成先人宏愿,可是最理想、最保险的避风港!”司马迁把揭帖轻放在一边,“这东西留着它,常看看没坏处。是雌是雄,是龙是虫,天地良心,日月昭昭,一切自有公理论定!不过,有一点叫他们一伙说对了,我司马迁的确出生在黄河龙门(地在今陕西韩城芝川镇东北,汉称左冯翊夏阳)。那是禹王继承父志,治水功业彪炳千古的圣地!

  司马迁对家乡最骄傲、最难忘的记忆,就是黄河龙门。他家乡东靠滔滔黄河,紧傍峨峨吕梁群山,相传大禹治水至此,见黄河遭险峰阻隔,便现出与天高的真身,力举神斧,勇劈数百丈高的危嶂巨岩,只见岩嶂开裂处,下阔上狭,急流如电,似雷震天,雾气蒸腾中仿佛有神龙飞蹿其间,自此龙门之称名噪华夏。这龙门既得禹王造化,便有了举圣荐贤的功能,因此惊动了九州奋发的生灵,故而每年春末,天下鲤鱼竞相游集于此,争相跳跃龙门,望成正果;但能跳过的,据说仅只七十二条。这七十二条鲤鱼在跃过龙门时,鲤尾部会被天火烧掉,由云神雨神相助化龙飞去……

  由此可知,司马迁自幼深受“黄河龙门”点化,在父亲大史学家司马谈的督导下,不到二十岁已是遍读经史子集的饱学之士,后又壮游大江南北,察地理,究天象,搜古观今,访民问俗,成为一代士林的翘楚,终于越过龙门,跻身朝堂,扈銮从驾,志显鸿鹄。孰料伴君如伴虎,只因武帝亟欲大舅爷建功封侯,命他出师匈奴,结果大败而归,反而对死战兵尽粮绝被俘的虎将李陵灭门抄斩。司马迁为此仅仅说了几句真话,就被寡恩的武帝下狱定了死罪。幸赖大汉律令有宫刑可以代死条例,这才有了司马迁的忍辱负重的抉择……

日子总算恢复了平静,司马迁也做了中书令。集权、专断的汉武帝虽说刚愎残暴,但终究不是个昏君,甚至可以说其雄才大略是少有其比。在他眼里,司马迁忠君敬业,才华出众,只是过于迂腐,因此从未将他打入造反、野心家之列;而今将之置于身侧,经以优遇,却以阉宦目之,以为恩威并施的手段,降伏了司马迁,也就放了心。这一来,司马迁倒能安静地全身心投入宏伟的撰史工程。尤其让他欣悦的是,女儿司马英为他誊抄手稿时,他最疼爱的外孙杨恽,也迷上了外公的著述,母亲抄,他在一旁读,读得篇篇烂熟于心,字字句句都铭刻进了大脑……

据说司马迁去世以后,杨恽到处宣讲这部“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为这部伟大的《史记》千古流传,做出了无愧于先人的巨大贡献。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chengyu/sizichengyu/940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