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冷战

时间:2018-03-25 11: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秩名

  易哥年轻有为,三十出头便当上了副校长。老婆叫香姐,颜值很高,是单位骨干。香姐很宝贝易哥,借易哥的话来形容,就是在香姐眼里,世界上就只有他这个易哥,再没有其他男人。

  几年后,因为干出了成绩,易哥去另外一所高中担任校长。香姐呢,作为骨干教师,调入了县城。夫妻俩的单位虽然相隔不太远,但还是有段距离,平时不能生活在一起。于是,像所有两地分居的老婆一样,香姐开始了电话监管易哥的生活。对于这种电话监管,易哥倒也无所谓,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的姿态。

  一年岁末,学校已经放假。因为担心学校的安全,易哥时不时会赶到学校去看看。小年那天下午,易哥又去了学校。到学校转了一圈,易哥出了校门。刚到校门口,他迎面遇到同事小涛。

  见到他,小涛一脸激动,说:"易校,终于找到你了。"

  易哥说:"小涛,什么事,这么急?"

  小涛说:"我的调入手续终于办好了。不是你易校,我还是二中的编外人员。"

  小涛本是初中老师,可业务能力很强。易校看中了他,便把他作为人才引进二中。不过,根据当时的政策,初中老师不能办调入手续,只能算借调。为了留住人才,易哥亲自跑上跑下,帮小涛办调入手续。听小涛说调入手续办好了,易哥自然高兴,连声表示祝贺。

  小涛说:"易校,今天过小年,请你去搓个澡。"

  小涛人很实在,见他请客,易哥不好拒绝,便同意了。易哥驾着车,载着小涛,赶往县城。在一处叫黑妹的澡堂前,他停下了车。小涛快速下车,进了澡堂。等易哥进去,小涛已经交好钱,说是桑拿。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姑娘过来,站在易哥面前,行了个鞠躬礼,说:"老总,我叫小梅,很高兴为您服务。"

  让异性帮自己洗澡,除了老母和老婆,易哥就没有再经历过了。他有些犹豫,觉得这样不好。易哥看了看眼前这位姑娘,觉得拒绝她又不好。姑娘看出了他的犹豫,说:"老总,您不要担心,我肯定给您高质量的服务。"她的普通话非常标准,也很甜,应该不是本地人。

  "澡堂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见她那个纯情样子,易哥不由得笑话自己。姑娘大大方方地在前面引路,进了左边的那条过道。易哥没了犹豫,很自然地跟在后面。

  过道两旁是一张张精致的小门,小门是用透明玻璃做的,里面或是红光或是黄光。易哥有些奇怪,禁不住问了声:"里面的灯光怎么不一样呢?"

  姑娘扑哧一笑,说:"瞧您问的,一听就是第一次来。我告诉您啦,红色光表明里面有客人,正在洗澡;黄色光也表明里面有客人,只是客人已经洗完了澡,正在休息。"

  原来是这样!

  易哥一笑,说:"如果里面没有光,那就表明里面没有客人,对吗?"

  "咯咯咯!"姑娘笑得更欢了,"怎么能这样猜呢?里面没光,表明里面的设施坏了,不能开放。里面没客人设施又可以用,是用白色灯光表示。"

  "还有这么多名堂!"易哥呵呵幾声,胆子大了一点。

  姑娘带着易哥,进了12号房间。房间里开着空调,里面温度偏高,是那种打着赤膊也不觉冷的温度。里面有一个大澡桶,桶面血红血红的,看不出是什么质地的木,里面有清亮的水,正冒着热气,应该是温泉水。旁边有一张小床,上面铺有一层塑料,应该是搓澡用的。

  "先生,请您把衣服脱了。"姑娘甜甜地提醒。当着陌生异性脱衣服,这怎么好!易哥不好意思,说:"哦,那请你出去一下。"

  姑娘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出了小房间。见她出去了,易哥几下把衣服脱光,留下裤衩,爬到澡桶里。

  姑娘进来,见他潜在水里,抿着嘴一笑,说:"先生,我怎么帮您搓澡?"

  易哥连连摇手,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先生,您这样子,我会失业的。"姑娘有点不高兴了,嘟着嘴站在一旁。

  用自己所谓的羞耻心,去剥夺别人赖以生存的饭碗,这是犯罪!易哥这样谴责自己,慢慢地爬了出来。

  "去,躺到那上面。"姑娘用命令的口吻,指着小床说。

  易哥乖乖地躺到上面,静静地趴在搓澡台上,眼睛看着前方,心中有所害怕又有所期待。

  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由上而下,开始运动。这道工序应该是抹沐浴露,因为背上有冰凉的东西。全身上下,抹了沐浴露之后,接下来就是搓澡了。姑娘戴上专用手套,开始搓澡。手法很娴熟,不轻不重,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觉爽快。

  原来,搓澡也是一种享受!

  正享受中,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易哥急忙起身,抓过衣服,掏出手机。一看,他惊了一大跳,因为是老婆打来的。每天晚上十一点,易哥必须准时回家,这是香姐定的规矩。要是让老婆知道有别的女人帮我洗澡,肯定死定了!想到这,易哥把手机重新塞进裤兜,任由手机铃声响着。姑娘似乎知道什么,但又不知如何处理,只讪讪地站着。

  过了好一会,手机铃声才停止。不过,易哥已经没心思搓澡了。他示意姑娘出去。然后,他穿好衣服,出了包厢。这时,小涛举着手机,急匆匆过来,说:"易校,香姐的电话,接还是不接?"

  她怎么知道我和小涛在一起?易哥又惊又急,脱口说:"不能接,千万不能接。"

  于是,小涛也把手机塞进裤兜。

  两个人出了澡堂,坐到车上。同时,香姐的短信也到了:"你真没良心,家里来贼了!"

  虽然,易哥知道这是老婆骗他的,可他心里还是很急。见他那样,小涛也是一脸的惶恐,说:"易校,真对不起,我不该请你去搓澡。"

  易哥急忙安慰,说:"没事的,没事的,这事不难解决,撒个谎就可以蒙过去。"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如此这般,蒙混过关。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俩又细细推敲了一次。这样之后,易哥才驾车,载着小涛,一起回家。

  客厅里,香姐坐在沙发上。一进去,小涛便照事先商量好的,说:"香姐,是这样的,我找到易校长后,请他在乡里人家吃了个便餐。正准备离去,我接到家里电话,说出了点事,便借易校长的车回了次家。"

  易哥接着解释,说:"小涛借了我的车,我便去香香茶楼,一边喝茶一边等他。他开走了车,我不放心。"

  香姐说:"小涛,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这样就过关了?见香姐脸色平静,小涛半信半疑,没有移动脚步。

  香姐说:"小涛,没事的,你回去吧。"

  香姐脸色平静,他们的解释也合情合理,应该确实没事。想到这,小涛心头窃喜,离开了易哥的家。雨过天晴!易哥一阵高兴,他关好门,脱掉外套,准备洗漱。

  "你干什么去了,我只要你讲实话!"忽地,香姐说。

  易哥惊了一下,说:"没干什么啊,就是小涛说的那样。"

  香姐说:"乡里人家在八一路,香香茶楼在人民路,一南一北,和家的方向相反。你在乡里人家吃完饭,居然不朝家的方向走,还朝相反的方向去,这符合逻辑吗?"

  这个质问,命中谎言的关键!易哥终于明白,所谓的攻守同盟,其实破绽百出。只是谎言已经开始,他只能一脚踩到底。解释一番后,他来了句无理取闹,洗漱去了。

  洗漱完了,易哥见香姐依然呆坐在客厅,便没理睬,径直睡觉去了。一觉醒来,他摸了下旁边,发现老婆不在。这多大事啊,居然和我较劲?易哥一气,干脆不理,睡到天亮。

  起床后,易哥穿好衣服,不急不慢地出了卧室。到客厅后,他惊了一大跳。因为老婆坐在那里,头枕在双膝上。这个姿势,是她昨晚上坐的姿势。难道,她一个晚上如此?

  易哥强作镇定,搞好洗漱。然后,他进厨房,搞了两份面条,一碗自己吃,一碗放到老婆面前。吃完早餐,易哥抹了抹嘴,说了一声我去学校,便出了家门。他料定,下午回来,老婆就会露出笑脸,和好如初。

  下午,五点不到,易哥就回了家。老婆依然坐在那里,依然是那个坐姿,面条依然是满满的一碗。早餐没吃,中餐也没吃?易哥不敢问,马上进厨房,做老婆最喜欢吃的剁辣椒蒸鱼头。

  做好后,易哥把蒸鱼头端到老婆面前,还倒了一杯红酒。他想用这种殷勤的方式换取老婆的谅解,让冷战休战。没想到,香姐手一扫,红酒和蒸鱼头到了地上。

  "你——"易哥如鲠在喉,差点大吼,但他强忍着,起身把地面清扫干净。不过,他已经失去献殷勤的耐心,径直回卧室,和衣而睡。即使没有睡好,他还是迷迷糊糊挨到天亮。

  客厅里,香姐依然呆坐在那里,依然是那个坐姿。好,我就看你冷战到何时!易哥带着怨气,出了家门。在外面好吃好喝地混了一天,直到十一点,易哥才回家。虽然有怨气,在外面过夜,他还是不敢的。

  果然,老婆依然呆坐在客廳,只是头靠在沙发上。很显然,她已经没了气力。这是绝食啊!易哥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怎么办?易哥在客厅里来回走着,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他只好也坐在客厅里,陪着香姐。

  向她承认自己撒了谎?不行,这个时候讲,说不定她会做出更加极端的举动。请她的闺蜜来做思想工作?她不一定会接受,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坐在一旁,易哥飞快地想着,想找出破解之法。一直到天蒙蒙亮,他才想出破解之策——打亲情战,把放在乡下的五岁儿子晶晶接来。

  想好之后,易哥马上行动。出门前,他在老婆的身旁偷偷地放了一包饼干。

  上午十一点左右,易哥把晶晶接回了家。半路上,他顺便买了两个盒饭。晶晶见到妈妈,自然会粘上去。香姐并没有过多亲热的表示,只抱着晶晶,流着泪水。晶晶懂事地伸出衣袖,帮妈妈擦着泪水。

  为了有个缓冲,易哥没有待多久,去了离家不远的茶座。绝食三天,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如果老婆再不原谅,我该怎么办?坐在茶座里,易哥痛苦地想着这个问题。他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期待着老婆主动打电话,表示谅解。可是,一直等到七点左右,他还是没有等到老婆的电话。无奈之下,他只得主动拨过去。

  "爸爸——"手机那头传来儿子奶声奶气的声音。

  易哥说:"晶晶,妈妈吃盒饭没有?"

  "没有。"

  "妈妈吃饼干没有?"

  "没有。"

  "乖儿子,你吃东西了吗?"

  "妈妈不吃,崽崽也不想吃。"

  绝食三天了,她是要往死路上走!一股绝望涌上心头,易哥起身,跌跌撞撞地赶往家里。

  献殷勤不行,打亲情战也不行。这样下去,老婆不死也会残废,这个家真会毁掉!易哥真后悔自己不该去泡这个澡,可后悔有什么用?不行,我得破解这个僵局。可怎么破呢?半路上,易哥给老婆的闺蜜打了个电话,要她马上抱走晶晶,并且叮嘱她不要问为什么。

  办妥这件事后,易哥才进家门。进去后,他找出一把铁锤,一边砸电视机,一边哭道:"我老婆会死,我也不想活了,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这一砸,果然让香姐心疼了!她拼着气力,说:"你放下!"

  听到这话,易哥把锤子一丢,跪到香姐面前,说:"老婆,我只是泡了个澡,怕你生气,才撒了谎。"

  香姐说:"时间,地点,人物。"

  易哥说:"小年那天晚上八点到十一点,黑妹澡堂,我,小涛。"

  "我要去实地调查!"说完,香姐挣扎着站起身。可是,因为她三天没吃饭了,没有气力,刚站起来,又软坐下去。

  易哥急忙扶着她,说:"吃个盒饭,我马上陪你去实地调查。"

  香姐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易哥马上把盒饭热好,端给香姐吃。吃完后,易哥载着她,去了黑妹澡堂。见到他俩,服务台的姑娘似乎看出了什么,热情地说:"两位来泡澡啊,欢迎欢迎。请问两位,需要泡什么澡?"

  易哥对香姐说:"老婆,我这么胖,背上搓不到,得请个人搓。你呢?"

  香姐说:"我自个儿洗。"

  易哥说:"服务员,我请个人洗,我老婆自个儿洗,要多少钱?"

  服务员说:"请个人洗一百元,自个儿洗五十元,总共一百五十元。"

  交好钱,服务员马上安排。过了一会,一个姑娘过来,正是那天帮易哥搓澡的小梅。不过,她没穿三点式,而是穿着T恤和超短裙。

  香姐说:"美女,你安排一下,我泡澡的地方和他泡澡的地方要连在一起。"

  小梅说:"我们这里的房间是半透明的,男女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泡澡。"

  香姐说:"他是我老公,我是他老婆。"

  "可以,可以,两位请随我来。"

  易哥、香姐跟着小梅拐进右边的过道。易哥注意到,这个过道两旁的房间果真是半透明的,里面的情况依稀可见。小梅安排香姐进了10号房间,并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她带着易哥进了11号房间。

  易哥一边脱衣服,一边注意隔壁。他发现,香姐已经坐在澡桶里,自个儿洗着。花50块钱,自个儿到澡堂洗,想起来就滑稽。易哥一边偷着乐,一边趴到小床上。

  忽地,易哥想起什么,不由说:"小梅,今晚你怎么没穿三点式?"

  小梅说:"你老婆来兴师问罪,我哪敢。"

  易哥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老总,实话告诉你,到我们这里来泡澡的,基本上是男老板。到这里来泡澡的女老板,基本是男老板的老婆,而且是来兴师问罪的。"

  原来如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付香姐这样的老婆,是得多几个心眼。要不然,这日子怎么过?易哥一边享受着搓澡,一边总结经验。

  泡澡出来,易哥柔声问香姐:"亲爱的,泡澡的感觉怎么样?"

  "里面又热又闷,难受死了,以后你要来自个儿来,别扯上我。"

  "我自个儿来,你放心?"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我看得一清二楚。大庭广众之下,你总不至于那样无耻。"

  "那是,那是!"易哥连连点头。

  一场近乎崩溃的婚姻冷战,就这样化解了。事后,易哥感慨不已。虽然他得到了老婆的许可,可以单独去泡澡,但是,从那次以后,他再未去过澡堂。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aiqing/262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