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暮暮春迟,也该是游戏结束的时候了

时间:2018-07-05 11: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看到杜璟潇傻笑的样子,我也笑了,欧阳冰,我们的游戏该划上句号了…
  【chapter. 1】
  我不得不承认,我和杜璟潇有着一种情愫牵扯,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情愫,不然,也不会又聚在一起。杜璟潇是高材生,高身材的学生,在初二时段,他就像喂了饲料一样,在一个春节之间增了十几公分。这也给他低看我的机会了…当然,他除了高身材之外,还有高调的相貌,总会引起一群花姑娘的注意,当然我也是,只是我从不肯把自己往花姑娘里挤。在又是花开的季节,小城犯痴地开满了粉红的桃花,我家门前的桃树也是,每天早上,杜璟潇总会用他那不协调的小折叠车,在我家门前杀猪般地喉我,之后开骂,欧阳冰,你家桃花犯花痴,你犯白痴。我回他一对白眼,然后狠狠地蹬着自行车,可以听到,小城陶醉地落着花,和杜璟潇泼男的骂声。
  在小城渐渐地褪去粉红色时,我却给杜璟潇留下一个粉红色的信笺,然后忐忑地跑开,不知道他会如何作答…他第二把信还给我,丢下一句话,多了老婆,我就没自由了。我忐忑的心终于定了下来,嘿嘿,我居然成了信鸽,给别的女生送情书。
  他用大大的手弹了我的耳朵,猛然的疼痛让我察觉,我居然在发笑,好像整座城市都在傻笑,傻傻地拍着桃叶。我收起了嘴角的笑,丢给他一双白眼,真是的,怎么没答应,人家姑娘说了,要是事成了就给我水水冰激淋店的贵宾卡,现在让你给弄没了。他低看我,就为一张破卡把我出卖啊?
  【chapter.2】
  那时,小城给了我最大的恩惠,让我吃了一个季节的桃子,磨歪了我的排牙,结果吃不了杜璟潇给我的香草冰激淋。
  只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小城开始暴虐地射放焦热的阳光,灼伤了,我们青涩的年少。
  让我送信的女生,叫陆欣,是个优雅的女孩子,应该是所有男孩子心目中的她,她有优秀的成绩,优雅的莲步,还有优越的家庭,好像所有的幸福都亲睐她,除了杜璟潇。只是后来,杜璟潇还是走向她了…
  那个夏天,太阳疯狂地肆虐小城,像是要灼伤小城的每一寸皮肤。
  那个炎热的夏天,我和杜璟潇走在烫脚的柏油路上,我们要去见一个人。可以远远看见,陆欣优雅地坐在我最喜欢的水水店,长长的卷发,象黑夜里发光的流苏,如水一样垂在两肩,那种内在的光芒把我照得无所盾形,地点是徐选的,我总在幻想,杜璟潇是因为我选那的。
  在狂吃狂喝之后,陆欣拉着杜璟潇出去,望着远去的背影,我真觉得他们是多般配的一对,深呼吸,突然发现,夏天也会有秋天一样的愁怅。约半个钟头之后,他们回来了,杜璟潇拽着我离开,我隐约看见她如奁的眸子挂上了泪珠。她连哭都这么动人。
  好像是从那刻起,我还是我,杜璟潇还是杜璟潇,只是,我们突然不再是我们…
  【chapter.3】
  我也分不清,为什么会经常在杜璟潇有意无意地提起她,没次提起总会觉得有把发钝的小刀来回绞在心头。只到有一次,她在操场看杜璟潇打篮球,好像杜每一场篮球,除了篮球和杜璟潇,另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就是她了,我可以感觉的到,杜璟潇在她心里扎得很深。
  那天,她惯例地去看杜璟潇的篮球,好像只是一秒钟,篮球像是安装了发动机一样冲向了杜璟潇,只是球场上倒下的是她,即使颓然总会散发优雅。
  杜璟潇像发狂一样,背起她,冲向医务室,那一幕成了同学大加赞扬的画面。
  小城的桃树在萧瑟中裸露了枝丫,原来,欢快的桃树真的惆怅起来了。
  杜璟潇没有再骑着那不协调的自行车到我家开口骂我,他每天都去看望陆欣,好像忘了桃树在萧瑟中。
  好像,小城的桃树是因为杜璟潇的冷落,而哭光了水分。
  约半个月之后,又听见了杜璟潇的声音,只是他没有以前那样地骂,好像只是在履行例事。"杜璟潇,你以后不用等我了。"他听到这句话,先是满脸诧异,接着,是隐约地悲伤。他没有骂我发癫,没有问我为什么,只是骑着那车,没有一点声音走了。
  感觉他划着桨,在远离有欧阳冰的河岸,只有忧伤的回望,却没有回头。
  【chapter.4】
  那个冬天,小城飘荡着细细的小雪,为他们的牵手添了一份浪漫。呵呵,好像所有浪漫的歌都在为他们庆贺。
  一个人的冬天,只有雪花,没有桃花。
  我还是若无其事地和杜璟潇摩叽,只是少了频率。水水店仍然在冬天销售冰激淋,没了桃子,我经常忍着钱包的痛去那边,经常也会碰到他们手牵手约会。原来,她也喜欢水水店。我们有这么多共同爱好。有时想想,如果没有杜璟潇,也许我们会是很有默契的朋友。
  杜璟潇经常会给我电话,内容不是他,不是我,是她。
  杜璟潇?托我教他折一箭双心,我借此狠狠敲他一顿冰激凌。冬天的冰激凌没有夏天桃夭的味道,外面很冷,飘着雪,可是冰激凌还是在暖气的作用下融成一滩鼻涕。任由我搅拌。
  桃树无花无果,守着绿叶到了夏天,原来已经到了初三的尽头…
  【chapter.5】
  没有桃子的夏天,是一天一天数过来的。
  不知是过了多久,我熬到了高中开学。我知道,一中对于杜璟潇的囊中之物,所以在二中的报名处看到他,是一种美丽的意外,因为,他是和陆欣手牵手来报名的。
  两个多月不见,恍如两年,我和杜璟潇陌生了好多,开不起玩笑,只有牵强的问候。之后仓惶地逃开,像是情理之中,又在情理之外。上了高中,家门前的桃树愈加落寞了。
  学校里没有桃树,只有几株浪漫的樱花树。
  【chapter.6】
  在其中的一株樱花树下,杨扬走进了我的世界,他把我带到了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有碎粉的樱花,没有萧瑟的桃树,没有杜璟潇,没有,陆欣…扬是个干净的男孩,粉色的樱花零落在他的肩头,刹那间,我忘了惆怅的桃树。
  樱花树见证了我们的开始,所以我和扬经常会一起静静地靠在树旁,咀嚼着满处的芬芳。
  有次,我们在那边遇见了手挽手而来的杜璟潇和陆欣,没来由,又是莫名的惆怅,扬握紧了我的手,不让我的泪水掉下,不让我苍惶地逃开。
  我和扬牵手走到他们面前,微笑地打着久违的招呼,我的微笑,不是实词,是虚词。
  杜璟潇回以同样的招呼,就以送陆欣回家的原由走开了。又是远去的背影,只是没有飘撒着桃花,只有零落的樱花。
  【chapter.7】
  高中没带一点波澜走过,毕业那天,杜璟潇带着陆欣,约我和扬一起去冰激淋店,又是好久,没有吃到香草冰激淋了,一切在杜璟潇不见后都变久了。我们没有说太多只是说说梦想的大学,我没想到杜璟潇居然会和我同时报了D大,自然扬和陆欣也一样。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上天故意为难我,总是让我的处境如此为难。
  上D大时,是传奇游戏风靡校园的时候,扬也帮我弄了个游戏账户。据说当时因玩传奇而牵手的人不少,所以扬特意把我的账户改成男的,他说怕我被人拐走。
  对这个满脸净容的男孩,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chapter.8】
  在游戏里,我买了悬崖杀手,扬买了浪荡书生,而杜璟潇是锦衣卫的督军。我不得不承认,游戏有时会给人带来快感,纵使是无聊地杀来杀去。杜璟潇说,我锦衣卫要出一万两请悬崖杀手解决浪荡书生,悬崖杀手拒绝了这桩买卖,毕竟书生救过杀手一条命,杀手也有不杀的原则。
  在京城万豪的秘密盛金之下,杀手必须缴获二品大员如奕的颈项。杀手知道,这次任务会牵动全城锦衣卫,但他还是接下,因为不杀原则之外,他只认钱。
  没有太多星辰,圆月,杀手知道盛金也许也会买下自己的命。
  只是舔刀子为生的他已经没有太多留恋与惧怕。
  【chapter.9】
  夜晚的长安街四处蜇伏着杀气,如奕的府邸意外地没有一点灯火,四处都隐藏着黑色的眼睛,杀手手中的剑逼着寒光。如奕的府邸开始传来哀嚎,锦衣卫决对想不到杀手的速度这么快。锦衣卫倾巢出动,只是看见如奕的头颅悬在杀手手中,脸上没有一丝恐惧与痛苦。杀手的剑轻吻而过,没有给他痛苦与怖惧的时间。
  锦衣卫蜂拥而上,为首的督军像只猎豹一样追赶敌人。杀手没有迟疑,黑影一道道在夜幕下倒下。只是锦衣卫有杀不完的人,车轮站可以让杀手筋疲力尽。弓箭手的箭像密密的网围住杀手,似是而非,督军的剑让杀手停下手中剑。
  没有余力,杀手还是望着督军手里的剑突然被移开,书生出现了,青色的衣衫在月光下多了一份安稳。
  没有太多迟疑,书生把督军的剑撩倒了。用青衫护着受伤的杀手,杀手的血值正在慢慢减少,只是锦衣卫的人数越聚越多。就在这时,残喘的杀手,耗费最后的血值,重创了督军,也许督军未曾预料,血值瑞减,锦衣卫因为督军的受伤,一下子乱成一片。书生趁乱给锦衣卫留下一枚烟雾弹,等锦衣卫恍过神来,早已无踪迹可寻…
  杀手的血值快耗尽了,书生必须再一个钟头内完成任务,赢得九曲还魂才能让杀手续命。
  所以,书生将杀手安置在客栈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chapter.9】
  深夜里,客栈里只有店小二在拨灯芯,然而与锦衣卫的游戏还没结束,有几个锦衣卫搜寻到客栈来,杀手知道一个店小二是应付不了的。反正血值就快尽了,倒不如做件好事,虽然受伤,但杀手的级别够高,那几个锦衣卫没有太大难题。
  当杀手解决那几个喽萝之后,转身却发现店小二阴沉的脸,来不及思考,店小二的手里粹毒的匕首已刺入杀手的腹部。杀手才明白,小二的级别比他更高,都可以隐藏身份了…
  杀手的血值正迅速的向零逼近,离书生回来还有三刻钟,这时出现一道黑影,他像魅影一般穿过小二的身体,小二受此重创,血值业已趋零。可是黑影没有九曲还魂,救不了杀手,只能看着杀手的血值渐渐刷白…没有太多语言,黑影结束了小二的游戏生涯。
  我的游戏生涯也结束了,扬问我还要不要再买一个身份,我摇头,游戏始终是游戏,却还是让人充满伤感。渐渐的,书生退隐江湖了…
  【chapter.10】
  游戏人间般,时间沙漏里的细沙似缓却速的飘落,大学都到了第四年了。和杜璟潇遇见的频率越来越少,偶尔在食堂可以老远看见他顶着爱因斯坦式的暴炸头在打饭,没有太多寒喧,他匆匆地拿着两盒饭走向在餐桌等待的陆欣。我知道,此后再不会有交集了吧!
  【chapter.11】
  只是大学毕业的前一个月,杜璟潇说,我跟陆欣分手了。他把头靠在我肩膀,欧阳冰,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地想忘记你,可是七年了,为什么每次都挥不掉你的影子,你告诉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可以感觉到他滚烫的泪水浸过我的肩膀,踯躅了七年,每天都在艰熬。只是有些事情,它确实发生过,比如杜璟潇和陆欣谈了七年的恋爱,我可以感觉的到,杜璟潇的肩膀上有陆欣的味道,我可以想起,他们牵着手到水水店,共用一杯冰激淋…
  我发现,在我脑海里有的只有杜璟潇跟陆欣的记忆…原来断了的弦,怎么接,都觉得声音不对劲…我没有回以拥抱,只有听到嗓子眼里传来冷冷的一句:杜璟潇,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回一句没关系,你给我一个把你放在心里的理由!
  【chapter.12】
  他讶异于我的陌生,他没有再哭,只是苦笑,的确,七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包括你我的关系,呵呵,欧阳冰,请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幸福…
  我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家的,只记得,回家的路因为泪水变得模糊…
  一个月之间,都没有再次遇到杜璟潇,毕业前夕,我还是决定跟扬分手,我知道这样对他很残忍,只是我不想让他再为我搓陀太多时间了。
  扬干净的脸上挂上了泪水,你知道吗?静雯,我一直以为,也许我努力些,你就可以看得见我,也许我比杜璟潇早些遇见你,你就可以让我住在你心里,可是偏偏你太执着,偏偏我又喜欢你的执着。看见扬满脸的泪水,我知道自己是个残忍的刽子手,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给他一个拥抱,只是,那样对他更是一种艰熬。
  对于扬,除了感激就是愧疚…
  对于杜璟潇,除了欢喜,还有伤感…
  【chapter.13】
  在扬走之前,他告诉我,杜璟潇跟陆欣分手了。杜璟潇争取到留美的名额,今早十点的飞机。
  我看了时间,只剩十七分,的确,我恨杜璟潇,可我还是立刻拦了的士,奔向机场。
  D大所在的城市总是那么匆匆,连飞机也是,隔着机场的玻璃门,银白色的班机发着巨响与这座城市道别。只是杜璟潇,为什么你不跟我道别,为什么不跟我道别。
  第二天陆欣来找我,她告诉我,她当初也偷偷玩传奇,为了跟上杜璟潇的脚步,她还告诉我,她就是那个店小二,那道黑影是杜璟潇偷买的身份。
  她说,欧阳冰,我恨你跟杜璟潇,因为你,杜璟潇从不会把我放心里,既然没有把我放心里,又为何和我在一起。
  依旧是优雅的脸庞,添了几分忧伤与憔悴。
  【chapter.14】
  毕业后,我去了E城,那是一座全新的城市,没有杜璟潇,没有陆欣,没有杨扬,只有一个无人认识的欧阳冰。
  在E城呆了两年,我决定回一趟老家,看看那座小城,顺便把父母一起接到E城…很多东西都在变,除了小城,这年的小城依旧桃花如雨,水水店换了装簧。
  店里缓缓地飘来亦迅的《好久不见》: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那一条街,
  只是没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一天,
  你会不会突然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回首寒喧,
  和你坐下来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的改变,
  不再说从前,
  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
  【chapter.15】
  我过去和老板娘打招呼,她的身边多了一位温雅的先生,原来老板娘在一年就结婚了。老板娘怪我都没回来参加她的婚礼,你们的那位男同学就来了,他越变越帅了。
  是那个高高的杜璟潇吗?
  我没想到相隔这么久,听到杜璟潇这个名字,内心居然还有如此波澜。
  嗯嗯,对啊,他叫杜璟潇,听说,还是留美学生呢!
  那他现在人呢?
  不知道诶,他上次来,点了两份香草冰激淋,一份自己吃,另一份放在对面…
  是杜璟潇,一定是杜璟潇,一提到他,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我坐在九年前的那个窗口,点了两份香草冰激淋,可以看见杜璟潇宠溺地笑,嘴角还有奶油,我伸过手要帮他擦,他却不见了。
  我的视线又是模糊,杜璟潇,你到底在哪里?
  一路沿着那些和杜璟潇走过的路,回到家里,
  门口的桃花开得旺盛,只是我们却要离开它了,也许这次离开,我再也吃不这树结的桃子。
  【chapter.终结】
  "欧阳冰,你家桃树犯花痴,你犯白痴啊"
  杜璟潇,原来我们真的只能留在过去。
  "小姐,桃花开那么盛,应该开心啊,怎么哭成这样啊?"
  泪眼模糊中,我看见杜璟潇慵懒的笑容,我已分不清现实和幻觉,揉了揉眼睛,重新看清。
  望着杜璟潇傻笑的样子我也笑了,他笑,欧阳冰,我们的游戏该结束了。是啊,杜璟潇,我们那纠结的游戏该结束了。
  月光下,两道影子手牵手,长长地倒映在路上…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aiqing/1322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