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爱情故事 > 

我爱过一个陌生人

时间:2018-06-19 09: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这个清晨没有什么特别,像过去无数个深夜一样,我只是突然想起高中时代穿过的一件蓝色T恤,于是翻箱倒柜的寻找,不小心看到抽屉的角落一些静默的干枯的百合花瓣,好像一个探索回忆的暗号。
  久违的炙热眼泪毫无征兆的掉下来。
  所以我想起你来,我用力的想起了你,我爱过的人,周皓言,你还好不好?
  [一]
  学校门口的小店很多,为什么大家偏偏都喜欢聚集在言嘉呢,是因为那里的双皮奶味道很正呢,还是因为那里的音乐很美,还是因为那里的老板很帅呢。总之,我是因为最后一个原因,美色当前,一切退后。
  仲夏时节,我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帆布鞋,头发高高的束在脑后,那个时候的我多美好啊,他们都说我晶莹得就像块冰一样,我去你的店里买玩,一大群人坐在一起聊天,都是初中或者高中的学生,你坐在柜台后面的电脑前玩游戏,仿佛不屑和我们为伍的样子。
  有几个低年纪的小妹妹穿着低腰裤,鼻子上穿着鼻环,大家聊天说考试,我大叫一声,我忘记巴金写的高氏三兄弟的名字了。有个小妹妹看着我,目光里满是疑惑,巴金是谁啊?
  整个店里寂静了一两秒,我憋着笑装作严肃的样子告诉她,巴金你都不知道啊,唱歌的。她更疑惑了,唱什么歌的?周围的人终于忍不住爆发出哄堂大笑,你也忍不住侧目看我,嘴角带一点点笑,像细碎的火星般溅入我的眼眸,另我有片刻的失明。
  旁边一个女孩子插嘴说,巴金是作家啊,写骆驼祥子的。
  我笑得连手上的奶茶都端不稳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我认为有必要对她们这群90后的小孩子进行一下思想教育工作了,妹妹们,平时有时间少去泡吧,唱K,多读点书,古人说腹有诗书七自华,不是没有道理的。
  骆驼祥子明明是老舍写的嘛。
  临走的时候我悄悄的瞄了你两眼,你真是好看,眉目俊朗,眼神清凉。你忽然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吓得弹了一下,然后畏畏缩缩的回答你,苏丛丛。你"哦"了一声,然后说,你蛮有意思的,有时间多来玩。
  很久之后,我都记得那种心情,欢喜得好像世界都要爆炸了,仅仅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让我联想到沧海桑田或者亘古洪荒。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人,给过我这样的欢喜,后来,再直接的表白,再贵重的礼物,都不曾这样打动过我。
  [二]
  我观察过你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早上8点开店,早餐是黑咖啡和涂着厚厚的果酱的羊角面包,中午你会开车去汇回家吃饭,你的车是一辆绿色的甲克虫,开在马路上混在一堆黑色汽车里很显眼,下午你会一边听音乐一边玩游戏,偶尔有客人会你也只是微笑,不像别的老板那样嘘寒问暖。
  你真不像个缺钱的人,你的态度也真不像个很想赚钱的人。于是我暗暗猜想,你会不会是个富家公子,不满家族安排的婚姻,所以逃了出来,开个小店以此为乐。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了你,所以才会用这么多宝贵的时间去窥探你的生活。学姐跟我说,喜欢一个人不说出来不就等于没喜欢吗,我想就是这样,说了我就不后悔了,最重要的是,说出来我就爽了,这个沉重的包袱我就甩给你了,从此一身轻了。
  七夕的那天我在店里磨蹭到很晚,所有的人都走了,我还赖在那里看《猫和老鼠》,你走过来给我一分草莓冰淇淋,微笑的看着我,仿佛将我的拙劣的伎俩看穿了一般,你说,你怎么不跟朋友出去玩呢?我可怜兮兮的望着你,企图用凄凉的眼神打动你,我的语气那么自怜自艾,我说,朋友都有男朋友,我不想做灯泡呀。
  你说,那你的男朋友呢?
  我叹口气说,我没有男朋友呀,我身边的男生都觉得我太好了,他们自卑得不敢跟我表白呢。你咧开嘴巴笑,露出一颗颗整齐干净的牙齿,你伸手揉我的头发,指间有莫名的温柔。你说,那我带你吃东西去吧,这么好的节日,我们孤家寡人的,不能亏待自己。
  你买百合花给我,你说世人都爱玫瑰,但是我的气质属于百合一族,艳而不妖。我跟着说,我的气质是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啊,哇哈哈。晚上广场上放烟花,人潮拥挤,你伸手拉住我的手,我很大声的喊,周皓言,我可不可以喜欢你?
  周围太吵,你听不见,一遍又一遍的问我,你说什么?
  我望着你,眼泪忽然流下来,那是我成长的过程中第一次因为快乐而流泪,那种奇妙的感觉,难以用言语说清楚,我喊了三次,你的表情还是很懵懂,我决定不说了,我们的时间还有这么多,有的是机会说。
  我把你送我的花插在花瓶里,它们和你血脉相连,我想带着它们远走高飞。
  [三]
  周末的时候我约你,去郊外爬山吧。我的脸红仆仆的像樱桃小丸子,你宠溺的说好。你对我真好,我提什么样的要求你都满足我,我穿什么你都说好看,我吃再多你都说不胖。
  但是你还是不说你喜欢我,按照学姐的经验,喜欢一个人不说,那就等于没喜欢。可是,你对我那么好,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呢?
  我们走在一起时,学校那条街的的时候有很多人看到了我们,他们的眼睛里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我问你,我们在一起玩很奇怪吗?你沉默了一会,你说,丛丛,你还太小,有些东西你不明白。
  甲克虫不适合走崎岖的山路,你带我吃过早餐之后决定把车开回家,另外打的去郊区。你家住在我们这个城市最好的小区,我站在小区门口看着里面素雅却别具一格的楼房,心里暗想,要是真的嫁进你家,那我不就成了少奶奶吗。
  你出来的时候我笑嘻嘻的问你,你家干什么的呀,住这里的人都巨有钱呢。
  你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忧伤,霎时又转换得波澜无息,你笑笑说,哪有很有钱啊,钱再多,那也不是我的。我攀上你的肩膀,有志气,靠自己才是王道!你转身捉住我的手,狠狠的捏我的脸,小丫头,没大没笑。
  我们在街边肆意的闹,忽略了背后窗口里那簌清冷的目光。
  郊外的空气清新芬芳,你拉着我在山脉上攀爬,泥土里散发出自然的味道,我忽然大声唱歌,我爱上一道疤痕,我爱上一盏灯……你问我,丛丛,你爱过吗?
  我眨着眼睛,以为你在暗示什么,从前没有,现在还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你的眼睛看着远方,树木葱郁,大山巍峨,流水清澈。
  你忽然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你说,丛丛,有时候两个人不能在一起不是因为不相爱,而是人生中有些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像是责任之类的。但是……总之,不在一起,不代表没有爱,明白吗?
  我点点头,又摇头,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说的那些话我在小说里看到过,在偶像剧里也看到过,但是这些跟我又什么关系呢。
  你又笑了,丛丛,你还小,以后你会明白的。山上有庙,我带你去拜佛吧。
  这个庙看样子年份久远,朱红色的大门已经陈旧灰白,但是庙里的菩萨依然慈眉善目,你牵着我的手跪下去,满脸虔诚的表情,你说,丛丛,诚心一点拜,心诚则灵。我懵懵懂懂的拜下去,心里只望这一刻永恒。
  我们一直坐在山上聊天,基本上都是你听我说,自己却沉默不语。有那么一刻,我问自己,我究竟了解你多少,除了知道你毕业于北方一所名校,你大我三岁,你叫周皓言,其他我一概不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你是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你,所以我相信你,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亲爱的周皓言,我相信你。
  [四]
  可是我没想到,我选择相信你之后会遭遇重创,我没想到你刻意沉默的历史竟然是一把会伤害我的利剑。
  时间缓慢流逝,我每天都可以看到你,可以跟你在一起,可是你越来越沉默,我时常在那种令人窒息的沉默里甭紧身上每一根弦,把头靠在你的背后,悄悄的流几滴眼泪,然后你转过来时我就可以微笑的看着你,好啦,没事啦。
  转眼到了圣诞,高三的学生不放假,我们从窗口看到低年纪的学弟学妹欢欣雀跃的拿着圣诞棒去庆祝,心里有中强烈的嫉妒。
  是的,我嫉妒他们,所以我撬了晚自习,我去元祖买了一个大大的蛋糕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蛋糕很漂亮,有厚厚的巧克力和香滑的草莓果酱,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然后我兴冲冲的往言嘉赶去,门口除了你的甲克虫之外还有一辆宝马330,我走到言嘉门口时听见里面你和一个女人激烈的争吵,你说,这些年来我从来就没有一天真正过得开心过,你们究竟要束缚我到什么时候。那个女声也在叫喊,你说这样的话未免太没有良心了吧,这么多年,我们给了你那么多,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们给的……接着就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我连忙冲进去看,你全身都在发抖,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流着眼泪瞪着你,眼神那么锋利,好像要刺进你的身体,我怔了几秒钟之后慌乱的说,对不起,我听见有吵架的声音才进来看看的……话音未落,她顺势扯过我的手去细细打量,带着冷笑说,就是她吗,就是她让你猛然醒悟自己的人生没有乐趣吗?
  你把我拉过来护在身后义正言辞的说,妈,我们的事不要扯到她身上去。犹如雷电霹雳,我浑浑噩噩的看着她甩了你一个耳光,看着你送走她,看着你悲伤的坐在我的面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巧克力都融化了,外面开始下大雪了,你说,丛丛,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我是个孤儿,2岁时被收养。我的养父养母家里很有钱,一直没有小孩,所以很疼爱我。我3岁时妈妈意外怀孕,生下一个妹妹,可是并没有减少对我的疼爱,我们生活得很幸福。
  我的妹妹叫皓嘉,似乎是我高中时她从妈妈口中得知我并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从此之后对我的感情也就变质了,我说我们不可以在一起,可是她是个执拗的女孩子,她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为了躲避她我填报了很远的城市读大学,放假的时候我回家看到她整个人都变了,她曾经是很活泼天真的女孩子,可是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像枯萎了的花朵,没有丝毫朝气,看到我的时候她当着父母的面号啕大哭起来。
  父母知道一切之后跟我谈了,他们愿意让我的身份反发生一些改变,可是我断然拒绝了。在我心里,她是妹妹,这个概念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后来,我带女朋友回家,皓嘉当着我女朋友的面哭,她说我辜负了她……
  我在大学期间带了无数个女生回去,只想打消她荒唐的念头,可是她一次比一次极端。我大三那年,带回去的女孩子是所有女生最漂亮的,我对皓嘉说,我要娶这个女孩。当晚她喝醉了酒,一个人在高速上飚车……后来,你知道,高速上……开那么快,肯定会出事的……所以,我必须,照顾她一辈子。
  我的指甲用力的掐进掌心里,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开口说话怎么会是这么嘶哑,我说,那她现在呢?你不看我,你盯着地板说,在家里,不能自由活动,这个甜品店的名字也是她取的。
  最后你说,丛丛,对不起,我没有资格说爱你。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走的,12月的夜晚好冷啊。
  [五]
  回去之后我发了一场高烧,迷迷糊糊里我哭了,我叫着你的名字,周皓言,其实你对于我来说只是青葱岁月里的一个陌生人而已,可是你之于她,却是一辈子的信仰和依靠,我有青春,我有健康,我拿什么是跟她争呢。
  你是她的爸爸妈妈养大的,这个恩情,你用一生来报答都不够,我怎么还能逼着你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呢。我的房间里还插着你送给我的百合,可是花瓣已经泛黄了,我想起你在山上跟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终于弄清楚了你的意思。
  即使我们是相爱的,也不可以在一起,人生中有很多事情比爱情更重要,也更沉重。她是你的原罪,是你终身都要背负的伤口,可是我哭一哭就可以忘掉你,继续我的人生,将来我会遇见比你更好的人,我会爱他,也被他所爱。
  是这样吗?如果真的可以这样云淡风清忘记你,那为什么心脏会那么痛呢,为什么我还要哭的喘不过气来好像全身的骨骼随时会散架呢?
  整个寒假我都没有出门,新学期的时候我让家里帮我办了转学,据说每年的高考状元都是在新学校诞生的,于是这成为了我逃避你的最好借口,你是我身体里的一颗毒瘤,如果不狠心剔除,癌细胞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蔓延到我身体里的每一处,到时候我就无力回天了。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我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用很多很多的题目来填补时间,害怕一空闲下来就会想起你,想起你的笑容,你手指的温度。我把那些百合花的花瓣风干后包起来放在抽屉里,我以为这样就尘封了一切与你有关的记忆。
  流火的8月,我收到录取通知书,它对得起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就要告别这个城市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强烈的心情,我想见见你,我生命里第一个爱着的人,第一个,爱而不得的人。我一个人跑去言嘉,你不在,有个坐轮椅的女孩子问我,你需要什么?
  我呆呆的看着她,你从来没有告诉我,她是这么漂亮,如果不是失去了双腿,我想她一定会是个颠倒众生的大美人,明明跟我一样大的年纪,眉目间却有着我望尘莫及的风情,我问她,这家店的老板呢?她笑着说,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呀。我指手画脚的说,不,是一个男生,我转学之前经常来这里玩,他不在吗?她的神色立刻紧张起来,你找他做什么?你是谁?一边说一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我在她拿东西摔我之前逃遁了,转角的时候撞上迎面而来抱着一个KFC的全家桶的你,我的眼泪哗啦哗啦的淌下来,你对我笑,那个笑容心酸又疲惫,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哭着跑开。
  皓言,我说不出温柔或者是决裂的语言,但是我有远遁的能力,我离开你,我放生你。
  [六]
  我没有想过会再遇见你。我觉得我们是欠缺了缘分的人,给不了不彼此幸福的人即使住在同一条街上也有可能终身不见。
  然而,暑假我回家的时候,跟聂初霖手牵着手一起在商场里买衣服的时候,我居然再次看见你。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好看,眼神依然清凉,眉心微微簇起,总让我有想要替你抚平它的冲动。你跟初霖看上同一件衣服,可是中码的只有一件了,初霖还没说话你就开口说,你买好了,我看别的。
  他去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你轻声问我,是男朋友吗?我点点头,是的。
  你不知道吧,大一的圣诞节,全班同学一起联欢。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酒,喝完啤酒喝白酒,喝完白酒又喝啤酒,不知道喝了多少之后失去理智,当着班导的面大声喊了一句,愿天下有情人都不得好死!喊完这一句之后我就像一堆烂泥似的瘫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当晚我因为酒精中毒而被送去医院急救,昏迷中还一直叫着你的名字,这些年来所有我想说却一直没有机会说的话,在那次的痛哭中终于全部说了出来,周皓言,我曾经是那样,那样认真的爱着你。我记得你带我在山上看的日落,夕阳芬芳,明月如霜,可是我们是怎么让这爱变得无法进行了呢?
  为什么,她早我那么多认识你呢?
  我昏迷了很久,醒来时看见初霖一直守在我的身边,看到我睁开眼睛,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于是就这样,皓言,反正不可能是你,那么我就接受新的人,开始新的感情,努力忘掉你吧。
  可是当我再次看到你,我忽然想起一句词,不思量,自难忘。
  你点了一根烟,烟雾袅袅里我看不真切你的脸,你说,我一直很挂念你,却始终不敢去联络你,当初让你那么难过,都是我的错。我抿紧嘴唇,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我害怕只要我一开口就会哭。初霖朝我走来的时候你突然轻声说,丛丛,其实那年圣诞节你喊的那句话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望着你的背影,我的眼泪在灯光如昼的商场里旁若无人的汹涌而出,皓言,今时今日,你还可以轻易的让我掉下眼泪来。
  我看到你丢掉的万宝路烟盒,你曾经告诉过我,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男人不忘女人的爱。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来,一个女孩经历过很多城市,也经历了很多男人,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初恋。直到车祸时候仰面躺在围观的人中间,喃喃地说,我们真得要分手了吗,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准备好了吗?
  皓言,我没有忘记你,我知道你也无法忘记我,因为在你抽烟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你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刺青,SCC.
  那是我的名字,我叫苏丛丛。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aiqing/13112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