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爱情故事 > 

你是我前世种下的因

时间:2018-06-12 15: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第一章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前世的因,今生报。这段尘缘的纠葛,要历尽多少磨难,才能结束。
  时间淡漠了感情,缩短了分裂的距离。再完美的爱恋,感情基础再好,也经不起长时间的冷淡,再恩爱的伴侣,也抵不住相互的猜忌和怀疑最终走向破裂的边缘。
  林子轩独自一人在海边漫步,他看着潮起潮落,不免也心生感慨。他一脸忧郁,看上去显得比较憔悴。心想,这段不明不白的情感早晚要做个了结,还不如趁早,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也不会耽误大家的前程。只是,他心里就是不明,为何自己这般对她,到头来却换来她朋友的一句话:"你俩不属于同一社会阶层的人"这句回应。越想越心痛。心里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过去的种种画面,不断在脑海里浮现,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样。他不敢再多想下去,那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精神分裂。眼前的潮起潮落,也让他看开了。人生就像这潮水一样跌宕起伏,何况感情呢?再说这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决定得了的,既然她不把这份感情当回事,那又何必再拖延。更何况自己眼看就要离开这片伤心的土地,远赴英国留学。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她的号码:"喂,雨涵,是我子轩,有点事与你谈谈,我在老地方等你。"朱雨涵接通电话应了一声:"好,等我半个小时。"天边那道绚丽的彩霞,似乎也感觉到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年轻人的心事,也在叹息。一阵微风吹过,他脸上的肌肉似乎有些颤抖,胸口感觉到一阵阵的剧痛。也难免,毕竟这是他有生以来最爱的女孩,怪就怪在他们相识的不是时候。
  半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朱雨涵步履匆匆的走来。她还是那么美,那么迷人。一身紫兰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恍若仙女下凡,在月色的映照下,愈发秀丽,迷人。一阵微风吹过,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沉醉了此时的月色,沉醉了潮水。 只是,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单纯,可爱的女孩。从最初的烂漫单纯的女孩蜕变成今日的都市女强人。两人定睛注视好久,似乎要来一个诀别的拥抱,可是他们却步了。毕竟他们已经不再是曾经那无话不谈,打打闹闹的伴侣。朱雨涵望着这皎洁的明月,心中感慨到:"那年我们在这里的情景还记得吗?当时也是在这个傍晚,在这个绚丽的晚霞映照下,我们许下的诺言,要一生一世相爱,一生一世在一起。当时曾经在皎洁的月光下,在浪潮涌动中欢快嬉戏。今夜,这月色,这浪潮,依旧这般美丽。"林子轩默默看着雨涵,这一别,今生就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他沉默了一下,说:"我们分手吧!"朱雨涵的双眼瞬间湿润了,眼看着那行泪水将要顺着脸颊流下时,她转头沉默了一下。便回过头问:"为什么,你不记得我们曾经的诺言了吗?说好的一生一世,可现在你却要提出分手。为什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另有别人了?"林子轩的嘴角微微颤抖了一下,此时他的心里未曾不是如万箭穿心一样,疼得无法呼吸,可他牵强的忍住,不让她看到他的伤痛。他说:"爱与不爱,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至于有没有别人,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没有。"也许吧!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她再也无法克制住那湿润的双眼,顷刻间如倾盆大雨一样,一泻千里。子轩他毕竟还是爱着她,不忍心看到她这般伤心。捧着她的脸蛋,轻轻搽着她那脸颊上的泪水。他对雨涵说:"这样吧!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我明天就要去英国留学了,三年之后,如果我们依然都还爱着对方,我们就从新开始,好吗?别哭了,好吗?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两人走在马路上,夜风吹得让人心里发凉。或许老天知道这对曾经恩爱的恋人,也将要面临痛苦的抉择,此时的夜空也显得格外稀疏、暗淡。目送雨涵上楼去后,林子轩便独自一人在街上游荡,今夜也将注定是个不眠夜。
  当机场上空的那一声巨响,林子轩已经带着满腔的最美记忆和伤痛走了。
  第二章
  岁月如同一把锋芒的宝剑,把每一个行走在旅途上的行人刻满沧桑的波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在失去之后方懂得珍惜,连梦里也想着能够破镜重圆。
  或许这就是人的惯性吧。自那以后,朱雨涵总在夜里独自流泪,望着夜空的明月黯然神伤。对酒当歌,那一曲肝肠寸断,陪伴着她度过那漫长的三载光阴。整个人也都日渐消瘦,憔悴。她依旧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依旧每天傍晚独自走在那片别离的沙滩,看着那潮起潮落和即将逝去的晚霞,她似乎想明白了一些。这些年来自己确实忽略了他,想想他这些年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那么贴心细微,而且他的心思还是那么的单纯,如今这世上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男人。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独自拖着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走在马路上,对未来感到无比的渺茫和彷徨。纵使华灯丽影,纵使再豪华的房子,也没有了昔日那温馨的关怀。她的朋友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痛惜的是,好好的一个人,竟被这感情打击那么大。李茹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走到雨涵面前说:"雨涵,那个负心的男人我们不要也罢。有多少人排着队希望能够得到你的青睐。下个月是我们公司成立三周年庆典吗,咱们好好放个假,去旅游吧,咱们就去海南三亚怎么样?"
  因为是公司的庆典活动,朱雨涵也不知道如何拒绝,只好勉强应允。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了,朱雨涵看了看手上的工作也忙得差不多,就跟李茹雪打了个招呼,说有事先走了。是啊,对她来说,今天是个伤心的日子。三年前的今天,她和林子轩在海滩上分别。每年的今日,她都要独自来到那片离别的沙滩,希望他能够出现在这片海滩,可每一次都是落泪而归。今日的海风依旧和当年一样,吹得那么清爽,天边那道绚丽的彩霞依旧,这里的全部依旧,唯独只有自己,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这里飘荡,纵使景色再美,也无心观赏了。
  转眼到了公司庆典的日子,他们在公司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宴会,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一起飞往海南三亚了。
  需要真正的放下那挚爱的人,又谈何容易?林子轩亦是如此,在他脑海里,她频频的浮现。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着自己的学业,他拼了命的去学习,尽量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么多的事。最终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学成归国去了。
  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子轩还没有打算好做什么工作,只是一天到晚在笔记本写着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用最美的语言记录着生活中的点滴。这天傍晚,他独自一人走在和她曾经一起经历过诺言和别离的沙滩,过往的一切随着天边那道晚霞的变化而变化。心想:不知这些年她过得可还好。不过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自从那次分离,就已经注定了。随即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休息了。
  而朱雨涵,虽然说是去海南三亚旅游散心,可依然是一副忧郁寡言的样子,整个人都没了什么精神,恍如行尸走肉般存在于这个世界。李茹雪他们看着也够叹息起来,只是不知如何给她分忧,不知如何才能劝导她振作起来。
  岁月匆匆,转眼间已不知不觉过去了半年了。林子轩也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凭借自己的扎实文字功底和写作技能,再加上他留学海外的背景以及那些作品得到了一些知名人士的认可和称赞,轻而易举的在深市找了一份现代文学总编的工作。重新走上文艺作品编撰和创作的道路,虽然工资微薄,但至少是自己喜爱的职业。慢慢工作生活也逐渐步入正轨,就这样简单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闲暇时就创作自己的作品,也是一种人生乐趣。
  在下月9号在北京举行的文化交流会,林子轩的工作也逐渐忙起来。领导派他去参加这次重大的交流会。
  这天清早,林子轩早早起来,简单吃了个早餐就前往会场。一路上看着首都北京的面貌,不禁感叹。美丽的北京,悠久的古都,不愧是五千年华夏的文化瑰宝。走入会场,心里暗暗想,看来这次将会有大收获。一不小心,撞上了对面走过来的女孩。女孩一身淡粉的装束,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犹如古代名流人士的富家女子,那般迷人。
  林子轩:对不起,有没有伤到哪里吗?
  刘轶兰:没关系,没事。我是刘轶兰,来自北京,自由文学爱好者兼小说家。
  林子轩:您好!我叫林子轩。来自深市,很高兴认识你。
  经过一阵子的寒暄之后,两人都被对方的气息和涵养深深吸引住了,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就这样,两人的命运也因此产生了交集。
  第三章
  交流会很快也就结束了,难得来趟北京,林子轩希望能够好好的在这里玩几天。既然来到北京,如果不去爬长城,游故宫,不去鸟巢、水立方等这些国家级旅游景点好好游玩一下,岂不是白来一趟。不过他人生地不熟的,得找个导游,带他好好玩一下。
  这样想到了刘轶兰,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林子轩:您好!刘小姐吗?我林子轩,昨天在交流会上认识你的,我第一次来北京,想好好游玩一下,可人生地不熟的,不知您是否有空做个向导。如果可以咱们今晚一起吃个饭,可好?
  刘轶兰:好啊!那具体事宜咱们今晚详谈。
  林子轩:好,那今晚吃饭你说在哪里好,你是本地人,你熟悉,哪里比较有特色呢?
  刘轶兰:去前门吧,前门那里聚集老北京的特色,而且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到天安门广场,吃完饭还可以到那里散散步。
  林子轩:那好,那到时候电话联系。不见不散。
  刘轶兰:好,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已经将近是下午五点了。手头上的事情也忙得七七八八,稍加整理了一下仪容便出门去了。
  傍晚的北京,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更加灿烂,犹如一个中年男人一般,耐人寻味。那股浓厚的文化气息,在秋风中飘荡开来。独自漫步在护城河边上,那一排排的柳枝随风摇摆着她那妩媚动人的腰身,向过往的行人展开最热情的笑脸。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前门,林子轩依照约定,在这里等候刘轶兰的到来。
  转眼间,天已经慢慢黑下来,林子轩刚想拿手机出来玩一下游戏,打发这一点点时间。突然刘轶兰的电话来了。他接通了电话:喂,到哪了,我在前门了。
  刘轶兰:好,你等我五分钟,马上到。
  不一会,刘轶兰出现在了林子轩的眼前。这次她换上了一套淡兰色的连衣裙,散落的头发在晚风中拂动,伴随而来的阵阵清香,令人深深的陶醉。只见林子轩一副惊愕的表情,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约定。连她什么时候来到跟前,都不曾察觉。
  "喂,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刘轶兰说。
  林子轩;"没什么,刚刚被你给吸引住,太入神了。不好意思。"
  刘轶兰:"有吗?你也太夸张了吧!"忍不住微微笑了一下。"走咱们去吃饭,想吃什么?"
  林子轩:"我对北京不熟,你来决定吧!"
  刘轶兰:"那咱们就去吃北京烤鸭吧,来北京不吃北京烤鸭可就说不过去哦。"
  两人很快来到一家离前门不远处的烤鸭店,找了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两人看看菜单便把服务员叫来了。
  服务员:二位需要吃点什么?
  林子轩:给我来份北京烤鸭吧。刘小姐你吃什么呢?
  刘轶兰:给我来份炸酱面吧。
  服务员:好的,二位稍等片刻。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已经是相见恨晚了,不一会儿就拉起家常,有说有笑的谈着。不一会儿,食物陆续上桌,两人说说笑笑,直至八点多才依依不舍的走出饭店。
  林子轩:刘小姐,多谢你今晚的赏脸,明天还要麻烦你做个导游,带我转转北京城,谢谢你了。
  刘轶兰:怎么还小姐长小姐短的,那样叫多生分,这样,你我叫你林大哥,你叫我小名刘兰就可以了。林大哥,今晚多谢你的晚餐,你就放心,一定让你玩个尽心不舍得走。
  林子轩:嗯也好!那明天见。
  刘轶兰:好的,明天见。
  目送刘轶兰走后,林子轩独自来到天安门广场散步。看着祖国在花灯丽影下绽放异彩,不禁心中感慨万千。伟大的祖国能够有今日的繁华,离不开几代伟大领导人的英明领导。从改革开放到现在短短几十年间,国家的经济突飞猛进的发展,在世界发展中国家中逐步成为传奇。
  因为明天还约定了和刘轶兰一起游北京城,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回到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子轩早早起来,简单梳理出去随便吃了一点早餐,便回到酒店看一一会书,看时间差不多,便和刘轶兰一同游玩北京城去了。时间过得也快,两人有说有笑的游玩了北京比较著名的景点,.例如:故宫、长城、鸟巢、水立方等等。一起开心的度过了美好灿烂的一天。
  眼看来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林子轩与刘轶兰分别就踏上了回深市的列车。
  第四章
  从北京回到深市,林子轩又开始忙碌起来,计划赶在十一国庆到来之际发行一部青春励志题材的散文集,并取名为《畅想青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国庆越来越近,可相关稿子还没落实,这可把林子轩忙得晕头转向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想到了远在北京的刘轶兰,随即拨通了她的电话。
  林子轩:喂,刘大小姐,好久没联系了,近来可好!
  刘轶兰:您好!林大编辑,近来可好,怎么今日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林子轩:什么大编辑,我也是混口饭吃,哪能比得了你大作家呀?这不现在有点事得麻烦你帮一下忙了?
  刘轶兰:什么事?
  林子轩:是这样的,我最近在策划编撰一部书,主要聚集一些青春励志型的散文、诗歌,要赶在十一国庆间发行上市。这不,眼看离十一已经没有多久了,可我这内容还没有落实,您是大作家,想必您会有办法的,是吗?
  刘轶兰:"这样啊。那我帮了你,如何报答我啊?"只见她一脸奸笑的样子。
  林子轩:只要您肯帮我,您说怎样都行。
  刘轶兰:这可是你说的喔,不许反悔。
  林子轩:绝不反悔。那这样你什么时候有空来一趟深市,我好安排安排。
  刘轶兰:这样,我正好这个礼拜要去一趟深市参加一个作家联谊会,明天就飞过去吧。
  林子轩:联谊会?我怎么不知道,那好你上飞机给个信息我,我去机场接你。
  刘轶兰:这可你说的哦,到时候不见人别怪本小姐不客气。(只见她一副奸笑得意的样子)
  林子轩:好的,我这就给你安排。你到时把航班信息告诉我就可以,我会准时过去接机的。
  刘轶兰:好,我现在就把航班信息告诉你。我搭的班机是明天中午12点起飞的A330次航班,由北京国际机场起飞,两点到达深市,你到时候可别忘了哦。
  林子轩:你放心就好了,我的姑奶奶。保证不会忘记的,如果食言那我就是小狗。
  刘轶兰:还小狗,无赖。那先这样了,你忙去吧,我去收拾整理一下行李。
  林子轩:嗯,好的。拜拜。
  挂掉电话,林子轩终于松了一口气,想想眼看一切困难很快就会解决,心里不禁乐滋滋的。随即拿起酒杯倒了一杯红酒品尝起来。随即开始忙着书的版面编辑工作了。
  第二天中午,他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就离开了办公室,去安排好刘轶兰的住处先。很快从地下车库里开出一辆新款白色本田轿车,往机场飞奔去了。很快车子来到机场航站楼前,下车在焦急的望着旅客出口处,很快刘轶兰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林子轩立马快步走上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直奔车子走去。两人坐在车里,一路上有说有笑,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真的是无法言语。
  不一会儿,车子来到深市一处僻静的海湾旁。这里风景迷人,蔚蓝的大海,柔软的沙滩,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林子轩对刘轶兰说:"怎么样,这里的环境怎样,还喜欢吗?"刘轶兰不停点头称赞,"不错,这里很美,我很喜欢。""那你就在深市这段时间就住这里,怎么样?"林子轩对刘轶兰说。"真的,你确定吗?这里可是私人休闲地哦?"刘轶兰对林子轩说道。"你说的不错,这里确实是私人休闲住地,这是我以前父母出国时留下的,只不过我很少来住。所以你在深市这段时间久住这里可以了,怎么样?"林子轩说。
  刘轶兰:那我住这里了,那你住哪里啊?而且,我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地方,还是有点怕怕的。你就这么狠心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
  林子轩:我在市里有地方住,这不是为了你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安心的创作啊。那么大一个人还怕什么。实在不行那我留下来一起陪你吧,这样你先坐一下,我去收拾一下,让你休息一下,怎么样?
  说着林子轩朝着卧室走去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林子轩从卧室里出来。他对刘轶兰说:"你进去休息一下吧,我先去买点吃的回来,晚上带你好好游玩一下深市,怎么样?""嗯,好吧!"刘轶兰应了一声就朝卧室走去了。林子轩也快步朝着那辆白色本田轿车走去,迅速坐上车,恍若离弦的箭急速地驶向市区里去了。
  时间的长河,总是来去匆匆,也不肯给自己歇一下,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转眼间已经是傍晚时分,休息了一下午的刘轶兰,走出了卧室,朝着那细软的沙滩走去。对于她这个地道的北方姑娘来说,难得一次那么亲近大海,倾听浪潮涌动的激情澎拜。此时正值日暮西沉,正值金秋,眼前的景色是那么的迷人,那么令人神往,还真应道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一千古绝唱。一阵秋分吹过,那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荡,一身淡兰的裙摆也随之舞动,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更加迷人。
  远处,那辆白色轿车在暮色中飞奔而来,那是林子轩外出回来了。只见车子停在园中那段空旷处,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刘轶兰见状走过来帮忙提着就说:"怎么出去那么久啊,买这么多什么啊?"林子轩对着刘轶兰淡淡一笑说道:"怎么,我出去这么一会就怕了,都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也没有买什么,就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和晚饭要吃得菜。怎么样,今晚我下厨做饭,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如何?"而刘轶兰则那一副惊讶的表情道:"哟,原来我们的林大编辑还会下厨哦,难得哦。那我就有口福咯。"说笑间两人已经走进屋里,林子轩也提着那些食物走进厨房去了。他回头对刘轶兰说:"你就坐在这里看书看电视都可以,饭菜我自己来弄就可以了。""你真的确定不用我帮忙吗?"刘轶兰说道。林子轩回过头对着她一个贼笑,说道:"不用,做顿饭对我来说就小菜一碟。"随即走进厨房去了。很快四十多分钟过去,一道道香喷喷的的饭菜也上桌了,两人便开始了一顿美味的晚餐。晚饭过后,两人一起来到不远处的沙滩上散步。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波涛在夜色中涌动,灯光映照在波涛中一闪一闪,犹如千万块明镜一样晃动着耀眼的光芒。
  时值深秋,南方的气候依然那么宜人,一阵海风吹过让人神清气爽。林子轩笑着对刘轶兰说:"怎么样,晚饭还合胃口吗?"
  刘轶兰:还行,还真没有想到你还深藏不露啊,可以啊。
  林子轩:哪里,一般般啦。
  刘轶兰:那么谦虚干吗,再过分谦虚就是虚伪了哦。
  林子轩:对了,你不是说有一个什么作家联谊会吗,什么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啊?
  刘轶兰:我还正想说这事呢,你都替我说了,就在明天晚上八点,你上次说的那事我也已经联系好圈子里的朋友,已经解决了。
  林子轩:怎么那么快,那我就可以安心的潇洒一下啦。时间也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带你好好游玩一下深市,感受改革开放的这片热土的气息。
  刘轶兰:再陪我逛一下,人家难得来南方一次,难得在夜色中倾听大海的声音。
  或许是郊外的原因,此时四周显得格外静谧,远处的山林偶尔传来几声鸟儿雀跃的声响。两人漫步在沙滩上,仿佛正在热恋的恋人一般,显得那么的幸福。或许这就是上天对他们的眷顾,让两人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两人静坐沙滩,仰望那满载星辉的夜空,对未来的美好充满了无限遐想。
  深市的这趟旅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逐渐明朗,伴随着时间的脚步走到一起,携手翱翔那一片宏伟蓝图的天空。他们的作品刚一上市就得到无数人的青睐,印刷量日复一日的增加。他们在文艺圈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跻身一跃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最好的感情,就是找一个能够聊得来的伴。各种的话题,永远说不完;重复的语言,也不觉得厌倦。陪伴,是两情相悦的一种习惯;懂得,是两心互通的一种眷恋。总是觉得相聚的时光太短,原来,走得最快的不是时间,而是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快乐。幸福,就是有一个读懂你的人;温暖,就是有一个愿意陪伴你的人。
  对于林子轩和刘轶兰他们来说,或许这就是最好的诠释。两颗心即便相隔着千山万水,却能够冲破层层阻挠走到一起。虽然身在闹市,心归潮平的平凡生活中。正所谓"平淡归真。然而,世事总不让人省心,这样的平淡而宁静的生活却好景不长。
  第五章
  话说朱雨涵自从那次分别之后就未曾见她笑过,整个人也日渐消瘦,显得格外的憔悴不堪。朋友们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知该如何去安慰这个曾经的女汉子好。这天她在公司里和往常一样,工作,看报纸。眼看手里的工作忙得差不多了,她拿起最近的报纸,看一下最近的新闻热点。这不,刚把报纸拿到手上,就看到关于林子轩的新闻,上面写着他已经成为深市文艺圈里的响当当人物,出版了相关的书籍,且销售量居高不止,并且还爆出他和某知名女作家的恋情。看到这里她在也无法平静下来,随即扔下报纸,拿起自己的包包飞快的往外跑。此时的情景被李茹雪看在眼里,却不知为何,急忙走进她的办公室看个究竟,当她看到地上那份鲜艳的报纸时,一切都明白了。心里不停的默念:"看来她还是没能把他忘记啊。"
  朱雨涵跑出公司大楼,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李茹雪她们的视线。只见她两眼红晕,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往下流,心里反复的念叨:"为什么,为什么回国后没有给一点消息我,现在还跟别的女人好,难道当初自己说过的话就不记得了吗?"虽然出了外面,她却不知从何找,偌大的城市,瞬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几经辗转,终于在其他朋友那里打听到了林子轩的地址。随即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快点开车,好向林子轩问个明白。李茹雪也担心着雨涵,不断的打电话给她打电话,询问着她的去处,便也驾着车出去赶着朱雨涵去。而林子轩他们此时正处於热恋期,两人的生活就如同摸了蜜一般,那么甜美、幸福,一起在那别致的港湾上,倾听大海的浪潮,看日出日落。两人四目相对,相互依偎静坐沙滩上,享受着着美好时光。突然,远处疾驰而来的车子,打乱了他俩宁静的享受。朱雨涵从车子下来就急匆匆的朝他们走去,走到林子轩跟前什么也不说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让在场的刘轶兰感到一头雾水,随口骂道:"你这疯婆子发什么神经,你谁啊,上来就打人,有病吧你。"朱雨涵随即说道:"与你无关,我打的就是这种无情无义,朝三暮四之人,我看你还是当心,别被他给蒙蔽了。"林子轩随即回过神来反驳道:"谁无情无义,谁朝三暮四,你别胡说,我跟你虽然已经散了,可你也用不着这样子啊。""你不记得你当初的话了吗?不记得我们曾经的诺言了吗?"朱雨涵眼含着泪说道。此时一旁的刘轶兰再也无法看下去了,愤怒的说道:"你们关系究竟怎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恨你,林子轩,我不想再见到你。"哭泣着跑回别墅收拾了行李,朗朗跄跄的拖着行李走在道路上。"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告诉你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从三年前那次分别之后就已经不可能了,跟你在一起,你何时考虑过我的感受,你一心只顾你的事业,你就死心吧,我和你,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绝对不可能了。"林子轩决绝的说道,便飞快朝着刘轶兰跑去。留下朱雨涵独自一人在哪里伤心落泪,一时间如决堤的洪水泛滥一般。此时李茹雪也刚好赶到,看到朱雨涵那伤心欲绝的样子却不知如何安慰,只好上去把她抱住,心里不停得嘀咕道:"好你个林子轩,看我这次怎么收拾你,我绝不会放过你。"经过好一阵才将满面泪痕的朱雨涵安慰过来,两人就搭着车回去,一路上还时不时伴着哭泣的抽泣。
  林子轩朝着刘轶兰出走的方向飞奔,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个称心的解释,他拿出手机不断的拨打着刘轶兰的电话。拨了好久,也没有见她接,心里暗暗叫道:"怎么不接电话,赶快接电话。"连续打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刘轶兰那头终于接通了电话说道:"怎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林子轩自知今天的事情来得太过意外,自知以前自己没有把这些都跟她说过,语气温和的说道:"兰,我知道错了,我不敢把以前的那些都瞒着你,可我瞒着你也有我的道理,你现在在哪里,让我当面给你解释清楚,好吗?"刘轶兰那边静静沉默了许久,心想:"就这样一气之下就决断,确实太过冲动了,给她一个机会解释,不管是对他还是自己,都是有益而无害的。"当即便说道:"好吧,就给个机会你,我到要看看你怎么敷衍我,我现在在大梅沙。"挂了电话,林子轩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大梅沙去了。一路上林子轩那焦急的神情,眼睛不停的往窗外探望。
  经过半小时的行驶,出租车终于停在大梅沙海滨公园的大门口,此时也刚好接近夕阳西下时分。林子轩赶紧从车子里出来,匆匆的朝海滩走去。已是昏黄暮西时,霞云结伴晚风游。虽然这暮色中的景色迷人流连,虽然馋于海水潜游嬉戏,但此时他也无心去观赏,更无心去与大海那水乳交融的拥抱。走在徜徉的小道上,海风轻轻的掠过脸庞,那天边的夕阳露出灿烂的笑容。只见刘轶兰独自站在愿望塔下,在夕阳的映衬下更加迷人,那乌黑的长发在海风的轻吻下嘤嘤艳舞。远远看去,她被那淡淡的忧伤所笼罩着,断断续续传来那微弱的抽噎,让人看着心疼。林子轩再也不敢多想,快步上前从背后紧紧将她抱住,此时一个深情的拥抱也胜过万千的言语。刘轶兰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不断的挣扎着道:"你干嘛,吓着我了。快放开我。"林子轩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任她如何挣扎,如何捶打也要紧紧的将她抱住,生怕她又再一次的自开。"你干嘛?没听到我叫你放开我吗?"刘轶兰一脸气呼呼的说道。这时林子轩才嬉笑着对刘轶兰说道:"你还生气不,你原谅我好吗?原谅我就松开,好吗?"刘轶兰最终拗不过他,只好气呼呼的说道:"好吧!给一个我原谅你的理由。"林子轩腼腆的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连说了好几个我也没见说出个所以然来。刘轶兰随即说道:"我…我…我什么啊,平时见你那么会说,怎么现在却怂了,你倒是快说呀。"林子轩看出了她有点生气的样子,鼓起勇气说道:"我爱你,我心里一直只有你。"刘轶兰嘴角一扬,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微笑着说道:"好了,我原谅你了。不过你得给我一个解释,你和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子轩再一次深情的将刘轶兰拥入怀里,望着天边那绚丽的彩霞,深深的呼吸,说道:"我本想把这段往事永远的烂在肚子里,现在看来不能不说了。事情还得从三年前我出国留学时开始说起,那会我与她的关系,明说是男女朋友,可就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一年到头没几次见面,连电话联系也少得可怜。……后来我和她就分开到了国外留学,当时见她哭得那么伤心就说如果三年后我们都还爱着对方,就一起。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你才知道错啊?你当初就不应该那样说,什么‘三年后如果都还爱着对方就在一起’,这不是明显给人留下那一丝丝希望吗?哪里有你这样优柔寡断的。"刘轶兰气嘟嘟的说道,使劲的敲打着林子轩的胸膛。林子轩再次将她拥入怀里,默默无语。此时,一个深情的拥抱,也胜过诸般甜言蜜语。
  误会终于被解开,他们又开始了自己的幸福生活。经过这件事,他们之间更加彼此珍惜这段感情,一起背起行囊,走上了人间最后一片净土的藏区之旅。
  经过一番折腾,生活再次回到平凡中的宁静。他们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李茹雪经过再三思索,最终决定把公司迁离那个繁华的滨海城市,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
  朱雨涵也终于明白,感情都是在不被重视下渐渐远走,最终选择了远走他乡。
  若爱,切忌冷漠。感情,都是在冷漠中渐渐远走。爱,也随那淡化的情愫,走向破裂的边缘。珍惜对你好的人,莫让心疼你的人在冷落中失望,莫让他在淡化的爱中远行。
  每一份感情,都来之不易。于千万人之中,与君相交,多不易。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相爱的人能走在一起,多不易,珍惜那个愿意为你倾其所有,愿意为你改变的人,珍惜心疼你的人,让爱在生活中烂漫续约。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aiqing/12401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