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网络小说 > 
  • 偷情

    前言: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偷情,到底谁偷了谁的情? 【一】 灰蒙的天色终于阴暗下来,对于萧然来说,这是个强烈的信号。夜幕的降临,朦胧了很多阳光下的美景,却点燃了他内心粗野的激情,像有一支曳明弹,自心野上的黑暗中幽幽升腾,瞬间炸... [查看全文]

  • 没有出轨的理由

    [01] 青梅竹马 理想上,小花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然而好哥们李洁喜欢她之后,我不得不放弃她的爱。 我和李洁加上小花从小就是好伙伴,仨个人打小算是青梅竹马,我们一块上学放学,一块上山放牛,一起到田埂扯猪草,情同手足。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和小... [查看全文]

  • 凄美鬼故事小说:女人汤

    在阳世,女人被男人抛弃,忍受不了窒息的孤独和空洞的未来,她们义无返顾地如昙花般坠落,终于颓败。留下的殷红的血滴,却挥散不去一世的怨哀。 在阴间,原以为从情恨中解脱的女人们,却不知自己的魂魄支离破碎,这里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地,她们的魂游荡在那一... [查看全文]

  • 小小说赏析丨一只手套

    呜呜 ── 又一阵黄沙卷起,让他后退了几十步的距离。他无法前行,只能抱着头,蜷曲着身子,等待狂风漫过。他独自旅行,穿越阿里大漠已经一个月了,事前,他没向家人吐露他的去向。 他已迷路三天,绝水、断粮,两天水米不打牙了。昨晚,他又一次出现幻觉。他... [查看全文]

  • 年度最佳短篇小说,结局亮了!

    【第一集】 湖北,某高中。 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男孩是交了择校费进来的,可是那个女孩很优秀,男孩费尽一切努力来引起女孩的注意。 开学一星期后,他顶着染黄做了造型的头发大摇大摆进了教室,看着秃头班主任长大了嘴巴看他。 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看着... [查看全文]

  • 灯红酒绿和阴谋诡计

    一 章海正跟老同学聊得高兴,突然有个浓妆淡抹的姑娘走过来说有人要见他。会是谁呢,这里应当没有我认识的或认识我的人呀,章海暗自猜想,该不是老头子找到这儿来了吧我是不是应该马上逃走,可是同学在这儿,他们还不知道我最近的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或者仅... [查看全文]

  • 请把爱情还给我

    那天夜晚,碧月习惯地坐在电脑前写心情日志,屏幕上突然弹出临时聊天窗口,一个叫秋水的人问:你的名字让我想起红楼梦里那个叫碧月的俏丫头,想必你也有几分姿色吧? 对无聊的人碧月不屑理会,鼠标移动欲关闭聊天窗口,却鬼使神差地点开了秋水的资料。一看同... [查看全文]

  • 小小说精选:梅儿

    周连长看着远处的龙山,笑了笑,对身边的警卫员说,让土匪今天吃上最后一顿饭吧!我们不能太不地道,让他们吃饱了上路,总比当个饿死鬼强。警卫员说,连长决定了? 周连长说,决定了,今晚端了土匪老窝。 龙山是善州最大的一座山,山上住着一窝土匪,他们常... [查看全文]

  • 短篇言情:花心灰姑娘

    1 宝烁下了舞台后,经理同她说:盛先生又来看你了。 她犹豫一下,把裙子的领口往上提了提,遮住有点儿走光的胸口。俱乐部里镭射灯打得光怪陆离,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小心翼翼上了台阶。有人替她开门,肌肉虬结,她见过一些世面,知道这些人都是雇佣兵。... [查看全文]

  • 小小说:不洗澡的女孩

    姜才溢是一家企业内刊的主编,因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令许多同事敬佩不已。但他有一个癖好,那就是特别喜欢打探奇人异事,这在公司里已是人尽皆知。 这天中午,姜才溢在食堂吃饭,发现几个女孩正在议论什么,隐隐约约的听不大清楚,好像说的是一个女孩从不... [查看全文]

  • 小小说欣赏:艳一场温暖的遇

    某天,在一饭局上相遇一女画家。 此女虽无沉鱼落雁之貌,然娴静温婉。低眉间,不擅言辞,只是频频端茶沏水。偶尔,浅浅一笑,有些淡定,有些伤愁,略显对人事的迷茫和迟钝。 这样的人确实适合绘画。 性情太闹,入世太深,老练庸俗,周旋在一桌子老流氓之间,... [查看全文]

  • 爱情转了一个圈

    真冷啊 ! 苏佳拢了拢外套。现在正值初春,天气还是有些阴冷。 一只手拎着的物品,另一只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哈气,不时的看看公车的方向。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希望不要还这么冷就好了。 好不容易公车姗姗而来,于是跟着一位大胸美女一前一后滴上车。 那美女... [查看全文]

  • 村姑的初恋

    香椿跟桂林订了亲半年以后,桂林就当兵去了。当兵的地方很远,离家几千里地,年二半载的,怕是也难回来一趟。把桂林送上火车,香椿先就冷下了半颗心。她家里日子过得苦焦,连初中都没有读完就辍了学,桂林却差三分就考上大学了,在村里算是个秀才。香椿原本... [查看全文]

  • 没在一起,其实也挺好的

    阿翘这个名字的由来,源于她每到关键时刻绝对翘辫子的光荣纪录,运动会一百米接力,肠胃炎翘辫子;体检倒在抽血台上,晕血翘辫子;期末考试她手里那张答案最多的小抄,任凭朋友在后面踹了多久的凳子,她都不敢丢出去,翘辫子。 翘辫子翘得最严重的,是她初二... [查看全文]

  • 那一夜的血

    午夜梦回,那个没有脸的男人,总是我梦中的唯一主角。 在这一晚的梦中,他依旧没有脸,没有脸的他从沙发上缓缓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到我面前,一双白森森的手瞬间搭在我肩膀上,然后,他趴在我耳边说,宝贝,我爱你。 接着,就是空气被酒精麻醉的气息 这或许根... [查看全文]

推荐小说
  • 伤城

    习惯黑暗的人,不会因耀眼的阳光而灼伤双眼,那道道夺目的光线对于我来说,异常微弱。似乎始

  • 网管

    我不说他的ID,就说他。他每天都会来我们网吧上网,一般都是晚上10点左右。买一包7块钱的

  • 李菊福和李富帅

    1981年,李菊福和李富帅的爸妈都是一个单位的双职工,李菊福的爸爸是单位管生产的科长,兢兢

  • 小张和小丽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并没有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连来电都没有。大人让我送她回家,我们并肩

  • 我和姐妹在“天上人间”当小姐的日子

    第一次写故事,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开始的,我只想跟大家讲讲心里话,讲讲这一年来在我身边